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42章 骗我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傅清也看着魏容的眼神,着实叫一个热切,眉目汉含光,像是在暗送秋波。

  魏容不得不佩服起她的演技来,两个人明明只是为了各自的利益,暂时演出戏而已,他需要的只是一个大小姐来转移别人的视线,焦点从他过往移开,以此提高自己社会地位而已。但她却能把喜欢一并给演了。

  傅清也有些迟疑,因为跟魏容实在是不太熟,刚才接吻也是借位的,不知道上去拉他的手合不合适。

  而男人仿佛看出了她的担忧,很自然的把手伸了出来,递给她。

  傅清也挽着他的手臂,台下的男人依旧盯着她看,目光沉的吓人。

  她只看到了苏严礼。却没发现一旁的文晟心情也不怎么样,这会儿同样是薄凉的看着她。

  他身边的小姑娘缩着一动不动,生怕自己触了霉头。

  魏容牵着她,含笑宣布道:"我跟傅小姐虽然才认识几天,但缘分就是来得这么奇怪,谁也说不准什么时候它在什么时候会出现,但很显然,我的已经到了,今天我想跟大家宣布,我和傅小姐已经在一起了。"

  下面的人多半是不情不愿鼓起掌来。

  傅清也外面风评再不好,那也是个大小姐,跟了一个那么起来的,真不见得有多少好听。

  女人们则看脸,没有人愿意嫁魏容,但是被他这张脸迷倒的不少,所以也见不得他跟傅清也一起。

  魏容这个能从无名小卒往上爬,并且走到今天的男人,为人处世方面自然是没什么可说的,很快跟同在这里有头有脸的几个人打了招呼,最后走到同样跟他做好表面功夫的苏严礼身边时,更是笑得妥帖:"苏总也在。"

  苏严礼盯着傅清也看,面无表情的。过了片刻,却抬起抹笑跟魏容打招呼:"本以为魏先生做惯了女人的事,习惯了当女人。没想到还能吃到您的喜糖,倒是挺让人意外。"

  这不就是明摆着讽刺人么,还不带遮掩的,就是在说魏容以前被男人玩,故意往人家伤口上踩呢。

  苏严礼在大部分人面前,那是相当"君子",他讽刺人的情况,傅清也也就在两个人身上见过,一是他讽刺自己,还有一个就是这会儿明里暗里讽刺魏容。

  魏容表情有一瞬间的不自然,挑了挑眉,倒是没有太多反应。

  傅清也却见不得人这么对待她的人,何况她和魏容现在是一荣俱荣的关系,她的脸色是直接变了变,然后安慰般的拍了拍魏容的手。

  "苏总这话说的,英雄不问出处。过去的事都过去多久了,何况阿容这张脸,就已经足够让我满意了。"傅清也巴不得整个人跟魏容粘在一块,两个人亲密的不得了。

  苏严礼面无表情:"魏总没说话,傅小姐倒是急得很。"

  傅清也整个人俨然一副给魏容撑腰的姿态,笑得也带了几分对峙的味道:"我一个女人就是护短而已,阿容既然跟我在一起了,我就会全心全意对他,他以前干什么我都不嫌弃。"

  魏容这些年早就听惯了各式各样的冷嘲热讽,打心底里也不是很在意这些话,尽管苏严礼说这些话让他有些意外,毕竟两个人虽然是敌对关系,表面上却也还维系得不错。

  苏严礼今天的反常是让他有一刻不愉快,但习以为常,不高兴也就是那一瞬间的事,但他没想到傅清也居然会开口替他说话。

  魏容挑了挑眉,犹豫了片刻,反握住傅清也的手,女人小小的手握在手心里,他似乎有些明白了肤若凝脂是种什么样的感觉。

  魏容倒也不是没有过女人,但那都是生理需求,放肆过后也就没有印象了,而且他没有亲人牵人的习惯,所以严格意义上来说,跟女人是没怎么接触的。今天这一握,他才知道男女之间差距原来这么大。

