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28章 阿礼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蒋慧凡顿了顿,只觉得苏严征的脸色跟刚才对比,似乎白了不少。

  她有些奇怪的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不懂掉了根筷子,有什么值得变脸的。

  "麻烦帮忙换双筷子。"还是苏严礼开口叫了服务员。

  不知道为什么,蒋慧凡也从他的声音里听出了点不对劲,有点冷,还有几分已经收敛过的不悦。

  这两位都不怎么喜欢傅清也,大概是她这么替傅清也抱不平,惹得他们不快了。

  其实蒋慧凡也觉得自己今天稍微莽撞了些,人家只是做了点评跟对比,也没有指着自家闺蜜的名声诋毁,她就这么沉不住气,反倒会让人觉得傅清也接受不了别人说她不好似的。

  曲如岁眼尾扫过来看了她两眼,不易察觉的略显讽刺的抬了下嘴角。

  "蒋小姐,大家都在吃饭,别站着了。"她笑着委婉点出。

  但蒋慧凡听懂她的意思了,翻译成直白点的话来说,就是别影响到其他人的心情。

  她直接这女人是个狠角色,一面嘲讽了她,一面还替别人考虑得周到,偏偏她还在笑。让那嘲讽看上去似乎又不是嘲讽。单媛媛那种低段位的,可能跟她没法比。

  "喝多了,不好意思,大家继续。"这可不是个争辩的好时候,蒋慧凡只好坐下来。

  气氛该热闹的热闹,只有苏严征拿到新筷子的时候,还是有些怔愣,就坐在位置上,也不开口聊天,也不吃东西,好像魂都已经不在了。

  苏严礼不动声色的将他的动作收进眼底,手指不断摩挲着手上杯子的杯壁,情绪不明。

  ……

  蒋慧凡扫了兴,不少人都在灌她。

  酒量再好,半个小时以后也喝傻了。

  "不喝了不喝了,得回了。"蒋慧凡想回去跟傅清也吐槽曲如岁了。

  苏严礼想到了傅清也,他知道她有多看中这个朋友,讨好一个女人,很多时候就得连她的朋友也顾上。他正打算开口说要送人,文晟就率先开口道:"我送吧。"

  原本那个丢了魂的男人在这时却猛地从位置上站了起来:"我送吧,我来送,今天这聚会是我叫举办的,你是客人,好好玩。我这个请客的负责大家就好了。"

  文晟沉思了片刻,没有拒绝:"也成。不过她这副样子回了蒋家可能得挨训,你送她回清也那就行。"

  苏严征的眼睛都亮了:"明白,你把地址发我呗。"

  苏严礼顿了顿,不咸不淡的看了看他:"你喝了酒。"

  "我今天可是只喝了汽水。"苏严征道。

  苏严礼还想说点什么,曲如岁便浅笑着开口道:"苏总,咱们喝一个。"

  "嗯。"他没有拒绝。

  两家长辈接触过,他们对彼此跟自己以后可能的发展心知肚明,总会更加好说话许多。

  蒋慧凡便被苏严征带着出去了,她虽然醉了。但也没有醉到失去理智。在苏严征把她扶上副驾驶座时,她不太理解的开口:"苏副总送我做什么?"

  苏严征如今在苏氏任了副总,又为了把他跟苏严礼区分开,几天前开始有人喊他苏副总。

  蒋慧凡还记得就在刚才不久,他连招呼都不带跟她打的。

  苏严征讪讪道:"大家都是朋友。"

  确定?

  蒋慧凡沉默了。

  苏严征的手心里全是汗,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看见了车上的矿泉水,找来了个话题:"蒋小姐,喝水吗?"

  "我知道你不太瞧得上清也,但我跟她是好朋友。所以苏副总没必要对我这么客气的。"蒋慧凡把话题挑明了,她可是不可能被策反的。

  苏严征连忙道:"应该的应该的。"

  他见蒋慧凡不想搭理自己,连忙闭嘴了。等到送她到了傅清也楼下,本来他倒是想一起上去坐一坐,可想起自己那些神经病的话,以及那么嚣张的态度,就不太敢了。

  苏严征想死,特别想死,恨不得给自己来一刀。

  蒋慧凡看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半天没点动静。她倒是不在意他发不发呆,但他得放自己下去啊。

  "苏副总,麻烦你开下车门。"

  "哦,好。"男人犹豫了片刻。还是决定送她上去,能看一眼傅清也也是好的。

  傅清也看到苏严征的时候,愣了一会儿,没跟他说话,只把蒋慧凡扶到了沙发上坐着。

  等她伺候完喝醉的那位,再抬头时,却看见男人还站在外头,竟然还没有走。

  傅清也跟他对视了一眼,本来想继续不搭理的,可苏严征却开口了:"我能进来坐会儿吗?"

