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39章 说亲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苏严礼回到苏家的时候,苏严征已经回来了。他点了支烟,坐在沙发上,说:"你猜文晟怎么说?"

  苏严礼似乎没什么情绪,并没有问他答案。

  "他说,各凭本事。"苏严征薅了一把头发,有些烦躁的说,"他什么女人找不到,就非是要来掺和这一茬,成心跟我过不去似的。又能装,清也可不得给他骗去吗?"

  苏严礼直接绕过他进了房间。

  苏严征就纳了闷了,不知道他有什么情绪值得不好的地方,跟过去时,发现苏严礼解领带时依旧面无表情。

  他抬脚要进去时,就听见自家弟弟冷冷的说了句:"滚。"

  这突如其来的反常让苏严征愣了愣,随后带了点冷意的挑了挑眉:"你往我身上撒气呢?"

  苏严礼没搭理他,作为兄长的那位却没打算让这事这么过去,挡在了他面前:"不说说你那声滚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

  苏严征本来就一肚子气,这会儿更是控制不住,这拳头是直接就挥了出去。

  "苏严礼,我今天就教会你,什么叫兄友弟恭!"

  苏严礼平日里几乎是没有动过手。但散打这些年轻时也是学了个遍的,动起手来同样下下杀伤力足,跟从小就好动的苏严征相比,两个人也算得上是七上八下。

  等到精疲力尽,两个人脸上都挂了彩。

  "可以啊。"苏严征擦了擦受伤的嘴角,"我还以为这么多年没动手,本事都要退化了。"

  他俩这辈子之前就只动过一次手,在小月牙不理他以后。那一段时间苏严礼相当自闭,整个人状态很差,几乎很少跟人交流。

  但是苏严征还记得,在傅清也突然不跟他联系的那天,他们动了一次手,那天的苏严礼就没有输给他。

  他挺惊讶,本来以为他那么虚,没什么动手的本事。

  苏严征总是低估他,这回也是。

  苏严礼静静的躺在地上,一言不发。

  "阿礼,你是不是有心事。"半天后,苏严征从地上爬了起来,伸出一只手去拉他。

  苏严礼站起来以后,淡淡道:"能有什么心事?"

  "有什么事你总不能都往心里放着。"

  苏严礼扯着嘴角笑了笑:"那我要你把傅清也让给我,你愿意吗?"

  "这种玩笑就没必要开了,小心给曲小姐听到。"苏严征叹口气,"一个文晟就有得我受的了,你就安点好心少来折腾我。"

  ……

  傅清也醒来的时候,就看见楼底下站着人了。

  苏严征站得笔笔直直,偶尔抬头往窗户上看一看,很快就又低头下去。

  他这人样貌长得硬朗,看上去其实蛮凶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来收保护费的。

  傅清也看了他一会儿,突然就想起了苏严礼说的糟心事。

  睡个觉,还要担心怀不怀孕。

  她等会儿恐怕还要去做个检查。

  傅清也下楼的时候,傅国山已经开口跟苏严征交谈了。看到她以后,男人几番欲言又止。

  傅国山睨了她一眼,找了个借口走开了。

  "昨天对不起,你还疼不疼?"苏严征说话的语气都不敢太大声。

  傅清也已经感受到了苏严征这人有多偏执,她挺怕这类人的,再要让他知道自己是小月牙的事,那她这辈子可能都要没跑了。

  所以能少接触点就少接触点,不然以后真的是想脱身都脱不开身。

  傅清也就没给他好脸色了:"你也知道我会疼?"

  苏严征那个后悔啊!

  他居然对他的小月牙动手了!

  苏严征直接跪了下去,咬咬牙:"要不然让你爸揍我一顿。"

  "……"傅清也说,"苏严征,我不需要你道歉认错,你只要别出现在我面前就成。当朋友,也有条界限是不能越过的,哪怕没有文晟,我肯定也会跟别人谈恋爱的。"

  "为什么就不能是我?"

  傅清也怔了怔,没说话。

  苏严征抬头看着她:"他那样花心的男人,有哪一点比我好?"

  傅清也还没有来得及说话,身后文晟的声音就响了起来:"阿征,我也没有那么花心吧?"

  苏严征冷笑:"需不需要我列举你交过多少女朋友?"