  他捏了捏傅清也的手,笑着看苏严礼:"苏总婚事也将近,不如到时候一起找个时间,咱们也算有缘。清也毕竟看上过你,倒是感谢你不娶之恩了。"

  苏严礼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见他的话,注意力只集中在他握住傅清也的那只手上。

  两个人的样子看上去相当的如胶似漆了。

  傅清也可不想在苏严礼面前杵着,很快就拉着魏容往旁边走去。路过文晟时,看着他的脸色,她识趣的没有上去打招呼。

  如果说她对苏严礼是排斥,那么文晟她就不太拿得定该怎么对待,朋友起码还是朋友不是吗?

  但她没有招惹文晟,文晟却主动开了口,只不过却是对魏容说的:"魏先生好日子,不过来喝一杯?"

  可他视线分明还是瞧着自己呢!

  傅清也觉得文晟的视线几乎要把自己烧出两个洞来,可她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看他,两个人之间可没有任何的情债,毕竟结婚也就是为了安抚长辈,好让他继续在外面过潇洒的日子不是吗?

  文晟旁边的小姑娘看看傅清也,看看文晟,没有说话。

  魏容笑着跟文晟碰了杯酒。

  文晟这才看向傅清也:"你不跟我喝一杯?"

  傅清也犹豫了片刻,没有拒绝,只不过喝酒时文晟就又改了主意:"算了,等会儿你要开车,那就不喝了。"

  他没有过多久,大概是觉得无聊了,一个人拎起西装外套,推开酒吧的门走了。

  魏容不动声色的把他的举动收入眼中,不得不感慨,自己这个"女朋友"魅力不小,苏严礼和文晟两个人的不正常,恐怕都跟她脱不开关系。

  不过他听说苏严礼一开始就没有看上傅清也,并且在两个人有机会联姻的情况下,选择了曲如岁,这会儿又是这样的情绪,让人有些吃不准。

  而傅清也眼神四处扫荡时,看见苏严礼又凉凉的在远处看了她好一会儿,直到曲如岁出现,他才收回视线,跟着她一起走了。

  跟魏容定下来了,傅清也自然还是要带着他回傅家见见家长。

  傅国山跟傅母其实对魏容不太满意,到底还是介意他的过往的。

  但他们这种世家爱惜脸面,既然公布出去了,也别无他法。再加上魏容或多或少能帮上傅家,又是女儿亲自选的,最后也只有妥协。

  男人的妥协跟女人的妥协到底是有些不同,傅母对魏容算客气。而傅国山依旧摆着张脸,言语之中也略显刁难。

  魏容客客气气的回答了。

  傅国山脸色稍缓。

  魏容在傅家留了饭,又陪傅国山小酌了几杯。

  等到晚上回去时,傅清也看着魏容脸色虽然正常,但估计他大概是醉了,于是开口问道:"要不然留下来住吧。"

  傅国山和傅母的脸色微微变,眼神有些意味深长。

  "不了。"魏容始终记得他们只是合作的关系,并不想牵扯过深。"我打电话让司机来接我。"

  傅清也道:"傅家这么大,又不用你跟我睡一个房间,你担心什么?"

  他听清楚她的话语当中有几分揶揄,魏容被傅清也算计的那天,并不是对傅清也有什么想法,不过是将计就计,想跟她来这一出"恋爱"罢了,伴随着能力的上来。他急需社会地位以及他人对他认知的改变。

  他跟傅清也坦白过这些话,所以在她眼中,他可能就是个配男人的,她或许在觉得他不行。

  男人那方面哪里是可以挑衅的?

  他不动声色道:"那打扰了。"

  傅清也对于自己这个不喜欢女人的男朋友挺满意,如果能相处变成闺蜜,那可实在是太好了,长期饭票可不就更加稳定了么?

