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38章 不会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傅清也的话,语气着实是不太好,就连一旁的文晟都挑了挑眉,再向苏严礼看去,男人的脸色果然阴沉至极。

  这可是狐狸凑老虎面前叫唤--大胆的很。

  但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苏严礼脸色难看归难看,倒是没说一句话。

  文晟扯了她的一根头发往后拽,惹得她小声"嘶"了一声,既而转头去拍开她。文晟笑着喊她全名:"傅清也,你不能仗着和阿礼现在关系好,就在外头不给他面子。"

  "他坐我边上,能看见我牌,还开口教来教去的,谁还有心情玩?打个牌我还不能按照自己的主见打了?"沉默了一会儿,她开口道。

  苏严礼淡道:"就你这乱出的手法,还叫打牌?我看叫给人家白送钱差不多。"

  这话里的讽刺味道可就不要太明显了。

  白送钱怎么着了?

  她有钱,她乐意啊。

  傅清也冷了会儿脸,然后跟牌友道:"张强,我跟你换个位置。"

  张强也不好拒绝,应了下来。

  文晟是跟了过去的。苏严礼没有,依旧坐在原来的位置。

  不一会儿,张强看苏严礼似乎挺有兴致,便识趣的让位道:"苏总,要不你来?"

  男人没有拒绝。

  事实证明,他对这类棋牌游戏是真的擅长,刚刚上手就大杀四方了,回回都把傅清也的路给堵的死死的。

  输多了,难免一肚子火气。傅清也心里不大好发作出来,但脸色是控制不住的,旁边人都看出她的脸色,没人会为难一个小姑娘,都有意无意给她"放水",手里这局眼看着要赢了,结果又被苏严礼给堵死了。

  诚心不让她赢。

  她怀疑苏严礼是故意针对自己的,但不得不说他这样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

  傅清也吸了两口气,还得控制情绪,说:"不来了。"

  苏严礼不咸不淡道:"不是有钱?再输一点,刚好输我一辆跑车。"

  "……"

  傅清也这下连情绪也收不住了,不知道他有意无意给自己插刀是什么意思,不论出于什么原因,只能说这男人真小心眼。

  被气自闭的傅清也直接默不作声站到一边去。

  文晟逗她:"一辆跑车就把你急成这样?你输多少,到时候都我给你出,怎么样?"

  苏严礼看着他俩互动微微一顿,不咸不淡的扫了眼文晟,道:"不用了,开个玩笑而已,我也没有打算问她真要。"

  文晟笑:"但是就是有人要当真。"

  傅清也瞪了他一眼:"谁当真了?"

  何况,真正让她不高兴的又不是跑车。

  文晟很快接手了牌局,他开头就赢了两局。傅清也的心情这才好了不少,坐在他旁边看。

  这一打,就打到了天泛鱼肚白。

  苏严礼居然也没有走。

  大伙都困得不得了,真的得散了,张强看看苏严礼,道:"苏总今天这是没工作?"

  "不是周末,哪来的没工作?"男人没什么情绪的反问道。

  "哟,那还熬夜通宵,还是说这边有什么人在,吸引你过来的?"

  "瞧你说的,看看苏总这一晚上赚的收入,通个宵怎么了?"

  可是有小几百万呐。

  傅清也闻声,扫了苏严礼一眼,哪知男人也正好看着她,她顿了顿,很快就收回了视线,要准备回去了。

  跟文晟到了车上时,他若有所思的开口:"你得罪他了?"

  "我可没有。"傅清也不背这锅。

  文晟琢磨了一会儿,没有开口。

  以他对苏严礼的了解,没事应该不会这么怼着个姑娘欺负。

  ……

  傅清也从文晟车上下去时。跟他挥手道别。

  等她回头,就看见另一辆车停在她家门口。

  傅清也绕过他想直接进去的,可是男人却先一步下车,拉住了她的手腕,没让她走成功。

  "苏总,天都白了,你还要上班,早点回去休息吧。"傅清也看着男人眼底的黑眼圈,好心劝道。

  苏严礼脸上有几分不悦,抓着她的手因为这份不悦都多用了几分力道:"你前段时间出国都跟文晟待在一起?"

  可不是?

