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37章 别来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苏母有些迟疑的看着苏严礼。

  她总觉得有些事情细节或许是她遗漏了。

  苏严礼在整理措辞,不过话还没有说出来,苏严征就率先一步开口道:"阿礼也知道我的事,前几天在医院,我就问过他,能不能接受清也当他嫂子。"

  原来是为了兄弟担忧。

  可是苏母还是觉得有些怪异,这副兄弟和睦的情况出现得其实不算太合理,因为两兄弟从小就不在一起养,大了又一个国外一个国内,关系也没有那么深……

  不过转念一想,深不深跟好不好又是两个概念。

  比起曲家那两姐弟,那已经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

  苏严礼没做声。

  苏母有些恨铁不成钢道:"刚刚回国那会儿,我是不是求着你跟小也相相亲的?我是不是要你见她几面?是谁一口咬定,这辈子就算单身,也不可能跟小也是一对的?"

  苏严征打脸打得厉害,还疼。

  "妈。你能眼睁睁看着你媳妇,变成人家媳妇吗?"

  "人家都定下来了,你能怎么样?"苏母也不想,但是能有什么办法?

  苏严征道:"你去傅阿姨面前挑拨离间呗,文晟干的缺德事我知道一大堆。光是女人就玩过一箩筐了,清也跟着这样的男人能幸福?"

  "你要我去挑拨离间?"苏母简直难以置信。

  她询问的看向苏严礼,小儿子向来比较沉稳,应该不会叫自己干出挑拨离间这么掉价的事情。不过让她意外的是,他在这个问题上却沉默了。

  苏母:"……"

  苏严礼像是琢磨了很久,道:"文晟却是不靠谱。"

  苏母觉得他这意思,应该就是默认了大儿子要自己去挑拨离间的事。

  这都是什么事。

  苏母叹口气,毕竟是自己儿子,她总得想办法去。

  苏严征在跟苏严礼一起去公司的路上,略显感激的道:"今天还得感谢你向着我。"

  苏严礼淡淡的扫了他一眼,语气稀疏平常:"我并不是为了你。"

  "我懂。"苏严征点点头。

  毕竟文晟也是他这个阵营的人,跟了傅清也,对他没好处,但终究也算在帮自己,道声谢也是应该的。

  ……

  苏母到底,还是得为自己的儿子加把劲儿。

  当天下午,就联系傅母一起喝茶。

  只是当她看到一起跟来的还有文母,她的笑容就浅了一些。

  文母看了她一眼,但笑不语。

  傅母道:"想着都是朋友,就一起过来了。"

  有文母在。苏母就不太方便说文晟的事了,两个人以前关系倒是也算可以,但牵扯到了儿媳妇,关系多少会疏远很多。

  尤其是她看到傅母和文母格外亲近的时候,心底就越发不高兴了。

  "小也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国?"文母笑问。

  "还没有,年轻人嘛,在外头呆久一点也好,散散心。"傅母道。

  文母:"我可就盼着小也回来了,我这种没有女儿的人家,只好从你这儿借一个陪我散散心,我啊可就是喜欢小也这样的丫头。"

  苏母在心里冷笑:就喜欢怎么也不见着以前这么热情呢?

  傅母笑着喝了一口茶。

  文母:"小也有什么喜欢的东西?我好提前准备起来。"

  "倒也不用这么客气。"

  "……"

  "……"

  苏母眼瞧着自己半句话都插不上,心底郁闷极了,却也只能语气如常道:"是啊,我也在等小也回来,最近可是有一段时间没往我那跑了。"

  她和傅家可是从小就亲呐,可不是文家这两天才关系好起来的人家能比的。

  文母在心底翻了个白眼。

  来跟她儿媳妇套什么近乎。别以为她没看出来她打的是什么主意。

  这喝一顿茶,苏母和文母都气得够呛,散场时候的笑容都是勉强才保持住的。

  苏母恨不得把文母儿子那些缺德事全部都抖出来,而文母也想埋汰苏母两句,你家儿子不是眼高于天,还来凑什么热闹?

