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29章 多看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傅清也顺着苏严征的视线看去,才发现桌子上留着一只腕表,这款价值不菲,还是限量,苏严征既然能认出来,说明他是已经确定的。

  "来过了。"她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

  "他是不是来找你麻烦了?"苏严征却警惕得不行,自家弟弟对傅清也没好感,表面上斯斯文文的,内里坏得很,再想起上次那段视频,后来苏严礼也是看过了,他光是想一想,肠子就都要悔青了。

  她那副娇滴滴的模样全给他看了去!

  他的小月牙被一个不相干的男人给看光了,关键他那会儿还是他自己大方的给苏严礼看。

  苏严征咬咬牙,道:"你告诉我他因为什么事情找你,他要是警告你什么,我去给你讨回公道。"

  傅清也可不敢在背后说苏严礼的坏话,对苏严征的态度也有些不耐烦了,既然现在这样,那当初为什么还要打电话叫她以后再不联系?

  苏严征最近的所作所为让她也没有什么好感,说话的语气也不太好:"苏副总,我不是你的小月牙。你认错人了。"

  "我都知道错了,真的知道错了,你别假装不认识我。"苏严征作势又要跪下去。

  "地上凉。"傅清也有些无奈了,男人这种生物的脑回路太奇怪了。

  苏严征有点感动,越发觉得愧疚:"小月牙,我这么差的男人,你用不着心疼我的。"

  "……"傅清也道,"我不知道你误会了什么,我根本不是小月牙。"

  "那你怎么知道我叫苏喆?"

  "是你弟弟告诉我的,他一开始为了叫我别骚扰他,说他有一个哥哥同样优秀,叫我来骚扰你。小月牙的事也是他告诉我的。"傅清也道,"刚才他过来,就是来告诉我,小蒋喝酒说错话,害你误会我是小月牙了,要我抽个时间跟你解释清楚。"

  苏严征眯起眼睛,对她的话半信半疑。

  其实傅清也跟小月牙不像的地方也有很多,比如小月牙很单纯,可傅清也这张脸看着就不太安分,都说相由心生,她显然不是个乖乖女。

  再有,小月牙说过不会喝酒,但他听说傅清也一次能干掉一箱啤酒。

  "我本来也想过以小月牙的身份来接近你的,不过自从跟你见了面,对你没什么好感,就放弃了这个念头。如果你非要觉得我是,那你就当我是吧,多个男人对我好,我也不吃亏。"

  本来苏严征倒是还有些迟疑,傅清也最后这一句加深了他的怀疑,他也就从地上站起来,疏离了不少。走时带上了苏严礼的手表。

  傅清也却并没有放松多少,现在苏严征还只是半信半疑,具体还要等苏严礼那边发挥。

  ……

  苏严礼看了看被苏严征丢在自己面前的手表,没有说话。

  "你跟傅清也说了小月牙的事了?"

  "嗯,提过那么两句。"

  "你一开始想过利用我摆脱她?"苏严征的语气到这儿就不好了,苏严礼这未免也太不仗义,他在思考怎么摆脱傅清也的时候,可是也会为他考虑的。

  "我拒绝向来不够彻底,这种事情倒不如交给你来做。难不成你还分辨不出来真假小月牙?"

  辨别得出来真假才有鬼了,他都没有跟小月牙见过面,怎么辨别?

  可苏严礼这一套激将倒是激在点子上了,他的话就相当于在问:不是很在意你老婆吗,你连自己老婆都认不出来?

  "我当然认得出来。"苏严征冷道。

  苏严礼道:"傅清也如果是,那都在一个城市里,她以前为什么不提要求跟你见面?她那副长相,应该巴不得出来跟你面基吧?"

  这句话算是说到点子上了,苏严征清醒过来,是了,傅清也跟他又不是相隔十万八千里,当初那么好,要真是她,没理由不见面啊。

  苏严礼看了看他:"我也就是随意分析。信不信还是要由你自己定夺。"

  他说完话,便抬脚上了楼。留下苏严征黯然神伤,感慨自己这又空欢喜一场。

  ……

  苏严礼并没有立刻告诉傅清也他这边的情况,时间越短,总会让人觉得办事不够卖力,反之,人家才会觉得麻烦了你,欠了你一笔大人情。

  傅清也的消息已经连连发进来问了几遍,他颇有耐心,视而不见。

  与此同时,曲如岁约他共进晚餐。

  于公于私,他都没有拒绝的理由,哪怕已经过了晚餐时间点。

  曲如岁在穿搭上一贯讲究,苏严礼也不吝啬称赞:"很美。"