  这是讽刺她讽刺上瘾了,现在还想讽刺到她家里来吗?

  这未免也太欺人太甚。

  傅清也给他的回答是,冷酷的关上了家门。

  苏严征看着面前紧紧关着的大门,只觉得头疼得更加厉害了。

  ……

  曲如岁在酒桌上也是个老手,但今天喝得比她谈生意的时候还要多得多。

  好在最后苏严礼上来替她挡了不少。

  再然后,他送她回去,当然,司机开的车。

  临近夏天,其实连外头的风也是热的,车窗透进来的风把她吹得更加清醒了。她看着身边闭着眼睛休息的男人,用眼神临摹他的五官,不由感慨长相实在是生的标致。

  难怪傅清也追了那么久。

  但这以后是自己的男人。

  是她曲如岁的男人。

  想到这里,曲如岁不仅弯了弯嘴角,她看他看得认真,男人睁开眼睛时,正好看见她的笑容,微微顿了一下。

  曲如岁是个美人,还绝对能做个贤内助。

  绝大部分人都希望找一个这样的另一半,但其中很多率先因为曲家这道门槛而望而却步。

  "傅小姐的五官那是真的没得挑,你怎么就看不上?"她像是在调侃自己男人外头的追求者,同样也是在质问,想他在傅清也的事情上做出一个让她满意的解释。

  "找另一半,不能只看脸。"他客观分析。

  "你这就是承认她长得确实好看咯?"

  "比不过你。"光是五官,按照他的审美,也没觉得傅清也有多出众。

  曲如岁莞尔:"你这是在讨好我么?"

  没等他回答,又道:"我在半年之内,还没有考虑婚姻的准备。所以我希望我们两家有意图撮合我们的事情,你能先做好保密工作。"

  苏严礼道:"听你的。"

  "你指的是现在听我的,还是以后所有事情都听我的?"曲如岁当然也会调-情。

  苏严礼道:"我自然会是一个对自己妻子很好的男人。"

  妻子。

  曲如岁笑但笑不语,只在下车时问他:"苏总,你是不是忘了问我要个微信?"

  苏严礼道:"当然。"

  "记得要把我微信置顶。"曲如岁言笑晏晏。

  ……

  傅清也在半夜,被接二连三的微信好友申请折腾得睡不着。

  全是苏严征的。

  最新一条申请,还极其客气,申请好友时的附加留言是:我知道我犯错了,能给我一个赔礼道歉的机会么?

  这让她毛骨悚然。

  前几天她想问他视频的事情。加了无数遍他的微信,结果都被他秒拒了。可他现在这又是什么意思?

  傅清也还没来得及琢磨透,就被苏严礼的消息给怔住了。

  ?过来开门。?

  傅清也的次卧里这会儿还住了一个蒋慧凡,她可不想发生什么不明不白的事。

  而且,听见他一来,她就有些怕。

  她用蒋慧凡当做借口:?小蒋在。?

  ?蒋慧凡今天在聚会上说了你是小月牙的事,不想聊聊??

  可就算她是小月牙又怎么样?苏严征以前不是打电话过来告诉她,别再联系他了么?

  傅清也再想想苏严征今天的表现,开始怀疑起自己,难不成当时那通电话,是苏严征口是心非?

  迟疑了片刻,她还是去给苏严礼开了门。

  男人直接进了她的主卧,自从他在她的房间里差点要了她以后,他似乎就对这间房间熟悉得不得了。

  不该这样的。

  傅清也皱了皱眉。

  "难不成你想在客厅里谈?还是你想让蒋慧凡知道你半夜私会我?"他没什么情绪的说。

  傅清也心道哪里来的私会,如果不是为了问清楚苏严征的事,她才不会放他进来呢。

  她一边想着,一边进了房间。

  苏严礼在她关上门的一刻,把她抵在了墙上,细密亲吻。

  傅清也受不了他咬耳朵,推了推他,因为隔壁有蒋慧凡,又不敢太用力,结果他当然纹丝不动。

  "苏严征知道了我是小月牙,然后呢?"她偏开头,"所以他这是想重新追求我么?"

