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27章 月牙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苏严征冷冰冰的看着傅清也,这个嚣张的女人,他肯定要叫她好看。

  傅清也却全然不在意他的脸色,语气自然的仿佛她什么也没有做,他脸上五个手指印跟她完全没关系似的。开门见山道:"我来找你谈……"

  苏严征冷笑:"谁他妈要跟你谈恋爱。"

  "……"傅清也又感觉自己有口气没顺上来,顺了好半天,说,"我来跟你谈视频的事情。"

  苏严征高傲的抬着眼梢,冷嗤:"不谈。"

  刚才苏严征下意识的没有反驳傅清也,是因为对小月牙的习惯,后者有那个勇气打他一耳光,也是因为习惯,是之前对他的占有欲。

  习惯害死人。

  傅清也抿着唇,猜想他这会儿心里估计在盘算要怎么折腾自己。

  但她也清楚他的最终目的,可不是看上去那么单纯的为了单媛媛,要真是只为了她,他不会叫单媛媛还手的,而是自己代劳,不然自己还不得更加恨死单媛媛,以后更要找她的麻烦了。

  他主要还是不想跟自己有关系。

  "我可以证明,我真没有想嫁给你的意思。"傅清也厘清思路,抓住了重点。

  苏严征愣了愣。那股子怒气消失不见了,上下意味深长的打量了她两眼,下巴朝包间里示意:"进去谈。"

  单媛媛跟着要一起进去,傅清也扫了她一眼,苏严征这会儿情绪不佳,语气算不上多好:"你在外头等着。"

  两个人,关着门。

  苏严征脸上还是一阵火辣辣的疼,冷道:"今天你打我这笔债别想逃。"

  傅清也平静的说:"你那天拍视频,那么不尊重人,我倒是觉得这一耳光轻了。我这人不爱计较,不然肯定不会就这么算了。"

  她的嗓音偏圆润,乍一听倒是还算温声细语,但拆开里面的字来看,分明就在说她这一巴掌打得理所当然。

  苏严征本来只觉得这姑娘比较浪,想不到嘴巴也毒。

  男人上一次这么生气,还是因为他的小月牙突然就不联系他了,不管他怎么打语音怎么道歉,她就是一个字都不回复。

  想起小月牙,苏严征的胸口一阵抽痛。

  傅清也继续缓缓的补充,"何况,我不该打醒你么?单媛媛跟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那你知不知道,我为了救她,差点丢了一条命?我跟她,就是典型的农夫与蛇。"

  苏严征一怔,随即无所谓的说:"我管她有多恶毒,我就是偏心她怎么着了?"

  "……"

  行呗。

  你开心就好。

  傅清也现在跟他又没有关系,可没有那个心情管他三观正不正,她是来办正事的:"我真的对你没有那方面的意思。"

  "不只是我,我弟也不行。"

  傅清也:"……"

  她本来还想拉苏严礼出来先充个数,这会儿只能换人。傅清也想了想,说:"我的确是追了苏总一阵子,但看得最顺眼的其实是文晟,那会儿其实只是因为苏总是朵高岭之花。没有人拿下他,才生出了点心思,时间一久知道困难了,就没有那个耐心了。"

  苏严征反问道:"现在一点都不喜欢他了?"

  傅清也微顿,随后低头"嗯"了一声。

  苏严征瞬间觉得轻松了不少,那个文晟他也是听说过的,苏晋的同学,长得确实不错,跟他都不相上下,而且据说他对傅清也不错,两个人确实有可能。

  "阿礼,这回放心了吧?"苏严征朝里头道,"她心思放文晟那边去了,不会再纠缠你。"

  傅清也有些惊讶,朝着他说话的方向看去,这才发现苏严礼也在,只是他没有一丝响动的坐在那个角落里,她才没有发现。

  苏严礼不咸不淡的看着她,那样没有波动的眼神却让她有些不舒服,她就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

  片刻后,她听见了脚步声,知道大概是他走过来了。到她身边时,停留了片刻,声音极淡:"高岭之花?"

  他回过头来看她:"别人觉得是,你也觉得是?"