  "文晟去过的地方多,见多识广,又风趣幽默,跟他一起玩不是很正常的事?"傅清也反问道。

  苏严礼抿着唇,眉头也锁的紧紧的:"你要出去玩,怎么不跟我说一声?法国我比他要熟悉很多,我也能抽出时间陪你去。"

  傅清也就一味盯着他抓住自己手腕的那只手看,那只手一如既往的修长,只不过此刻微微泛起青筋,说实话有些狰狞,她看了一会儿,又去看他的脸,如实道:"只是恰好撞到的,然后就一起玩了。"

  "恰好撞到就去玩了一把泰塔尼克号?"他的语气依旧不好。

  傅清也摸了摸鼻子,笑了笑:"瞧你说的,我跟谁玩,怎么玩,那还不都是我自己的事情么。谁让我心情好,我就跟谁多待一会儿,这不是很正常。"

  他直直的看着她:"可是你俩演的是情侣。"

  傅清也认真打量了他片刻,知道他这是占有欲作怪了,毕竟他也是第一次,男人对于自己第一次关系的对象,总是会带那么点特殊的感情。

  按道理来说,女人也有。

  但她没有。

  她就感觉到解脱了之后一身轻松,饭都能多吃一碗。

  "苏总,我觉得你应该少见我两次,冷却冷却下荷尔蒙。"傅清也客观分析道。

  两个人的声音不小,傅母很快被吵醒了,站在窗户旁往下看:"小也,怎么搞到凌晨才回来?"

  傅母的声音让苏严礼稍微分了点心。傅清也没有看身后男人的表情,趁机赶紧甩开他的手溜了回去。

  本来她还以为苏严礼大概还会打电话过来,所以她把手机开了静音,但她洗完澡出来,手机上还是干干净净的。

  "刚才楼下的男人不像是文晟啊。"傅母走进她的房间道。

  "不是,是苏严礼。"

  傅清也没有隐瞒,倒在床上补觉去了。

  ……

  再等她醒来,是被傅母的电话声给叫醒的。

  "赶紧起床。"

  傅清也想睡,于是说:"你们先吃,我不吃饭了。"

  "我是不是太宠着你了?"傅母道,"你文阿姨花了这么大手笔你说不来就不来,平常的礼仪呢?"

  傅清也薅了把头发,才想起来今天文晟母亲要请自己吃饭。

  等她收拾完自己,刚到酒店,文母就热情的上来拉住她的手:"清也,昨天跟阿晟玩得太晚了吧?早知道阿姨就把今天这顿饭取消了,让你好好休息。"

  傅清也哄长辈那是相当有本事:"听到是来跟阿姨吃饭,也没有那么困了,不来可惜的是我。"

  文晟说:"得,你再哄下去,我妈都得变成你妈了。"

  傅清也:"谁叫你自己不哄,难怪亲妈都不要你。"

  文晟挑眉,看着傅母:"阿姨,你看,清也欺负人。"

  傅母果然瞪傅清也一眼:"说话一点分寸都没有。"

  傅清也才不怕呢,她伸手去抱住文母的胳膊,"好啊,那咱们换个妈呗。"

  文晟说:"你敢喊一句试试?"

  "喊就喊。"傅清也看着文母,甜甜的喊了句妈。

  再等她看见文晟似笑非笑的眼神时,才发现自己中计了,这声妈一喊,不就等于默认了外头传的那些关系吗?

  苏母跟曲如岁一块找餐厅吃饭时,就看见傅清也抱着文母的胳膊,这让她的眼神瞬间变得复杂。

  差不多就是自己闺女到头来反而跟人家更亲的感觉。

  苏母站了好一会儿,文母很快发现了她,一边笑着跟她打了招呼,一边把傅清也往身后藏。

  "清也,回国了怎么也不跟阿姨打声招呼?"苏母笑着看向傅清也,"阿姨也有很久一段时间没有见过你了。"

  "才刚回来的,忘了通知您,抱歉。"

  傅清也乖顺答道。又看了看曲如岁,后者挂着一如既往的笑意,看向她的眼神中依旧有几分探究。

  "这是阿礼媳妇?"文母也注意到了曲如岁。

  苏母道:"可不是?"

  曲如岁笑着跟长辈们打了招呼。

  "你们阿礼眼光是没得挑的,喜欢的风格也跟阿晟不一样。"文母也得给自家儿媳妇涨涨气焰呐,"阿晟喜好随我,就喜欢长得顶标致的。"

  她就是觉得曲如岁这五官比不过傅清也。

  苏母却没在意她这种捧一踩一的行为,道:"清也,你回来也不跟阿征打声招呼?他在家里天天嚷嚷着要见你。"

  傅母挑了挑眉。

  苏严征来了傅家几回,那股子热情劲儿她熟悉到不能再熟悉,说实话她个人对苏严征还挺喜欢。一时之间就没有表态。

  而文母已经在心里骂苏母无数回不要脸了,居然摆到台面上来抢媳妇。

  傅清也看一眼文晟,笑着对苏母道:"其实手机上已经联系过了。"

  事实上,苏严征可没有收到过她的消息。

  晚上在家听苏母说傅清也回来的事,整个人呆呆的坐了一会儿,饭也不吃了,说要找傅清也去。

  苏母叹口气:"今天我都听见小也管文晟母亲喊妈了,我看你这希望也是不大了,而且我看人家两个孩子处的倒也挺好。"

  苏严征冷笑道:"好?文晟那么不靠谱的男人叫好?那我这种能一心一意的呢,我这种难道比不上他?"