  是真的美。

  同样的着装,放在傅清也身上,却只能用媚,以往她爱挑逗、爱撩拨,倒是有番风味。最近寡淡了起来,穿这一套就会显得缺乏端庄,小家子气了一点。

  不过性格寡淡归寡淡了,身段却是一如既往。在苏严征的那段视频里,那副样子他恨不得将她就地正法。

  "美有什么用,现在不是什么都不能做?"曲如岁纤细的美腿勾了勾他的脚踝。

  苏严礼挑了挑眉,扫了一眼,没说话。

  他明白她的意思。

  她在说,这半年,她们是以普通朋友身份相处。

  "美怎么没用?"苏严礼道,"这不能勾的不少男人心神不宁?"

  "包括你么?"她笑得明媚性感。

  苏严礼反问道:"你觉得呢?"

  你觉得呢?

  曲如岁笑意更加明显了一点,反而不说话了,欲拒还迎点到为止,她喝了口高脚杯里的红酒,美人喝酒也是优雅的。

  苏严礼替她看菜单,然后手机响了,进来几条微信。

  他侧目扫了一眼,依旧是傅清也催促他这边情况的消息。

  苏严礼收回视线:"牛排你喜欢几分熟?"

  "五分。"曲如岁言笑晏晏,"哪位佳人发来的消息?怎么这么冷漠,也不回一个?"

  苏严礼道:"现在我的任务是陪曲小姐吃饭。"

  曲如岁也没有多问微信消息的事,还是那句话,婚前的红颜知己她不会干预的,毕竟现在她和他还算不上真正的男女朋友。

  "听说苏家的合作几乎都是给傅家的,这回万正的项目,确定给我了?"曲如岁道。

  苏严礼有那么一刻想起了傅清也,但跟曲家合作是他已经定好了,这没得跑:"当然。"

  "苏总放心。我们曲家办事也不比傅家差。"

  何况最近他跟自己家兄长曲贺阳走得挺近,显然是有深入合作的打算。

  ……

  苏严礼一顿饭,体贴入微。

  曲如岁跟他道别时,半开玩笑的扫了扫他的胸膛:"苏总,玩归玩,心可给我守好了。"

  顿了顿,又补充,平常温婉的女人释放美色,那都是致命的,她说,"不过,丢了也没有关系,我自然有那个本事让你心里只有我一个。"

  苏严礼眼底含了几分玩味。

  "再见。"曲如岁上了车。

  苏严礼脸色如常,这才翻开了手机微信,傅清也是急坏了,连续给他发了十几条消息。除开很早之前她喊他老公,她几乎没有给他发过这么一大串消息。

  ?暂时差不多了。?

  傅清也不明白这暂时是什么意思,刚要发过去问他,那边的消息却先一步发了进来。

  ?只要你别让他从你身上找到任何熟悉的感觉。?

  傅清也给他发了一句谢谢,本以为交流到这里就结束了,没想到他又发了一句:只是口头上的谢谢?

  她就没有回了,不面对苏严礼的时候,她不会很害怕。

  傅清也觉得自己或许应该去看看医生,自从上次苏严礼做了那件事以后,她就本能的觉得他是强者,自己很多时候就该屈服于她。

  她自己都知道这不正常极了。

  可她面对医生,又有些难以启齿,她对谁都开不了那个口。

  好在只要有蒋慧凡在,傅清也就容易把不快乐的事抛在脑后。

  傅清也觉得自己当年真是傻透了,因为一个单媛媛就跟蒋慧凡闹得老死不相往来。她给单媛媛挡了车祸,蒋慧凡气得脸都歪了,来骂她傻。其实她那时候分明是为了自己。

  她还记得自己那时候说就不要再见面了,蒋慧凡一脸难以置信,还半天后冷笑:"行啊,不见就不见,谁稀罕你啊。"

  可是自己一出事,一被背叛了,她就屁颠屁颠跑回来了。

  傅清也觉得,自己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除了当初为自己断指的少年,就只有蒋慧凡了。

  愧疚了一整晚的傅清也,给蒋慧凡买了个大钻戒。

  "你最近涨生活费了?"

  "我就不能对你好点吗?"