  苏严征原本姿态放松,却突然皱起眉。

  傅清也觉得自己有些僵硬,她不知道他这是不是在提醒她,他俩亲也亲了,抱也抱了,就连更过分的也做过了。

  他不喜欢她,但是在某些方面,他对她来说并不是高不可攀的,他甚至愿意给她搭把梯子,让她采撷他。

  好在他很快又道:"你能有这个觉悟最好。"

  苏严征放松下来,原来是警告,前一秒他还以为有情况呢。

  苏严礼不再看傅清也,朝苏严征道:"既然傅小姐已经说明了情况,视频就删了吧。"

  "我又没带在身上。"

  傅清也没想到苏严礼会开口帮自己说话,毕竟上次他都没有帮自己。她这会儿识趣道:"你既然答应了,我就相信你会删。"

  就算苏严征耍赖,可她觉得苏严礼应该不会,他用这种语气说出来的话,一般都是有几分可信度的。

  办完了事,她就没有留下去的必要了。

  傅清也走的时候,苏严礼也跟着站了起来,"我送你下去。"

  苏严征知道自己这个弟弟总是会把表面做得很好,也就没有多想。

  傅清也脸色有点白,但她也不好开口说什么,跟着苏严礼一起下了楼。

  路过门口看见单媛媛时,后者轻声喊了句"阿礼",但男人并没有停下,似乎是没有听见。

  傅清也硬着头皮跟他一块走进了电梯。

  苏严礼道:"真的打算跟文晟在一起了?"

  傅清也没吭声。

  "他那张脸,确实能够讨不少女人的欢心。"苏严礼客观分析道,"你既然是个颜控,选择他也在情理之中。"

  他这说的她真肤浅似的。

  傅清也转念一想,自己也的确是,当初愿意跟苏严征在网上暧昧,就是因为他长得特别好,那会儿他很阳光,远没有现在这么恶劣。

  可看上苏严礼,不完全是。

  他的声音,很像一个人。一个让她自责和愧疚到现在的人。

  傅清也垂眸道:"苏总,我追求你,倒是没有那么肤浅。"

  他侧目看了她一眼。

  "我曾经被绑架过,这件事所有人都知道。后来我毫发无损的回来。所有人都以为是那个绑匪没有伤害我。"她犹豫了片刻,说,"其实不是,是有人替了我。那个人,他替我断了一个手指。我看上你的那天,不知道为什么,觉得你说话的声音,像极了他。"

  ……

  十几岁的少女,大概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

  那些人凶神恶煞道:"弄点伤,拍个视频过去,害怕她老子不给钱?"

  少女怕得掉眼泪,绝望的求饶:"你们放过我吧,我爸爸很有钱,只要放过我他会给你很多很多钱。"

  没有人理会她,那些人的撕扯让她绝望。

  然后她听见旁边的少年开了口:"别动我妹妹。"

  少女怔住了,她不认识他,他那会儿似乎在她身后,被一起带了上来。

  傅家的儿子,当然比女儿值钱。

  傅清也眼睛被蒙着,什么都看不见,唯一听见的是刀起刀落,以及少年的闷哼。

  可是她听到了手指,猜到了是什么。

  那群人忙着去威胁人了。

  她却大哭,心力交瘁,歇斯底里。

  可是她很快感受到了有只手摸了摸她的侧脸,小声安慰她:"别哭了。"

  "我害怕。"

  "你爸爸很快就来了,不怕。"他弯下腰来把侧脸靠在她肩膀上,轻轻的,怕压疼了他,他恳求问,"傅同学,我可以叫你小也吗?"

  "可以……他们对你做什么了?"

  "没什么,我愿意的。"他柔着声音,虔诚的说,"小也,我还想跟你说一句话。"

  "嗯?"

  他的声音更轻了,似乎还带了笑:"我喜欢你。"

  ……

  记忆回转,傅清也鼻子酸的厉害。

  她很遗憾,因为后来她并没有找到这个人,也没有家长上门问她要补偿。傅家打听遍了整个城市,也没有半点消息,那个少年就像是消失了一样。

  苏严礼像是一个冷血的人,听她说完这一段,半点反应都没有。

  傅清也却又开始忍不住的流眼泪了。

  苏严礼淡淡道:"他既然是自愿的,你没必要难过,或许他早就不把这当回事了。"

  "我想见见他。"傅清也说,"头一次在宴会上见你,你安慰一个小姑娘叫她别哭了,我那时候心跳得特别厉害。苏总,我虽然看脸,但真不是完全看脸。"

  苏严礼不知道是不是觉得她矫情,没有再说话。

  他带着傅清也一起到了停车场,只是在她伸手去拉车门时,他突然从身后贴上来,亲了亲她的耳朵:"你喜欢他?"

