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35章 见面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傅清也离开的时候,收到了苏严礼的消息,问她明天什么时候过来。

  她只看了一眼,并没有回复。

  傅清也刚才没有喝苏严礼手上那杯水,路过楼下贩卖机时,她买了瓶饮料,冷冰冰的喝进肚子里,她觉得整个人就冷静了下来。

  她只喝了几口,弯腰打算把瓶子丢进垃圾桶的时候,却看见了面前出现了一双价值不菲的高跟鞋。

  傅清也顿了顿,抬起头。

  面前的女人打扮得很精致,跟她这种从床上风尘仆仆下来的,显然不在一个档次上。

  曲如岁笑着看她:"傅小姐,大晚上还来医院吗?"

  傅清也不知道曲如岁有没有去过病房门口,或者有没有看见自己从苏严礼的病房里面出来,她向来沉得住气。不管干什么都不动声色的。

  "有点事。"她可不打算跟她多谈,而且她累得要死,这会儿只想回家睡觉。

  不过还完了人情,又对男女间那点事情解脱了,她心里还是轻松的。

  曲如岁脸上的笑意就没有消下去过,一直到傅清也离开了,她脸上的笑容消失得无影无踪。

  ……

  第二天,苏母一大早就带着早饭赶来医院。

  这段时间她来的次数多了,医生护士都跟她挺熟,苏母笑着跟她们打完招呼,推门进病房的时候,却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从自家儿子露在外面的手臂来看,他显然是没穿衣服。

  关键是他还没有醒。

  "阿礼,起来吃早饭了。"苏母也不知道他昨天怎么会虚成这样,按照往常,他都是准点醒的。

  苏严礼睡得倒是不沉,在他睁开眼睛的一刻,苏母就转身出去让他打理自己了,而他还没坐起来,明显的感受到了自己腿上的刺痛。

  昨晚每个顾忌,估计伤势又加重了。

  他皱了皱眉,按铃叫来了医生。

  苏母看着医生给他换药,那渗出的血迹让她脸色瞬间变了:"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由着自己胡来?自己伤的怎么样。心里还没点数?"

  也不知道待在病房里,伤怎么搞的。

  苏严礼想起昨天晚上傅清也爬上床时踩了他的腿一脚,后来没力气,手又在他腿上撑了一下,他选择没吭声。

  等到换完药,吃早饭的时候,他顺势拿起手机看了看,有傅清也的一条消息:?曲如岁昨天晚上过来了。?

  ?她没来找我,我跟她现在也就是普通朋友。?

  不过这一条就没有得到傅清也回复了。

  苏严礼看了看时间,倒是还早,他估计她昨天那个状态,今天应该要睡到下午。

  他就没有再打扰她,率先处理工作上的事。

  不过等到下午傅清也却依旧没有回复他的消息,他就又问了她一遍。

  ?什么时候过来??

  蒋慧凡看见傅清也放在桌面上的手机闪过这条消息,朝她眨了眨眼。

  "苏严礼找你干什么,谈录音的事?"

  面前的女人今天也不知道抽什么风。整个人看起来都充满朝气极了,甚至还有心情练瑜伽,反正她是有些时间没见她练这些了。

  "录音笔他给折了。"傅清也依旧在摆动作。

  "你今天怎么这么不正常?"蒋慧凡上下打量了她好几眼,"练什么瑜伽?"

  傅清也道:"练身材啊,总不能天天让曲如岁给比下去。"

  她看不惯曲如岁,总不能让自己最大的优势也被说不如她。

  苏严礼到晚上也没有等到傅清也的回复,他开始给她打电话了,不过依旧没有人接。

  苏母见他越来越沉的脸色,打趣道:"居然有人敢不接你的电话,我倒是想瞧瞧是哪位,胆子这么大呀?"