  "行是行,问题是你送个大钻戒,我怎么觉得你对我另有所图呢?"蒋慧凡一脸警惕道。

  "得了吧,我可看不上你。"

  两个人打打闹闹一阵,依旧吃吃喝喝。

  但是当碰到苏严征的时候,双方都有些尴尬。傅清也是怕自己露马脚,而苏严征光是想想自己那天下跪的模样,就觉得没脸见人。

  所以他招呼都没有打,冷着脸很快就走开了。

  蒋慧凡道:"这苏家大少爷怎么奇奇怪怪的,前几天送我回去还贼热情,今天反而又是这一张谁也瞧不上的臭脸了。"

  傅清也想了想,把事情告诉了她。

  蒋慧凡惊讶道:"所以你俩关系匪浅啊,他这人怎么这么现实的,你是他就那么客气。不是连样子都不装了,怎么把自己控制的这么好的?"

  傅清也更想不明白,苏严征给人的感觉就像是,除了小月牙以外,所有的女人都是男人,就跟当男人一样对待就行,不需要半点怜香惜玉的。

  "不过,你觉得苏严礼好一点,还是苏严征好一点?"蒋慧凡道。

  傅清也想也没想就说:"当然是苏严征。"

  起码没有给她留下什么阴影。

  两个人自顾自说这话,没有发现被用来比较的弟弟就站在不远处。

  曲如岁扫了眼苏严礼,笑道:"看来传闻不假。杜小姐在你这边栽了跟头,心就飘到你哥哥身上去了。"

  苏严礼盯着不远处两个姑娘看了半天,面无表情的收回了视线。

  "傅小姐的话让你不高兴了?"曲如岁不动声色的反问道。

  苏严礼扫了她一眼,语气不明:"有什么值得不高兴的?"

  "比如那种自己的所有物,胳膊肘却往外拐的情绪,你难道没有?"

  苏严礼微微一顿,眼底有片刻阴冷。可说话的语气听着却是好奇而平淡的:"我为什么要有?"

  曲如岁打量了他几遍,才笑道:"谁都知道傅小姐当初追你有多么热烈,男人的占有欲又很强,追了你的女人转头又说你比不上其他人,我以为你会不高兴。"

  苏严礼抬了下眼梢:"我要是因为这不高兴了。那你不是也要不高兴了?"

  "当然。"曲如岁大方的承认道,"我说过的,半年以后你这颗心要属于我。"

  苏严礼弯腰靠近了她一些,温润反问:"你们曲家人都这么野心勃勃?"

  曲如岁道:"可我有乖乖让你成为一个妻管严的本事,你信不信?"

  她可不是傅清也那个草包。

  苏严礼慢吞吞的直起身子,没有做出任何评价。他不得不承认,曲如岁确实要比傅清也高明许多。

  他们俩在一家日料店里,又跟傅清也蒋慧凡撞上了,曲如岁笑着道:"傅小姐蒋小姐,不然一起?我请客。"

  傅清也看到跟曲如岁在一块的苏严礼,表情有片刻的奇怪,可很快她想到了上次苏严礼答应自己的,万正的项目他在考虑考虑,一时之间以为他们是来讨论这件事的,眼睛都情不自禁的亮了些。

  苏严礼跟她对视了一眼,就没有什么情绪的移开了视线。

  "那麻烦曲姐姐了。"傅清也就没有拒绝了,因为曲如岁和苏严礼两个人是面对面坐着的,她拉着蒋慧凡过去的时候,考虑小蒋肯定不愿意跟苏严礼坐,于是她自己直接坐在了他旁边的位置。

  因为这个举动,苏严礼多看了她一眼。

  就连曲如岁也看了她一眼,脸上的笑容有片刻浅了下去,但很快挑了挑眉,意味深长的看着苏严礼。

  这个眼神,是宽容大度的女人告诉男人自己看着办的意思。

  蒋慧凡和傅清也两个人大大咧咧惯了,哪里注意得到这种小细节,忙着点菜去了。

  傅清也点菜速度极快,瞥几眼就知道哪些自己要吃,哪些不吃。点完菜,她就偷偷摸摸的看了眼苏严礼,眼神里都充满了感谢。

  可眼神的解读没那么容易,傅清也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朝别人一看,更像是有几分含情脉脉的味道。娇滴滴。

  曲如岁眉心拧了一下。

  苏严礼没给她任何回应,时不时跟曲如岁谈点工作上的事。

  傅清也就赶紧招呼小蒋吃东西。

  想了想,又把几个寿司端给苏严礼,放在了他面前:"这个好吃,口味我喜欢,你尝尝。"

  苏严礼看了眼曲如岁,没动。

  傅清也眼巴巴的看着他,吃饱了,才有力气给自己谈事情啊。

  "你不喜欢吗?"傅清也以前也没有觉得他不喜欢啊,她感觉他不太挑食,只要不是速食食品。她有什么他都吃。

  曲如岁笑道:"傅小姐,我喜欢,可以端过来给我尝尝吗?"

