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26章 闭嘴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目送着苏严礼进了洗手间,傅清也才仔细想了下之前发生的事情。

  她被苏严征喂了点东西,浑身无力,还被他拍了视频。

  傅清也觉得世界观都塌了,当初苏严征在她面前多听话多宠着她。可在不知道她是小月牙的情况下,她发现他居然是这样对女孩子的,简直恶劣到不能再恶劣了。

  而且,他有一刻想对自己动手动脚。

  傅清也想到这儿,就坐不住了,是不是其实当初他俩暧昧的时候,苏严征身边也不止她一个,听话都是做给她看的,他觉得有更好的,所以最后那通电话才是叫她别联系他了?

  她很有可能是那个时候被绿了,被当鱼钓了。

  傅清也胸口有点堵。

  但除了生气,此刻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

  傅清也往洗手间的方向扫了一眼,犹豫了片刻,还是抬脚走了过去。

  苏严礼在刮胡须,看见人影进来,瞥了她一眼。很快又把视线移回到镜子上。

  "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苏严礼在刮完胡子,放下剃须刀后,才道:"说说看。"

  傅清也说:"昨天苏严征拍了我的视频,你能帮我删掉吗?"

  苏严礼沉思片刻,淡道:"他也是那种我行我素的人。"

  这大概就是拒绝了。

  傅清也背在身后的手有些为难的搅在一起,她也不敢强迫他帮自己,要不然再跟上次那样来一下,她小命都不一定保得住,可是找他确实又是最省事的。

  挣扎了片刻,她抬头小心翼翼的看着他:"真的不行吗?"

  "我知道你有那个本事。"傅清也又补充说。

  苏严礼琢磨着利益得失,反问道:"那你能给我什么好处?"

  经过昨天晚上,她不可能不知道他在惦记什么。

  傅清也脸色微变,不再言语。如果他要睡她,那她是不愿意的,视频流出去虽然后果不堪设想,但她更接受不了那种痛。

  她刚要开口说算了,苏严礼却慢悠悠道:"再看。"

  傅清也松了一口气:"谢谢。"

  苏严礼没有接话,他也算明白为什么男人在泡女人时总是愿意花大笔的钱,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有所图谋的时候,的确舍得付出点什么。

  即便他只是口头应着,未必真的会去做。

  傅清也在问完自己想问的话以后,就不再多说话了。怕多说多错,苏严礼毕竟不是她男人,如果是她男人,那她肯定会叫他痛打苏严征一顿的。

  苏严礼那边很快整理完了着装,也让助理给傅清也送了一套衣服过来,等她换完衣服,就开口道:"我送你回去。"

  当助理看到穿衣服的人是傅清也时,有几分震惊,他今天还好奇自家苏总家里的女人到底是谁。他想过是单媛媛,可没想到竟然是这位追了他很久没有成功的傅小姐。

  傅清也没有注意到助理的眼神,上了车坐的规规矩矩的,而苏严礼则是闭目养神,两个人之间倒是一点暧昧都没有。

  助理忖度,大概是傅小姐又厚着脸皮凑上来,自家老板碍于情面还是好心的送她回去。

  ……

  傅清也回了家,也没有什么心情睡大觉,昨天是叶许约她出去玩的,她跟单媛媛又是好朋友,她不认为事情有这么简单。

  叶许那边听到她冷声质问,叫苦不迭:"清也,我跟你当然更加熟悉啊,是单媛媛跟我说那片地方好玩,我才想着你最近自闭,带你散散心,我还特地挑了一个她不去的日子带你去呢。"

  傅清也就明白过来了,这显然是单媛媛故意诱导的,她几乎可以肯定,昨天苏严征的事跟她也脱不开关系。

  她把这事告诉了蒋慧凡。当然,拍视频还有被苏严礼带走这一段被她隐瞒了下来,她只含糊的说了苏严征欺负她的事。不过哪怕只有这些,也足够气死蒋慧凡了。

  "这贱人!"蒋慧凡冷着脸道,"我今天就去收拾了她。"

  比起单媛媛,傅清也更想收拾苏严征。

  哪怕苏严征跟她已经是猴年马月的事了,她也有一种被胳膊肘往外拐的怒火。

  傅清也下午跟蒋慧凡一起逛街,被她带进了一只卖工具的店,蒋慧凡盯着个铁-锤看了很久,问:"你觉得用这个给单媛媛来一下怎么样?"

