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161章 吸引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2-04 05:49: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曲渡以前,最看不起那些靠美色勾引得人家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女人。她们无非是吃的青春饭,并且,人品也不怎么样。

  现在,他的行为跟她们也差不多。

  曲渡倒是不在意自己的人品怎么样,哄老婆开心,需要管那么多做什么?

  有效果就行。

  他坐在床头抽了支烟,蒋慧凡躺在床上,背对着他,不知道有没有睡着,应该是睡着了,刚刚他俩做了好久,浪费体力了,估计是真的累了。长发全部摊开在枕头上,好看得不行。

  曲渡觉得蒋慧凡的好看,是从内到外的好看。不仅身材好,脸蛋好。还有性格也很吸引人,不刚强但是有原则,还有那纤细的腰,他觉得刚刚好。

  所以在追求蒋慧凡这件事情上有难度,曲渡从来不觉得有什么不正常的,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老婆长得好,追求的人多,自然就难追。

  这说明蒋慧凡有魅力,说明他是个有眼光的男人。

  曲渡在烟抽完的时候,丢了烟头,凑到蒋慧凡耳朵旁边嗅了嗅。

  "离我远点。"蒋慧凡往边上移了一下。

  曲渡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味,浅浅的,很好闻。

  "你醒了啊。"曲渡说。

  蒋慧凡没说话,根本就不想理他。她从来没有想过,他居然能做的出这种事情。

  她感觉自己受到了欺骗。

  曲渡自顾自从她身后抱住她,感受着她身上冰冰凉凉的体温,鼻尖蹭了蹭她的耳朵,说:"饿不饿?要不要吃个饭?"

  蒋慧凡冷冷的说:"别碰我。"

  "刚才就已经碰过了。"曲渡认真的看着她,"别生气了,嗯?"

  蒋慧凡真的被他气得发抖,"你明知道我会生气,你还这么做?你上来跟我怎么说的?你说是因为蒋易凡的事情,说蒋易凡欠你东西,结果呢?曲渡,你这是在骗我。"

  男人认真的盯着她看。

  她面色通红,说话急促。呼吸起伏也很激烈,显然是真的很生气,也不知道刚刚一个人憋了多久。

  "我那会儿不知道你会生气。"曲渡好脾气的说,"对不起。"

  事实上,他当然知道她会生气,而且会特别生气。只不过他不做,下次不一定有这个机会。当然,这话他倒是不敢当着她的面承认。

  "你会不知道?"蒋慧凡的脸色不太好。

  "我错了。"他诚恳的说,"真的知道错了,我本来以为你也挺喜欢……"

  接下来的话,他不知道应该不应该说,掀起眼皮看了看她,有些迟疑的说:"刚刚你到了不是吗?"

  刚刚你到了。

  那点事,到了什么,不言而喻。

  蒋慧凡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她一开始是拒绝的,可是他一直在故意撩拨她,后来她有些恍惚,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给他给得逞了。

  她半天说不出话。

  曲渡在边上讨好般的对她动手动脚,语调略低,也是讨好的样子:"我以后绝对不会再这样了,小蒋,我真错了,你肯定饿了,我们先去吃饭。"

  "你!"蒋慧凡有些无语,他现在不就是在对她动手动脚么?

  "骂我两句你要是心情能好点,那你就骂我两句。"曲渡换了个跪在床上的姿势看着她,"我们去吃饭么?"

  蒋慧凡叹了口气,起身穿衣服。

  曲渡弯了弯眼睛,也起身起来穿衣服,他很快就整理完自己,倚靠在一旁的架子上看着蒋慧凡。

  房间里面,其实还有一股子暧昧的味道。他很喜欢,这股味道让他觉得自己跟蒋慧凡很亲密。女人在穿完最后一件衣服的时候,他上去给她整理了一下子衣领。

  "你想吃什么?中餐西餐?不过我觉得既然过来了,我们可以去吃这边的特色菜,前几天我一直吃的中餐馆,还没来得及去好好玩。"