  "我去给你整理房间。"她在傅国山和傅母复杂的眼神中说。

  魏容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很快就抬脚跟上楼去了。

  傅国山叹口气,颇为感慨道:"女大不中留啊。"

  傅母说:"我瞧着魏容品行还算行,比起文晟来,要沉稳许多。"

  "沉稳归沉稳,深不可测呐。"

  ……

  傅清也把魏容安排在了自己隔壁的房间。

  男人看着房间里的摆设,问道:"这里曾经住过谁?"

  "没有人啊。"傅清也说,"你是第一个在我家过夜的异性。"

  魏容垂在身侧的指尖若有所思的捏了捏。

  她整理完,就退了出去,哪怕当姐妹,那也是得给他留下私人空间的:"我就住你隔壁,有什么事情微信找我。早点休息。"

  明天还得去忙帮傅家贷款的事。

  魏容"嗯"了声。

  第二天他离开时,时间算早。也不知道是哪家记者那么无聊,一大早上蹲在傅家门口拍照,于是一天的新闻热点就有了。

  --傅小姐跟魏容刚刚定情,女方就积极留男方过夜。

  傅清也看看媒体上的消息,有些无语。

  外头却是热闹极了,大赌小赌。魏容能不能做男人的事。

  有的人当个笑话,有的人情绪难免不太好。

  几天时间,就有人发现,玩咖文晟已经许久没有露过面了。

  "谁不知道他家都上门娶亲了,现在输给了一个不算男人的男人,谁还好意思出来见人啊?"

  ……

  要说文晟多喜欢傅清也,那也没有。

  无非就是对美女的一点欣赏,毕竟好感这种东西。几天就能产生一次。

  一点好感意外,更多的的确是觉得丢人。输给了魏容,着实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文母叹口气,很快就给文晟重新寻觅人去了。

  傅清也那边,对于外头这些事自然是一无所知,她只在魏容在她这里留夜消息传出去的第二天,收到了苏晋的消息。

  ︺魏容真在你家睡了?︼

  傅清也觉得苏晋这也挺八卦,但她跟苏晋关系还算行,也就给了回复:︺对啊。︼

  ︺他不喜欢女人。︼

  傅清也得给自己合约未婚夫找找面子,︺谁说他不喜欢女人?热情得很,长得帅技术好,外头都是瞎传的,我第二天可是一整天在床上躺着呢。︼

  那边没有回复。

  然后她后知后觉的发现,苏晋的语气似乎不太对,以前是爱八卦,但是这么肯定的说魏容"不喜欢女人"。不像是他会说出来的话。

  傅清也只用几秒钟时间就大概猜出了对面给她发消息的男人是谁,但她并不是很在意,很快就把手机放下了。

  ……

  苏晋看看苏严礼的脸色,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他连苏严礼什么时候跟傅清也到底是什么时候搞上的都不清楚,更不要提苏严礼的态度问题了。

  以前不是相当不食人间烟火的吗,也不知道现在斤斤计较的不高兴个什么。

  何况苏晋记得自己早就提醒过他,上了傅清也的床,那就得注意。很可能就下不来的。

  但苏晋很快就看到了那两个没有用掉的套,子,想起那晚他俩大概是没有睡成。

  "还要借钱给傅家周转么?"苏晋开口问了句。

  "人家现在有魏容护驾,哪里还看得上这点钱。"苏严礼的声音却平淡极了。

  但文晟怎么听,都觉得里头有点讽刺的意味,一时之间也就没有做声。

  一直等到下班,才又问了一句:"到底要不要跟傅家提一句?"

  不提他真觉得亏了,毕竟一下子凑齐这笔资金也不容易,这突然又不借给傅家了,这段时间的努力可不就白费了?

  苏严礼却没有说话,就像没听见一样。

  苏晋实在是舍不得,便擅自做主给傅国山打了个电话,对面却显得有些警惕:"苏总这又是什么意思?"

