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24章 听说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傅清也想到的那些,让她整个人止不住泛冷。

  所以苏严礼跟单媛媛在一起了?

  这让她仿佛被人抽了一耳光,她以前跟舔狗似的去讨好的男人,非但没看上她,反而跟她现在讨厌到极点的人搅和在一起,这太可笑了。

  怪不得上次蒋慧凡对单媛媛动手,一向不会牵扯进别人事情的苏严礼会主动施以援手去解围,那是他的人,他怎么会熟视无睹呢?

  她就像个傻子一样,竟然还在苏母的生日宴上说自己不喜欢单媛媛,质问他为什么要帮她。那一天,大概也是因为提到了单媛媛,他不高兴,所以才会冷酷的直接说不喜欢她吧?

  他第一次明确的跟自己撇清关系,却是因为单媛媛。

  傅清也只要想到,背后她对苏严礼做的那些厚脸皮的事,单媛媛可能全部都清楚,然后在背后嘲笑她的不自量力,她就难受和反胃得厉害。

  三叶这地方,突然就变得压抑得让她想逃。

  可她还不能离开。她还不知道蒋慧凡在哪。

  傅清也尽量不去想单媛媛和面前这个男人之间的事,努力让自己平静些,但再怎么装,声音也是抖的:"小蒋呢?"

  苏严礼扫了她一眼,跟电话那头的保安说有事,别让人上来。而后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拍拍一旁的位置:"过来说。"

  傅清也不想过去,她不想接近任何跟单媛媛有关系的人。她的声音轻了点,却依旧固执的说:"我要知道,我们家小蒋在哪。"

  苏严礼冷眼看她。

  傅清也今天的情绪本来就很崩溃,这个男人毁了她的身子,还是自己最不喜欢的人的男人。被他这么一看,她的委屈和不甘心让她的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掉。

  苏严礼的目光微变,但到底还是看着她,不知道在想什么。

  傅清也偏过头擦了擦眼泪,她知道他不会惯着自己的,跟他硬碰硬没用。撒娇是女人的撒手锏,但是只能用在对自己好的男人身上,所以她妥协了,听话的坐在了他的身边。

  "现在我能知道小蒋去哪儿了么?"

  苏严礼道:"还疼?"

  傅清也先是一顿,很快明白过来他在说什么,摇了摇头:"不疼了。"

  但那一天,很疼,尤其是她跪在长辈面前认错的时候,她还要忍着痛,给他道歉。

  那种疼,几乎毁了她所有对爱情的幻想。

  苏严礼不动声色的看着她,今天他没有对她做什么,既然不是因为那天的疼,那为什么掉眼泪?

  可他也不是很在意她为什么哭。前两天他找过她,她没有理。今天恰好碰上蒋慧凡,他用她引傅清也过来,是要解决问题的,以免夜长梦多。

  那天的事,他有错,可以用其他办法弥补,但说出去,对他俩来说,都没有好处。

  傅清也既然跟蒋慧凡透露了这事,保不齐就有可能会跟其他人说,就算她不说,蒋慧凡也不一定管的住自己。

  "她跟我在楼下谈了一会儿就回去了,你犯不着担心她,我也不会对她做出什么过分的事。"苏严礼淡道,"你应该知道,咱们的事传出去了,那就铁定得在一起。"

  倒不是说为了公司,长辈那边,不可能放任不管。

  傅清也想。他是不想因此对自己负责,也不想跟单媛媛分开么?如果是后者……

  她生出了一股报复的欲望,只要她嫁给了苏严礼,单媛媛怎么着也是个小三。不过这也只是一瞬间的念头,她不会拿自己的未来开玩笑。

  "傅小姐,就算事情暴露出来,我也不会娶你。"他再次补充道,看她的眼神,犹如锐利的鹰,将她里里外外都看了个彻底。

  他看出来她刚刚在想些什么了。

  傅清也有几分被看穿的难堪,她敛着眉,小脸刷白,再三保证道:"我说了,不会让任何人知道的。"

  苏严礼没有再开口,显得有些沉默,并且沉默的时间很久。傅清也终于有些坐不住了:"我想走了。"