  苏严礼放开了她,仔细的打量着她,眼神有些复杂。

  "说话呀。"

  男人的声音多了几分漫不经心和阴冷:"他就在你楼下,既然你这么想知道答案,不如下去问问他?"

  傅清也惊呆了:"他就在楼下?"

  她急忙去窗户旁边看,但有大树挡着,什么也看不见。

  "现在都几点了,他在楼下待着做什么?"傅清也有些焦急,她好怕他拿个大喇叭出来喊她名字,那副画面她光是想想就觉得丢人。

  "心疼了?"

  傅清也听了,下意识回头,只见男人靠在墙上,正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没有。"

  "心疼就心疼了,没什么不好承认的。"

  傅清也知道苏严礼喝了酒,但是没想到他喝了酒,这么有攻击性,说话甚至有些强词夺理。

  她突然有些怕,总觉得在他平静外表的包裹下,里头其实是乌云密布的。而他在这种情况下,很有可能会干出上次那种荒唐事。

  苏严礼看着她闪躲的眼神,微微一愣,不易察觉的皱起眉,"我已经在吃控制躁郁的药了,不会再发生上次那样的事。"

  傅清也松了口气,"我能否认我是跟他认识的那个小月牙吗?"

  "能。"他放松了点,又跟上来从身后搂住她,后者轻微的抗拒他并没有放在眼里,甚至只想让他做更多。比如再往前一步,这个角度楼下的那位大概就能看见他的小月牙在干什么。

  可苏严礼不会这么做,他只是想要她的身子,而不是在男人面前耀武扬威。只要他得到她。他不会在意,在他以后其他男人也得到她。

  反正他对她也没有长远打算,不过是享乐而已。

  傅清也在他怀里打了一个哆嗦:"我要怎么做?"

  苏严礼琢磨了一会儿,跟她说了个答案。

  ……

  傅清也很快就睡着了。

  苏严礼跟她睡在一处。她拒绝他,他平静的丢下一句"你想让小蒋知道?",堵住了她的嘴。

  但傅清也醒的快,发现苏严礼睡着以后,就爬起来去了小蒋那,抱着她呼呼大睡,这回是真的睡得沉,睡得香了。

  蒋慧凡一大早就被她给挤醒了。根本没睡够,气呼呼的爬起来:"让给你让给你,我去你主卧。"

  傅清也想到苏严礼,脸色一白。立刻想起来阻止她,但蒋慧凡动作快得很,已经把门打开了。

  傅清也的腿软了一下,但蒋慧凡表情正常,似乎什么都没有看见。她奇怪的跟了上去,然后发现房间里面并没有人。

  苏严礼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

  她怕床上还有他的气息,连忙自己躺上去,赶人:"你回你的次卧。"

  "……"蒋慧凡道。"你这女人莫名其妙。"

  哪里是莫名其妙,是心里有鬼,傅清也闭着眼睛不啃声,心想还好她动作快,这被子上果然是还有苏严礼的味道的。

  ……

  周末是难得两个儿子都在家里头待着的时间。

  苏母瞧着两个儿子,精神状况都一般,似乎都没有睡好。

  的确是。

  两兄弟一个在人家楼下忐忑了一晚,另一个又在人家床上忍了半夜,精神能好就怪了。

  "昨天也见到如岁了,觉得怎么样?"这话是问苏严礼的。

  "还不错。"

  苏母不再开口,吃了饭就出门散步去了。

  反倒是苏严征问了一句:"昨天晚上你去哪里了?"

  他今天早上从傅清也那里离开,本来打算去苏严礼那里将就一晚的,但去了才发现他根本没回去。

  "跟朋友谈生意。"苏严礼淡淡道。

  "谈生意能谈出黑眼圈,谈得这是什么生意呢?"苏严征打趣道。

  "你觉得是什么生意?"他反问。

  苏严征理解般的笑了笑,他弟弟就算在外头养女人了,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毕竟优秀,多少女人前仆后继的。

  "你还记不记得我的小月牙?"