  两位女人是火药味弥漫,怕彼此在背后嚼舌根,这天天可是花了大把时间往傅家跑。

  而远在国外的傅清也,跟文晟几乎都要玩脱了。

  文晟会的东西确实很多,而且足够刺激,完全满足了傅清也的"猎奇"心理。

  就比如现在的这家电影院,3d立体的恐怖片,可别提有多刺激了。

  傅清也吓得只往后躲,文晟却撑住她的后背不让她退,她偏头送了他一句:"你有毛病?"

  文晟笑着凑到她耳边:"你知道男人看这种电影,被刺激过后会有什么冲动么?"

  傅清也视线下瞄,立刻就明白过来了,撇撇嘴,相当淡定。

  文晟挑眉道:"看来挺有经验。"

  傅清也也没否认,自己姑且也算是有经验那一列吧,而且她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本能而已。面对性,坦然面对就好。

  "知道我们是高中同学吗?"文晟凑过来,"我自己第一次解决,就是用手对着你的照片……"

  傅清也有些嫌弃的看着他。

  "谁叫你长得好呢,那会儿男生之间讨论最多的话题就是关于你的,我们寝室四个人,三个天天谈你,本来我打算追你试一试,不过你那半年休学了。"

  傅清也道:"四个里面三个,还有一个呢?"

  "还有一个,是苏严礼。"

  傅清也其实听过文晟的名字。但高中那会儿确实没怎么留意过,可苏严礼她连名字都没有听过,这让她不由得皱起眉:"他跟我们也是一个学校的?"

  "对啊,还是校草呢,要不是他,喜欢我的女生还能再多一半。"文晟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道,"他那会儿跟现在差距挺大的,也不谈恋爱,也从来不参与我们讨论你,甚至我们讲到过分,他会自己避开。"

  傅清也不信。

  这么纯洁这么无欲无求,连听都不敢听,这跟那天掐着她腰的是一个男人?

  文晟想上手摸摸她,却被傅清也给避开了,他扯了下嘴角:"我又没说我第一次用你照片成功了。"

  傅清也睨了他一眼。

  "我刚准备上手的时候,苏严礼进来了,看见我的动作后,跟我干了一架。"

  "他大概是为了你亵渎我而气愤。"

  文晟乐了:"你想多了,就是我对着的是他的床而已,高中洗床单是一件特别累人的事情,他能不生气么?"

  傅清也就是开个玩笑,懒得跟他扯。

  后排的蒋慧凡相比起傅清也,身上已经开始冒冷汗了。

  她身边坐着曲贺阳。

  男人在一本正经的看着电影,因为他太淡定了,她也不敢表现得太过胆子小,其实很多镜头她都被吓到了,但就是捂着嘴不敢发生。

  "蒋小姐,你很怕我。"

  傅清也讪讪:"毕竟是长辈。"

  "十岁也算长辈?"男人皱眉朝她看过来。

  蒋慧凡心想,怪不得能对安琪生出心思,好家伙,原来是不把自己当长辈。

  她待不下去了,觉得自己甚至开始缺氧了,于是打算去洗手间。

  但这不去还好,一去简直脑子炸窝了,她居然看到一个外国男人在欺负个亚洲长相的小男生,还是那种带了骚扰性质的欺负。

  蒋慧凡用法语开口道:"我叫了警察,五分钟后大概能赶到。"

  外国男人被吓一跳,愤愤看她两眼,抬脚离开了。

  小男生垂着头。有些丧气。

  "你没事吧?"

  少年抬起头,弯弯眼角,乐观模样,中文答复:"没事的,我习惯了,谢谢姐姐开口救我。"

  他这一抬头,她才发现他原来很高,五官很精致。长相挺邪门的,很欲的样子,好在爱笑,开朗,大概是个好孩子。

  蒋慧凡道:"不客气。"

  "还好你说不客气。"

  蒋慧凡奇了怪了:"嗯?"

