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43章 暂时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苏晋跟其他人比起来,大概是知道苏严礼身上秘密最多的人。

  就比如从来没有人知道他毁过容,那被火烧过的脸斑斑驳驳,丑的让人很难把他跟现在意气风发的男人联系起来。

  而除开刚才他安静的握着自己手指的模样,他几乎也快忘了他有那么落魄的时候。

  那件事,也不知道苏家为什么就那么隐瞒了下来,除开苏父和他,苏严征以及苏严礼自己,没有人知道这件事。

  隐瞒的理由,当然更加是个谜团。

  苏晋从回忆里回神的时候,苏严礼已经看见他了。

  男人眼神平平淡淡的扫他一眼,语气也平:"有事?"

  "这不是快要下班了,过来和你讲一声。"苏晋笑了笑,本来想问问他当初指的"她"是谁,在他印象中,除开给苏严礼做心理开导的一个医生。他身边似乎没有任何异性。

  苏严礼不置可否,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他不会干涉他的自由。

  "你还不走?"苏晋又问了一句。

  "事情没处理完。"男人道。

  苏晋点点头,也不点破,离开回去的车上,就看见傅清也羞答答的发了个朋友圈,下面点赞的人寥寥无几。

  显然大伙都心照不宣的不看好这一对的关系,男人大多都对傅清也生出过点荷尔蒙的异常,现在被一个跟男人好过的男人给霸占了,绝对会有不少心里不服气。

  当然,不服气的不仅是男人,蒋慧凡也不太服气。

  至少在蒋慧凡看来,能够配得上傅清也的男人一只手都数的过来,并不包括虚伪狡诈的魏容。

  魏容跟蒋家关系不太行,除了魏容,还有曲家的另外一派。

  她知道的不多,唯一清楚的就是曲如岁有个弟弟,从小就挺恶劣,后来不知道干了件什么事,被流放出国了。但毕竟是曲老先生的心肝宝,日子过得还是舒坦的。

  想起曲家,蒋慧凡又想起了曲贺阳,她把这个男人当成长辈,可她总觉得他看自己的眼神有点野。野到两个人绝对不能出现在同一个房间里,不然绝对会出事的那种。

  蒋慧凡倒是不怕这种事,她比较担心的还是安琪,因为安琪,所以她挺排斥跟曲贺阳见面,生怕他知道自己跟安琪有联系,而来逼问自己些什么。

  所以在去找傅清也的路上,当她看到和单媛媛走在一起的男人时,下意识的给避开了。

  她压低了鸭舌帽,路过男人时,察觉到对方似乎扫了自己一眼。

  并不是曲贺阳。

  蒋慧凡先是觉得有点眼熟,然后又有些感慨,不知道哪个地主的傻儿子又被单媛媛这朵绿茶给攻略到了,长得倒是挺好看的,就是看女人眼光不咋地。

  这个插曲在她走进傅清也小区的时候,就被她给抛在了脑后。

  这两天傅清也从傅家给搬出来了。大部分时间都在公司,现在也就是下班,她才在家里躺着。

  蒋慧凡直接道:"不是吧,你真打算跟魏容啊?他明显不行啊,你以后幸福怎么办?总不能当个活寡妇。"

  傅清也带着揶揄的视线往房间里面扫了一眼,蒋慧凡跟着看过去,才看见魏容正慢条斯理的坐着,哪怕对方说的是自己的八卦,他却连眉头都没有挑一下。

  蒋慧凡尴尬了。

  傅清也扫扫魏容的腰,既然都拿他当小姐妹了,那开开玩笑也就不算什么事儿:"瞧瞧魏先生这个腰板,也不像不行的。"

  魏容无动于衷,很快收起电脑,"事情既然谈得差不多了,我就先走了,不打扰你们好闺蜜谈私房话。"

  嗯,私房话就是埋汰他的。

  蒋慧凡望望天花板,假装自己不尴尬。

  "我送你吧。"傅清也也起了身,走到门口时又顺势拿了一把雨伞,进了电梯,到了楼下,她才有些无可奈何的说,"我跟了你,也算是把文家给得罪透了。"

  "跟了我?"他垂眸反问。

  她只得改口:"假装跟了你。"

  魏容现在身边是有男人的,她在无意间听到过他们打电话,那边男人的语气傲娇得很,恐怕他也只忍受的了情人在他面前放肆吧。

  "得罪是一回事,私交又是另外一回事。"魏容琢磨了一会儿,开口道,"文晟本来跟苏严礼和曲贺阳都走的挺近,即便这次他愿意帮傅家,下次或许就会有所保留。豪门里的婚姻关系。你见过多少比利益还重要的?"