  傅清也却说:"麻烦你走。"

  一句话,就把男人所有的气势给打了回去。

  苏严征愣了片刻,情绪低下去:"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我会想办法让你原谅我的。"

  他也听话的没有多留。

  傅清也眼神有点复杂。

  文晟挑眉道:"舍不得了?"

  "你果然对长得帅的格外包容。"他有点风凉的说。

  文晟的眉头上有一道细痕。那是昨天跟苏严征动手留下的,文母看见这道伤,气得发抖,告诉文晟,不能怂,得上,抢媳妇这种事绝对零容忍!

  傅清也要走,他却拉住她,语气有些许咄咄逼人:"你还没说,你是不是舍不得他了。"

  傅清也一个头,两个大。

  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捅了男人窝,一个两个都奇奇怪怪的。

  傅清也说:"你这样说话做什么,搞得我们像真的一对似的。"

  文晟"哼"了一声,懒洋洋的眼角带着点勾人的味道,语气却凉飕飕的:"怎么,不愿意跟我搞对象啊?"

  傅清也说:"你外头那么多,缺我一个吗?"

  文晟给气笑了:"你倒是说说,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外面多了?"

  "得了吧,你那手机,我都看见无数回你抓着妹妹聊天了。"

  文晟:"聊聊天跟真有些什么能一样?"

  "……"

  这天没法聊,妥妥的渣男语录啊。

  傅清也可不会把自己搭在文晟身上,而且,别以为她不知道他跟曲贺阳说的那些话。

  那会儿他们从电影院出来,两个男人边抽烟边闲聊。

  "你真打算跟傅清也一块?"

  文晟是怎么说的?

  "婚嘛总是要结,找一个玩得开的,婚后互不干扰,你不觉得这也挺好?"

  所以傅清也清楚得很,文晟不是真心,现在对她不错,就是打算哄住她,娶回家做个摆设,然后两个人各自外面找。

  这个跟苏严礼找她谈恋爱就是想睡她有什么区别?

  唯一的区别是,文晟这种提议,傅清也或许能接受,但必须是要在她实在是找不到真爱的情况下。

  ……

  傅清也上了文晟的车,直奔药店。

  买验孕棒的时候,她大方的不得了,丝毫不避不闪。

  倒是文晟脸色一变。

  傅清也笑了:"怎么,妹子也处过无数个了,没见过这个?"

  文晟却怎么也笑不出来,懒洋洋的脸色消失了,回到车上时一言不发。

  "回去吧。"她打算去验一验。

  文晟脸色僵了半天,最后僵硬的问:"那个男人是谁?"

  "关你什么事?"傅清也睨他一眼。

  "……"文晟脸色又冷了一点。

  他早就猜到傅清也私底下可能有男人,他也没觉得怎么样。但是现在居然不舒服了。也不只有今天,昨天看到苏严征就挺不舒服的。

  文晟一直到送她到家,这张脸色都没有缓过来,因为傅清也一直到下车,都没有开口解释一句。

  ……

  傅清也不说,但文晟自己会去查。

  晚上跟曲贺阳吃饭的时候,他就多嘴提了一句:"曲哥,能帮忙查查傅清也身边有什么男人不?"

  苏严礼本来正在看傅清也那条叫他放心,自己没怀孕的消息。听到这句话时,就抬头多看了一眼。

  曲贺阳可没有忘记他前段时间说的"不在意她在外头的事迹,各自开心就好",打趣道:"心眼什么时候这么小了?"

  文晟道:"没别的意思,就是想知道外头的是谁。"

  "恐怕还是不知道的好。"曲贺阳道。

  一旦知道了,他可不觉得他还坐的住,绝对会动手把人给处理了。但傅清也外头有人这事,他一时之间还真是没想到。

  苏严礼的脸色同样不好看:"傅清也外头有人?"

  文晟扫了他一眼,"咱们身边这些女士,介绍来介绍去的,好看男人又多,那些男的多半又温柔贴心,总能傍几个富婆。"

  傅清也又应该帅哥。

  曲贺阳对苏严礼道:"没想到傅清也没拿下你,你那哥哥却相当死心塌地。据说都跟文晟杠上了?"