  "还不是自己当初不知道珍惜。你能怪谁?"苏母也不由自主的拔高了音量,"我多喜欢小也啊,我那会儿甚至能保证自己可以当一个好婆婆的,还不是你不听劝!现在冷嘲热讽做什么,起码我看人家文晟一直对小也都挺客气,小也能不被打动吗?"

  苏严征突然沉默下来,挠了挠头,闷声坐在了沙发上。

  苏严礼则是安安静静的吃着饭,一如既往的有礼仪教养的模样,等到碗里的饭见了底。他才站了起来,道:"我先上楼休息了。"

  苏母皱眉道:"阿礼,你怎么了?"

  "只是昨天熬了夜,有些累。"他揉了下脑袋。

  苏严礼真的是累了,倒在床上几乎很快就睡着了,半夜苏严征却来了他的房间,身为兄长的那位似乎喝了很多酒,倒在了他的沙发上,笑说:"我突然羡慕你,她对你示好,你居然能不动心,我羡慕都羡慕不来。"

  苏严礼坐在床上没动。

  漆黑的夜里,谁也看不见谁的表情。

  苏严征判断不出来,自己弟弟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还是根本就是因为不在意懒得回答。

  他等了半天,最后选择了放弃等待他的答案。

  苏严征有些无力的道:"我就不明白了,当初明明聊得那么好,为什么她说不理我就不理我。"

  他挺委屈的,但又不知道是不是当初自己说错话了,因为他确实不是一个会说话的性格。

  "明明是喜欢我的,突然就玩消失不搭理我了。"

  过了片刻,他从沙发上爬了起来,"行了,不打扰你。"

  苏严征留下一句"好好休息",就出去了。

  苏严礼盯着天花板看了半天,然后笑了笑:"她也说的喜欢我,两回,都是假的。"

  ……

  苏严征的性格比较冲动,到底是主动去找了傅清也,还是以喝醉的这副醉酒的状态去的。

  醉归醉。找起人来那是半点不带含糊,尤其是看到傅清也和文晟凑一块时,整个人嫉妒得发狂。

  傅清也也就是觉得上次和文晟打的牌有趣,就一起又约上了,哪里知道会有人来"砸场子",那掀翻桌子的一下,她整个人都傻住了。

  再抬起头,眉头就蹙了起来:"苏严征,你干什么?"

  苏严征指着文晟,红着眼睛问她:"你要跟他在一起?"

  不就是打打牌。什么时候她说要在一起啦?

  打牌打牌,人数那就至少有四个,另外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文晟道:"阿征,你喝了酒,什么事等你清醒了再说。"

  这在苏严征听来,就是一副小人得志,炫耀的模样,直接上去揪住了文晟的衣领,"你难道看不出来我喜欢她?你难道不知道我们是一对?"

  傅清也惊掉下巴,她什么时候跟他是一对啦?

  就算几年前,两个人那也叫暧昧,不叫一对。只有一个说"在一起"一个说"我愿意",有了这固定流程的才叫情侣,何况当初苏严征说不要联系,那是相当干脆的。

  文晟挑了挑眉,根本不在意他的挑衅,甚至他自己的语气还颇为挑衅:"这种事,一个巴掌拍不响。清也为什么跟我不跟你。你得找找自己的原因。"

  苏严征直接给文晟来了一拳。

  后者的眼神冷了点,但看见一旁的傅清也,整个人就软了下去,一副难受的模样。

  傅清也赶紧推开苏严征过来给他检查伤势:"还好吧?"

  "没事。"文晟对着她勉强的笑了笑。

  "苏严征,我玩的好好的你来闹什么事?"

  文晟伸手拉住她,语气很耐心:"清也,他喝醉了,别跟他一般见识,何况也不疼。"

  "怎么可能不疼?"傅清也还是头一次觉得文晟这么善解人意,"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这人有多野蛮。"

  苏严征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傅清也:"你居然偏袒他?"

  傅清也:"……"

  "我们在一起那么久。居然比不过跟你才认识这么几天的文晟?"

  文晟笑得眉飞色舞,眼底挑衅更甚,在傅清也身后却用劝和的语气道:"阿征,我们今天就是一起打个牌而已,那些结婚的绯闻也是长辈那里传出去的。感情这种事我怎么可能强迫清也。"

  苏严征并不知道,这就是所谓的"绿茶"花招,他只被文晟气得发抖,撸起袖子正打算跟他大干一场,傅清也却挡在了他面前。

  可他这会儿太看不惯文晟了,直接一把将她拎了起来,原本就是打算将她放在一边的,没想到却把她给甩了出去。

  傅清也撞在了被掀翻的桌角上。

  文晟脸上的笑意瞬间就消失了个干净,忙朝她走过去:"清也,有没有事?"