  她也就是打趣一句,没想得到回复,只不过收拾东西离开时,看了眼垃圾桶,笑意就不见了,反而是皱起眉。

  垃圾桶里用过的那个东西,她再清楚不过那是什么。

  苏母的眼神复杂起来,虽然她从来不干涉自家儿子的私生活,但她同样不希望自家儿子在医院这种地方乱来。

  她瞧着温和,但当年也是能把自家老公外面扫荡得干干净净的女人,苏母没有立刻离开医院,反而去护士那冷着脸旁敲侧击了一通。

  小护士年轻,经历得事情少,怕得不行:"苏太太,昨天我是听见病房里有点声音,并且敲了半天门也不见苏先生来开门。但是我也就是个目击者,昨天晚上曲小姐倒是来过。"

  苏母放心了些,其实心情有些复杂,曲如岁太精明了,她儿子喜欢,她其实觉得一般。但眼下发生了这种事,她第二天私底下就约曲如岁吃了个饭。

  等饭吃到一半。她就忍不住开口问道:"前天晚上你去阿礼那了?"

  曲如岁点了点头。

  苏母沉默了一会儿,道:"你们家那边,对阿礼怎么看的?要是觉得不错,咱们两家就尽早谈下来,怎么样?"

  曲如岁笑问:"这个是阿礼的想法,还是您的想法?"

  是苏母的想法。

  但这么说,未免会显得自家儿子太过冷漠,而且都是家世相当的人家,要真不喜欢,也不会发生这种事,他肯定也是经过考量的。

  苏母叹口气:"当然是阿礼。"

  曲如岁点点头:"那等阿礼身体好一些,两家一起吃个饭,我这边当然是同意的。"

  苏母没有不同意的道理,这种事当然得迁就女方一点。

  曲如岁回家,先跟曲贺阳吱了个声,后者道:"果然英雄难过美人关。"

  "哥你这就说笑了,哪个女人有那个本事让你过不了关啊。"

  曲贺阳顿了片刻,倒像是随口提了一句:"那个蒋家小丫头倒是有点意思。"

  不等曲如岁开口,又道,"这些事可别让你那个弟弟知道,不然少不了要闹出些幺蛾子。"

  "他敢。"曲如岁一改往日好脾气模样,脸色冷了下来。

  曲贺阳却皱眉道:"他敢不敢,你心里远比我清楚。"

  曲如岁当然清楚,曲渡不过就是仗着一家子宠爱,恃宠而骄,比起自己,多了个好母亲而已。

  但她可不觉得曲渡的行事风格能不栽跟头。

  ……

  傅清也几天没出现,苏严征倒是连连跟苏严礼表示了谢意。

  "亲兄弟明算账,这该谢你的还是要谢你的。"苏严征道,"你想想清也那瘦瘦弱弱的身板子,要真是被车给撞上了,指不定……"

  这种结果,光是想想,就叫人害怕的了。

  苏严礼冷淡道:"没必要你谢我。"

  "下次我带清也一起来谢你。"

  苏严礼看了他一会儿,淡淡道:"你不是这辈子只死心塌地喜欢小月牙?傅清也不是小月牙。"

  怎么不是呢?当然是了!

  但苏严征想着傅清也不希望自己知道她的身份,他怕说给苏严礼,他有说漏嘴的时候,就没承认:"小月牙也不知道在哪,人这辈子总是要往前看的,我这么相处下来。觉得傅清也倒也不错。"

  他顿了顿,试探的开口道:"阿礼,哥知道你对傅家印象不好,但我吧跟你相反,我对傅家感觉还行。"

  苏严礼道:"你想说什么?"

  苏严征笑了笑,"你能接受傅清也当你嫂子不?"

  男人的声音里头也带了几分不好意思,毕竟这么多年没恋爱过,小月牙长得一般就算了。何况还是这么一个大美人胚子。

  苏严礼道:"当初是谁那么看不惯傅家的?这是你的事,没必要问我的意见,我不同意,你就没那个心思了?"

  "你为什么非是不同意?"

