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31章 哭了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傅清也是真的觉得晕得厉害,她完全控制不了身体,倒下去的一刻,她看了眼路上锋利的石块,已经做好了严重受伤的准备。

  没有人会救她的。

  但是料想中的疼痛并没有感受到,有一双手将她拽了回来,傅清也睁开眼睛,看到曲贺阳那张冷峻的脸,他皱着眉,这让他这个人看上去更像冷冰冰的长辈了,他扫了眼面前站着的苏严礼,很快收回视线检查傅清也的情况:"还是觉得身体有些缺氧?"

  苏严礼静静的看着,把手收了回去。

  傅清也整个人靠在他怀里,她不仅缺氧不舒服,还没有吃东西,山顶上很冷。她穿得也不多。

  "没关系,我躺一晚上,适应一阵就好了。"她说。

  "我去给你借一个。"曲贺阳并不知道傅清也没来参加过这种类似活动,否则他也不会叫她来。这座山是整个市里最高,而且开发出来的区域很少,其实还算有些危险,他甚至什么都忘了叫她准备。

  傅清也没有拒绝,她太难受了,虽然怕麻烦别人,但是她更希望自己能好过点。

  这边动静大,所有人都醒了过来。

  曲贺阳最先走近的人是单媛媛,她笑得很勉强,这种事不是她愿不愿意,她要乖乖识趣才能讨得男人欢心,于是她翻身去打开自己的包。

  但她还没有伸手碰到氧气瓶,就听见旁边的曲如岁惊讶的语气:"我这儿还有一个。"

  苏严礼眼神不易察觉的变了变,立刻转头去看傅清也,后者偏着头,一眼都没有看他。

  他抿着唇,犹豫了一会儿,拎起氧气瓶朝她走过去。他刚把盖子打开,曲如岁就凑了过来,把新的那个递给她,充满歉意的微笑道:"傅小姐。我一直没发现自己竟然带了一个,就把阿礼准备的要了过来。要是我早知道,就不会让你受苦了。你用这个新的吧,量足。"

  说完话,她把苏严礼的那个提了回去,又拉着他往后退了一步,让曲贺阳来给她开氧气瓶。

  "没关系。"傅清也同样笑了笑。

  她是女生,现在已经感受到了曲如岁的恶意。并且她从单媛媛跟曲如岁身上明白了,不是所有的女生都跟她一样是直心眼。

  曲贺阳给她开好了氧气瓶。

  傅清也很快就有了重获新生的感觉,她对着瓶子吸了好久,还要继续的时候曲贺阳把氧气瓶取走了:"好受些了,就先吃点东西。"

  她点点头,跟着曲贺阳走了。

  路很窄,路过苏严礼时,他并没有给她让路。傅清也咬咬唇,抬头看他。看他似乎想说点什么,她就很快低下头,宁愿自己走在有些锋利的石块上,也没有叫他让路。

  曲如岁道:"女人最吃不消英雄救美,傅小姐的心恐怕要被我哥收走了。"

  苏严礼的手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左手食指,语气极淡:"是么?"

  曲如岁笑了笑:"她那会儿想跟你撒娇拿氧气瓶?被你无情拒绝了这么久,难道还不知道你对她铁石心肠?"

  铁石心肠么?或许吧。

  苏严礼想起自己一直清醒的上半夜,没有说话。

  他早就想到,傅清也会来他这里找他,所以他一直在等,说不清想要发生点什么,也没有等的理由和必要,也不知道想听她说点什么,但他就在等了。

  但后续的表现,看起来的确是铁石心肠。

  苏严礼扫了眼自己手上的氧气瓶,一言不发。

  ……

  被吵醒了以后,也没有人睡得着了,在这种黑暗的情况下,总会有人不自觉开始将恐怖故事,傅清也听了,就觉得手上的饭都不香了。

  "阿礼,你也说一个呗。"曲如岁推了推一直沉默的苏严礼。

  苏严礼回过神来,淡道:"听说过背靠背么?"

