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25章 冷漠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苏严礼的脚步微微一顿,几不可闻的皱了皱眉。而后回头扫了自己的兄长一眼:"你听谁说的?"

  "你猜。"

  苏严礼便不再言语,也不再搭理苏严征,后者耸耸肩:"开个玩笑而已,我是你哥,对我这么冷淡做什么?"

  事实上,他听到的是自家弟弟和傅家小姐的那点绯闻。一个自以为是的女人,居然敢把爪子伸到苏严礼面前来,连他都琢磨不透自己这个弟弟,更别提其他人了,那女人也是胆子大。

  追完弟弟,又打哥哥的主意。

  苏严征对傅清也,更加没好感。

  第二天一大早,他才起床,就被苏母逮着教训了:"国外待了几年,就连最基本的礼仪也给忘了?你再怎么着,表面功夫也得给我做好。傅家不是普通人家,清也也是好孩子,不是说怠慢就可以怠慢的。"

  苏严征懒散道:"一个对着弟弟流口水,又想嫁给哥哥的好孩子?"

  "胡说什么?"苏母瞪他:"怪不得你永远找不到女朋友。"

  "喜欢我的姑娘多了去了。"苏严征道。"只是我最近没那个功夫跟女人调-情而已。"

  苏母气结:"你不收心,看你以后找得到找不到真心对你的人。"

  苏严礼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就听见苏严征说:"我可比谁都纯情,我到现在可还等着我的小月牙来找我呢。"

  小月牙,苏严征高中时期的网恋对象。

  苏严礼的情绪浅了些。

  苏严征看见他了,说:"去公司?"

  "嗯。"

  "一起呗?"

  苏严礼开的车,年长的那位坐在副驾驶,在红绿灯口停下来时,懒洋洋的刷着手机,看到某个头像灰暗的账号,叹了口气:"女人就是狠心啊,都说了再见的,再见再见,这么多年都不来找我,算哪门子再见?"

  苏严礼没理会,视线往前扫,就看见人行道上走过的两个女人。其中一个身材很好,穿着一条牛仔裤,腰细腿长。

  他几乎是立刻想起了那条被他撕烂的裙子。

  女人无意中回头,看见他的车牌号,脸色变了变,拉着同伴飞快的走开了。

  苏严礼收回视线,有些燥热的扯了扯领带。

  或许他应该找个女人了。

  ……

  傅清也拉着蒋慧凡走出好远,才喘了口气。

  "你走这么快做什么,后面又没有鬼在追你。"蒋慧凡还没听够刚才的八卦,"你那男网友蛮恶心,怎么会叫你小月牙,你长得又不纯。然后呢,你跟他在一起了?"

  傅清也摇了摇头:"其实不是男网友,我见过他。他跟我一个学校的,严格来说算是同学。我们没有在一起,他不喜欢我,也不知道我是哪个。"

  她就是他倾诉,陪他打游戏的一个伙伴而已。

  "你没有跟他表白?"

  傅清也微怔,想起那年夏天,她发出去的消息杳无音讯,然后她接到了一个电话。

  说话的那个人是一个跟她差不多的年纪的少年,他声音嘶哑的说:"能滚多远滚多远,别再联系我了。"

  她那会儿没有什么异性伙伴,几乎可以断定这就是陪她聊了一年多的男网友。

  傅清也并没有觉得他这么断联系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一来,他们只是网友,他不知道她就跟他在一个学校,二来,或许,他经历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尽管那个时候,她自己难受了很久。

  她回神,摇摇头,不想说实话。

  "你说跟你一个学校的。你那男网友叫什么?"

  "苏喆。"

  ……

  有了苏严礼在,苏严征在工作方面就轻松了很多,再加上长时间没有接手公司业务,没什么太多适合的事情做,早早就下了班。

  酒吧常客依旧常驻酒吧。

  狐朋狗友指着单媛媛对他说:"这是你弟女人,以前跟傅清也关系很好,不过前段时间傅清也当众打了她,就闹掰了。"

  苏严征冷笑:"这傅小姐还挺蛮狠。"

  "大小姐嘛,被宠坏了。"那人挤眉弄眼道,"何况不是抢男人输了,不服气呗。"

  苏严征上去跟单媛媛打了招呼。

  后者从他那跟苏严礼相似的长相就判断出来了他的身份,笑道:"苏先生好。"

  苏严征挑眉道:"难道不应该叫哥?"