  苏晋还能不明白么,这是觉得苏严礼不安好心,毕竟这么一个天天算计自己的人,突然来给自己借钱。感觉起来就不太靠谱。

  "傅总您别担心,就是正常想帮帮忙而已。阿礼也是一片好心。"

  苏晋腹诽,大概还是多亏了他有一位长的标致的女儿。

  傅国山有了魏容帮忙,自然就不会再接受苏严礼的好意,很快就找理由拒绝了。

  "替我跟阿礼转达声谢意。"他最后客气了一句。

  苏晋便把这事转告给了苏严礼,彼时男人正在处理文件,闻声抬头看了他一眼,顿了好一会儿。才说:"不是说了,她有人护驾,用不上我好心帮忙,谁让你打电话去联系的?"

  还不是因为他那会儿不给个答复,他才擅自做主的。苏晋倒是觉得,苏严礼那会儿不是没听见他的话,他就是当做没听到,心底或许就是想让自己去试试的。这会儿是被傅家拒绝了,才会这么说。

  ……

  苏严礼还是借苏晋的电话给傅清也打了个电话。

  女人没料到是他,声音清亮:"阿晋,怎么了?"

  他握住电话的手紧了紧,好半天才说:"是我。"

  那边也安静了好一会儿,才不咸不淡的说:"哦。"

  "傅家的事真的不需要我这边帮忙?"他语气不可察觉的放软了点,"我这边的资金挺充足,马上就能转过来给你用,等你这边的事情解决了在再还我就成。还有我跟曲贺阳针对傅家,我并不是真的不管你……"

  "不用。"傅清也多少有些不耐烦了,"你别联系我就成。"

  他沉默了良久,然后淡淡:"你别后悔就成。"

  "我为什么要后悔?"

  傅清也挂电话都是干脆利落的。

  他放下手机,盯着落地窗发了好一会儿呆。不知道为什么,决定的外头的天色忽然都变暗了。

  ……

  苏严礼很快就认真投入到工作里面去,工作狂一旦认真起来那可真是相当的吓人,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那是恨不得都用上。

  除了跟曲如岁偶尔一起吃饭,苏严礼花在工作上的时间多到离谱。

  苏晋看他连吃了一个星期的外卖,终于看不下去了,"走走走,咱们去外头吃,哪有大老板天天吃外卖的?"

  两个人去吃中餐,但哪知运气这么好,一进去就是傅清也在给魏容夹菜,两个人说说笑笑的,好不热闹。

  苏晋下意识的看看苏严礼。男人神色如常,随便点了几道菜,吃饭的速度也很快很快,一直到苏晋说:"清也刚刚扫了你一眼。"

  他顿了好一会儿,半天并没有人上来打招呼,反而听苏晋说:"两个人手挽手走了。"

  苏严礼"嗯"了一声,站了起来。

  "阿礼?"

  "吃饱了,我去结账。"

  苏晋看看他的碗。连四分之一都没有吃下去,哪里来的吃饱一说?

  "要不然再吃点?今天的工作量可不小。"

  苏严礼说:"不吃了。"

  苏晋觉得他多少受了点傅清也的影响,可等到他开会,又跟以往一样雷风厉行,办事效率半点变化都没有,又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一直到晚上下班,他打算走了,却看见苏严礼依旧在办公室里面坐着。他本来以为他在工作,想上去大声招呼,可是走进了,才发现他的办公桌上面什么也没有。

  他小指上一直戴着的戒指也脱了,小指根部,有一圈浅浅的疤痕。

  苏严礼的另一只手小心翼翼的握着那跟小指,整个人其实在发呆。但是苏晋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那副画面挺心酸的。

  就像是受了伤,却只有自己心疼自己的模样。

  他就记起自己第一次见到苏严礼的画面,脸上几乎面部全非,全是烧烂的疤痕,狼狈而又狰狞,还是一个孤僻到只能自己跟自己说话的少年。

  那会儿的他低声说着什么。

  苏晋走进一听,才听清楚是:"她说对我好的,但是又不要我。"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