  "一般人都会对我提出以身相许这个要求。"他笑得更加灿烂。

  蒋慧凡视线下扫,很快上移,道:"姐姐是个好人,不会对你提出这么无礼的要求。一个人不太安全。赶紧回家吧。"

  曲渡在等她开口问一个名字,但她始终没问,离开也彻底。

  他耸耸肩,转身离开。

  电影院外的车上,早有一堆人等着他,他几分漫不经心:"曲贺阳就看上了这么个女人?"

  "倒也不是看上,就是在调查。"

  曲渡似笑非笑:"既然调查了,那就是看上了。"

  旁人沉默,认同。

  "走吧。"他回头扫了眼,说。

  ……

  在法国待了一个星期左右,傅清也因为吃不过这边的饭菜,终于打算回去了。

  其实除开吃这件事,她是真的挺喜欢这个国家,但奈何口腹之欲远比玩乐来得重要,她并不想委屈自己。

  文晟跟她一趟航班,飞机上,空姐对着他眉来眼去,傅清也就知道这两人大概有过一腿。

  她看着他,男人感觉到了她的视线,回头看了一眼,又跟空姐指指她。

  空姐回头,打量她的眼神当中,有几分挑衅。

  蒋慧凡挑眉:"看什么看?"

  只是在曲贺阳转头过来时,她连忙转头。一副乖巧模样。

  傅清也在下飞机的时候冷冰冰的看着文晟:"你对人家没兴趣了,没必要拿我来背锅吧?"

  文晟笑意渐浓,猜到了她大概不知道a市现在的情况。

  不过等到傅清也回到家里时,就明白过来文晟的意思了。

  文母见到傅清也,那笑容几乎咧到了耳朵边:"小也回来了?吃过没有,阿姨带你去吃饭。"

  傅清也看看傅母,后者开口解围道:"今天坐飞机也累了,要不然明天再聚吧。"

  "也是。"文母一拍脑袋。"看我这给激动的,都忘了小也坐了一天的飞机,肯定累了。那好,明天阿姨再过来带你吃饭。"

  等文母一走,傅清也就开口问道:"这怎么回事?"

  "既然你喜欢文家那小子,还能怎么回事?不过人家家里长辈喜欢你,倒也还凑活就先处着吧。"

  "……"傅清也倒是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喜欢文晟了。

  再想起文晟下飞机那会儿的表情,她几乎快要肯定他时清楚的,但他居然不开口解释。

  傅清也洗完澡休息了一阵,就打电话过去问他为什么不跟家里长辈说清楚,男人却只随口留下了一个地址。

  "来玩。"

  傅清也过去的时候,看见了些熟悉的面孔,她之前追苏严礼的时候见过,当然大部分都是不认识的,她一出现。旁边就有一堆人吹口哨。

  ……那股子揶揄气息简直不能再重。

  文晟朝她招手:"过来。"

  傅清也说:"还玩,你都闯祸了。"

  "不喜欢玩牌?"文晟说,"我教你,很有趣。"

  傅清也有些不情不愿的走过去,文晟让出自己的位置给她坐,自己反而坐在了边上:"我们玩法特殊,规则随便讲一下你应该能理解,毕竟也是个玩咖。"

  傅清也不乐意了:"谁是玩咖?"

  男人对上她晶亮亮的带着不悦和质问的眼神。妥协道:"是我。"

  ……

  牌的玩法傅清也玩了两局,差不多就找到了窍门。文晟玩确实是会玩,她也觉得这个有趣。

  "说了好玩吧?"

  傅清也不太想承认,回头看了他一眼,视线落在他的耳朵上,挑刺道:"一个大男人,戴这么娘的耳钉做什么?"

  "家里没女人搭配的男人都这样。"文晟道,"你来给我搭?"