  "嗯。"他淡淡的应着。

  傅清也如释重负,立刻就想从沙发上站起来,只是动作太猛,又摔了下去,摔在了他的身上。

  "对不起,对不起。"

  苏严礼伸手将她扶起来,傅清也下意识的要躲,这个动作让他想起那一天,他不容拒绝的拉过她的一条腿时,她也是这个动作。

  想起那天的事,苏严礼的喉结滚动了一下。

  不可否认,那种感觉很好,所以一开始哪怕他只是想教训教训她,并没有想做什么,到后面也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

  但苏严礼并不觉得自己是想睡她,有可能换任何一个女人来,都不会有区别,那是单纯的生理反应而已。

  今天傅清也过来,假使她还跟以往一样,对他暧昧,那他会收下她这份礼物,吃干抹净,再重新找一个方法让她乖乖闭嘴,所以他洗了澡,换了睡衣。

  不过眼下的傅清也。并没有让他很有兴趣,所以他选择了直接谈事情,也就是那天的事,从今以后,只能有他们两个知道。

  事情谈完了,他也就没有再留人的打算,要不要走随她去。

  傅清也离开的时候,很安静,连关门的时候,声音都是轻的。

  她在楼下,看到了单媛媛。

  保安全都围着她转,好脾气的伺候她,跟对自己那会儿天差地别。

  其实苏严礼身边的人全是这样,就比如他的那些朋友,在背后讨论怎么样能睡到自己,却跟单媛媛勾肩搭背,喊她嫂子。

  傅清也不想看见单媛媛在自己面前得意的样子,所以换了条路走。

  她早该换条路的。

  ……

  傅清也去三叶找苏严礼的事,经过了苏母,家里人就不会不知道。

  傅母简直恨铁不成钢:"人家都明确表示不喜欢你了,你何必还要往人家面前凑?"

  傅清也只平静的说,不会了。

  傅母不太相信,但她就这么一个女儿,也就只能说两句。万一实在不行,只好告诉苏严礼,要他尽量避着自己闺女一点。

  傅清也跟往常一样,把自己打扮得美美的,跟傅母说:"我出门啦。"

  蒋慧凡已经在外头等了她很久了,傅清也上了车,却见她一直看着自己,眨眨眼,流里流气的问:"看上我了?"

  "你好不要脸。"蒋慧凡没好气道,"你昨天真不是骗我的?"

  昨天晚上,她从苏严礼那离开,就去了傅清也那,屋子里却空荡荡,半天后傅清也才回来,说自己出去吃了个饭。

  又说:"小蒋,我跟苏严礼没发生你想的那种事,我只是当时太害怕他拉我进房间的那段回忆了,我说的他进去了,是指他进了屋的房间。你怎么能想得那么歪啊?"

  蒋慧凡当然不信,床单上可是有血丝的。

  "那是他咬了我留下来的。"傅清也有点无奈,"五分钟啊,能做什么?"

  蒋慧凡想了一晚上,也觉得她的表情过于坦然了,而且,五分钟确实不能做什么。

  她看了看副驾驶上的傅清也,如实道:"昨天苏严礼也跟我说,你们什么都没有发生。"

  "哦。"

  "他也是一副坦荡的样子。当时我就有些动摇,怀疑自己是误会了。"

  傅清也"嗯"了一声,不再言语。

  "我也跟家里人打听了一下,苏严礼这人口碑还是不错的,他要是真做出了这种事,也应该不会不对你负责吧?"

  傅清也鼻音重了点:"嗯。"

  她偏头擦了擦眼角,回过头是一脸笑意,讨论吃,讨论喝。

  唯独不讨论哪个帅气的小白脸了。

  "想静一静,不想谈恋爱了。"傅清也如是说。

  ……

  往后一个月。傅清也收了心思,在家里躺尸。

  这一个月,最轰动的事,是苏严征回国了。

  苏家大少爷,前两年把公司经营到巅峰,却选择出国深造,这在当年是轰动一时的事情。

  可惜傅清也并没有见识到,他轰动的那几年,她并不在国内。

  事实上,在傅清也十六岁以前。苏家并不算什么大户人家,整个家族都是在她在国外那几年起来的,再等她回国,苏严征又出去了,所以她并没有见过他。

  傅清也只在傅母口中听说,这是个很优秀的人。

  "你也是,最近怎么天天躺在家里,人家都回国半个月了,也不去给人家打个照面。"傅母也挺心烦的,这孩子天天出去吧,觉得她不着家。天天在家里吧,又嫌她碍眼。

  更烦的是,苏严征一回国,多少人家把闺女往苏家送,偏偏自家这个最爱帅哥的,半点动静都没有。

  傅母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表情突然就变了:"你不会还对苏家那小儿子念念不忘吧?"