  "嗯?"

  "那个少年。"

  傅清也突然失了声。喜欢么,或许是愧疚居多。

  苏严礼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平静的放开她,淡道:"你真正喜欢过的,是我哥。"

  他虽然在包间里面,但是对她因为苏严征维护单媛媛而出手的事,却是清楚的。她见不得苏严征对别人好。

  苏严礼心里倒是没有什么过多的想法,早已没有年轻那会儿气盛,喜不喜欢早就看得淡了。

  傅清也稍微避开了他一点,想了一会儿还是道:"今天谢谢你,还要麻烦你帮我看看苏严征有没有删视频。"

  "嗯。"

  苏严礼盯着她看了片刻。还是低头抱着她亲了片刻。

  "这种事避免不了的,你得学会适应。"

  她为什么要适应?

  但在傅清也的闪躲下,他眯着眼睛看了她一会儿,很快就放开了她,头也不回的走了。

  ……

  傅清也本来以为,苏严礼气着了,应该不会再来找自己。

  可没想到,当天晚上他直接来到了她的住处。

  蒋慧凡也在,开门看到苏严礼以后,下意识的将傅清也拦在了身后。

  "你来做什么?"

  苏严礼只瞥了她一眼,就旁若无人的自己拿杯子装了水。坐在了沙发上。

  "来找你谈事情。"他淡淡。

  傅清也抿了下唇,才朝蒋慧凡道:"你先回去吧。"

  "我怎么敢回去,等会儿他又要你怎么办!"蒋慧凡瞪大了眼睛,一个男人手脚有多不行,打架才会用嘴啊。

  苏严礼看看傅清也,道:"谁咬谁?"

  傅清也脸色微变,他跟蒋慧凡根本就不在一个频道上,一个意味深长,她不想懂都难。

  她推推蒋慧凡:"没事,家里我安装监控了,有证据了,他不会再做什么。"

  蒋慧凡也知道苏严礼是一个特别爱名声的人,想了想,也就没有再说什么,指不定是真的有重要的事情要谈。

  "有什么事,给我点电话。"

  傅清也应了声。

  蒋慧凡走后,她才开口问他:"有事么?"

  苏严礼道:"没事就不可以来找你?"

  傅清也看看他,平静的说:"你是想睡我。"

  男人挑了挑眉,突然笑了。

  他每次不太耐烦她的态度,但他明白了她当初追自己的心理了,得不到的永远最叫人惦记。他出差跟别人一块喝了酒,也有几个姑娘往上凑,不过他依旧提不起什么兴趣。

  但今天白天才亲了一下,晚上就睡不着了,所以才找上门。

  再不耐烦又如何?不耐烦都是瞬间的事,冷静下来还是惦记。

  "你没有权力对我做什么。"傅清也道。

  怎么会没权力?

  苏严礼身上依旧裹着层斯文模样:"现在不是不想让我哥知道你就是小月牙?就不怕我告诉他?"

  傅清也瞪大了眼睛。

  "开个玩笑而已。"苏严礼道,"你不愿意,我不会说。我承认我想对你做那种事,但也会用合法的方式。所以傅小姐,我打算追求你。"

  谈场恋爱,如了自己的愿,苏严礼并不觉得吃亏,他做生意这么多年。当然知道循序渐进和温水煮青蛙的重要。舍不得付出点诚意,当然什么都得不到。他一开始就该直接用恋爱的方式来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的。

  而且恋爱,也不代表要走入婚姻殿堂,恋爱分手大有人在,大不了真到找到了合适的姑娘,再开口提分手的事。

  傅清也道:"我不想跟你有牵扯。"

  "你可以拒绝,但我也有追求的权力不是吗?"苏严礼道。

  傅清也觉得这都是什么事,当初自己那么主动他看不上眼,现在反而倒过来追求她?