  之前大部分时间,都去花店扎花的。送给蒋慧凡的每一束花,都是他亲自动手扎的。

  蒋慧凡摇了摇头。

  曲渡琢磨了一会儿,说:"不想吃这边的特色菜?那你想吃什么?想吃什么都可以。"

  "我要回去了。"

  蒋慧凡开口道。

  曲渡顿了顿,随后皱了皱眉,所有的好心情,都在这一刻消失了。

  蒋慧凡也并没有关注他怎么样,她只是开门要往外走。只不过刚刚打开门的一瞬间,曲渡就拉住了她,说:"我送你回去吧。"

  ……

  从电梯下去的一路,蒋慧凡一句话都没有说。

  不论是谁看见,估计都想象不出来,不久之前,他们还在做着最亲密的事情。

  曲渡几次示好的想上去握住她的手,都被她避开了。

  上车的时候,他不甘心的打算再试一遍,蒋慧凡这次下开口了:"其实你真的很聪明。也很懂女人,女人的确都吃不消示弱的,曲渡,其实我心软了。可是与此同时,我觉得你更加可怕。你能赢曲贺阳,是因为你懂他谨慎并且又有些自傲,你现在又在攻克我的心理。"

  她偏头看着他,平静的说:"我感觉跟你在一起的人,都会被你玩弄在股掌之间,可是爱情,不应该是平等的吗?"

  曲渡沉默片刻,有些复杂的看着她:"我不是在算计你。"

  蒋慧凡说:"就别来打扰我了,不行吗?"

  她语气里居然有些恳求。

  曲渡在分辨出来以后,没有再跟刚开始一样,态度强硬的拒绝了。

  她都求他了。

  居然求他不要再来找她。

  可是刚刚,他们明明那么好那么合拍。

  曲渡心里也涌起一股子酸涩,这辈子他受委屈的时候不多,今天他是真的相当的委屈。他对她真的已经很真心了。

  现在其实挺像真心喂了狗。

  他什么都愿意给她,可是她记着曲贺阳。

  他开车的时候,也一个字都没有说。只是在蒋慧凡双手搂住自己时,还是忍不住开口关心:"冷?"

  "还好。"她有些生硬的说。

  曲渡说,"我空调打高些吧。你回去以后,喝点热水……"

  他偏过头,看见她一副不想搭理的样子,关切的话也就说不出口了。

  蒋慧凡在他把她送到家门口了以后,很快就下了车。

  曲渡今天晚上也就在酒吧里喝了点酒,跟蒋慧凡做完以后也有些饿了,本来他打算带着她好好吃一顿,这会儿也没有心情,随便吃了一点,就回房间里躺着了。

  床上,还有蒋慧凡身上的味道。

  曲渡有些烦躁,这会儿他一点不觉得蒋慧凡脾气好,也就是看着好,实际上倔的要命。

  另外一天,他倒是同样去给她送了花。

  蒋慧凡也就在楼上看着他。她已经摸准了他来的时间点。

  曲渡在楼下跟她对视了两眼,还是开口跟她打了声招呼:"小蒋。"

  蒋慧凡没有理会,只关上了窗户,拉上了窗帘。

  曲渡在楼下站了好一会儿,才离开。

  女佣把花拿了回来,谢柔已经吩咐过,所有的花都别丢,先养着。

  自己太太,似乎对这个男人相当的满意。

  今天曲渡在外头喊小蒋那会儿,谢柔坐在沙发上叹了口气。

  "其实说起来。曲渡确实要比曲贺阳好一些。也说不上来好在哪里,就是好,感觉能听小蒋的话。"谢柔说,"对女人好的男人,其实数量不多的。"

  女佣在旁边发表自己的意见:"可是蒋小姐,似乎不怎么喜欢那个男人。"

  谢柔更加头疼了:"我反而觉得,小蒋喜欢他。她在面对他,跟面对曲贺阳的时候,完全就不是一副状态。"

  而且。曲贺阳跟外头那个女人的事情,还不知道怎么样。

  蒋慧凡今天在房间里待到特别晚。

  昨天跟曲渡那事,还是有些累人。而且,她这会儿心里也烦躁得要命。一颗心总是悬着,其实她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让她这么心烦。

  蒋慧凡正打算去洗脸的时候,蒋易凡的电话打了进来。

  他说:"曲渡是不是跟你在一块儿?"

