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40章 应酬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傅家大厅里,聊得挺热闹。

  傅清也看着文母,心里差不多猜到自己恐怕又要成为众矢之的,也算是a市豪门圈里面的顶流了,热度简直高居不下。

  而文母前脚刚走,后脚苏严征的消息就发了进来:"你同意了?"

  傅清也还没同意,也没有回。

  说实话家里出了这样的事,她不担心是不可能的,而且文母给出的条件就是,借钱给傅家周转,眼看着这么好的机会摆在眼前,说不心动是不可能的。

  而之所以不同意,是傅国山还想考虑考虑。

  如果不是因为自家父亲的态度,她是没有什么好拒绝的,毕竟她跟文晟婚后哪怕结婚了,那也是各自管各自的,无非就是多了一张结婚证而已。

  傅清也没回消息,苏严征直接打了电话。

  她同样没有接。

  但是回了一条:"没有。"

  一直到晚上,文晟搂着个小姑娘出现在某个酒吧时,大伙才猜到可能没成。

  傅家居然没同意。

  这足够让人惊掉大牙了。

  曲如岁似笑非笑:"是不是身边还有其他的靠山?"

  曲贺阳扫了苏严礼一眼,除开苏家,他想不到有谁还有那个本事。

  苏严礼神色淡淡。

  曲如岁挑眉:"阿礼不会做出这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事。苏副总如今实权不大,不会是苏家。"

  曲贺阳道:"人没嫁过去,倒是先护起短来了。"

  曲如岁被说得脸蛋微微泛红,而苏严礼的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桌面,不知道在想什么。

  ……

  往后三天,傅国山几乎是腆着张脸去求合作。

  哪怕有其他机会,他也不会这么草率的拿自己女儿的未来开玩笑,他是没觉得文晟不好,但这么快板上钉钉,连人品都没有彻底考察成功怎么成?

  蒋家虽然蒋慧凡跟傅清也关系不错,但长辈之间涉及利益了,就没有那么好打马虎眼了,傅国山直接被搪塞了过去。

  "傅总啊,你也知道,今年谁的日子都不好过。"

  傅国山还能怎么着?

  只能笑着感慨感慨今年的大环境。

  被拒绝了太多次,傅国山最后不得不去苏家试试水。他明白苏严礼跟曲家亲,恨不得他破产了才好,想着的是见一见苏严征,搞搞迂回政策。

  但苏严征不在,去外省出差去了。

  这也不意外,毕竟这几天都没有看见他出现在自己楼下了。

  而他偏偏这时候不在,傅国山不用动脑子,差不多就能猜到结果。显然是苏严礼早就料到了自己的打算,故意把他给支走了。

  傅国山只好笑着试探的问:"苏副总不在,那能不能见见苏总?"

  秘书的笑一如既往的得体:"苏总很忙,怕是见不了客。"

  傅国山回到家里时,一脸疲惫。

  为了不让傅清也担心,跟傅母抱怨苏家的绝情也是避开她的。但傅清也多少还是听到了一些。

  对于苏严征的事,傅母有不同的看法:"你就觉得苏家那个大儿子是被支走的?以前好那也是因为家里没出这事,现在出了恐怕避开咱们都来不及。"

  傅清也说不上来自己是一种什么感受,有种自己这么大了,却什么都帮不上忙的无力感。

  她不怪苏家,墙倒众人推。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而且两家的关系早就不同往日了。而且哪怕说好,也不过是因为利益,短暂的好过一段时间而已。

  ……

  傅清也跟文晟、蒋慧凡凑一起的时候,兴致都不是很高。

  她跟文晟都没有提起过说亲没成功那件事。

  倒是蒋慧凡开了口:"你俩还好没凑一起,不然私生子还不得一大堆。"

  文晟懒洋洋的坐着,表情不太好看,没搭理。

  傅清也尴尬的笑笑。

  本来文晟还时不时的接几句话,后面是直接不给好脸色了,傅清也也不知道,他心情既然这么不好,那还要答应出来做什么。

  而且,也不走。

  两个人坐了一会儿,傅清也率先从凳子上起了身,打算出去透口气。

  文晟扫了一眼,坐着没动。

  蒋慧凡说:"你怎么这么别扭。男人甩脸色得吃亏的,你看清也那直女的样子,看得出来你是对她没同意不满,然后来哄你吗?"

