离歌听着下方那些人的喧哗,面具下的脸庞眉头紧皱。

  不是!

  为什么我要跪下?

  为什么我要放低态度?

  为你们这群崇洋媚外的玩意,放低姿态,为你们孩子求生机?

  不过!

  离歌没有太生气,毕竟他确实说过,这阳间他护!

  但护,并不是窝囊的护!

  你伤我一人,我灭你十人!

  这才是离歌的做法!

  “看来,你在你们华夏的地位并不怎样呢!”

  “在我的西方,那群人们恐惧我们,我们被他们称之为死神,它们会供奉我们,信仰我们,尊敬我们,传颂我们!”

  撒旦的身影出现在了离歌面前!

  它自带有许多的石像鬼,它们也组成了一个石头椅子,让撒旦翘着修长的长腿,坐在了离歌对面。

  “少废话!”

  “你想如何?那群孩子,是普通人!”

  “你们西方,与华夏老天师的协议是,奇能异士的出现,不能牵扯到普通人!”

  “本王,上一次,可没有牵扯到你们无辜的普通人!”

  离歌冷冷的开口!

  虽然离歌可以不在意老天师与西方各大国家的协议,但为了广大人员的安全,他还是没有伤害到无辜的人。

  哪怕之前东瀛,镁国等等,它们对冥府庇护的人丢手,离歌也仅仅是赋予了应有的惩罚,也没有伤害他们国家的普通人。

  “那是以前,天使是耶稣的脸面,堕落天使的出现,打了他的脸颊。”

  “而且签订这个协议的,是哪些奇能异士,并不是我们地狱与天堂,所以我这么做,也没有违背哦!”

  撒旦伸出自己修长的手指,吐出舌头舔舐自己的手指,上面有鲜血,他刚才杀了这个学校的校长,这个家伙鬼迷心窍,以为她是弱小洋货,而且还是校内的某个学生或者送学生的家长。

  所以想要在死之前爽一次!

  没想到直接被开膛破肚!

  “罢了!西方的嘴,骗人的鬼!”

  “想要如何?怎样可以放了那群孩子!”

  离歌淡淡的开口,他可以出手,但却无法轻易的杀了撒旦,因为撒旦跟他一样,拥有小世界。

  两个人交手,不可能那么快分出胜负。

  而且!

  离歌看得出来,那个黑色球体里面,类似一个小世界的分层,就像离歌单独调动一个冰山地狱一样。

  撒旦随时可以将它带往小世界里面!

  “耶稣让我来让你体会屈辱,让你像个小狗一样舔舐他,将他当成主人,并且献上你的冥府。”

  “不然的话,别说这群学生,你们整个华夏,都会受到惩罚哦,你也不想看到你们华夏成为人间地狱吧?”

  “而现在!”

  “摘下你的面具,我很好奇,华夏的阎王是得长得多丑,才能遮住自己的容貌?”

  “不过,若是面具下面很帅气,那么我可以赏赐你哦,赏赐你舔舐我这完美的美脚哦!”

  撒旦抬起自己的长腿,夹着高跟鞋在离歌面前晃着。

  并且一手抚自己身前那夸张大小胸口,一手则是滑碰着自己的长腿!

  ……

  “快点按她说的做啊!不就是臣服西方吗?西方国家那么强,臣服有什么不好的呢?”

  “要是你让整个华夏受罪,你阎王就是千古罪人!”

  “快点跪舔,那可是美腿啊!”

  “不可以!你是华夏阎王,你是我们很多人心中,属于华夏的阎王,你的面子就是华夏的面子,不能按照他们说的去做!”

  “我孩子在里面,但我也是这个意思!”

  “血可流,人可死,华夏面子不能丢!孩子可以生,面子丢了,就永远成为笑柄,不能那么做!”

  “放屁!华夏有什么好,倒不如给镁国管!你们看那边多好!”

  “滚!你这种人,放在古代就是汉奸,我呸!”

  “阎王爷!不可以丢了华夏的民族气概,老子他妈豁出去,孩子生死有命,要是没了,老子也不怪你,等老子去西方,人肉炸弹送他们!”

  “娘的!我呸!去尼玛的西方!真以为现在的华夏,还是120年前的华夏吗?”

  下面的观众,甚至家长,都能够听到离歌和撒旦的对话,这里撒旦故意的,原本她想用这种方式向离歌施加压力。

  毕竟!

  她看过离歌的直播,知道他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这种关于大量生命的,他不会乱来。

  所以,她认为离歌一定会按照她想象的那样发展。

  可是千算万算,她始终是没有料到一些华夏的人竟然说出那些话,在她眼中华夏人不是自私的吗?这可是他们的孩子!

  在这种情况,竟然在意民族尊严?

  是的!

  华夏的人,对待自己确实自私!

  但是,那是基于内斗,也就是所谓的利益分配,就是个人的利益情况。

  但!

  一到特殊时刻!

  他们所作所为,却是意外的团结!

  我们自己人搞自己人可以,但你们外来者想插手,想踩着我们,没门!

  死都没门!

  离歌其实也很意外,不过却也很快明白。

  华夏人,注重民族气节!

  他们分得清什么是轻于鸿毛,什么是重于泰山。

  别看华夏人个个枸杞人参泡茶养生,一副怕死的模样,要是战争爆发,估计上场杀敌的名额,你都抢不到!

  嘴上说着都是华夏人,但踏马的上战场,六亲不认,谁跟我抢枪杀敌,我跟谁翻脸!

  “怎么样?你的选择呢?”

  虽然意外,但撒旦清楚,重要关键点还是在离歌这里。

  耶稣看重的并不是自己的天使堕落伤了他面子。

  而是看上了离歌的冥府,这可是一个小世界。

  所以他可以得到,那么在华夏就有了真正稳固的根基,他会将华夏的冥府文化慢慢的替代掉。

  “……”

  离歌沉默!

  他假装思考,因为他在等待,等待离绘衣的动静!

  若是离绘衣有办法破坏掉包裹学校的那一层黑色玩意,那么离歌就可以出手了。

  “阎王!不,是冥王!”

  “不需要您屈身,这乃是我们监灵局的事情!”

  “上百年没有在这世俗现身,你们西方是忘了本神将的存在啊!”

  也就是这个时候!

  一阵冷冷的儒雅声回响!

  ——

  (待续……)

  s..book3174018861669.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极恶直播:午夜十二点,阎王断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