  她觉得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但苏严礼似乎没有在开玩笑,他这一晚睡在了她的客厅,甚至第二天离开时。还主动给她报备了行程。

  她不回复,他也不在意。

  一如既往。

  苏严礼这人,向来最有耐心,为了吃块肉,他不介意多花点时间。

  ……

  经过那天的事,苏严征也被开起了玩笑。气得他发誓道:"这个世界上的女人就算全部都消失了,我也不会看上傅清也那女人的。"

  文晟跟傅清也,也偶尔传出点消息,两个人被偶遇到的时候都很开心。

  反倒是苏严礼跟傅清也的事,被提起的少了。

  苏晋觉得自己介绍文晟给傅清也认识,还真算是做对了件事。

  尽管文晟那个小子也不算是个安分的人,但好歹他挺会对女人好啊。

  傅清也跟着文晟,那就是享受公主般的待遇了,跟苏家那两个男人一对比,简直就是贴心小棉袄。让本来对男人已经生不出什么恋爱欲望的傅清也,又感受到了春天的气息。

  主要是心情的放松,让她连晚上都不太做噩梦了。

  但都在一个城市,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无意中见面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这不,傅清也跟着文晟出门的时候,就见到了苏严征。

  苏严征看不惯傅清也,但文晟愿意接手这个烂摊子。他高兴啊,于是上来蛮热心的打了个招呼:"回国来都没有打过照面,改天聚一聚。"

  虽然跟文晟说了话,但对傅清也是半点没理会。

  傅清也更不想跟他说话,前几天本来想加他好友问他视频删了没有,结果他根本就没有通过好友申请,没有通过也就算了,反而还给她回了句"你也配加我好友?"

  傅清也后来只好去问了苏严礼,一向冷淡的苏严礼反而回复得很及时:"放心,删了。"

  苏严征看见傅清心里冷笑,又拿她跟优秀人家的姑娘做对比:"最近见了曲家那女儿曲如岁。才知道什么叫大家闺秀。"

  曲小姐哪个不认识,不仅美貌传的广,而且平行端正,学历高,人又上进,小小年纪就经营家里的一家分公司了,并且经营得风生水起。

  跟傅清也这个花瓶一对比,瞬间高下立判。

  文晟挑着眼尾笑:"好在我这人就比较喜欢花瓶,那种真正好姑娘放我身边,我处不来的,喜欢一个人嘛,管她会不会多少东西,喜欢最重要了。"

  苏严征巴不得文晟对傅清也满意呢,两个人白头偕老那才叫好啊。

  简简单单两句话,说得傅清也心情瞬间就好了不少,这一刻如果给文晟打分,满分一百分,她能打到一百二。

  但贴心的文晟,也不是时时刻刻都有时间陪着自己的。

  陪伴傅清也时间最多的,还是她们家小蒋。以及,最近给她发消息发得特别多的苏严礼,他的最近一条消息。是出差回来了。

  当天傅清也就收到了一个快递,是苏严礼从国外给她买的礼物,从价格判断,至少七位数。

  她把礼物退了回去,苏严礼也不气恼,反而问她要不要一起吃饭。

  "你不是有单媛媛吗?"

  "我们没关系。"

  傅清也从来没有觉得这么烦过,这都是什么事啊,这男人就这么惦记自己的身子吗。

  她太怕那种事情了,就更加不可能理会苏严礼了。

  傅清也索性就给她的消息开了免打扰,时间一久,他还得不到答案。肯定就放弃了。她是过来人,有经验。

  傅清也把苏严礼丢在了脑后,自己愉快的跟蒋慧凡出门玩耍了,今天据说有场大聚会。

  但不知道苏严礼是不是在蹲她,她出门没多久,就跟他撞上了。

  蒋慧凡看了看盯着傅清也看了很久的苏严礼,有些奇怪的说:"他为什么总是看着你?"