  文晟凉凉的"哼"了声,拿手机发了条消息,很快就有女人来接他走。

  蒋慧凡对他找女人的速度目瞪口呆,最后点评道:"你真的可别作了。"

  文晟却带着女人从傅清也面前路过,目不斜视。女人笑得妩媚。跟他不同的是,看了傅清也几眼,上下来回扫的那种。

  傅清也收回视线,再抬头,看见楼上苏严礼和曲如岁正倚靠在栏杆上聊天,女人根文晟怀里的那个一样娇媚,只不过多了几分知性美和贵气。

  曲如岁扯扯苏严礼的衣袖,男人很快弯下头来听她说话,姿态蛮亲密。然后曲如岁指了指dj的位置,男人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

  她在两个人朝她看过来之前,走回了原来的地方。

  蒋慧凡说:"你别理文晟,他就那副死样子,总有一天后悔都没有后悔药吃。"

  傅清也心里藏了事,怎么样都轻松不起来。很快就回家去了。

  她睡觉的时候,总是梦见跟苏严征当网友的那段岁月,尤其是打游戏那会儿,他话少,什么时候她都能找到他,可以问他题目,问他一切她未知的东西。

  虽然没见过面,但是像是一个靠山一样。她从来不需要担心什么。

  傅清也记起苏严征的好时,清醒过来以后,就给他打了个电话。

  但接电话的却是一个女人。

  "苏副总睡了,您有事?"对方问她。

  傅清也顿了一下,说:"没事。"

  她去洗了把脸,女人呐,有的时候就是容易感情用事,做事都不经过大脑的。这个时间段明显就不是个适合打电话的时候呀。

  傅清也的情绪还算压得住,谁还没有遇到点烦心事呢,可她一出门,又有人喷她没心没肺,说她不够顾家。傅家都出事了还有心思出来玩。

  有些人就是闲着没事情做,吃饱了撑的。你干点什么都非得给你揪出点毛病来。

  傅清也是不在意这些,但她不在意,傅国山却在意得不得了,看的多了再加上压力大,某个早上吃完早饭,站起来时人却往地上重重的砸去。

  "爸!"傅清也在位置上傻了好一会儿,才慌忙起身去看人,与此同时傅母也赶紧去打电话叫救护车。

  ……

  救护车来得很快。

  傅清也看着毫无生气的傅国山被医生抬上救护车,整个人心如刀绞,一旁的傅母早就哭得泣不成声了,这是俩夫妻相处三十年来,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

  "妈。你别担心,没事的。"傅清也抱着傅母不停的安慰,一同上了救护车时,又不停的拿纸给她擦眼泪,"你这样,爸醒来会心疼的。"

  傅母就这么靠在傅清也肩膀上难受了很久,从放声大哭到默默的掉眼泪。

  等到下了救护车两个人在走廊坐着等结果,傅母才轻声道:"你妈小时候,也不是什么特别大户人家的孩子,但你爸不是,你爸年轻那会儿傅家可如日中天咯,所以你奶奶他们都看不起我,说什么也不同意你爸爸和我在一起。但你爸爸非我不可,非要和家里杠。"

  "我以为,你爸也就一阵新鲜劲儿,用不着多久就会跟我分手的。所以我走掉了,跑回老家相亲。那会儿没高铁,也没有飞到我老家的飞机,你爸爸就坐着火车,一坐就是好几天。我看到他的时候,他整个人的腿都是肿的。他看到我,眼泪就噼里啪啦的掉,说不回去了,就跟我过苦日子算了。"

  傅清也默默的听着,没做声。

  "现在我就在想,你爸爸要是娶一个门当户对点的姑娘,会不会就不是今天这情况,傅家可能就不会一天不如一天了。"

  "没事的,就是小困难而已,我们会跨过去的。"

  傅清也听出了傅母的自责,她母亲身为她爸爸的伴侣,远比她要担心傅家担心得多。

  她是真的心疼傅母心疼得不得了,父母是傅清也唯一愿意牺牲自己换他们好的人,这会儿其实她心里已经酸涩到不行了,但她一哭,傅母可能会更加受不了,所以傅清也活生生憋住了。

