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21章 胡说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傅清也在听到苏严礼的这两个字时,心凉了半截。而当他低下头嘴巴碰到她锁骨时,她更是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等她反应过来,开始剧烈挣扎时,他几乎没怎么用力,她就动弹不得了。

  直到外头传来了敲门声,她才猛地清醒过来,手抵在他胸膛上阻止他靠下来,红着眼睛道:"你疯了,苏晋还在外面!"

  当初喊老公礼义廉耻的不顾,他根本不觉得她有这样的羞耻心。苏严礼冷冷的看着她,有讽刺、有不屑,根本不在意她的话。

  傅清也紧紧的盯着他,生怕他做出点什么,深吸了一口气,勉强让自己看起来冷静些:"你不会的。"

  他肯定就是吓吓她,不会做什么的。

  苏严礼冷酷的扯了下嘴角。

  ……

  蒋慧凡赶到傅清也楼下时,几乎喘不过气。

  她可不认为苏严礼会对傅清也手下留情,她脑子里都有了傅清也被打得血肉模糊的模样。这让她更加不敢留时间喘气了,三步两步就往她楼上走。

  苏晋见了她简直跟看见了救星似的:"可算来了,钥匙带了没?"

  "里面怎么样了?"蒋慧凡手忙脚乱的翻找钥匙。

  "一开始动静还挺大,听得见清也求饶。"苏晋光是想想小姑娘哭着求放过的模样,心都缩了起来,"这会儿不知道怎么了,一点声音都没有。"

  蒋慧凡皱着眉,"不会苏严礼那混蛋真的对清也下手了吧?"

  这声音都没,难道打晕了?

  苏晋没吱声,显然也是想到了这一点。

  蒋慧凡看看他,脸色更加难看,赶紧上去开了门。

  房间里面,傅清也缩在床铺角落里,屈腿抱膝,低着头,头发和衣服全部乱糟糟的,尤其是衣服,都破了。

  苏严礼坐在床边,脸色冷得出奇,一向穿的妥帖的西装也难得没那么严整。

  蒋慧凡抿着唇,如果不是时间不够,这副模样很难让人不多想。可偏偏她赶过来也就花了五分钟时间,床上也没有脏东西,不可能发生那样的事。

  "清也。"

  床边的男人和傅清也两个人同时回过头来看她。

  蒋慧凡只看着傅清也,她的宝贝小姑娘整张脸上都是泪痕,勉强抬起嘴角朝她笑了一下。

  "还好吗?"

  "没事。"她摇摇头。

  苏严礼收回视线,有些迟疑:"今天的事……"

  "我不会告状的。"傅清也平静的说,"录音的事,我也会一并解释清楚来,但是有一点,我不是故意的,更没有故意设计你。我真的就是……喝多了说了胡话。"

  "抱歉。"苏严礼似乎还想说点什么,抬头看了眼她的模样,只转身走了出去。

  苏晋看了看蒋慧凡,一同跟了出去。

  蒋慧凡说:"他有没有对你动手?"

  傅清也耷拉着眼皮摇了摇头。

  蒋慧凡不太放心,自己爬到床上拉过她检查了一遍,倒是真没有被打斗的痕迹。

  她松一口气:"五分钟,他做不了男人的事,也没有动手,那他对你做了什么?"

  傅清也的脸色有点惨白,她小声道:"小蒋,我不想说,你不要问我了。我们只要把录音的事给解决清楚来就好了。"

  ……

  楼下停车场,苏严礼上了驾驶座,拉了拉领带。

  苏晋跟上去,也不敢开口问什么。今天的事情太诡异,说暧昧吧时间不够,而眼前这位干不出强迫女人的事,更何况那还是他瞧不上眼的姑娘。说动手吧,傅清也身上的确不像有伤口的样子。

  两者都算不上,就显得有些诡异。

  苏严礼并没有立刻发动车子,而是往楼上扫了一眼,脸色依旧极差,并没有因为傅清也提出要解决录音的事缓和下来。

  苏晋想了想,觉得还是问了好,万一有点什么也方便解决:"你跟傅小姐在房间里发生什么了?"

  这一问,却让苏严礼的脸色又变了变。

  他手指敲着方向盘,语气如常,仔细听,却带了点不耐烦:"能发生什么?"

  "……"

  行呗。

  您不乐意说那就不说。

  苏晋安静的坐在副驾驶上去问蒋慧凡那边的情况,而苏严礼也将车子开了出去,他有些心不在焉,在路上差点发生意外,这可把苏晋给吓坏了:"你也没喝酒……"

  苏严礼打断他:"傅清也是处,你觉得有几分可信度?"

  苏晋一愣,第一反应是他把傅清也给那啥了,可随即反应过来,房间里干净得不行,一点味都没有,不可能发生了那种事。

  所以他们在房间里聊这个话题了?

  这会不会太怪异了些?怒气冲天的苏严礼能有心情跟人家聊这个?就算他有,傅清也也没有心情提这茬吧?

  苏晋心里奇怪,嘴上道:"这不明摆着的事情么?傅清也要真跟别人有什么,以她那个条件,会没有人去逼婚?我跟她都有过传闻,她跟其他人肯定也有啊。"

  苏严礼又是一声不吭。

  录音的事,就算傅清也要解决,自家父母跟苏家长辈那边,依旧不是那么好应付的。

  当天晚上,傅母就打电话叫她回去解释了。

  傅清也颓废了一下午,稍微收拾一下就打算回去,蒋慧凡却在她换衣服的时候指着她脖子说:"他干的?"

  傅清也怔了怔,去洗手间照了照,发现是一个牙印。

  "他……"

  "别问了。"傅清也兴致缺缺,"别聊有关他的话题了。事情都过去了不重要了。"

  蒋慧凡闭嘴了,只是这咬是纯粹是打人方式里的一种,还是男女调-情的那种?

  想起苏严礼那张脸,她释怀了,想想就知道绝对是第一种无疑。

  ……

  蒋慧凡把傅清也送到了傅家门口,并没有进去。

  "等会儿要走了联系我。"

  傅清也点点头,只是进了家门,愣住了。苏家父母和苏严礼也在。

  男人在她进来的时候看了她一眼,视线似乎还是一如既往的淡。

  "跪下。"傅母冷着脸道。

  傅清也乖乖照做了。

  傅母看着她,气不打一处来:"你知道你那疯言疯语,给苏阿姨家造成了什么影响?给阿礼名声造成了什么影响?现在外头都说他虚伪,表面一套背后一套,股票都不知道跌了多少!你说要怎么办?"

  苏母拦住她:"你也别怪小也,喝了点酒,人总是爱说胡话的,把虚假部分解释清楚来就好。"

  傅母冷笑道:"阿礼还真能跟你亲上十几分钟?你一个姑娘要不要脸皮?"

  傅清也微微怔了怔,下意识的扫了苏严礼一眼,他也在盯着她看,不知道是不是她看错了,眼底似乎有些不一样的情绪。

  然后她想起来,他应该是在等她一个人担责任,因为她今天说了她会自己一个人解决的。

  苏母道:"小也,我不觉得你在胡说,阿礼跟你在换衣间……这是真的假的?你不要怕,如实说,要是是真的你犯不着认错,那是我没有教好我儿子。"

  苏严礼盯着傅清也看。

  她不矮,但是骨架小,认错的模样跟平常厚脸皮时候完全不一样,只是小小的一个。

  他想起今天,他在她房间里,因为愤怒扯开了她的衣领。

  苏严礼没有多想,收回思绪的一刻,听见女人说:"苏阿姨,是假的,什么也没有发生,全是我胡说。"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