  "谁告诉你的?"

  "我就问问,魏容这两天急的要命,说他母亲这几天在找他。他都不出现,老太太都要生气了。"蒋易凡道。

  蒋慧凡有些警惕的问:"你什么时候跟曲渡搞在一起的?"

  "这不是曲贺阳如今也不怎么样,曲渡愿意跟我示好,愿意照着我,我有什么理由拒绝?"蒋易凡说,"当然,这都是看在你的面子上。"

  蒋慧凡说:"你怎么知道他就不是利用你?你不要忘了,他对他的亲养父都下得了手。"

  蒋易凡不以为意:"他都帮了我许多了,本来前几天因为我之前跟曲贺阳一伙的,不少人来刁难我,后来还是他主动给我解围,咱们一个小小的蒋家,有什么值得他图的?他也就图你。"

  蒋慧凡不得不警惕,蒋易凡也是他的说客,赶紧转移了话题:"妈呢,妈这段时间还好不好?"

  "还可以,就是经常发呆,然后念叨着你,说之前怎么就没有对你好点。"蒋易凡沉思了片刻,又说,"你那边,阿姨对你好吗?"

  他口中的阿姨,就是蒋慧凡的亲生母亲。

  蒋慧凡笑了笑,"我亲妈能对我不好吗?"

  蒋易凡安静了一会儿,说:"妈总是问我,你是不是就不回去了。那天她看见电视里面女儿跟母亲相认的画面,眼睛都红了。还是挺怕你不要她的。"

  蒋慧凡沉默了。

  蒋母从小把她养到大。她也一直把她当成自己的亲妈,那么多年的亲情,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

  蒋慧凡被蒋母伤过心,可是其实也还记得她对自己的好。在她一年级下大雨的时候,那年城市都被淹没了,蒋母还是每次雷打不动的来接她。

  她给蒋母打了个电话。

  那边接电话的时候,语气里显而易见的喜悦。

  蒋慧凡琢磨了一会儿说:"我很快就回来。"

  蒋母说:"你不是客套的吧?说要回来那一定要回来,妈在家里等你,你可别哄着妈开心。"

  "不会的。我一定回来。"她说。

  蒋慧凡本来也打算回去一趟,只不过时间一直没有订好。只不过很快,曲贺阳那边替她做好了准备。

  他让她回去商量婚礼的细则。

  蒋慧凡想把谢柔带回去,可是那个男人却不放人。

  谢柔冷嘲热讽道:"你就不怕我告诉你太太,你到现在还把我留在身边?"

  男人看了她好一会儿,说:"你要说就去说吧,我不在意了。"

  谢柔也就当着他的面,拨通了一个号码,对着那头说:"你老公在我这儿。"

  那边的女人愣了片刻,很快歇斯底里起来。

  男人不动如山,并不阻止。

  很快就有女人赶来,目标正对谢柔,言辞激烈:"你还要不要脸,非要勾引其他男人?"

  蒋慧凡语气冷淡:"你管不住自己的男人,有本事怪其他人?另外我妈对你男人可没有什么意思。"

  谢柔笑得风轻云淡,她虽然看不见,但是听力很好,直勾勾的对着面前的女人。她说:"你可能不知道,你男人对你发誓不再联系我,可是这十多年,他其实还把我养在身边。哦,对了,他还无数次跟我保证,会跟你离婚。你生孩子大出血那天,他就在我这儿,跟我求欢呢。"

