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41章 笑靥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傅清也看了看面前的曲如岁,对方是笑得相当碍眼了。

  本来她就因为傅家的是心情不好,再加上这会儿她的挑刺,说话也忍不住尖锐了不少,傅清也扬着眼梢,说:"曲姐姐你今天这么往我面前凑,是发现什么了么?还是说你怕我跟你抢男人?你放心,我不会跟你抢。"

  曲如岁看着她的示弱,挑了挑眉,没想到傅清也居然又慢吞吞补充了一句:"我已经替你试过了,不怎么样。玩过了,还给你好了。"

  曲如岁脸色微变,叶浩海给她发的照片,本来就足够让她压制不住火气的了,没想到傅清也居然毫不忌讳的提了起来。

  傅清也不仅能毫不忌讳的提起来,还能笑着跟她打招呼。然后告别呢。

  不过就是睡一觉,她并不觉得在现在这个社会有什么稀奇的。

  至于苏严礼,他那时候说的话,她就没怎么放在心上。今天只是更加证明了,苏家这个坑她绝对不能进而已。

  比起走他这条路,她一开始想的就是还不如走文晟那条路,跟文晟就是多了张结婚证,可是来去都是自由的。

  哪怕不走文晟这里,那也绝对不会什么办法都没有。

  车到山前必有路,傅清也心态好。

  傅国山出院的那天,就打算立刻回公司。

  傅清也当然没同意。

  傅国山忍不住冷脸道:"胡闹!这会儿公司这个情况,我不去这事儿要怎么解决?"

  他才觉得她懂事了点,没想到转头又这么不顾大局,傅国山难免有些失望。

  "我想进公司。"

  傅国山顿住了。

  傅清也琢磨了片刻,说,"你先在家里休息,这事让我去试试成吗?你不在,我以后总是要为自己撑起一片天的。"

  傅国山怎么样也没有想到,自己女儿做好了这种打算,有些为难,实在是怕她经验不足。可既然已经够糟的了,试试倒也不会怎样。他也想探探底,看她在外面瞎玩,结识到的都是什么人脉。

  他高估了傅清也。也低估了傅清也。

  有用的人脉她确实没有,但她社交还挺在行,认识新朋友的本事不错,酒量也好,这意味着她多多少少能跟需要去谈的人处成一片。何况还有这身皮囊加成,很多事情上都比较占便宜。

  傅清也这回是打算找人通融通融银行那边,贷点款。

  这方面不二人选当然是魏容。

  苏晋看到一身职业装的傅清也,简直惊讶,不得不感慨美女确实是美女,一身职业装在身上也是美到不行,前凸后翘的。

  再看看银行高层魏容,以及跟傅清也聊的那叫一个满面笑容,苏晋差不多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只是苏严礼已经开口说要帮忙了,他有点吃不准傅清也的意思。

  "清也。"

  女人回头看了他一眼:"苏晋。"

  苏晋又跟魏容客套了几句,转身往另外一个包间里走,不一会儿。苏严礼就走了出来,拉开傅清也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

  想到他跟曲贺阳背后的算计,傅清也就恨不得给他来两刀,碍于魏容在,她才客气的打了几声招呼。

  苏严礼挽了挽衣袖,扫了魏容一眼,又挑了一块鱼刺,很快夹到了傅清也碗里:"怎么跟魏先生认识了?"

  魏容看着他的动作,但笑不语。

  傅清也觉得,苏严礼大概是怕自己跟魏容这边的关系搞得太好,影响他后续的措施,才来了这么一出。这是故意叫魏容误会他们的关系,但她也搞不清楚是不是曲如岁跟他说什么了,所以让他生出了报复心理,也来搅和她的好事。

  "进了公司工作,总是要认识各种前辈的,不是吗?"傅清也勉强才让自己笑得得体了些。

  这话却让苏严礼认真打量了她两眼,随后皱起眉。但很快他就恢复如常道:"也好,魏先生会的多,跟他也能学习到不少知识。"

  他又跟魏容说:"还得麻烦你照顾照顾人。"