  单媛媛就笑了。

  苏严征跟她聊了半天,只觉得她这个人不错,而且柔柔弱弱的,哪里像是会欺负人的模样。他对傅清也的印象又差了一个度。

  "你跟傅小姐的事,我既然是你哥,就会给你讨回个公道。"苏严征打算会会傅清也,哪怕是为了不让她把主意打到自己头上,他也得给她个教训。

  单媛媛有些不太好意思:"其实我跟她也没有什么恩怨。"

  "你就是太老实了,她才会欺负你。"

  苏严征的眼神有点冷,他跟从小就被娇养的苏严礼不一样,后者因为环境使然,怎么样表面上都是一副有教养的面子。而他自己从小跟着爷爷奶奶在乡野长大,上了高中才被接回城里上学,什么事情,他就喜欢表面上来。

  也就是性格差异,苏严征经营公司时,是张扬的,而苏严礼则要内收低调很多,但两者终归是各自有各自的好处,不好做比较。

  不过在欺负人方面,因为苏严征不在意面子问题,就要直接很多了。

  傅清也那边,还不知道自己被盯上。她只是奇怪,为什么自己去任何地方,总是已经客满。

  她平常就挺爱发朋友圈,这回也发了句抱怨的话。

  底下立刻就有朋友留言道:晚上要不要跟我出去玩?我知道一个新开的好地方。

  傅清也其实跟这个朋友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聚过了,因为她跟单媛媛关系也不错,不想她从中为难,她就主动疏远了她。现在她那边提起来。傅清也想了想,也就没有拒绝。

  去的时候,是那个朋友过来接她的。

  两个人很有默契的闭口不提单媛媛的事。

  至于玩的地方,傅清也到了地点,就觉得没什么好稀奇的,严格来说就是个游戏馆,真人游戏无数。

  她玩了会儿射击,就兴致缺缺的在一边坐着了。

  "叶许,你对好玩地方的要求越来越低了。"

  叶许笑:"今天可是有好多人都要过来的,还包括刚刚回国的那位。"

  "苏严征?"傅清也眉头一跳。

  "长得巨帅。"叶许说,"苏家这两位真的会投胎,个个都长得跟明星似的。"

  傅清也就不做声了。

  叶许也想起她追男人未遂的事,闭嘴了。过了一会儿,往旁边指了指:"我过去玩了,你要是有事,可以过来找我。"

  "行。"

  苏严征从门口一进来,就有人跟他示意那边休息位置上坐着的是傅清也。

  "你们先进去,我去一趟洗手间。"

  苏严礼扫了他一眼,没有太多的反应,跟着其他人先进去了。

  傅清也是看着一堆人走进去的,苏严礼长得高,她最先看到的就是他,男人似乎感受到了她的视线,偏过头来跟她对视了一眼。

  她吓得一哆嗦,急忙低下头。

  苏严礼则是看了她好几眼,才把视线收回去,重新抬脚跟着别人一起走了进去。

  "苏总,刚才在看什么呢?"

  苏严礼神色如常:"看到了一个老朋友。"

  ……

  一看到苏严礼,傅清也就觉得自己的心情差了很多。

  她打算去找叶许干点什么,免得自己又想到那些不太好的回忆。

  只是还没走两步,突然有一只手从背后掐着她的脖子,给她喂了点什么,傅清也心底一沉,然后瞬间脱了力,甚至连张嘴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傅小姐,飞扬跋扈是要付出代价的。"

  苏严征漫不经心的脱下外头盖住她的头,又让服务员领路带他去房间。他抱着个女人,所有人都只当他找了个消遣而已,没有人会在意。

  他把傅清也丢在了床上,也把她头上的西装给掀了,四下黑暗,他只能隐隐约约感觉到她身材不错,但他并没有多看,反而开了灯,拿出相机。

  对付她这种女人,只要手上有让她忌惮的把柄,保准她会乖乖的,至于手段肮不肮脏,都是做生意的,有几个手是干净的?