  他把这个故事完整的说了一遍。

  故事说完,许多人都沉默了。

  曲如岁嗔笑道:"你把我吓到了,今天晚上我可得靠着你睡。"

  "嗯。"苏严礼又扫了傅清也一眼,黑暗中,她坐着一动不动。

  傅清也有点害怕。

  她胆子小,特别怕鬼。何况这漫山遍野,树高得特别离谱的地方。现在她就觉得有一股子阴气飘来。

  她挣扎了一会儿,迟疑的开口:"曲哥--"

  沉默被她打破了,所有人朝她看去。

  "嗯?"

  "我今天可以把睡袋提到你边上睡吗?"

  "可以。"曲贺阳特别好说话。

  所有人都笑了,或笑他们也许有场艳遇。或笑傅清也还一手钓男人手段,或笑这会儿的氛围。

  笑得千奇百怪,各怀心思。

  只有苏严礼没有笑,情绪淡得跟往常没有任何区别,只有视线在黑暗中朝此刻是视线焦点的那位扫去无数次。

  ……

  傅清也很快过去整理自己的睡袋了。

  她的包就放在苏严礼身边,她整理的时候,他就坐在她旁边,无声无息的倒腾着自己的包。

  他的包她见过无数次,昨天刚刚上来时,她就知道他带了很多很多吃的,一开始她还天真的幻想过,或许他可能也给自己准备了一部分的。

  两个人都格外安静,只有理东西窸窸窣窣的声音。

  他们跟普通朋友一样,相处了有一个月了,平常交流不少,很少有这么尴尬的时候。

  当然,这是傅清也一个人的尴尬。

  因为她误会了彼此的关系。

  傅清也在把睡袋拿起来准备搬走的时候,终于看了他一眼。

  "我还以为,我们算朋友。"她说。

  苏严礼手上的动作顿了顿,很快又恢复成了若无其事:"我们当然是朋友。"

  "是的,点头之交。"傅清也自嘲的笑了笑,"我一开始,还以为你包里的东西或许有一部分是替我准备的。我觉得我所有人里面,跟你最熟,你多少都会照顾我一些。但是……我总是想太多。"

  "曲贺阳自然会照顾你。"他淡淡道。

  "是啊,我也没想到他都能这么照顾我,我们明明这才是第二次见面。"

  可是他们,已经认识很久很久了,还发生过一些只有关系特别亲密的人才能发生的事。按道理来说,他不应该对她这么冷漠的。

  傅清也什么都没有再说,抱着东西走了。

  苏严礼盯着自己包里的东西看了片刻,挑了下嘴角。

  ……

  傅清也本来还担心自己身边睡了一个陌生的男人,可曲贺阳睡得比她还沉,她也就渐渐放心下来。

  再次醒来时,天已经很亮了。

  傅清也缩在睡袋里,觉得头昏脑胀的厉害。

  昨天她穿得太少,感冒了。

  傅清也这回爬山为人上不算娇气,可身体娇气,想想下山那么漫长的路,她觉得自己都要哭了。她以后是真的再也不会爬山了。

  "清也。你怎么了?"睡在她旁边的曲贺阳是率先发现她异样的。

  傅清也嘴上说没事,可是那过分红润的脸色,旁人一看就知道怎么了,眼看着要下山,遇上她这么个烂摊子,上山下山麻烦一堆,很多女性看她已经不耐烦了。

  有三三两两凑在一起的抱怨道:"也没有见谁有她这么事多。"

  声音没控制住,傅清也听见以后垂下了眼皮。道:"要不然你们先下去吧,我一个人在山上将就一晚,好了再自己下去。"