  傅清也脑子嗡的响了。

  最近她只要听起这号人,就会有片刻喘不过气的感觉。

  傅清也缓了半天,猛地从沙发上坐起来:"行啊,去看呗。"

  傅母狐疑的看着她:"你不会是想借着机会看看苏严礼吧?"

  "……"女人就是难伺候,傅清也说,"那我不去了。"

  "怎么不去?去!"傅母道,"苏严礼出差去了,你也见不着他。"

  这反而让傅清也松了口气。

  傅清也在去苏家的路上,给蒋慧凡发消息:我要去看大帅哥啦。

  小蒋:谁?

  小也:苏严征。

  小蒋:这个帅,记得给我拍张照。

  傅清也收了手机,故意不回,惦记死她。

  到了苏家,苏母热情的给她准备了很多小零食,傅清也嘴甜的哄了她一会儿。哄的苏母心花怒放。

  傅母在一旁道:"阿征回来了,今天我带清也过来看看。"

  苏母原本还挺高兴,这会儿笑容却浅了些,道:"他刚刚有事出门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其实见面的时间,是早就约好了的。

  傅清也想,有可能是真的有重要的事,也有可能,是故意不想见她。

  她正猜着是哪一种,就听见手机响了一下。蒋慧凡的消息又发了进来:清也,我刚刚碰到苏严征了。他跟朋友在玩台球,还听到他提起你了。

  傅清也弯弯嘴角,回:说我貌美如花?

  小蒋:他说,都什么年代了还有联姻这一套?傅家那姑娘风评那么差也想往我这里塞。

  傅家姑娘除了跟他门当户对的傅清也,没有其他人了。

  何况两家父母,撮合的意图那么明显。

  傅清也觉得自己大概跟苏家犯冲,所有人都认为她是仙女,只有苏家这大小两个儿子,一个比一个嫌弃她。

  小蒋:还有一个消息,我今天路过三叶,看见单媛媛大摇大摆走进去了。

  傅清也打字的手停了一下,然后回复:她跟苏严礼是一对。

  蒋慧凡发了个惊讶的表情:他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傅清也:不知道。

  真不知道。

  她没有去问过,也没有刻意打听过。

  好像一旦不关注苏严礼的事情了,两个人就像生活在不同城市一样,一点交集都没有了。

  但其实以前也没有。

  都是她努力去制造交集而已。

  傅清也回神,抱着苏母的胳膊道:"阿姨,我主要是想蹭顿饭,阿征哥哥回不回来没事的。"

  这句哥哥,傅母让喊。否则傅清也绝对不会这么叫。

  不过也不是没有好处,显得乖巧,苏母格外怜爱她。

  傅清也在苏家留饭,而傅母有事就先走了。

  苏母亲自下得厨。

  傅清也在吃饭的时候,连连夸她厨艺好。

  "阿礼和阿征,他们基本上都不吃我做的饭,也不会夸我,怪不得都说女儿是贴心小棉袄,儿子都是来要债的。"

  傅清也礼貌的笑了笑,只是当她把视线移到门口时。笑不出来了。

  不仅笑不出来,她的第一反应是想躲。

  苏严礼没想到傅清也会在这儿,在门口顿了片刻,才脸色如常的走了进来。

  苏母听到脚步才抬起头,道:"出差回来了?"

  "嗯。"

  "要不要一起吃个饭?"