  苏严礼喝粥的动作顿了一会儿,才随口应了一声。

  "我找到她了。"

  苏严礼似乎不太上心:"恭喜。"

  苏严征也就不跟他分享自己的喜悦了,自家弟弟对傅清也没什么好感,到时候指不定会嫌弃她这个嫂子,从背后搞点破坏,那可就不太好了。

  但他更愁。

  他前面的行为简直愚不可及,恶劣上天了。

  挨挨骂倒是无所谓,他虽然很怕她骂自己,但更怕她不理自己。

  苏严征自然知道自己应该补偿的,想了想,最近不是有一笔大生意在找合作方么。

  他轻轻咳了咳:"新建那个小区的装修项目交给傅家怎么样?上次我回绝了傅家一次合作,总要给点补偿。"

  苏严礼看了他半天,没什么表情道:"不是说一个傅家没什么得罪不起的么?"

  "我当时想得太简单,还是得罪不起的。"

  有傅清也在,哪得罪得起呢?

  "这笔生意我谈给了曲家,合同已经签了。"苏严礼的声音有点冷。显然并不想讨论这个问题。

  苏严征那个气!自家兄弟还跟曲如岁八字没一撇呢,就已经开始帮媳妇了!那不行的,他得赶紧回公司好好上班,也得替自己媳妇张罗张罗项目,他绝对不可能让自家媳妇吃亏的!

  曲如岁的算盘打得真好,尽知道来苏家占便宜。他们家清也单纯,可不是得吃亏!

  苏严征哪里还想得到昨晚,他是怎么评价曲如岁和傅清也的。

  尽管今天是周末,苏严征还是往公司跑了一趟,把最近有哪些可以跟傅家合作的都找了出来。他得抓紧谈了,以免被苏严礼占了先机便宜了曲家!

  不管自家弟弟那边是怎么想的。苏严征这边已经跟他较起劲来。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心里有主的男人也不遑多让,恨不得把整个家都往自己女人那儿搬。

  ……

  傅国山最近也感受到了苏家的冷淡,甚至感觉苏严礼这个小辈在有意打压他。

  就是这个月开始,他明显感受到,公司气数比不上以前。

  傅清也回家的时候,就听见自家傅母在抱怨最近万正小区的项目,按照往常,苏家的这些项目都是承包给傅家的,但这次苏严礼嘴上迟迟不同意合作。

  "听说这次曲家也找他谈了许久,阿礼怕不是想跟他们合作吧?"

  严格意义上,曲家和傅家算是竞争关系,一个盛,另一个肯定衰。

  傅国山冷冷的哼了一声:"他这是开始有意告诉外头,苏家在疏远我们家呢。"

  傅清也听了,没有做声。

  苏严礼最近在追她,如果真的是有心的,肯定是不会为难傅家的。显而易见,苏严礼对她另有所图,图的也很简单,她都明白。

  他一如既往在给她报备自己的行程,像一个真的追求者那样。也算是体贴入微。

  但苏严礼越是这样,傅清也觉得越烦,她也不是忍得住事情的性格,傅国山那段对话她印象深刻得不得了。

  于是傅清也给他打了电话,苏严礼那边似乎在公司,有些嘈杂,她反而又有点不好意思开口了。

  "怎么了?"他那边率先开了口。

  "能见个面么,我想跟你谈谈。"

  "可以。"苏严礼说,"去我家?"

  "来我这里就成了。"傅清也还是觉得自家地盘保险一点。

  苏严礼晚上下了班,就直接开车去了傅清也那。路上曲如岁发了条消息问他在干什么,他简单回了句陪客户吃饭。

  "什么客户?"

  "普通客户。"

  他跟曲如岁。还有半年考察期,在这之前,他们都是单身状态,他不会给对方透露太多自己的消息。

  曲如岁也理解,这半年时间,她不会管他,这个圈子里的男人结婚之前,不都有一段疯狂的岁月。苏严礼虽然君子,但她并不觉得他现在外头没人,只是普通女人,不值得挂齿。

  她只留了一句"好好玩。"

  苏严礼收了手机,到傅清也那儿时,她已经提前点好了一桌子外卖。

  他有些嫌弃的看了一眼,却只淡淡道:"就给我吃外卖?"

  傅清也说:"不然还给你吃什么?"

  苏严礼跟傅清也相处的时间也不算短了,很明显听出她这是不太高兴了,男人蹙眉道:"我得罪你了?"

  傅清也倒也不敢在苏严礼面前耍脾气,她依旧不觉得他会惯着自己,平静的说:"我都听说了,最近万正那个小区你不想跟我们家合作了,你是打算从现在开始,慢慢断了和傅家的联系吗?"