  一个人在接连被抱怨的以后,总是有些自暴自弃。

  曲贺阳朝说话的人丢了一个冷眼。

  那边抱怨的人不情不愿的闭了嘴,心里同样还是不满。

  下山的路,一开始是曲贺阳抱着傅清也,但是爬山是件体力活,哪怕是下山的路。路程久了依旧累人。所以到后来,曲贺阳是搀着傅清也走的。

  可傅清也整个人没有力气,重量依旧大部分都交给了曲贺阳,这让搀着也走不了多远就耗费了大把大把的体力。

  他最后不得不跟在场的男同胞提议道:"咱们轮流背傅小姐一段吧。"

  不论是曲贺阳对傅清也的优待,还是昨天晚上的睡袋事件,都让傅清也被打上了"曲贺阳的人"这个标签,如果傅清也没有彻底明显的打上"曲贺阳"的标签,男士们自然是愿意替这么美丽的女士效劳的。

  问题是没有如果,很多人虽然不啃声,但从表情看上去就知道不乐意。

  傅清也从氧气瓶的事件以后就很敏感,她也是头一次被这么嫌弃,她委屈,可谁叫自己摊上这么多事。所以哪怕她无助到了极点,也硬是一颗眼泪都没有掉。反而是笑了笑:"要不然还是你们先走吧。"

  "别瞎说,这山上不能一个人待,我们是人多才没有碰上什么事,山上多的是野兽。"

  傅清也瑟缩了一下,瞬间想到了蛇,这会儿又是蛇从冬眠里醒过来的季节。

  她有些不知道怎么办。

  傅清也特别特别恨苏严礼,如果他没有叫自己来爬山就好了。或者叫她多准备点东西,她也不会出好多次意外,身边这些人也就不会有这么不耐烦了。

  曲贺阳安慰她道:"这么多男同胞在,自然不会丢下你。"

  可没有人愿意得罪曲贺阳,而且傅清也的话也客气。男人们纷纷表态:"傅小姐别担心,我们不会丢下你不管的。"

  ……

  男人们轮流背傅清也一段,每个人十分钟。

  在曲贺阳顾不上的角落,依旧有女人抱怨傅清也,"还真把自己当公主了,所有人都围着她转。看看如岁,看着不同样娇滴滴,可没见她喊一声累。"

  傅清也一路上听多了。也就麻木了。

  她都清楚,很多人因为男伴背了自己,所以故意在她面前说的。

  对女人恶意最大的,果然都是女人。

  傅清也以前觉得这句话很假,因为她在女生们遇到困难的时候,从来都愿意给予最大的帮助。她喜欢帅哥,也欣赏美女,她对好看的人态度都特别好。

  但不是所有人的想法都跟她一样。

  傅清也无力的闭着眼睛,告诉自己不要再听。

  "大家别这么说,毕竟傅小姐是第一次来爬这座山。而且,她长得好,男人们都乐意效劳。"曲如岁在身后笑着替她解围。

  傅清也回头看了她一眼,总觉得她这是在给自己拉仇恨。

  曲如岁对她弯了弯嘴角。

  傅清也回头,本来想闭上眼睛休息的,可她很快感觉到了不对劲,那个男人的手总是有意无意在吃她豆腐。

  第一次或许意外。接连好几次那就绝对不是了。

  傅清也急忙道:"你放我下来。"

  男人奇怪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对着她得逞的笑了笑。

  傅清也心里一阵恶寒,朝曲贺阳道:"曲哥,他的手不干净。"

  哪怕她声音有气无力,这句话的意思也绝对表述清楚了。

  男人一听,不乐意了:"我好心背你,你还要造谣我?"

  曲贺阳朝男人看去,只见他脸色坦荡。半分心虚都没有。

  旁边的女人也开口道:"曲总,小叶人品怎么样你还不清楚?而且这么多人,小叶也不至于这样吧。"

  曲贺阳没有表态。

  傅清也诚恳的说:"我没有撒谎。"

  曲如岁走上来,笑道:"傅小姐,我也知道平时少不了有男人打你主意,你比较警惕。但是这会儿误会别人不好。小叶是有家事的人,大家玩得过分他都老实本分着,你没有证据就这么给人家定罪,不太好吧?"