  苏严礼的视线在傅清也身上逗留了一会儿,淡道:"不用。"

  苏母直觉他是反感傅清也一起,连忙朝傅清也安慰道:"你别多想,阿礼一贯没有吃我饭菜的习惯。"

  "嗯。"她笑笑。

  其实没必要解释。

  傅清也比她还能体会到苏严礼的态度。

  她埋头继续吃饭,吃完了,她就好找理由回去了。

  没过几分钟,苏严礼却又下来了,拉开了她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

  苏母调侃道:"难得啊?"

  "哥本来约我一起回三叶,结果他有事临时取消了。"苏严礼道。

  傅清也更安静了,一声不吭的,但两个人位置太近了,她的脚稍微动一动,就踢到他了。

  苏严礼侧目不咸不淡的扫了她一眼。

  傅清也脸色就变了,浑身僵硬:"对不起。"

  "嗯。"苏严礼没看她,随口应道。

  傅清也后续吃饭的速度。就快了不少,碗里的饭刚刚见底,就朝苏母道:"阿姨,我朋友约我看电影,我先走了。"

  苏母不好留人,有些迟疑的看着苏严礼,不知道该不该开口叫他送人,自家儿子不喜欢人家,她太清楚了。

  只是没想到那个大儿子,也相当的排斥。

  苏母叹口气。和傅家这亲家,大概率是做不成了。

  苏严礼看出苏母的意图,扫了眼傅清也:"我送你出去。"

  傅清也还算冷静的点了点头,起来离开时,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她走的很快,身后的男人不紧不慢的跟着,直到她走到她的车旁,苏严礼才开口问道:"你来我家干什么?"

  傅清也回头,看见他西装笔挺,看向她的眼底有几分探究。

  傅清也想否认,可是事实上,她的确是来看苏严征的。

  她没开口。

  傅清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在面对苏严礼的时候,就是容易害怕,最先想到的,是忘不掉的疼。

  而苏严礼,一开始还因为那件事对她还有些心怀愧疚,一个月过去,她明显的感觉到,那点愧疚消失得无影无踪。

  苏严礼往她走了几步,贴心的替她拉开车门,视线在她胸口停顿了一秒,随后淡淡道:"我不会娶你,我哥自然也不会。联姻那是老一辈的想法。你要是不想再经历一次那些不好的事,你可以大着胆子试试。"

  傅清也下意识的说:"我没想试。"

  她想到的不好的经历依旧是那一天。

  苏严礼说的却是,整段追他追失败的经历,他看她的脸色,就知道她猜错了。

  他怔了怔,也想起了那一天。

  那一天,其实根本就不算发生了什么。可他在梦里把那段经历补充完整过,记忆就深刻了不少。

  苏严礼不否认自己挺想跟她试一试,但她不是一般人,有傅家这个靠山在,他就不能随便做点什么。

  因为他的想法跟之前一样,睡可以,他不可能对她负责。

  苏严礼并不觉得傅清也是当太太的合适人选,这个是在更早时候他就清楚的事。

  他在关车门的时候,又看了她两眼,然后点点头。示意她走。

  苏严礼转身回了苏家。

  苏母道:"小也这丫头最近怎么这么怕你?"

  "您该去问她。"他没什么情绪的说。

  "那你说她跟你哥还有没有希望?"

  苏严礼突然想笑,如果自家母亲要是知道他跟傅清也之间发生了什么,自己梦里又是怎么对傅清也的。还能不能问出这种问题。可那大概会逼着自己负责,所以这种假设根本不存在,他不会说出那些事。

  ……

  苏严征回苏家的时候,是在半夜。

  他醉醺醺的,看见苏严礼在厨房喝冷水。

  苏严征走过去拍了拍苏严礼的肩膀:"怎么了?"

  "做了个梦。"

  都是男人,苏严征就懂了:"思春了?"

  苏严礼没否认,自顾自又灌了一口冷水,转身要上楼。想起什么。回头道:"今天傅清也来了,打算见你。"

  苏严征笑了笑:"就算天底下的女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跟她有任何关系。再好看有什么用,又不是我喜欢的款。"

  说着,他又暧昧的笑了笑,"何况,我今天还听见她跟你的绯闻。"

  大概是傅清也追自己的那点事,苏严礼没放在心上,打算上楼。

  "我听说,你跟她睡过了。"苏严征道。"还是你逼人家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