  "可以。"傅清也对待美女都还比较客气,她要是个男人,绝对是怜香惜玉的那一款。

  曲如岁接过寿司的时候,嗔视了苏严礼一眼,她这是替他解围,听说苏严礼拒绝她都拒绝的非常彻底了,没想到傅清也竟然还敢这么凑上来。

  不过好在苏严礼半点没有回应,倒是让她挺开心。同为大小姐,曲如岁自然也经常听得到傅清也的消息,外头把她夸的多美时,她并不放在眼里,再美也不过是个花瓶而已,但凡见过些场面的男人,肯定瞧不上她。

  而傅清也呢,过来吃饭就是为了偷听点情况,半天都没有听见他们聊万正的事,就不太想待下去了,她回去等结果也是一样的。

  等到傅清也跟蒋慧凡走了,曲如岁才道:"苏总果然魅力无边。"

  再这么遮掩,语气里面都有一股子酸味。

  "吃醋?"男人却淡淡反问。

  "我只是好奇。你是怎么做到坐怀不乱的?"曲如岁挺在意这个话题,上次聚会,其实也问过类似的问题。

  坐怀不乱?

  苏严礼可没有,傅清也刚刚瞧他的眼神,以及端寿司讨好他的举动,放在任何一个独处的环境下,都得出事。

  他只是分的清什么叫恋爱,什么叫婚姻,以及恋爱对象以及可能的结婚对象孰轻孰重而已。

  苏严礼断不会因为恋爱对象折了准妻子的面子。

  他跟曲如岁道别,就联系了傅清也。

  "你们万正的事情谈得怎么样了?曲小姐愿意把合作的机会让给我们傅家么?"傅清也一看到他的电话,连忙把这会儿正在做美容的面膜给揭了。

  苏严礼就知道她误会了。可这不如将计就计,他琢磨了一会儿,道:"没谈下来,她并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人,实在抱歉。"

  他都努力过了,傅清也虽然失望,但也不好说什么。

  "我手里还有个项目,要不然你看看?"苏严礼道。

  "是那天苏严征给的那堆项目当中的一个吗?"

  苏严礼脸色微变,显然苏严征在知道她是小月牙以后,拿了很多项目去讨好她。好在现在苏严征不觉得傅清也就是小月牙了,不然在公司上,兄弟俩怕是还会有不少的矛盾。

  傅清也的话苏严礼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又找机会跟傅家谈了个小项目,傅国山当然看出了其中的敷衍,可有总比没有好不是?

  "还是你记着傅叔叔。"

  "应该的。"苏严礼客气道。

  两个人告别,却心怀鬼胎。

  傅国山的助理在他离开时道:"苏总会安这么好的心?"

  自然不会。

  傅国山知道他有所图,只是暂时还没有猜到,他想要的是什么。

  ……

  苏严征那边,比起在各处如鱼得水的苏严礼,就显得颓废了许多。

  小月牙的事,简直让他一蹶不振,他都感受不到活着的乐趣了。

  苏母见他这副颓废样。简直气不打一处来:"你随便抓个人来瞧瞧,这跟当初把公司打理得那么好的是同一个男人么?"

  苏严征更加难受了。

  他当年努力工作,也是想让不联系他的小月牙能够在电视上看见他,知道他有钱还上进,然后乖乖回来找自己。

  他听得不耐烦了,就回了房间。

  看到那个相机,又是一阵烦闷,那是小月牙当初花钱送给他的。

  苏严征起床翻了翻,最近用到这个相机,还是在给傅清也拍视频的时候。现在视频删了,里面就什么都没有了。

  可他还是打开看了看。结果发现里面居然有几张照片。然后他很快想起来,那是那天给傅清也试的时候拍下来的。

  苏严征随手打算关了,但本能却视线却不由自主的往傅清也身上瞄,结果这一看,顿住了。

  本来视频他没注意,但是试角度时他人还没有过去,所以他发现了傅清也没被自己挡住的那只手背上有一颗小痣。

  苏严征看着看着就笑了,很多年前,小月牙给他视频看美甲图片的时候,她手上就有一颗跟她一模一样的痣。

  但他很快就笑不出来了,因为傅清也明明是小月牙,还要骗他不是。

  苏严征觉得有些心酸,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她一走就是那么多年,好不容易跟他见到面了,却不愿意认他。