  傅清也笑容就僵硬了,再抬头,魏容果然已经误会,眼底的兴味淡了点:"应该的。"

  苏严礼仿佛就是过来交代几句的,没坐多久他就站起来,但叮嘱了傅清也两句:"我就在里面,你要是有事,可以进来找我。"

  傅清也恨死苏严礼了,魏容却笑:"早就听说过不少你们的传闻,想不到居然成了。"

  "魏先生说笑了,苏总哪里是我高攀得起的。要是关系真不错,哪里还需要过来找魏先生帮忙。"

  ……

  苏严礼刚刚回到包间,就被曲贺阳开玩笑的问了一句刚才去哪了。

  "跟魏容打声招呼。"

  一旁的曲如岁脸色不太好看。

  等到饭局结束。苏严礼正打算抬脚出去,叮嘱傅清也几句,可曲如岁却喊住了他。

  "送我回去可以吗?"她似乎喝醉了,整个人都站不稳。

  苏严礼道:"还有点事。"

  "就算你不打算跟我再深入发展,表面上你也是我未婚夫吧?"曲如岁道,"你不送我,那我不是很没有面子?外头人肯定觉得你在冷落我。"

  因为上次苏母的误会,他俩好早之前就摊开牌来说,没什么好往后交往的,但碍于两家的合作,样子还得装一装。

  苏严礼就没有再拒绝。

  出了包间时,曲如岁就往他怀里扑:"瞧瞧我,是真的喝醉了。"

  傅清也依旧还在,一回头就看见两个人抱在一起的一幕,好一副恩爱画面,她淡淡的收回视线。

  魏容并不是什么好人,苏严礼已经答应帮她傅家的事情了,他不知道她为什么还要来找他,如果这会儿不是曲如岁在,他肯定要上去把她给带走。

  "阿礼,怎么站着不动了?"曲如岁催促道。

  苏严礼只好带着她往外走。

  魏容似笑非笑道:"苏氏这一对还挺恩爱。"

  "嗯,毕竟男才女貌嘛。"傅清也略显敷衍的点了点头。其实应该是坏到天造地设才对,这两个人她光是看着就提不起什么兴致。

  魏容带着浅笑喝了杯水,扫向傅清也的眼神有些意味深长。

  等到两个人饭局结束的差不多了,傅清也收到了苏严礼的消息,要她小心魏容。

  她才刚看完,男人就揪起了她的一撮头发,放在鼻尖嗅:"傅小姐,傅家这次的事,你应该很无助吧?"

  "当然。"她明白了个大概。

  讲真魏容身材好,长得俊,技术可能要比刚刚吃肉的苏严礼要好,真发生点什么,谁吃亏还不一定。

  "咱们继续找个房间聊聊天?"男人提议道。

  傅清也沉思片刻,偏偏头,弯着眼角:"好啊。"

  ……

  苏严礼送完曲如岁,还没有收到傅清也的回复。于是他直接给傅清也打了电话。

  傅清也接的倒是挺快。

  "苏总,这会儿打扰到人,可不太好。"

  苏严礼眉心一皱,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点:"你在哪?"

  她没说话。似乎干什么去了。等到他听见衣服窸窸窣窣的声音,声音不由得冷下去了几个度:"你跟魏容在一块?"

  傅清也掏了掏耳朵。

  "你们单独在一起?在房间里?"再加上刚才的衣服声,让他有种不太好的联想,"你们在干什么?"

  傅清也心不在焉说:"能干什么?"

  他没想到她居然用这种平淡的语气说出这种话,他怔了怔,下颌线瞬间就绷紧了,"我说过会帮你的。"

  "好啊,钱拿出来啊。"

  "需要几天时间。"

  傅清也笑着说:"魏先生明天就能把钱给我。"

  "所以你就用这种方式跟他谈合作?"苏严礼冷笑着说。"就因为他能早上几天,你就能做出这种事?"

  "苏总,你跟他提的要求也差不多,都是做生意,我为什么不选一个效率高的?也算是货比三家了,你说是不是?"她隐隐有些不耐烦,做起生意来不讲人情,还不是跟他学的?