  两个大男人因为傅清也动手的事,他也略有耳闻。曲贺阳点评道:"厉害。"

  苏严礼笑了笑:"可能远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厉害。"

  曲贺阳没放在心上,很快跟文晟聊其他话题去了。只有叶浩海看着苏严礼,欲言又止。

  或许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大家都认为看不上傅清也的苏严礼,实际上早就被拿下了。现在两个人没什么交集,他总觉得是女方那边的态度问题。

  不过叶浩海也不敢保证,也可能是苏严礼自己觉得没什么意思了。

  ……

  傅清也身边并没有什么人,曲贺阳就这么调查,当然是什么都调查不到的。

  只是两天以后,因为文晟没怎么来找过自己,蒋慧凡也重新回去工作了,她得一个人去找地方玩,一个人实在是无聊,所以她点了个男模陪她一起唱歌。

  傅清也就只是为了唱唱歌,但男模会错了她的意,暧昧得给她捏了捏腿。

  "谁让你做这些的?"傅清也皱了皱眉,语气有点冷。

  男模僵硬的保持着原动作没有动,低头道歉:"傅小姐,对不起,我理解错了。"

  身边的男人一个比一个难以言喻,这突然碰到个这么柔的,她也不好意思太为难人家,客客气气的道:"没关系,你跟我一起唱唱歌就好,我就是今天一个人有点无聊而已。"

  傅清也主动想把男人扶起来,但到底是一个男人,体重比她重了四十斤呢,她非但没有把人给扶起来,反而把她自己给绊倒了。

  于是两个人就保持了一个比较暧昧的姿势。

  男模还没来得及站起来,包间的门就被推开了。

  文晟在看清楚里面的状况以后,整个人的笑意以掩耳不及盗铃之势迅速消失不见。

  他跟曲贺阳苏严礼他们一起过来聚一聚,听经理说傅清也在这里,想着忙了几天都没有见面了。所以他就打算过来看一看,哪里想到居然会看见这样一幕。

  文晟上下打量了男模两眼,眼神犀利。

  男模也感受到了来者不善,有些局促不安的坐在原来的地方一动没动。

  傅清也怕男模有压力,就支开他:"这边不需要你伺候了,你先回去。"

  男模点点头,走到门口,却被文晟拽住,他抬抬下巴,看着傅清也:"就他?"

  "什么?"她不明白了。

  文晟笑了笑,松开他。头也不回的往外走。

  彼时曲贺阳和苏严礼还站在大厅里坦然自若的谈事情,看到文晟一脸阴郁的出来,还疑惑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出来的那个包厢很快又走出来一个男模,高高瘦瘦,挺有病娇美。

  文晟几乎是用最锐利的眼神看着他。

  曲贺阳道:"怎么跟人家一个模特过不去?"

  文晟扯着嘴角讽刺的笑道:"你去看看包间里面坐着的是谁吧。"

  他说完话,就头也不回的走开了。

  曲贺阳跟苏严礼,都不是爱八卦的性格,对于这种事并不在意,只不过路过时,苏严礼随意的往里扫了一眼,里头坐着个女人。在吃果盘。

  苏严礼的脚步一顿,脸色微微变。

  "怎么了?"

  苏严礼顿了好一会儿,才道:"没什么。"

  ……

  傅清也一个人把能唱的歌都唱了个遍,然后得出结论,这种活动下次绝对是不能一个人来,不然实在是费嗓子。

  她唱累了,就倒着打算休息一会儿,但没过多久,突然又有一道人影闪进来。

  闪烁的灯光照射下,她第一眼并没有认清楚是谁,还以为是服务员,等到好半天没听见动静,她才睁开眼睛又看了一眼。

  等傅清也看清楚苏严礼那张脸时,整个人几乎是立刻从沙发上弹了起来,她皱眉说:"你进来做什么?"

  苏严礼把灯开成了正常的照明灯。

  "你今天叫男模了?"苏严礼的脸色不太好,何止是不太好,几乎已经是少有的阴冷了。

  傅清也却半点不在意:"对啊,叫了,我还不能找个人陪陪我吗?"

  "他叫什么?"

  傅清也翻了个白眼,她才是顾客,为什么要去记替她服务的人的名字?

  "跟了你多久了?"他不依不挠。

  果然是不是?

  她身边这些男人果然烦人的很,就知道问问问。她都不知道自己当初是怎么觉得苏严礼和文晟好看的。

  傅清也说:"很久了,在追你之前就跟着我了,行了吧?"

  苏严礼难以置信的看着她,然后讽刺的笑了笑:"身边有一只鸭子,然后再转头来喊我老公?你处-女-膜是不是补的?"

  "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傅清也瞪大了眼睛,气得不行,他占了便宜,现在反倒是来怀疑她了?