  "你觉得呢?"

  苏严征扯了下嘴角,总觉得自家弟弟这会儿语气带了点攻击性,苏家出了个这么估计家业的,祖宗怕是都得笑醒。

  现在苏严礼受着伤,显然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好时候。苏严征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事以后再谈,你总会接受她的,她是个好姑娘,不进苏家的门那可就便宜外人了。"

  这段时间,苏严礼往医院一躺,苏严征就不得不代替他去忙公司里的事情了,这会儿也就没法在医院里面逗留许久,很快就离开了。

  苏严礼脸色却不太好看,傅清也已经一连好几天都没有回复他消息了。想了一会儿,他还是给傅清也打了个电话。

  傅清也敷着面膜,以为是蒋慧凡打进来的电话,等接了以后,才发现是个男人的声音。等她反应过来是谁以后,下意识的想挂,却被对方的一句话弄得停了下来。

  苏严礼说的是--

  "不想要录音笔了?"

  傅清也迟疑了一会儿,有些不敢相信:"不是说毁了么,你愿意给我?"

  "过来谈吧。"

  傅清也只好重新换了衣服出门,但见的是苏严礼,她没觉得自己有化妆的必要。女为悦己者容,他这种一开始就不觉得自己怎么样的男人没必要欣赏。

  她就顶着张素颜出现在了苏严礼面前,开口第一句话就是:"录音笔在哪?"

  苏严礼将她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才开口问:"这几天很忙?"

  "还凑活,在家里养伤。"毕竟录音笔的是还有求于他。她也不好显得太冷漠,俗话说得好,这是一个人情社会,关系好,自然更加容易占便宜。她想了想,又补充说,"这几天你恢复得怎么样了?"

  如果不是因为她事后的那几脚,他也好得差不多了。

  苏严礼极浅的蹙了一下眉。"信息你没有看见?"

  傅清也道:"咱俩前几天那件事不觉得挺尴尬么,我不好意思回成不成?"

  "有什么可尴尬的,哪对男女不是这么过来的?"他反问道。

  傅清也有些无奈,可是他俩名不正言不顺啊,又不是一对的关系。但她估摸着他大概还是有些惦记这事,据说男人刚刚吃肉那一段时间,都比较好这口。

  而她之所以知道他是第一次,那还得亏了他前几天那晚在她耳边说:"我也是新手,你担待点,要是不舒服你开口说。"

  傅清也想起这事就浑身不自在,他可能要过段时间腻,但她可不会再伺候的,她欠他的已经还完了。

  "你说把录音笔还给我,那录音笔呢?"傅清也开口谈正事。

  "你应该知道,叶浩海是我的人。"苏严礼朝她招招手,她没过去。只好道,"过来给我剥个橘子。"

  "我知道叶浩海是你的人,所以你今天找我过来,是劝我不要跟他计较的?"傅清也道,"这不可能,他要是好生跟我道歉也就算了,可是他丝毫没觉得错了,这副嘴脸我凭什么迁就他?"

  "谁才是我的短?"他侧目问她。

  傅清也笑了笑:"总该不会是我。"

  他俩也就有过一晚。充其量算是约过。

  苏严礼掀起眼皮扫了她一眼,很快又垂下去:"叶浩海最近我还有用的到他的地方,他的事可能得过段时间才能处理。"

  傅清也这几天想过挺多阴招的,对付叶浩海这种人,她并不觉得需要什么君子作风,什么好对付他就怎么来。

  一开始她的确是想要给那天被他占便宜的自己讨回公道的,但转念一想,她要教训的是他的人,又不是让自己扬眉吐气,怎么着都行。

  傅清也笑着道:"我会自己想办法的,只要你别干预就成。"

  男人又打量了她一会儿,才道:"就在旁边的抽屉里。"

  傅清也有些不太习惯他这么好说话,但她还是去抽屉翻出了录音笔。她沉思片刻,问:"你想要什么?"