  "……"傅清也头疼的说,"他想追求我。"

  "倒是也不必做这样的梦,文晟也不错吧。"

  傅清也就不说话了,她就知道这种话说出来也没有人信,连她自己都在怀疑是不是自己当时听错了。

  "你看看你,追他没追到,反而让你那大片大片的桃花都不旺了,以前追求你的人有多少啊。"

  傅清也最近的桃花的确是少了,少得可怜。

  但这不是好事么,她就犯不着花大笔的时间去想要怎么解决。

  傅清也顶着苏严礼的视线进了大厅,后者只是微微朝她点了点头。苏严礼并不想让蒋慧凡知道他在追求傅清也的事,这种短暂的恋爱意图在闺蜜眼里绝对不靠谱,他成功的可能性绝对会减少一半。

  他有的是机会找傅清也。

  苏严礼收回视线,不咸不淡的陪身边的男人寒暄。

  ……

  今天大概是今天所有聚会以来,最热闹的一次。

  因为曲如岁来了。

  傅清也才晓得什么叫做真正的众星捧月,而自己跟她一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连她自己都觉得这女人太美了,更何况男人呢。

  只有蒋慧凡闺蜜眼里出西施,一口咬定道:"清也,你比她好看不知道多少倍。"

  傅清也敷衍的回道:"你也是。"

  蒋慧凡略显羞涩道:"谢谢。"

  傅清也:"……"

  她知道曲家生意做的大,自己代表傅家人,那礼仪也是得到位的,主动上前打了招呼。

  曲如岁有些疏离的带着笑说了句:"你好。"

  只是眼神,对她打量了一遍。

  傅清也也是在很后面,才明白她这一眼的意思。

  "曲小姐。"

  傅清也身子微微僵了一下,她才知道苏严礼在她身后。

  "苏总好。"曲如岁礼貌的打了招呼,虽然知道这是自己以后的相亲对象,可现在还不是,那就得以朋友的身份对待。

  苏严礼也是顾忌两个人之后或许还有点什么,加了一句:"玩得开心。"

  曲如岁微微笑。

  傅清也早就拔腿跑到一边跟文晟说笑去了。

  苏严礼偏过头看见两个人凑在一起的模样,微微皱了皱眉。

  过了片刻,他抬脚走了过去。

  文晟道:"出差回来了?"

  "嗯。"苏严礼不动声色的看了傅清也一眼,回头看着文晟,说,"听说你回公司上班了?"

  "可不是,家里老头子抓得紧。"

  a市有个对待工作认真的苏严礼,无数人家恨铁不成钢呐,巴不得自家继承人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公司里过。

  苏严礼沉思片刻:"看样子我能跟你谈笔生意。"

  "那感情好啊。"文晟说。"正愁找不到合作方呢,还要麻烦你想办法帮我引荐引荐。"

  两个人在谈工作,傅清也就不太方便插嘴了。

  迟来的苏严征看到苏严礼和文晟两人,也走了过来:"在聊什么呢?"

  "工作。"

  傅清也看见这个瘟神,实在待不下去了,起身去了洗手间。

  苏严征若有所思的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抬脚跟了上去。

  于是傅清也在洗手台那,看见了倚靠在墙边的苏严征。

  她不想理会的,但是在出去的时候,他拦住了她的去路。

  苏严征的语气吊儿郎当极了,"傅小姐怕不是忘了。还欠我一巴掌的事情吧?"

  "难不成你还想打回来?"傅清也脸色不太好看。

  "打女人我倒是不会做。"苏严征上下打量了她两眼,"不过为了让你别碍着我的眼,我得让你不能继续在这里待着。"

  "你想做什么?"傅清也在他身上吃过视频的亏,有些警惕的往后退了一步,她自己也不想在这儿玩,主动道,"你不想看见我,那我走。"

  苏严征让开路让她出去了,又指了指曲如岁:"那才叫美女好吗?你这叫荡-妇。"

  狗男人大傻x。

  傅清也冷着脸从他身边走开了。

  她本来想叫蒋慧凡一起走,但小蒋遇到老同学了,玩得开心。她想了想,自己一个人出了门。

  ……

  到聚餐开始,蒋慧凡才发现傅清也不在了。

  她也不好走开,只在手机上问她去哪了。

  傅清也叫她好好玩,说自己有事先走了。

  但蒋慧凡没法好好玩,这桌子上的人总有人夸曲如岁干净,还有人明里暗里拿她跟傅清也做对比。

  起先她还能忍,但后面喝多了,护短的她忍不住发作了,猛地一拍桌子:"我们家清也也很干净的好吗,当初她男网友可是叫她小月牙的,这个名字还不干净?"

  然后她听见筷子掉在地上的声音。

  蒋慧凡醉醺醺的偏过头去看。

  发现掉了筷子的人,是苏严征。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