  傅清也就不说话了,他这张嘴讲什么都厉害,她何必给自己添堵。

  但文晟偏偏不放过她,朝她凑下去:"看你衣品不错,就来关照关照小弟呗?"

  "行啦行啦,你们两个人少给我虐狗。"

  "就是,也不看看这里单身狗有多少。你俩国外拍个坦塔尼克号,就已经虐了不少人了。"

  "……"

  苏严礼跟蒋家长辈谈事出来,正好就听见了这句话。下意识的偏头看了过去。

  然后就看到了不远处的棋牌室里,一个相当眼熟的女人穿着小短裙坐着,那双大白腿晃啊晃的,她身后的椅背上靠着个男人,男人时不时指导她,是不是揪着她的一撮头发把玩,甚至低头闻了闻,女人不太耐烦的把他给挥开。

  但男人不一会儿就又继续。相当不老实。

  女人又赶。

  乐此不疲。

  "哟,那是傅家小姐啊,后面那个就是最近传的文晟吧?"蒋家长辈道,"这看上去,两个人倒是般配得很。说起来还挺养眼。"

  苏严礼盯着那边的眼神没有移开。

  "我们家慧凡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谈个恋爱,家里长辈也是觉得愁人。"他感慨道。

  苏严礼道:"您先回去吧,那边都是朋友,我去打声招呼。"

  长辈点点头,这个点他要回家养生睡觉去了。

  傅清也觉得文晟实在是太烦人了,尤其是拽她头发,真的是让她分心不少,玩得都不自在,于是她转头想警告他别烦。

  但男人正好低下头来,她的唇就在他侧脸擦了过去。

  她抿着唇,不说话。

  文晟说:"又没怪你,想亲大胆亲,我还能在意被你占这点便宜?"

  桌上一同大牌的道:"就是,傅小姐大胆点,就是让他贴身伺候你,拖床上去,他也不敢反抗你。"

  文晟笑道:"还是得挣扎两下的,不然多没情趣,等会儿几天傅小姐就腻了。"

  傅清也还没来得及说话,突然感觉到大家的视线都往外扫去,她纳闷的也跟着看过去,就看见苏严礼站在几步外,盯着她看。

  几天不见,突然见到,倒是让她愣了一下,然后她很快礼貌的点了点头,就继续投入到牌里面去了。

  苏严礼却拉开了她身边的一个位置坐了下来,应了旁边人的几声招呼。才开口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天。"

  苏严礼又抬头看文晟:"阿晟也今天回来的?"

  文晟点头:"一起的。"

  苏严礼"嗯"了一声,似乎被牌引起了兴趣,认真的盯着傅清也的牌看,时不时给她提些意见。

  那次爬山的事知道详情的人不多,再加上苏严礼车祸却给傅清也挡了一下,几乎所有人还以为,他们的关系保持在前一阶段的朋友上。

  那一个月,他们可是天天混一起玩的。

  所以所有人都觉得他们这关系应该还凑活。也就没有人提起之前,傅清也追过苏严礼的事情了。毕竟追一个人可能是一时兴起,他们这个圈子里,追不到成为朋友的案例数不胜数。

  "苏总,你看傅小姐脱单多快,以后不单身了,出去玩可是都没有那么方便,得请示家属了。"有人打趣道。

  文晟在一边笑着不说话。

  苏严礼也抬了一下嘴角。心不在焉道:"是啊,这动作可真麻利。"

  傅清也听着,却觉得他话里有话,甚至还有点淡淡的讽刺,特别是他今天笑得次数多得比以往任何时候还要多。

  她觉得这牌都打得没那么舒坦了。

  苏严礼杵在自己身边像个家长在监督自己一样的。可是她连他最想要的都给他了,他还不躲着自己少见面点做什么?

  想到这儿,傅清也的声音就有些不太耐烦了,"你别坐我这儿。"

  苏严礼怔了怔,手心捏了捏,没说话。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