  女人睚眦欲裂。

  男人眼神也微微一变。他没有想过,谢柔把他老婆骗来,居然是说之前的事情。他也从来不知道,谢柔居然知道那天,他老婆生孩子。

  她以为,谢柔也就是闹着要他放她走。或者破坏他跟他太太的感情,反正他也不喜欢她,大不了离婚。

  他看着谢柔的眼里突然充满了恐惧,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这么多年以来,她不痛不痒,他以为她早就习惯了,这会儿猛然醒悟,她在算计什么。

  谢柔看了眼男人,本来这个问题,她打算再晚一点,等到男人的版图再扩大得大一些才说的,现在她想跟自己女儿走,也就不得不提前。

  她微微笑道:"你知道你为什么会大出血么?好好的。怎么就大出血呢?那天,他找到我,说他一点都不想要你的孩子,还说女人在怀孕的时候死去,是最不会让人怀疑的死法。他说,他很快可以娶我了。你好可怜,为他生孩子,他却想要你死。"

  女人有些难以置信。

  男人同样难以置信。

  谢柔想要的,从来都不是破坏他们之间的感情。而是想要他玩完。

  "她胡说!"男人反应过来以后,猛地回头。

  谢柔依旧在笑:"我还有他跟我说这段话的聊天记录。你有钱有势,他只是因为钱娶你,你何必吊死在一个男人手上呢?"

  她拿出录音笔交给她。然后朝她柔声说:"我从来都不是你的情敌,我有喜欢的人,很喜欢很喜欢,他不要我我也喜欢。我希望你不要在渣男身上浪费时间了。"

  女人颤抖着,伸手过来接录音笔。

  男人却快速一步,把录音笔砸在地上,四分五裂。

  谢柔说:"录音备份,我有很多。"

  女人闭了闭眼睛,说:"给我一份,我不会再蠢下去了。谢女士,谢谢你的提醒。我也为十年前对你的辱骂道歉。"

  男人无心再待下去,他得哄好女人,才不会被告。预谋杀人,这是大罪。

  "老婆,你听我说……"

  女人却不搭理他,只转身朝外头走去。

  蒋慧凡看着在笑道谢柔,松了口气。

  "小蒋,我可以跟你回去了。本来我想看着他从顶端摔下来的样子,不过现在这样也很好,现在我可以跟你走。我现在,只想跟你生活在一起。"谢柔说。

  蒋慧凡轻声说:"你吃了很多苦。"

  也还好,没有什么比跟你分开还痛苦,我不想再体验一回了。"

  ……

  谢柔把录音发给了那个女人,同时,还把男人送给她的所有东西也还了回去。

  她不缺钱,还觉得他送的东西恶心。

  她只想跟他半点牵扯都没有。

  蒋慧凡跟谢柔回国的那天,听到男人新闻爆出来的消息。

  谢柔微微笑说:"你爸总觉得自己像他,可是哪里像,而且,他这样的人,怎么跟你爸比。你爸哪里都好,聪明长得帅,唯一不好的点。就是不喜欢我。"

  蒋慧凡说:"是啊,爸很好的。"

  其实,对你也好啊。

  只是你们无缘罢了。

  蒋慧凡想,世界上总有那么些人,情深缘浅。明明爱得难以忘怀,却不得不以,陌生人的姿态离开。

  不知道他们心里有多苦。

  这份苦,他们却甘之如饴。

  情字果然最伤人呐。

  ……

  蒋慧凡回国以后,就跟曲贺阳商量结婚的事情了。

  他们的婚礼。安排的也是尽早。也就是半年后。

  曲母看到她,各种怜爱各种好话说尽。

  她说:"小蒋,贺阳现在失去了很多东西,可是他说,只要你还愿意跟他,他就不算输。小蒋,你对他好点吧,他其实心里也苦。"

  蒋慧凡笑着说是。

  "阿姨没什么好送给你的,曲家这套房子。就送给你,当结婚的彩礼吧。"曲母说。

  蒋慧凡拒绝了:"他会准备彩礼的。"

  "阿姨送的是阿姨的,只是阿姨知道,你不喜欢贺阳了,你喜欢曲渡吧?"她说,"那个小子,一直都比较吸引人。"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