  女人嘛。不管平时浪不浪,多少还是在意名节的。

  他心不在焉的点开了录像,解开了衬衫,朝傅清也走过去。

  "我只说一遍,以后你再敢动单媛媛一下,哪怕你背后有个傅家,我也同样叫你好看。"

  只是当他走近她,将她的脸彻底看进眼里时,不由得眉心一跳,这长相确实是好看。尤其是她哭得梨花带雨的模样,很容易让人生出比较成年人的念头。

  苏严征牵着她的手搭在自己腰上,就连那只手也是肤如凝脂,他心里暗骂了几句,早知道应该叫其他人过来,不自己上手了,这会儿他燥得厉害。

  他不再看她,打算快速拍几段借位短视频,并且为了不让别人认出他,视角特意偏了偏。避开他手臂的纹身。

  傅清也哭累了,小口小口的喘着气。

  她没想到再次见到他,会是在这种情况下。

  傅清也真的完全没有力气,她感觉自己是卯足力气喊出"苏喆"两个字的,在苏严征听来,却格外的娇滴滴,比平常他听到的女人撒娇还要娇。

  他深吸一口气,冷静了一会儿,才凉凉的讥诮的笑:"看来傅小姐挺想嫁给我啊,连我以前名字都打听出来了。"

  苏严征这个名字,是他在上高中的时候就改了。知道他叫"苏喆"的,除了个别跟他关系比较近的同学,还有就是他的网恋兼初恋小月牙。

  但傅清也不可能是她,小月牙可是特别纯洁一姑娘,哪里跟眼前这位,见一个喜欢一个。

  "苏喆。"傅清也这次比上次喊得还娇。

  "……"苏严征不喜欢听她这么喊自己,声音骤寒,"闭嘴。"

  "苏喆。"

  苏严征忍得辛苦,这傅小姐怕不是狐狸精转世,他看着她眼神茫然带泪,五官娇艳欲滴的模样,心想自己要不然不忍算了,就算娶回家,那不是同样可以当个摆设么。

  这么想着,他的手就往她的纽扣伸去。

  但是到底是没有。

  他想到了他的小月牙,那婆娘虽然狠心,但是万一那天要是突然回来找他怎么办?

  苏严征于是飞快的拍完了视频,又看着视频检查了一遍,才冷笑道:"傅小姐,以后做事别太绝。不然总是会自栽跟头的。"

  傅清也心都要碎了,那个愿意陪她聊到半夜的男人,她心头的白月光,居然也替单媛媛来教训她。

  难道她真的比不过她么?

  男人的怜惜,总是伴随着欲-望的,方才苏严征有感觉,还生出过几分不忍心,这会儿却只是凉凉的扫了她一眼,甚至没有管她,就扬长而去了。

  ……

  苏严征回到射击场。难免要被人追问,刚才做什么去了。

  男人扫了眼自己兄弟,懒洋洋道:"去解决了一个麻烦。阿礼,你可得谢谢我。你哥我为了你的爱情,可是付出了许多。"

  苏严礼一向把他的话当成耳边风。

  苏严征也不在意,他的射击水平很好,对这类游戏也有兴趣,玩了半天,身上出了点汗,才走到苏严礼身边休息。

  "不去试试?"

  "没兴趣。"

  苏严征拿了一旁的毛巾擦了擦汗,想起什么,偏头对苏严礼道:"还有件事你得过去处理。我刚给傅清也吃了点东西,这会儿她还在房间里躺着。"

  "你做了什么?"苏严礼蹙眉问。

  "你放心,就替人教训了她一下。"

  "你不要忘了,她身后还有整个傅家。"

  苏严征有些心不在焉:"你放心,我敢保证她不会说出去。"

  顿了顿,又道:"至于傅家,平常客气是该客气,但真要得罪,你以为真的得罪不起么?"