  "……"

  说完摇摇头,又拿了一个更大点的:"我觉得这个好,来一下她绝对闭嘴不敢再闹幺蛾子。"

  傅清也提醒说:"她会嗝屁。"

  "寄给她,给她个警告呗。"蒋慧凡漫不经心道,"怎么样,我是不是比男人靠谱多了。"

  傅清也给她点赞。

  蒋慧凡做事,向来说一不二。

  单媛媛很快收到了这个锤子快递,上面还带着点血,触目惊心。

  并且蒋慧凡还肆无忌惮的用了自己大名寄件,生怕别人不知道是谁寄的一样。

  单媛媛脸色惨白,给苏严征发了照片。

  看到照片的男人冷笑,冲一旁的苏严礼道:"这傅家小姐大概是名声本来就差了,也不怕视频公布不公布,居然还敢找单媛媛的麻烦。"

  苏严礼看了看那张锤子的照片,随口问道:"你拍了什么?"

  "床照呗。"苏严征满不在意。

  苏严礼没什么情绪的看着他。

  "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我就只是借位拍了几张,光着的是我又不是她,何况,我除了牵她的手什么也没干。"而且,视频也只是威胁手段,他又没打算真流出去。

  苏严征拍视频倒也不是真的只是为了单媛媛,更多的还是让傅清也别打自己主意,他对她没兴趣。

  当然,脑子混乱时刻那一瞬间想过的"睡傅清也"这个念头不算。

  苏严礼道:"视频在哪?"

  苏严征想着自己拍的那段蛮欲的视频,不大想让他瞧见,他昨晚自己放了几遍都有点吃不消,苏严礼男女关系拎得清归拎得清,他不喜欢傅清也也是实情,可他没见过傅清也娇滴滴那副状态,万一惦记上了就不太妙。

  苏严礼同样没有跟傅清也结婚的打算,那最好是别有惦记傅清也的念头。

  于是苏严征含糊道:"你问这个做什么。这也算是我的个人隐私,我不会给你看的。"

  但他小瞧了苏严礼,哪怕是没有看到他这边的视频,他也瞧见了射击馆那边的监控。

  于是他很清楚的看见了苏严征起反应了。

  有那么一刻他没有动作,一般人猜不出这犹豫是因为什么,可苏严礼跟他是亲兄弟,完全摸透了他的想法,他是在考虑要不要真的继续。

  苏严礼盯着监控看了两遍,最后让人把监控删了。

  他把这事告诉了傅清也。

  后者礼貌的跟他表示了谢意。

  "出来见个面?"苏严礼直接打了电话过去。

  其实这次联系她之前,他也约她出来过几次,不过傅清也都委婉的拒绝了。

  傅清也想了想,她想问问苏严征手里视频的事,这次就没有拒绝。

  "去你家吗?"

  苏严礼挑了挑眉。

  傅清也明白过来,主动要去一个男人家里,这是一件容易让人多想的事,而且他本来就想对她做点什么。她连忙改口道:"我们要不然出去吃饭吧。"

  "去我家吧。"

  傅清也:"……"

  叫她嘴多,叫她想问题不过大脑。

  只是当苏严礼看到傅清也出现在他家里时,不动声色的沉了点脸色,她把自己全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显而易见是为了什么。

  他有点不耐烦,以他们两个的关系,他没有帮助她的任何必要。既然她想让他帮忙,就该识趣点,让他讨些好处。

  苏严礼本来心情还不错,现在已经变得乌云密布。他原本想让傅清也主动来取悦自己,借此避开麻烦,但现在他怀疑自己有没有那个耐心等到她主动。

  或者他该换个更加省事的女人试试。

  "视频你搞定了吗?"傅清也一进来,就开口问道。

  苏严礼没什么情绪道:"我说过他不是那种好搞定的人,很抱歉,这件事我爱莫能助。"

  傅清也抿起唇,刚才打电话的时候,他的语气明明没有这么冷淡,现在虽然客气,可她就是觉得似乎有哪里不一样。

  "嗯,我理解。"傅清也跟他也不算多熟,没有再麻烦他,"我自己想办法。"

  苏严礼笑了笑:"毕竟你是他的小月牙,这点事情还是做得到的,不用太担心,你报上名字,他哄你都来不及。"

  傅清也怔怔的看着他:"你不高兴了吗?"