  ……

  傅国山是因为压力过大加上一时怒火攻心,才晕倒的。算不上很严重,但也不是说醒了就能出院。

  可傅清也也是从今天以后,才好好关注过自己父亲,傅国山保养得当,五十岁的年纪看上去不过四十出头,她从来没觉得他老过。只是今天傅清也才觉得他老了,白头发都有很多了。

  她突然有些怨自己不争气,她看不惯曲如岁那样的女人,但是曲如岁却是曲家一把好手,能替家里分担很多。

  傅清也比不上曲如岁,她真的有些认了。

  她觉得自己似乎应该做点什么。

  不过眼下,照顾傅国山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傅清也依旧觉得自己跟医院有缘,不管是因为自己还是其他人,她这段时间来医院的频率实在是太高了。如果时光能重来,她或许应该做一个医生或者护士。

  傅母身体也不是很好,傅清也是不让她熬夜的,所以每晚留下来照顾的,都是她。她这张嘴哄人起来还是厉害的。哪怕傅母不想同意,被她劝着劝着也就同意了。

  傅国山这一生病,来看他的人真不少。

  尽管愿意帮傅家忙的人不多,但这种时候,难免要来走个过场。

  本来招呼人这种事,傅清也是不需要做的。只是眼下这些全部变成了她的任务。她能笑着跟每一个人道谢,哪怕是叶浩海。

  相比起她,反而是叶浩海的脸色有些挂不住。

  只不过在曲如岁和苏严礼同时出现的时候,她的表情还是有几分不自然。一个是她现在觉得挺厉害的女的,另外一个则是拒绝了她父亲的求助。这两个人走一起,让她不太好形容是什么感觉。

  "傅总。我跟阿礼来看看您,您一定要休息好,公司的事那是工作,可千万不要因为工作耽误身体了。"曲如岁笑道。

  傅国山其实还是不太放心苏严礼往自己女儿面前杵,何况还带着另一半。傅清也可没有那么稳重,他有点担心,正打算自己开口说话,没想到傅清也却开口了。

  "我也是这么劝我爸的,今天还是麻烦曲小姐和苏总过来了,也叫你们担心了,你们坐会儿。我给你们倒杯水。"

  傅清也哄人可能会哄,尤其是在长辈面前卖乖。但是说话还能露出这种无限可击笑容的,几乎没有过。分明前一秒看向苏严礼时,她还皱了下眉。

  尽管看上去没曲如岁的一半精明样,也让傅国山顿了顿。

  曲如岁挑了挑眉。

  而傅清也则是真给他们倒了水,递水过去时脸上也维持着笑容,只有在苏严礼接过水杯手指在她手心里碰了下她表情微变时,几乎没有任何异样。

  "傅叔叔公司找到人帮忙了?"曲如岁换了个称号,问起私事,一声傅叔叔可比傅总距离要近很多。

  傅国山想看看傅清也的表现,并没有开口。而傅清也也没想让傅国山开口,回答道:"这会儿不是工作时间,曲姐姐就别提这些事了,我们也不急的,先把身体养好。你这么问是在外面听到了什么传闻?"

  曲如岁笑着叹了口气:"就是挺担心傅叔叔的事情的,如果不是曲家最近周转不开,能帮忙的地方我们肯定帮。"

  话也就是说的好听。

  谁不知道曲家家大业大,真心想帮忙还能连这点事情都做不到了?曲如岁不过也就是练就了"鬼话连篇"的职场道理。

  何况,曲如岁跟傅清也早就把不对付搬到台面上来了。

  不过眼下两个人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傅清也长得美,但大眼睛圆,能哄好长辈也就是因为这双大眼睛特别有迷惑性,看上去特别真诚。

  笑容配上这双眼睛,那就更加真诚了。

  傅清也看上去很是感激:"曲姐姐真的是有心了,不过这也是大事,帮不上忙也可以理解。有这份心我已经相当感激了。"

  曲如岁笑着客气了两句。

  傅清也踢皮球似的还给她。

  苏严礼则是坐在位置上不动声色的看着她。

  他盯着自己看的时间着实有点久,傅清也也就朝她扫了两眼,两个人也算是同床共枕过,想起他对傅国山的拒绝,以及又在自己这边不可理喻的逼问她跟那个男模的关系,傅清也甚至有一瞬间想用上美人计,可也就是一瞬,她就立刻打消了自己的念头。

  也不是她不舍得装乖装亲近。毕竟美人计都写进三十六计了,显然是好计策。只是觉得苏严礼这人把生活和工作分得太开,不一定有效。

  她脑子里闪过美人计的时候,她的眼神也跟着变动了一下。但苏严礼被她撩拨过无数次,哪怕那眼神只是变动了一下,他却已经十分敏锐的看出来了。

  一时之间他连下颌线都紧绷了。

  "傅叔还需要休息,那我们也就不打扰了。"曲如岁笑道。

  她跟苏严礼离开的时候,男人的视线却又往后看了一眼,刚好看到傅清也把门给关上了。

  曲如岁道:"这回见傅小姐倒是变了许多,你觉得她以前好,还是现在好?"