  "你在哪个酒店?"

  "办事忙。挂了。"

  傅清也看着睡得死死的魏容,动手给他剥干净了,苏家人她现在都没好感,但是还得感谢苏严征,让她学了一遭。

  他们这一行的人,最爱惜羽毛,她手上有证据,就不愁魏容不借钱了。

  不知道是不是她花瓶人设太深入人心了,魏容居然半点没有提防她。她说喝酒就喝酒,还是一杯杯的灌。

  傅清也知道这种办法卑鄙下流,但危机关头她只能铤而走险,以后她会好好给他道个歉的。

  她收好相机,打算撤场,只不过刚打开电梯门,就看见苏严礼,她还没来得及撤走,就被他拉了进去。

  傅清也还没来得及说话,他就扣住她的头亲了上来。

  她动弹不了,只顾忌着推他,没想到他的手直接伸进了那里检查。

  傅清也僵在原地,脸色难看。

  面前的男人却跟她有天壤之别,脸色放松了不少,一点点亲着她的脸:"为什么要骗我?"

  傅清也冷着脸说:"放手。"

  他哪里肯听,反而将她整个人搂进怀里。看样子似乎要带她走。

  傅清也真的恶心死了,一个整天算计她的男人怎么还有脸对她亲亲抱抱。如果他能做到光明磊落,利益之前的牵扯竞争她不觉得有什么,甚至还能跟在医院楼下那样,跟他聊聊天。

  但是这种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她真吃不消,也接受不了。"

  "你们傅家需要的钱,我已经让苏晋去准备了。"苏严礼制止着她的挣扎。"那天在医院楼下不是聊得好好的?"

  什么叫聊得好好的?

  钱色交易?

  傅清也笑了笑:"苏总想睡一觉?好好说就成,要是实在不想伸手帮助,那也就算了。"

  "我没提这个。"一贯从容的他也有点恼怒。

  提到了文晟。

  警告她不许答应。

  傅清也觉得他挺厉害,馋她身子已经不是只顾眼前,还会长久打算了。但凡她跟了文晟,他俩两个人又是同一阵营的,他以后哪里还有机会对她做什么?

  而答应了他的要求,等以后他慢慢把傅家收拾了,再来私藏她一个,还不简单?

  她都想为他的打算拍案叫绝。

  傅清也软着腰肢上去蹭了蹭他,分明感受到他有感觉,她媚眼如丝的看着他,嘴角半扬,娇艳欲滴:"真不想?"

  男人眼睛微红,顿了顿,猛地喘了两口气。然后妥协上来亲她。

  电梯门开了关,关了开。

  最后一次,外头有人,惊掉了手上的文件。

  苏严礼侧目扫了一眼,并没有在意,抱着傅清也的手更紧了一点。

  "口是心非。"女人嘲笑他,"就这么爱装正人君子?有什么话摊开说不好么?"

  他的眼睛更红了,不知道是因为在电梯里缺氧。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我想说的,可是你不愿意听。"

  "你想说什么?"

  "我喜……"

  "哦,原来是你喜欢把我当傻子。"

  男人皱着眉眼睛看着她,几分不解,还有些不安。

  "苏总这次要帮傅家,恐怕得牺牲不少人力,财力,物力吧?会不会太辛苦呀?"她抬手替他理了理头发。

  这个亲昵的动作让他有了几分安全感,他低下头人任由她的动作,琢磨了一会儿,说:"其他还好,只是需要花大笔的时间。"

  傅清也就笑了,眉开眼笑,声音却是轻飘飘的:"我就想不明白了,既然都这么麻烦了,苏总为什么非得跟曲贺阳凑在一起折腾。你们不搞出这个事端。现在哪里需要花这一大笔时间呢?"

  苏严礼脸色这下子是猛地一变,手紧紧的捏住她。

  傅清也像是感受不到疼痛似的,还满脸惬意的打趣道:"傅家要是被你们整垮了,你能分到多少?几个亿?是不是顺便还能分到一个我,到时候给你当宠物?"

  她弯着眼角:"看来哪怕傅家垮了,我也不愁吃不愁穿呐。谁能有这样子的待遇?"