  苏严征的酒也清醒了,原本怼天怼地的大男人,也有些手足无措的站在了原地。

  而旁边的人早就出去给苏严礼打电话了。

  文晟道:"苏严征,你他妈有病?清也这小身板你也敢随便丢?"

  "你就没错了?"

  傅清也疼得眼冒金星,却还要听两个男人争吵,只觉得头都要大了。

  有句话说得没错,单身报平安。

  文晟也不敢耽误。立刻去了停车场打算将车开过来送她去医院,毕竟撞了头,还是得检查的。

  苏严征则是蹲下去将傅清也抱了起来,但是没走两步,他就看见自己弟弟风尘仆仆的走了进来,看了眼傅清也,脸色难看得厉害。

  "把她给我。"他冷声说。

  苏严征没动。

  苏严礼讽刺的抬了抬嘴角:"你一副路都走不稳的模样,还想让她再摔一下?"

  苏严征怔了怔,下意识的就放手了。

  苏严礼接过傅清也以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傅清也是不想让苏严礼抱的。但比起苏严征那个烂摊子,她这会儿还不如图个清净。

  苏严礼将她放在了车上,伸手去检查她的伤势,这难免会摸到不该碰的地方。

  傅清也避了避,声音高了几个度:"你干什么?"

  苏严礼的脸色依旧很差,面无表情道:"你身上还有哪里我没有碰过的,现在知道大惊小怪了,那会儿怎么不见你害羞,你拿套,子出来的时候怎么不害羞?我拒绝你你哄我继续的时候怎么不害羞?"

  他声音也不低,傅清也看见前面把车开过来的文晟,闭嘴了。

  其实她很想反驳一句,她并没有不害羞,只是为了不欠他,以及能不能让自己的阴影消失而已。

  苏严礼这才一脚油门扬长而去。

  文晟看看两手空空的苏严征,皱眉道:"清也呢?"

  "被阿礼带去医院了。"苏严征揉了揉眉心。

  两个男人不得不暂时和解,一同跟了上去。

  ……

  傅清也在拍片的时候,医生打趣了一句:"傅小姐,又是你。"

  "……"她这来医院的频率确实有点高。

  傅清也有些无奈的叹口气:"是你家大老板的功劳。"

  医生若有所思道:"苏副总那样,确实像会动手的。"

  傅清也笑了笑,跟医生道了谢,等她出去时,走廊上正坐着一排三个男人。

  看她出来,三个男人同时朝她看过来。

  文晟率先朝她走过来,看她一副不太有精神的模样,不由得放低了音量:"我送你回去?"

  苏严征不太乐意,但这会儿做错事了,也不敢反驳的太明显:"凭什么你送?"

  文晟挑着嘴角笑道:"苏副总喝了不少酒吧?"

  苏严征看了看一旁的弟弟,心想这会儿让一个对傅清也没有想法的人送才最保险,道:"让阿礼送。"

  文晟也看了看苏严礼,他过会儿恐怕跟苏严征还有点事情要解决,也开口问:"阿礼,你有没有时间。"

  苏严礼似乎是随口道:"成啊。"

  "麻烦了。"苏严征和文晟同时开口道。

  苏严礼表情不变,慢条斯理道:"不麻烦。"

  傅清也沉默了。

  苏严征跟文晟可能不清楚,他俩或多或少有点想法,那都是脑子里的,文晟胆子大点,嘴上也敢说一点。

  但苏严礼,他敢动手。

  说起来,他们仨。她跟苏严礼是最不清白的。

  可傅清也显然也看得出来,文晟和苏严征有事要解决,两个人终究是不能伤了和气的。

  所以她没有开口拒绝。

  而在车上,苏严礼却显得有些沉默。只在下车时,突然喊住她。

  "有事?"

  他显得有些犹豫,末了还是开口了:"前几次就想跟你说,但是怕你会担心。上次我们……你买的套-子其实质量并不好,破了。"

  傅清也的脑子有一瞬间的空白:"你想说什么?"

  苏严礼喉结滚动两下,有些复杂的看着她:"可能会有孩子。"

  "哦。"

  "如果有了孩子,我……"

  傅清也打断他。笑着一边揉额头,一边道:"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人流都是小手术了,你还担心什么?"

  苏严礼没什么含义的笑了一下,很快偏开头,"嗯"了一声。

  等傅清也要进去,他又问:"你是不想生孩子吗?"

  "也不是。"她说,"就是我跟你,咱们怎么生孩子呀?"

  "我们又不是亲属,为什么不可以?"他就事论事。

  傅清也偏着头解释道:"我的意思是。我不喜欢你,你懂我的意思吗?"

  "明白了。"他笑了笑。

  苏严礼想,他就不应该因为这件事担心很久,反正也只有他一个人担心。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