  苏严礼声音如常:"说句实话而已,哪里来的高不高兴。"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我跟苏严征的事情的,但是我没打算跟他说我是谁,我们也没有在一起,当初还挺不愉快。"傅清也斟酌片刻,"希望你也能别说。"

  "你放心,这也不是我的事,我也没有多说的必要。"他的语气听着像对这些事半点兴趣都没有。

  傅清也想了想,觉得自己也没有再留下来的必要了,就开口道了别。

  苏严礼在她走后。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他突然就觉得挺没有意思的,世界上的女人也不是只有傅清也,她当然明白他今天找她过来的另一层意思,不睡那肯定也得占点便宜的,傅清也不过就是在装傻而已。

  除了装傻,她或许还有点小心思,比如放在往常,她绝对不敢开口问自己能不能帮忙要视频的事,可她那天不仅问了,他没同意她还重新问了一遍。

  傅清也那天会有这个胆量是因为什么?因为前一晚他在她面前暴露了欲-望。

  她的确是处。但从小就被很多男人众星捧月的哄着,苏严礼可不信她一点不明白男人在对女人有想法的时候最好说话,他也不介意她用他对她的这点好感做点什么。

  今天他没有拿到苏严征的视频,可他有办法教她怎么去算计回来,如果今天她稍微识趣一点,他可以教她。

  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不想付出可不行。

  苏严礼想明白了,也就没有再找过傅清也。

  少年时期的感情可以轰轰烈烈,可成年了。感情不过是调味剂,更何况他自认为对傅清也那只是生理需求,连感情都算不上,更加可有可无了。工作上有的是让他忙碌的事。

  最近和曲贺阳的合作让他几乎不着家,半个月才回家了一次。

  苏母依旧没有彻底放下让傅清也嫁进家门的念头,趁着两个儿子都在,含蓄道:"你们两个都到年纪了,这感情的事也该定下来了吧?我身边可是有不少同龄人都抱上孙子了。"

  苏严征道:"我的婚事我自己会有安排,傅家那个您就不要想了,不可能。"

  苏母又去看苏严礼,想要撮合这一个和傅清也那更加不可能,她在心底叹口气:"你呢,怎么想的?"

  男人慢条斯理的抽了张纸巾擦了擦嘴,道:"您要是有其他合适的人,可以帮忙看看。"

  其他合适的人,意思就是傅清也排除在外。

  "曲家有个跟你同岁的姑娘,等你这阵子忙完了看看?"苏母试探道。

  苏严礼道:"成。"

  苏母松了口气。虽然说最好是傅清也,可现在光搞拉郎配那一套已经没用了,她虽然可惜,但也没有办法,谁叫孩子们不来电呢。

  其实提到曲家那闺女,她其实也有几分不确定,她本来还以为苏严礼会不同意。

  "你不是在打发我吧?"

  苏严礼道:"结婚就得找合适不闹事品行好的,曲小姐或许不错。"

  苏严征在一旁听着,明白苏严礼还是想找个能主内的,至于单媛媛,也没有提起的必要,显然就是婚前小情调,谈谈恋爱,不讲未来。

  ……

  傅清也那边。还在为视频的事情而苦恼。

  她还只能憋着,不能告诉蒋慧凡。怕她再干出冲动去找人的事。

  她甚至试图联系过苏严征,可好不容易要来电话号码,对方一听到她的声音直接给挂了。

  傅清也气得要命,这当初在她面前跟只舔狗似的男人,现在尾巴怎么敢翘的这么高呢?

  她甚至连续两回去苏家看能不能偶遇上,结果都徒劳而返。

  能见着面,怎么着也能谈谈,但人家见都不见她,谈判的余地都没有。

  傅清也只好采取迂回政策。四处打听单媛媛的下落,或许苏严征会和单媛媛在一块。

  这种消息,她问了叶许,后者为了将功补过,把所有单媛媛最近常去的地点都告诉了她。又说,"感觉她最近的日子过得挺滋润啊,天天穿金戴银的。"

  傅清也听了就有些不是滋味,那个男人算是夺走了她的第一次,后来又完全不在意的占着自己的便宜,结果却花钱养着单媛媛。

  但转念一想,苏严礼这或许对单媛媛也没有几分真心,要真是真爱,还能在自己身上占便宜啊?第一次可以说是意外,后来在车上主动亲她,他可没喝酒,清醒得很呢。

  叶许也觉得自己说错了话,连忙道:"那天在射击场,我看见苏严征从后面抱着你了。哥哥长的那么好,你拿下哥哥也一样的。"

  傅清也心里更加不是滋味了。

  这个哥哥,当年对她好归好。但她同样没拿下。

  傅清也堵得慌,带着这样一副心情见到单媛媛时,她的心情又差上几个度。

  "苏严征在里面?"她冷着声音说。

  单媛媛笑道:"我们最近都一起玩,你找他有事情么?"