  苏严礼在琢磨自己的事。并没有回答她。

  曲如岁最想听到的答案,自然是他说傅清也没关注过,可这种沉默,同样是类似的道理。

  苏严礼则是在考量一阵后,给傅清也发了句:?谈谈??

  ?谈什么??大概是因为傅家的事,她并没有不回复。

  苏严礼想起了她刚刚那细微变化的眼神,这么久了,他不惦记跟她做点什么那不可能,有的事情需要那么点顺水推舟。

  他修长的指尖很快在键盘上敲下几个字:?你刚刚不是还在计划么??

  傅清也就没有回复了。

  苏严礼收起手机。

  曲如岁道:"跟哪个小姑娘发消息呢?"

  苏严礼闭着眼睛在副驾驶上休息,而曲如岁也觉得有点困,把头靠在了他的肩上。

  男人似乎有些僵硬。

  但她丝毫不在意,反而用手指在他肩膀上暧昧的画圈:"我其实一直都挺好奇,你第一个女人是谁的。是个普通女人还是美若天仙?会不会让你忘不了她。"

  他是有些后悔的,他或许应该再狠点,让她忘不掉他的好。

  这种事情,一旦想起,那就是整天都有种燥意。

  苏严礼在晚上打台球的时候,甚至想起傅清也加他微信的那晚,他也在这个场所。如果在这种地方,他搂着她的腰教她,会是一种什么感觉。

  所以没过一会儿,他就没了心思。打算走了。

  苏晋道:"这就不玩了?"

  "嗯。"

  苏晋本来想跟他一起回去的,只是路过制动售药机时,却看他脸色如常的买了两个东西。

  苏晋默默鼻子,没做声。

  他也是第一次在他面前看见他干这种事,有些不习惯,但是可以理解。

  过了一会儿,苏严礼偏过头来:"调一笔钱借给傅家周转,需要多久?"

  苏晋皱起眉。

  折腾傅家,那也是许久之前他和曲贺阳定下来的计划。自己干的,现在又要自己解决?

  苏晋又看了看他的脸色,叹口气。"三五天吧。"

  男人点点头,走了,并没有让苏晋搭上顺风车。

  他只好回去继续待一会儿,然后看见曲如岁和叶浩海正待在一处。他只看了一眼,跟这两人关系他都不算熟,没有过去。

  叶浩海看着曲如岁,好心提醒了一句:"曲小姐,你可得防好傅清也。"

  曲如岁笑道:"防她什么?"

  比起傅清也,叶浩海可是跟她关系不共戴天,苏严礼要是跟傅清也一起了,总有一天会被枕边风吹得把自己从他的阵营里面给摘出去。

  所以他自然更加看好曲如岁。

  叶浩海说:"当然是防着她跟苏总好上啊。"

  "你的意思是说我比不上傅清也,阿礼会选择她?"曲如岁心不在焉道。

  叶浩海讪讪:"你也别不放在心上,我给你看组照片,你自己体会体会。本来上次就想发你,没法成功,就给耽误下来了。"

  曲如岁其实对叶浩海的照片并没有多大兴趣,只不过他既然发了,碍于礼貌她也得看看,只不过在她看到照片上的人时,脸色终于变了。

  照片很暗,沙发上坐着一男一女,两个人在拥吻。男人的手很霸道的搂住那女人的腰,应该是女人想起来,他不允许。

  而照片上的人,她再熟悉不过。

  ……

  这天傅母是在傍晚时候过来的。

  父母一起,她就会给他们留下私人空间,自己到外头去。

  傅清也自己出去转了一圈,半个小时左右,等到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她才重新回到病房,只是还没来得及开门,就听见傅国山有些欣慰的说:"咱们清也终于长大了。"

  她的手顿了顿。低着头。

  傅国山的声音继续传来:"我挺遗憾,没有个儿子。"