  小叶也冷笑两声,那看起来完全就是名声被毁后的愤怒:"得,好心被当成驴肝肺,我不背你了成不成?这可就吃不了傅小姐豆腐了?"

  一旁的男士讪讪道:"傅小姐,你这整的我可不太敢背你啊。"

  有些性格激进点的,直接就摊牌了:"不背了,爱谁背谁背,事多!"

  曲如岁看着傅清也笑:"傅小姐。男人都不爱计较的,你给小叶道个歉。"

  傅清也怔怔的看着她:"你就在我身后,真的没有看见他动手动脚吗?"

  "傅小姐,我是真的什么都没有看见。"曲如岁有些无奈。

  跟在她旁边的女人翻了个白眼:"分明就是没有的事,你叫如岁怎么看见?"

  傅清也点点头,忍着头疼,笑着说:"我自己一个人慢慢走吧,不用人照顾我。"

  她的心理已经承受到极限了。所有的人都不信任她,此刻连曲贺阳都抱有怀疑,他也有点不耐烦了。

  他们没有就她的必要,他们走了她也不会怪他们,但她受不了被占便宜还要被人数落。

  曲如岁道:"傅小姐,现在可不是闹脾气的时候。"她又朝苏严礼招了招手,"阿礼,你过来背傅小姐一程吧。"

  傅清也看见苏严礼皱了皱眉,下意识的想说不要。

  但他很快走了过来,扫了她一眼,就在她面前蹲了下来。

  ……

  被苏严礼背着的一路,曲如岁都一直跟在身边,他俩一直在聊天,傅清也昏昏沉沉,虽然被苏严礼背着,但她知道自己是沾了曲如岁的光。

  她很安静,没有说任何话插进他们的话题。

  一直到曲如岁被曲贺阳叫到前面去谈话,她才感觉到耳边安静了片刻。

  苏严礼带着她走在最后,放下了她,从包里翻出了一瓶水给她。

  "谢谢。"傅清也其实很早就渴了,但因为一直在麻烦别人,不好意思开口。

  男人没说话。

  傅清也轻声说:"那个小叶,他真的伸手摸我了,你应该会懂。"

  "小叶很爱他的妻子。"他的声音不咸不淡。

  傅清也一顿,然后随意的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他也不信她。

  傅清也起码觉得这件事,他应该相信她的。苏严礼在外头不也是所谓的正人君子么,还不是那么喜欢对她动手动脚吗?

  两个人无话。

  后来大部分时间,他都只是搀扶着她,傅清也有的时候实在是撑不住了,也不会开口说一句。就强迫自己硬撑。

  曲贺阳有些担心的问她有没有事。

  她说没有。

  曲如岁也笑着问她情况。

  她说还好。

  曲如岁跟苏严礼说了什么,没过多久。他走到她身边,递给了她一块巧克力:"补充点体力。"

  刚才所有的人都在问还有没有巧克力,都没有说有,可是他却走到她身边,把这个递给她。

  傅清也盯着那块巧克力看了很久,突如其来的优待让她瞬间就弱了下去,而他并没有走开,很有耐心的样子。眼睛也看着她,她觉得他是在等她开口。

  傅清也正想说马上到山脚了,他能不能再背自己一会儿,她真的走不动了。

  然后她听见曲如岁在喊他。

  苏严礼立刻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傅清也顿了片刻,低下头。

  最后一点路,曲贺阳背了她。

  他这一路背了自己太多回,她心里其实不太过意得去。

  曲贺阳说:"傅小姐,你其实挺坚强的。很多女人估计会掉眼泪。"

  傅清也自己也觉得自己很坚强,她其实好早之前就已经到极限了。她甚至感觉自己都快要死了。可是她一个人撑到了现在,甚至没有任何情绪。

  但她很快就知道自己其实弱的很。

  傅清也在山脚看见苏严征心疼坏了的眼神时,她突然就哭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