  他冷冷的看着她,寒意彻骨。

  傅清也挥开他的手,笑意也收了起来。她也才知道自己原来也能装出一副高冷的做派来,她说:"撕开来说挺好是不是?我是傅家的人,我可以玩很多男人,但是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一个男人玩我。苏总,今天倒不如把话挑明了说,咱们该走桥的走桥,该走路的走路,一刀两断,以后招呼都不要打最好。"

  她说完话,走出了电梯。

  男人皱着眉似乎想走来拉住她,却被突然关上的电梯门给挡住了。

  傅清也这回是彻底删了苏严礼微信和一切联系方式。

  连带着苏严征,都一起清理了个干净。

  ……

  魏容没想到傅清也会算计她。

  而他跟曲渡待的久了,最不怕的就是别人的算计。

  所以傅清也拿出视频来威胁他的时候,他非但没有被恐吓到,反而神态自若:"傅小姐,我本人是不介意娶你的。你大可以把视频发出去。当然,你可以利用我未婚妻的身份为你傅家想办法,可我本人绝对不会开口帮你。"

  这个圈子里,魏容的确有钱有势,长得也是相当出众,,但稍微有点地位的,都不愿意把女儿嫁给他。

  因为他靠男人起家。

  以前是个富商的情人,男男的事,难免让人不耻。特别是老一辈,完全接受不了。

  魏容其实需要一个有点地位的太太来扬眉吐气。有的事情,一旦开了先例,就会往好的方向发展。

  傅清也其实不太在意魏容的身份,但她还是没有比较出文晟跟魏容,哪个更有优势。傅清也既然要找,那就得找一个长期饭票,以便于后期能够应对危机什么的。

  她这边犹豫不绝。蒋慧凡同样头大,连连给傅清也打了无数个电话。

  "我被找你的男人给烦死了。"

  傅清也问:"哪一个?"

  "好几个。"

  "……"

  蒋慧凡说:"你最近怎么回事?人都见不到。"

  "回公司上班了。"

  蒋慧凡呆住了。

  傅清也又问了问她文晟的下落,后者讽刺的撇了撇嘴:"不知道在哪个温柔乡里躺着呢。"

  她就没有再说话了,她在文晟心里所占的地位显然不高,以他来当长期饭票,后续倒不倒戈都不一定,毕竟他就是苏严礼同阵营的。

  这样子比起来,跟苏严礼牵扯不大的魏容怎么着也要保险很多。

  ……

  傅清也跟魏容出现在酒吧的时候。那叫一个轰动。

  她侧目看见了文晟,他脸色很不好看。而她看了一眼,就把视线给收了回来,并没有上去跟他打招呼。

  文晟冷这张脸喝了口酒,旁边的妹子再怎么撒娇,他都没有再理会。

  傅清也想起魏容昨天道:"我只是需要一个太太,恐怕给不了你感情。"

  傅清也需要的是利益,她有点理解曲如岁说的。成人的世界里感情无足轻重是什么意思了。

  她昨天才跟他谈下这笔合作,并且挺满意。

  苏严礼刚到门口,就看到了傅清也,他抬脚进去拉住她,很快将她拖到一边:"你把我微信删掉了?那天我追不上你,我想跟你解释的。我对付你们傅家,只是短暂性的,等我解决了曲渡的事,我会帮你恢复傅家,我跟曲如岁也……"

  "苏总,你认错人了。"面前的女人尴尬的笑了笑。

  原来是跟她穿了同款裙子,模仿了她同款发型。傅清也一向是城里时尚的标杆。

  "她人呢?"

  女人朝吧台上指了指。

  台上一男一女正在热情拥吻,热烈且大胆。

  "喏,在那,想不到傅小姐最后没有跟苏副总,也没有跟文晟,居然跟了魏先生。"女人有些咋舌。

  傅清也感觉到了有人在看她,下意识的朝着焦点源看去,在看清楚来人以后,她很快就收回了视线,一点情绪都没有。

  只是在转头看魏容时,笑靥如花,如见心上人。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