  傅清也抬脚打算进去,却被单媛媛拦了下来。

  "傅小姐,这是我开的包间,我没同意你进去吧?"单媛媛施舍般的看着她,"等着,我进去问一声。"

  几分钟后。

  单媛媛重新回到她面前,得逞的笑:"不好意思。他说不见你。"

  傅清也笑得比她还好看,"跟他说我有孩子了。"

  "傅小姐从小没爹妈么,还是不知道脸皮是什么,要不要我教……"

  傅清也给了她一耳光,在空荡荡的走廊上格外的响。

  单媛媛难以置信的看着她。

  "我怎么会没有爹妈呢,是你没有爹妈啊。"傅清也嘴角弯弯,"你忘了,你爸妈都不要你,以前我不理解怎么会有父母不愿意花钱照顾自己的孩子呢,现在我懂了,我要是你妈,我也不要你。你不仅坏,还恶心,靠着几个男人就上天了?"

  五官美艳的人,冷着脸说话的人,气场很足。

  傅清也平常都挺好说话,生气也直来直往,这次却也知道往人家痛处上踩。

  她以前不说,是因为总以为或许能等得到她的一句道歉,她其实可以既往不咎。谁知道她变本加厉。

  "傅小姐,你怎么可以动手。"单媛媛下一刻眼泪就掉了出来,"我不太会说话,可能没说好,你指正不就好了,我也是有尊严的。"

  她的声音不小,很快将包厢里的人都引了出来。

  苏严征几乎是立刻走了上来将单媛媛拦在了身后,抬头冷眼看着她:"傅清也,你忘了我怎么警告你的?你真以为你一个傅家我就放在眼里了?"

  又转头对单媛媛道,"去打回来。"

  单媛媛摇摇头。垂泪欲滴,"算了吧,刚刚确实也是我没有说对话,我开口说到清也傅爸妈了。说她没有教养,她可能一时之间控制不住脾气。"

  苏严征认识的单媛媛,大部分时候脾气都很好,说话也很礼貌,他意识到了什么,语气更冷:"她说什么了?"

  "她说……"她咬咬唇,看向傅清也,不敢说出来。

  "我在这儿,你有什么不敢说的?"

  "她说她有了你的孩子。"

  苏严征笑着看向傅清也,眼神里却一点笑意都没有,"单小姐说错什么了,你不是没有爹妈教是什么?"

  又跟单媛媛说:"做人没必要吃亏,去打回来。"

  傅清也这会儿眼睛都快要冒火了,她甚至有一种自家男人帮助小-三欺负正宫的感觉,她是因为阴影害怕苏严礼,可对苏严征的记忆还停留在那会儿他特别听话上,所以她可不怕苏严征。

  反而因为接二连三的糟心事,她想连他一起收拾了。

  傅清也直直的看着他:"你都敢拍视频,我有什么不敢说的?我没爹妈教,你有么?"

  苏严征笑了,不达眼底的那种。

  旁边几个不吱声,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

  傅清也眼睁睁看着他走到自己面前,将自己拽到单媛媛那边去,说:"打。"

  如果是普通人,或许早打了。但单媛媛有清纯小白花善良小美人人设,半天没有动手。

  "媛媛,我知道你是好姑娘,可人善被人欺,听哥一句话,别吃亏,打回来。"苏严征对她说话的语气就温柔了不少。

  女人是看不得自己好过宠过自己的男人对自己的敌人好的,傅清也也不例外。

  所以在苏严征又打算开口的时候,她有些气愤的开口说:"你闭嘴。"

  "……"

  气氛有些奇怪,所有人都听出了她这是训自己男人的语气,可是傅小姐怎么会用这种语气跟苏家大少爷说话呢?

  苏严征回头奇怪的扫了她一眼,没放在心上,回头继续跟单媛媛说:"哥在这儿护着你。你打回来就是了,她没那个胆子对你动手。"

  话音刚落,他的手被人拉住了。

  苏严征下意识的回头去看傅清也,皱着眉打算刺她两句,却见她朝自己伸出了手。

  下一刻,一声震耳欲聋的"啪"。

  苏严征懵了,没想到傅清也竟然敢对自己动手,单媛媛平时怎么可能斗得过这样一个目中无人的姑娘。

  就在傅清也另外一耳光快下来的时候,被他伸手接过了。

  "你找死呢?"他阴鸷的说。

  "我叫你闭嘴。"傅清也眼睛红红的,声音跟刚才比其实不太能威慑人。一鼓作气,再而衰了,甚至还带了点哽咽。

  苏严征的脑子里却闪过某些熟悉的画面,在很久之前,就有人用类似的语气很多次跟他说过类似的话。

  他这会儿依旧居高临下拽拽冷酷的看着傅清也,声音却跟记忆中一样习惯性的示弱道:"我又,没说不闭嘴。"

  众人:"……"

  苏大少爷这语气他妈好像妻管严啊!

  苏严征也立刻意识到了不对,脸色变了变,小月牙经常这么奶凶的凶他,他竟然习惯性的流畅的接了话。

  一个傅清也。哪里配。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