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19章 惦记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气氛有些尴尬。

  蒋慧凡看了看不远处神色冷清的男人,下意识的扫了眼一旁的傅清也,把她往身后挡了挡,说:"清也,这也不早了,咱们回去呗。"

  傅清也片刻了疑惑,听见有人小声喊了句"苏总",差不多就明白过来,也理解蒋慧凡为什么要叫她走,这是怕她和苏严礼撞上尴尬。

  她家小蒋也是很为她考虑了。

  傅清也拉拉她的手,示意她没事,朝苏严礼道:"苏总,一起过来玩呗。"

  所有人的脸色在这一刻都有些古怪,蒋慧凡也僵着张脸,直到苏严礼走过来,在傅清也对面的位置上坐下,她除了笑着跟他打了声招呼以外,视线并没有落在她身上,才叫旁人松了口气。

  原来真的就是以礼相待,没什么其他的意思。

  苏严礼神色如常,朝她微微点了下头。

  傅清也笑道:"最近过得怎么样?"

  苏严礼盯着她看了两眼,收回视线,情绪没有半点起伏:"还行。"

  "我也还行。"傅清也道。

  文晟漫不经心的听着,给她剥了一颗葡萄,往她嘴里送,又心不在焉的说:"我跟孙子一样伺候你,竟然只是还行?"

  蒋慧凡也阴阳怪气道:"是呢,我也当孙子,你叫我往东我就往东,这就过得还行呐?合着我孙子白当了呗。"

  "……"傅清也只好说,"其实过得挺好的,身边都是贴心小棉袄。"

  "嗯。"苏严礼应着,注意力却在另一个跟他有合作的人身上。

  两拨人到底是两拨人,虽然玩在一起,到头来也还是自己干自己的,苏严礼一来,仿佛楚河汉界都明显了起来。

  无聊得很。

  没过多久,傅清也就有些困了,不停小鸡啄米,最后一下下巴差点就磕在桌子上,好在有人伸手接了她一把。

  "谢谢。"傅清也清醒了不少。

  "不客气。"是个男声,她很熟悉。

  傅清也猛地抬头,她不知道苏严礼怎么会出现在她身边,直到视线往边上一撇,明白过来,他大概是要去洗手间,正好就从她身边路过了。

  苏严礼下一刻果然就往洗手间走,证明了她的猜想。

  傅清也收回视线,看了眼时间,慢悠悠的从位置上站起来,朝热闹的人群走过去,拉出蒋慧凡,跟大家说:"时间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今天我请客,大家好好玩。"

  ……

  苏严礼从洗手间出来时,那群人玩得正嗨,只是已经没有傅清也的身影。

  他眼神平淡的坐回了原来的地方,并不在意。

  旁边依然有人在谈论傅清也的事:"傅小姐可真大方。"

  "人家有钱呀。"也有人不屑,"前段时间她不是还欺负她的闺蜜单媛媛么?"

  苏严礼顿了顿,这才开了口:"她们并不是朋友。"

  说话那人这才闭了嘴。

  苏严礼的朋友都知道单小姐是他的心头好啊,都自觉跳过了这个话题,聊某些好看的妹子去了。

  ……

  傅清也被蒋慧凡拐回了家。

  蒋家同样豪华,只是充满了暴发户风,跟内敛的傅家相比,这多少让人不适应。傅清也啧啧赞叹:"小白脸应该来你这看看,你才是他们需要的富婆。"

  "去去去,我对小白脸没兴趣。"蒋慧凡喜欢猛男,她敷着面膜,想到今天见了苏严礼的遭遇,开口问,"怎么不躲着那位?"

  傅清也有些无奈的说:"都是一个圈子里的,低头不见抬头见,何况我们还没有在一起,都没有过轰轰烈烈的日子。这好放下,当朋友也是不错的选择。"

  而且两家关系不错,傅家又只有她这么一个女儿,她最终到底是要继承家业的,以后少不了要合作,所以她连微信都没有删。

  蒋慧凡也觉得有道理,便没再多问。

  一个圈子里的人,见面次数的确很多,后来她的确在各式各样的场合下遇到过苏严礼。如果他也看见她了,她就点头打个招呼,要是没有,她就主动避开他。

  转眼间初春就这么过去了,随着天气越来越热,傅清也却觉得大伙越来越躁动,仔细一打听,才知道是苏家大少爷苏严征要回来了。

  傅清也不认识他,再加上他跟苏严礼有关系,直觉不想靠近这号人。

  傅母却整天跟她普及,苏严征怎么怎么样。

  傅清也就懂了,她老娘想要她嫁人了。

  她其实还算年轻,但傅家没儿子,总担心她挑不到好女婿,以后公司都被人骗走,所以想尽早给她挑个靠谱的。而她本人也不太在意这些事,也就无所谓了,万一合适,嫁就嫁了呗。

  哪怕嫁了人,她的小日子依旧潇洒。

  傅清也跟蒋慧凡两个人浪里浪荡,醉酒是常有的事,有一天两个人在厕所放水,小蒋突然开口问道:"我他妈还是觉得姓苏的眼瞎啊,竟然面对你能坐怀不乱。"

  "坐怀不乱个鬼,他对着我可是起了好多回反应。"傅清也也是喝多了,才敢大放厥词,什么都往夸张了讲,"在冲浪场那边,他逮着我在换衣室里面亲了十来分钟呢,他就是假正经。我是不想睡了,不然我绝对能睡到他的,指不定他嘴里不要不要,实际上配合的很呢。"

  蒋慧凡哈哈大笑:"你当初就应该睡服他,我真看不惯他那装x样。"

  傅清也懒洋洋的说:"你知道什么?吃不到的最香,指不定他在梦里天天跟我翻云覆雨呢,惦记死他。"

  两个醉汉,吹起牛皮来那叫一个流畅。

  只是第二天,傅清也听着传遍了全网的录音,有些头疼。

  她也是跟蒋慧凡聊嗨了,都忘了去看洗手间里还有没有其他人。

  傅清也不敢想,自家父母,以及苏严礼那边,听到这些话会作何感想。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