  "你自己干出这种事,我为什么放干净点?谁不知道你们找男模是干什么的?"他有些尖锐的说,"也是,不然以前风评不好的那些传闻这么来的?凡事都不会空穴来风……"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傅清也的一耳光打断了。

  傅清也红着眼睛冷着声音道:"我怎么样也用不着你来评价吧?就算我不干净。我用不干净的身体骗你结婚了么?你说的不错,我跟你不是第一次,我还不止养了这一个呢,你满意了?"

  傅清也提了包就往外走去,她在这里是一秒钟都待不下去了。

  怎么天天竟是这些糟心事。

  傅清也往外走一回儿,苏严礼也抬脚跟了出去。

  ktv这条街还是挺偏的,一路上除了一个大路灯,来往的人都比较少。

  傅清也当然感受得到身后有人在跟着她,她有些烦躁,同时还憋屈得不行,乱七八糟的心情搅和在一起。挺让人郁闷。

  她回头冷冷的看了眼跟着她的男人:"你别跟着我了。"

  苏严礼的脚步停下来。

  可当傅清也又继续往前走的时候,她听见了男人的脚步依旧跟着她。

  "我叫你别跟着我了。"傅清也压低声音说,"算我求你行不行?我现在看见你就倒尽胃口,我这样天天爱勾搭小白脸的女人,我离你远远的成不成?"

  傅清也说着说着,挺委屈的,她抹了一把湿漉漉的眼角,"苏严礼,做人要有良心。我从来没有用我是第一次威胁你做过什么,更没有要你负责。所以你得清楚,你是没资格挑剔我干不干净的……算了,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不在意了。"

  她在最后,又懒得计较。

  这种不太友好的评论她不是已经经历过无数次了吗?

  苏严礼站在路灯下,神色不明,半天后,说了一句:"抱歉,我就是太生气了。"

  傅清也心想就这样吧,她也懒得追究什么了,她已经够糟心了。

  但她想走,苏严礼却依旧没有放她离开,他很快快步上来拉住她的手。难得声音里面带了恳求:"就不能别走吗?跟我聊会儿天,我想跟你谈谈。"

  傅清也笑了:"咱们都这样了,还有什么好谈的?"

  苏严礼英俊是真英俊,傅清也甚至找不出第二个比他还好看的男人。这个男人对其他人一贯都很绅士,平常乍眼看去,也确实是个君子。

  傅清也见的最多的,要不就是他虽然客气却疏离的样子,要不就是他从容不迫的模样,再要不就是他镇定拒绝她求助的态度。

  今天道歉挺难得的。

  他眼神复杂的看着她,里面或许还带了点她不太会描述的情绪。本来垂眸看着她的模样应该是带着高高在上和居高临下的味道的,但是这会儿态度却很恳切:"你忘了吗。你上回答应跟我谈谈的。"

  傅清也想了半天,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答应过他。所以她如实摇摇头:"我不记得了。"

  "你出国旅游前,我去了你们傅家,本来是打算那天跟你谈的,你说不方便,约了下次。"他很认真的打量她,似乎想从她眼底看出真假。

  傅清也很快想起来了这件事,却摇了摇头。

  苏严礼看了她好一会儿,点点头,转身要走了。但是他又很快回了头,眼神复杂的看着她:"你撒谎。"

  傅清也诚恳道:"我没有。"

  "你撒谎。"

  "没。"

  苏严礼扯着嘴角道:"你刚才眼神闪躲,手指也不自觉的搅和在一起,典型心虚的标志,所以你撒谎了。"

  傅清也索性就大方的承认了:"可我们真没什么好谈的啊。"

  苏严礼说:"你知道那晚我是什么心情吗?我本来崩得那么紧的一个人,但是我想把什么都放下。我不是故意对你不好,我……以前有过很重的心理阴影,我得慢慢一点点走出来,要不然找个地方听我说说?"