  "你每天过来就成。"他视线在她过分妖娆的身材上胶了一会儿,道,"伤是因为你受的。你总得管我到好。"

  其实的确是应该来的,她跟苏严礼两个人之间的确是已经做完了交易,但是外头那些人不知道,人家可能只会造谣"傅家小姐冷血",但凡扯上了傅家,傅清也就比较在意了。

  不过,她还是有些顾虑:"曲如岁瞧着我可能会不大高兴。"

  "我跟她现在也只是朋友。"苏严礼解释道,"只是家里有那个打算。半年以后,才决定要不要再继续发展。"

  傅清也这才放心下来,天知道她有多怕曲如岁在背后干点啥折腾她。

  ……

  傅清也拿了录音笔,直接寄给了叶太太。

  这才是最该需要这份证据的人,认清每晚跟她同床共枕的,到底是什么样一个男人。

  ……

  叶浩海一如既往每天十点前下班,只是今晚跟以往不同的是,他的太太没有开灯,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老婆,你怎么--"

  他走到她面前,却看见她泪流满面,有些不耐烦,却还是安慰道:"发生什么了?"

  "没什么。"叶太太擦了擦眼泪,笑道,"你早点去休息吧。"

  叶太太难得温柔,叶浩海反而有点不适应,但也没有多想,他在外头确实也玩累了,今天身边朋友给他介绍的那个妹子确实挺够味的……

  叶浩海带着美好的回忆进入梦乡,只是半路醒来时,却看见自家太太拿着剪刀,站在自己面前。

  他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某处一痛。

  叶太太阴冷笑的说:"姓叶的,这也算是应了你的承诺,敢背叛我就亲手废了自己。我想你大概没那个勇气,身为你的太太,见不得你言而无信,只好帮你一把。"

  叶浩海张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

  "真的有这么狠?"傅清也有点难以置信。

  "叶家都封锁消息了,我昨晚也是听我父母八卦,才知道的。"蒋慧凡也觉得这叶太太有点猛。

  傅清也有些咋舌,但这也是叶浩海自作自受了。

  "我还听到一个消息。"蒋慧凡道。"好像曲如岁点头答应了嫁进苏家的事,两边长辈最近见面可频繁了。"

  傅清也顿了顿,原来苏严礼说的半年,是曲如岁考察他的半年,她那边一同意,他这边就屁颠屁颠去跟人家见面了。

  "觉不觉得苏严礼会被曲如岁管得死死的?"蒋慧凡道。

  傅清也也不否认曲如岁有这个本事,在管男人管事业方面,她的确比自己高了不止一个档次。

  ……

  苏严礼的腿伤是眼看着一天天好了起来。傅清也来看他的频率是一天一次,两个人聊的东西也不多,就那么点。

  他出院的前两天,傅清也还给他带了点水果,不过没有走进去,就听见了苏母的声音:"清也这丫头最近过来的频率是不是高了些?"

  苏严礼坦然道:"我因为她受伤,她心里过意不去,来的次数才有点多。"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她之前毕竟对你有意思,你忘了?"苏母也不是不喜欢傅清也了,只是该适当的保持距离,"上次你傅阿姨不是给我打电话叫你帮忙介绍?你觉得阿晋跟她怎么样?她想要外市的,就把阿晋调到外面去。"

  "这你要问阿晋的意见。"苏严礼道。

  傅清也实在明白不了,苏严礼给自己一-夜-情对象介绍男朋友是种什么心里。

  原来所有人都不喜欢她跟苏严礼走得太近。

  "你想办法给她介绍个好的。"苏母说,"不然她天天这么过来,如岁心里要怎么想?毕竟你都跟她……"

  苏母的话明明没有说完,但是傅清也却明白了。

  苏严礼跟曲如岁睡了。

  并且他俩一开始就是奔着结婚目的处的,怪不得最近两家长辈这么着急着见面。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