  他的确有这个打算,只有关系不好了。以后出了问题,才不会心安理得来寻求帮助。

  苏严礼的眼底带了几分波澜。傅清也为什么会听到这些?还是说这是傅国山故意在她面前说的?表面上他跟苏严征谁都跟傅清也没有关系,傅国山如果是故意当着傅清也的面这么说的,会不会是猜到了他跟傅清也私底下那些事?

  傅清也问完话,就乖乖坐在位置上什么都不问了,她安静的吃着饭,似乎是在等他的答案。

  苏严礼对傅清也这块肉惦记的很,他甚至不惜用"女朋友"的身份来当诱饵,并且他对她的耐心程度已经超过了自己想象,这种报备行程的事,他从来没有跟任何人做过。

  就连自家母亲。也不可能时时刻刻知道他的动向。

  可是到了这一步还不算,难不成还要用公司出来钓这块肉上钩?

  苏严礼爱了一回美色,但他没有爱到连公司的未来都可以付出,定好的目标该是怎么样,就该是怎么样的,全公司上下那么多骨干定下来的公司规划,怎么可能说改变就改变?

  这顿饭他没有吃,但他同样没有把话说绝,留了几分余地:"我今天还有事,主要是为了过来看你一眼,公司上的事也不是全部由我一个人负责的,到时候我们再谈好吗?"

  苏严礼没等傅清也开口回答,就转身走了。

  傅清也则是顿了好一会儿,她没有想到这种问题居然有那么可怕,居然让他避如蛇蝎。

  但也正如苏严礼说的那样,工作上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她本来就知道他只是垂涎她的身体,也算不上很难过。

  不过要说不舒服,那确实有一些,一丁点。

  人的情绪很丰富的,发生波动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往后几天,苏严礼偶尔还是跟平常一样,发自己的行程给她。傅清也也跟往常一样没有回。

  只是除了不回,连电话都不怎么接了。

  苏严礼起初几次倒是没想到她是故意不接电话,等到回过味来,脸色差了几个度。

  苏晋也算是在他面前见多识广了,但是脸色差成这样,也是不太多见的。

  傅清也在晚上看到苏严礼时,有点意外。

  男人在她这里抽了根烟,又简单的聊了两句。傅清也嘴里应着,其实有些不耐烦了。

  苏严礼想了想,知道起码嘴上得说的好听点。男人是视觉动物,可是女人却是听觉动物,他道:"万正那边的事我再考虑考虑吧。"

  傅清也有些惊讶,随即有些不敢相信:"真的?"

  苏严礼把视线偏开了些:"真的。"

  "其实你就算不替傅家考虑,我也没觉得怎么样。"她本来就不对他抱有希望的。

  苏严礼就没有说话了,万正他不会松口,但到时候可以说实在没办法,再换个小项目过来。

  "给我点时间。"苏严礼道。

  等到他前脚走,后脚苏严征就来了。

  傅清也看到他,语气就没有对苏严礼那么客气了,还是那句话,女人是听觉动物,女人在怼自己的方面更加记仇。苏严礼可是没有开口骂过她荡妇什么的。

  "你来干什么?"

  苏严征听着这凶巴巴的语气,也不太敢贸然进去,站在门口用商量的语气道:"小月牙,大门口还有别人路过,你让我进来你再好好骂,成吗?"

  "……"傅清也瞪他。

  "那我就先进来来了。"苏严征关上门,脱了鞋,跪下去,诚恳的道:"我犯了比一般男人还要严重的错误,居然帮一个外人欺负你。只要你能原谅我,我干什么都可以。"

  傅清也说:"你先站起来行不行?"

  "我犯了错。"

  傅清也道:"站起来。"

  苏严征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听话,但他并没有觉得自己的惩罚够了,就算傅清也不让他跪,他也是要回去自己找键盘的。

  "对了,这些都是公司最近有的一些项目,你回去跟叔叔商量商量,有哪些你想合作的,我一定给你拿下来。"苏严征说着,摆出一叠文件,他都已经提前分门别类好了。

  尽管他一开始极力支持跟傅家撇清关系,但岳父家就不一样了。得供着。

  苏严征还想说点什么,只是看到桌面上的那只手表时,脸色却变了变。

  "阿礼刚刚来过了?"

  傅清也追过苏严礼没错,但苏严礼上门,什么意思?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