  他冷静了半晌,既然傅清也不想承认是小月牙的事,那他就陪她演戏。

  至于苏严礼那边,他只有两种猜测。

  第一,他是真的一无所知,所以才叫傅清也来解释。第二,他怕自己恋爱搅和了他对公司的布局。

  苏严征突然觉得,要是有必要,他跟苏严礼还是从现在开始就分家了好,反正兄弟以后又没有老婆亲。

  ……

  因为苏严礼帮着自己尝试去跟傅家协商,他约自己吃饭的时候,她就没有拒绝。

  去的是三叶,依旧是他的地盘,傅清也想了想,好像他们就没怎么在其他环境下单独出现过。

  吃饭归吃饭,面对苏严礼的动手动脚,她哪怕害怕,但心里还是抗拒得很。傅清也想起门口那个保安上次说起单媛媛的态度,以及看自己讽刺的模样,突然就垂下了眼皮:"你真的是在追求我吗?"

  "当然。"苏严礼微微放开了她,喘着气,"这点还需要怀疑吗?"

  他在她身上花了多少时间和耐心,甚至微信上无聊的话题他哪怕不耐烦到极点,也会争取让自己多打几个字。

  "你们男人真的这么喜欢那种事吗?"傅清也偏头问他,"我一点感觉都没有,甚至非常不喜欢。当然我以前幻想过这是很美好的,我也期待,但是从上次以后我不期待了。"

  "你想说什么?"苏严礼道。

  傅清也不敢跟他对视,稍微抱紧了自己一点。才说:"就是,我其实能感觉到,你不喜欢我的。可是为了那种事,你竟然愿意对我好,所以我总想那种事对你的诱-惑力。"

  苏严礼抿着唇看她,哄人大概是男人与生俱来的本事:"我挺喜欢你的,你不要多想。"

  傅清也叹口气,"苏总,我虽然没有怎么谈恋爱,但是以前追我的男人非常非常多。从他们身上,我能感受到小心翼翼跟呵护。那种感觉是我哪怕不喜欢他们,可是我能感觉到善意,都会挺高兴的。

  但是在你身上,我只感受到了侵略性跟目的性。你要是真的喜欢我,不会不得到我的同意做这种事的。"

  她有点紧张,"当然,我拒绝不了你,我挺怕你的,不知道为什么就变得特别怕。你要喜欢这样,我不敢反抗,会妥协的。但是就别用恋爱的名义来做这些了。"

  苏严礼盯着她看:"怕恋爱了影响跟其他男人一块?我哥确实比我不错。"

  傅清也只是没有谈过真正意义上的恋爱。她还是有憧憬的,想把恋爱留在美好的时候。她虽然怕跟苏严礼做那种事,但不可否认他依旧是一个很优秀的男人,他要是真心她也是可以试一试的。

  但她知道,他不是真心的。

  女人或多或少能感觉得出来男人真正的目的。

  苏严礼轻声问道:"你还喜欢我哥?"

  "有多喜欢,有当初那个为你断指的少年喜欢你那么喜欢他么?"苏严礼平静的说,"人家为你断指,你不过只是愧疚。苏严征什么都没有做,你却喜欢了他很久。"

  傅清也愣了愣。

  "你有没有想过,那个少年,或许等了很多年,在等你对他那句喜欢的答复?"苏严礼置身在那个角度分析道,"你什么都没有对他说,说他有没有可能已经不相信爱情了?"

  傅清也突然有点不安,不知道他为什么开口提这个。

  "傅小姐,没必要用喜欢来形容恋爱关系,不是每个人都生的出喜欢这种情绪的。"苏严礼道,"你放心,我以后没有你同意,不会再动手动脚。"

  反正还有半年时间,他不急。

  苏严征在确定了傅清也的身份以后,心情总得来说还不错。

  苏母也不管他,打算出门去跟傅母聚一聚。

  苏严征却开口道:"有空让傅小姐上门来玩呗。"

  旁边的苏严礼顿一顿,多看了他两眼。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