  傅清也咬咬唇。

  "你还搞重男轻女那一套啊?要是清也听到,不知道得委屈成什么样子。"傅母埋怨道。

  "你想哪里去了?"傅国山说,"我是担心,清也什么都不会,万一以后咱们走了,她养尊处优惯了要怎么办。有个哥哥,就能在我走后守好她。有的时候想逼她一把,让她去公司锻炼锻炼,但她撒撒娇,我就舍不得了,都怪我心软,所有人都笑话她是个花瓶,是个不成器的东西。"

  傅清也的头埋得更加低了,在原地僵了片刻,然后一个人下了楼,坐在了医院安静的停车场后面的后花园里。

  一直到听到脚步声,她才擦了擦眼角。

  苏严礼用手机灯光照了照,才发现是傅清也,她的眼睛有些红。

  男人顿了顿,很快抽出纸巾蹲下来给她擦了擦眼泪。

  "我很幸福是不是?所有人都得为家里奔波,在这个年纪的只有我依旧在吃喝玩乐。"

  就连蒋慧凡,也被逼着回公司了。几乎很多老一辈都退了下来,而傅国山却还得扛在一线奔波。

  苏严礼坐在了她的身边。

  "我不是哭。"她就是心酸,父亲压力多大,承受了多少,她就越发觉得自己不懂事。她其实也不是不会那一套,傅清也脑子不错,她就是自己不想学,但她的不想,是需要家人更加努力的付出的。

  "嗯。"苏严礼说,"这一次我或许可以帮帮你。"

  只是这一次,后面依旧可以按部就班的走。

  傅清也想起今天他若有所思的眼神,笑了笑:"你就这么想睡我啊?"

  其实如果不是因为心情不好,她看见他就该走人了,在她看来,两个人关系不算好,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他提供帮助,那肯定有意图。

  苏严礼一开始确实是这么打算的。

  他想听到她在自己耳边喘-息,想让她不得不攀附他。

  但是此刻却改了主意:"我不扰你,但是你不能同意文晟。"

  傅清也说:"这算什么?"

  苏严礼看了她一会儿,说:"你不会撒娇,撒娇的女人命都会比较好。"

  傅清也会,就算懒得对他撒。她笑着问:"命能好到哪里去?"

  "能要一个男人的命。"他淡淡。

  傅清也见过这句话,忘记是那一本小说了,她又觉得自己似乎是以前跟苏严征当网友那会儿,跟他说过。

  "我努力一点,不是在你身边什么都能要到?"

  苏严礼不可置否的笑了笑:"你大可以来试试。"

  她其实不太相信苏严礼愿意帮自己的话,他不图谋自己的身体,那绝对是在其他方面有利可图的。

  ……

  傅清也没想到曲如岁第二天会来找自己。

  她礼貌的跟她打了声招呼,并没有深交的打算。

  但曲如岁却笑着喊住她:"你跟阿礼那点事,我全部都知道了。"

  "我跟他能有什么事?"傅清也平静道。

  "我跟他有半年之约,这半年,我不会干预他怎么玩。你送上门,长得也不错,他不会拒绝。"曲如岁道,"不过,感情毕竟当不了饭吃。"

  傅清也道:"你想说什么?"

  "知道阿礼跟跟我结婚的原因么?"

  "傅清也兴致缺缺道:"他喜欢你吧。"

  曲如岁的笑意就更加明显了:"成年人也就你整天情啊爱啊的,其实联姻联姻,没点目的联姻什么?阿礼之所以选我,最主要的目的是能帮助苏家往上走。而咱们两家撞型撞得厉害。曲家会对付傅家,你再清楚不过。"

  傅清也没说话。

  "他早知道傅家会完的。"曲如岁道,"苏严礼一开始从傅家抽身,也不过是为了在大家瓜分你傅家的时候分一杯羹而已。"

  "傅小姐表面功夫都不做了?"傅清也的脸色还算正常。心里却猛地下沉。

  她以为苏家只是不想陷入傅家泥潭,没想到,人家真正想做的,却是落井下石。

  曲如岁笑道:"给你提个醒,毕竟这次,才刚开始,傅家居然就不行了。"

  她笑得得意,仿佛傅家是只可怜虫似的:"怎么着,也得撑到我和阿礼的婚礼不是?我还等着傅小姐来给我做最美伴娘呢。"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