  "我没时间。"傅清也说,"苏总,你这样给人观感不好,那件事我一个女人都没有怎么在意,你一个大男人。没必要像个小媳妇一样念念不忘。"

  苏严礼沉默了下来。

  傅清也也没有动,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气氛让她也有点犯蠢。

  直到她感觉到有几滴雨滴飘落下来,她才回过神来,"苏总,下雨了,先回去吧。"

  在这个春末即将迎来夏季的天气,这个城市总是多雨。天气诡谲的如同变色龙似的,前一秒的大太阳,后一秒可能就下起雨来了。

  两个人都没有伞,她身体又虚。可不希望成为落汤鸡。

  但他握住她手臂的手依旧没有放开,傅清也扫了两眼,笑了:"苏总呀,你这样纠缠不休,等会儿我会误认为你喜欢我的。"

  他盯着她看了片刻,下颌线崩得紧紧的,好半天才勉强抬了下嘴角,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开玩笑,亦或是又想睡她了,单纯调调情而已:"不可以吗?"

  "不可以。"傅清也不管他是不是在开玩笑,都会拒绝得彻底,"我都不喜欢你,你要是喜欢我,我会觉得很麻烦。"

  是真麻烦。

  傅清也以前因为苏严礼给她的阴影,做事总是拖泥带水,她不喜欢这样,她现在想要干脆利落一点,就跟她从前那样。

  那一段经历就当作过去式,她现在差不多已经能回归到自己最开始那种游手好闲,纸醉金迷的生活。

  虽然像个米虫,但她自己觉得这样的状态挺好。

  苏严礼站着没动,雨水把他的头发打湿了,他也没有动一下,就这么看着她。

  傅清也说:"你刚刚开玩笑的吧?

  他笑笑:"嗯。"

  "你总是有那方面的想法,是不是因为躁郁症?"这个病欲望强,她补充说,"苏晋说的,说你第一次就是因为控制不住自己。"

  苏严礼道:"你想怎么说都行。"

  傅清也的笑容就彻底消失了,她不知道他这是不是给他刚才回答的那个"嗯"做解释。

  --你要觉得我在开玩笑,那我就在看玩笑吧。

  你想怎么说,都行。

  傅清也再也待不下去了,这些烂糟糟的事真的让人心理压力颇大。

  她上了车,最后一眼往后看去,他依旧盯着她的方向没动。

  ……

  苏严礼等傅清也彻底消失以后,才收回了视线。

  抬头时,曲贺阳正意味深长的盯着他看:"原来是我说错了,什么傅清也没拿下苏家二少爷,大少爷却沉沦得深,没想到两个七上八下。"

  苏严礼面无表情。

  曲贺阳道:"你得记清楚,我妹妹是要嫁给你的。忘了跟曲渡的仇了?以及,苏严征知不知道你的心思?"

  他依旧没什么表情的打算从他身边绕过去。

  曲贺阳琢磨了一会儿,道:"你对她,什么时候开始的?"

  苏严礼淡淡道:"比你对安琪还要久。"

  曲贺阳眯了眯眼睛,两个男人互相对视了一会儿。最后谁也没有再说什么。

  ……

  男模的事,文晟心里那个气。

  他也是没有料到自己心眼能小到那种地步,直接上门,把男模给弄走了。

  傅清也上门又喊过那个模特一次,却被经理告知辞职了。

  她心里猜到了个大概,就是不确定是哪一位动的手。苏严礼妒忌心强,有可能,文晟那天那么生气,也有可能。

  但傅清也不可能去追究这种事,她只不过想活得自在点,再提起来。肯定又是脑子要炸。

  文晟依旧来约她,两个人出门依旧是好伙伴,但旁边人都看出来了,傅清也每次看其他人,他就一副死样子,比如喝酒的时候,就放下酒杯,抽烟就灭烟头,不过开口提醒,倒是比较少。

  有了文晟,蒋慧凡约到傅清也的时间也比较少了。

  蒋慧凡不止一次表示怀疑。"这文晟最近是怎么了?你就非得陪着他一个人是吧?还是苏严征好,起码苏严征听话不霸道啊。"

  提起苏严征,同样也烦。

  自从上次不小心伤到他,他到现在每天都会来自己楼下站一小时求原谅,雷打不动。

  而她跟文晟的绯闻,没过多久,终于戛然而止。

  傅家遭受了有史以来的最大危机。

  没有人觉得文家还会接这么个烫手山芋。

  苏母本来有意替苏严征争取的,也不由得变得犹豫。

  跟苏父一商量,苏父笑道:"文家精的很,哪里会拿自己来冒险?不然不知道要给傅家这个无底洞垫多少。"

  苏严征也挺放心,文晟也不是为爱冲昏头脑的人,也好让傅清也看看他有多不靠谱。

  可没有人想到的是,文母却动了真格,去了傅家说亲。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