  苏严礼微顿。

  这几年傅家再走下坡路。他们都很清楚,所以不娶傅清也,一方面是她不合适,另一方面,是不想日后带上傅家这个拖累,搞不好日后会成为傅家的提款机。

  苏母不知道公司这边的事,所以热情。而傅家那边傅国山比谁都清楚,所以想把女儿嫁进苏家来。

  苏严征在位置上坐了一会儿,又道:"不过那傅清也,睡了其实也不吃亏。"

  苏严礼有意无意的"嗯"了一声。他没有再耽误下去。这里时常有走错房间的人,要是傅清也出了事,狗急跳墙,就不一定能做到守口如瓶了。

  傅清也的房间,甚至门都没有锁。

  饶是苏严礼进去的时候,脸色也忍不住变了变。苏严征向来对女人都保持着很好的距离,所以当他听见他说教训时,没有想过是这种方式。

  傅清也的衣服依旧很乱,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偶尔传来几下抽泣的声音。那双大长腿,无力的耷拉着。

  他想起苏严征说的"睡她也不吃亏",眼神有点复杂。

  傅清也起先是闭着眼睛的,听到脚步声,才警惕的睁开了眼睛,当她看到那张熟悉的脸时,瑟缩了一下。

  他似乎居高临下的看了她一会儿。

  傅清也想起自己这副状态,羞耻到了极点。

  她鼓足了劲,说:"你走。"

  苏严礼非但没走,反而蹲下来帮她把衣服理好,虽然是理衣服。但他可没有半分君子模样,动作大剌剌的,占到了不少便宜。

  傅清也气得双眼通红,苏家的男人都有毛病,一边说着不喜欢她,一边又根本不避嫌。

  苏严礼看了她一会儿,然后同样把西装外套给脱了下来,不过她是给她盖在身上。然后他微微俯身,把她给抱了起来。

  傅清也有些不安,不知道他要带她去哪。可她动不了,只能任由他抱着。

  几分钟后,苏严礼将她丢在了自己车子的副驾驶上。

  他刚坐上驾驶座,手机就响了。

  是苏严征,问他去哪了?

  苏严礼淡道:"解决你的烂摊子。"

  苏严征道:"对付这种人,我的办法最好使,保证她以后乖乖的不敢再随便欺负别人。"

  "欺负"二字,让苏严礼下意识的朝傅清也看去,他一边漫不经心的接着电话,一边去给她系安全带。

  等系完了,又捏住她的下巴打量了一会儿。

  傅清也听见了,苏严征刚刚在电话里提醒他检查,她身上有没有伤,有伤就先不要送她回去,找个地方给她住一晚,买点药给她治治。

  苏严礼的视线依旧盯着她,对电话那头道:"知道了。"

  傅清也知道他在检查,没动,何况,她也没有力气挣扎,索性一动不动。

  "有没有伤?"

  苏严礼看了一会儿,然后凑过去在她的唇上亲了亲,跟那边说:"有。"

  傅清也呆住了,随后涨得满脸通红。

  "你想办法带她去什么地方将就一晚。"

  "嗯。"他看着她的神情,眼底深沉了一些,他知道自己想要的不仅是这么多。

  等挂了电话,他索性将她抱过来亲了很久。任她眼泪怎么掉,他都没管。

  直到再继续下去就要出事了,他才微微放开她,喘了口气,声音冷了点:"哭什么,知道你的苏喆这样对你,受不了了?"

  他没了兴致,发动了车子。

  傅清也没想到,苏严礼会带着自己去他的住处。很久之前,她想过来,结果被他给耍了,可现在她居然来了。

  她不知道他带自己过来的意图是什么,她身上明明没有伤,但是他却骗了苏严征。而且。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知道自己和苏严征的事。

  傅清也非常茫然,她被苏严礼带着去洗了澡,这同样让她鼻子都差点气歪,这种事情怎么可以代劳呢?

  洗完澡后,她被迫躺在了他的床上,他同样不算君子,但也没有再次发生让她有心理阴影的事。

  后来傅清也困极了,在这张陌生的床上也能闭着眼睛睡去。

  再等她醒来,看见身边一张男人脸时,下意识得挥了一巴掌过去。

  苏严礼的脸色冷到掉冰渣子。

  傅清也理智回笼。吓得只望后缩。

  但下一刻,他就收敛了冷意,什么都没有做,起身去了洗手间。

  苏严礼是想跟傅清也发生点什么的,如果是一般女人,可以给钱了事,或者养在身边当个宠物。只是傅家小姐,不好这样做。

  那就只好用另一种方式,让她主动,这种方式是她理亏。他也不必负责。

  既然这样,他总不好再太过冷漠。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