  是的,为了利益离婚,互相涉及的大有人在。

  魏容:"有失必有得。比起文晟,我和苏严礼曲贺阳他们也不在一条船上,我帮你时远比文家要尽心尽力。"

  傅清也说:"谢谢。"

  魏容又沉思片刻,道:"我们的情侣关系,大概需要保持两年,这个时长你介不介意?"

  傅清也摇摇头,两年而已,要学会怎么管好公司,两年时间恐怕还不够呢。

  不过她也隐隐约约猜出,魏容在规划着什么,完成的时间大概就需要两年。

  合作伙伴的事,也不好多问,傅清也只在他拉开车门上车的时候,递给他一把伞。

  男人多看了她两眼。

  "阴雨天气,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下雨。我看你膝盖不好,临时了裤子恐怕会难受。"

  魏容笑了笑:"你知不知道我膝盖因为什么原因不好?"

  她垂着眸,已经猜到,但不适合言语,不太礼貌。

  他本人却是不太在意:"早些年伺候男人跪多了,后来膝盖就不太行了,难受得厉害的时候,走路都不太行。"

  傅清也微怔,依旧没有说话,但是却把这件事给记了下来,一如记住蒋慧凡的所有习惯。

  ……

  入夏,暴雨连绵。

  文晟在梅雨季节的前奏,定下了婚事,火急火燎,女方还不错,外城人士。

  傅清也跟魏容一同出去吃饭的时候,见到过那姑娘一回,长得特别小,说是未成年也有人信,规规矩矩的坐在一边看着文晟喝酒,半点不闹。

  她本来也就是看一眼的,但是没想到文晟居然主动跟她打了招呼,"清也,过来一起坐坐呗。"

  她便拉着魏容一起过去。

  文晟一把拉住身侧的小姑娘。坏笑着介绍道:"喏,这我媳妇。"

  小姑娘羞红了脸:"你们好,我叫姜时。"

  傅清也喜欢漂亮的小姑娘,整个人像头饿狼似的,给小妹妹一会儿点个甜点,一会儿点个饮料。而她自己这边呢,为了营造"情侣和睦"的氛围,魏容在外头对她的照料那是相当细心了。

  文晟在一旁闷闷不乐的喝着酒。

  "清也姐姐。你男朋友对你真好。"姜时眼底有些羡慕。

  文晟冷哼了声。

  这让傅清也找回了些熟悉感,弯着眼角跟姜时道:"文晟看着人不怎么样,但实际上也算是个好人。跟着他起码吃喝玩乐不用愁。"

  姜时说:"我不爱玩。"

  傅清也看看魏容,又看看文晟,尴尬了。

  她爱玩,忘了不是所有女生都跟她一样。她摸了摸鼻子,就听见文晟有些挑衅得看着她:"我跟姜时的婚礼大概在你们之前,就在这个月。来捧个场怎么样?"

  "那肯定要来啊。"傅清也爽快道。

  文晟又抿着唇不说话了。

  魏容适时的把傅清也从位置上拖了起来,"我们也就不打扰你们小夫妻了,玩得愉快。"

  两个人今天本来就是来见一个重要人物的,准确来说,是魏容朋友。傅清也想了一会儿,还是不打算太过干涉进魏容的圈子,毕竟交集太紧密也不好,她也就是想绑住他这张饭票两年,但是不想知道太多他的秘密。

  魏容去见人的时候,她就一个人去楼下找酒喝。

  a市这些玩的地方,她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每一个酒吧她都是常客,也都能见到点老朋友。所以当她看到不远处玩骰子的人里面有认识的人时,就抬脚走了过去。

  对方不知道开口叫什么,傅清也道:"五个六啊。"

  那人看了她一眼,"傅小姐?"

  这一声惊动了旁边的人,几双眼睛同时抬起来看她,然后她就在人堆里面看见了苏严礼。

  男人今天穿的西装,是她前两天逛某高奢品牌官网时看到的限定,价格七位数。她本来想买来给魏容当谢礼的,没想到被人抢了先。

  傅清也当时还感慨,买西装的这人舍得,分分钟就这么一套买下去了。连她一个热衷于买衣服的女人都比不过他。没想到这件衣服就出现在了苏严礼身上。

  他神态自若的模样,让她都羡慕。这小日子过得实在是太潇洒了。

  傅清也很快就打算溜了,苏严礼现在算是自己的死对头,她觉得自己看见他都能少活两年,更别提接触了。

  男人似乎也不在意她去哪,继续跟旁边的人聊得开心。

  她很快一个人去了吧台,点了杯鸡尾酒。总有些伪富二代上来找她搭讪,态度还豪横得不得了。

  "小姐,加个微信?"

  傅清也扫了一眼。没搭理。

  男人脸色有些挂不住,声音冷了点:"你知不知道我叔叔是谁?"

  难不成这是个真富二代?

  傅清也没见过他,有点好奇的问:"你叔叔是谁?"

  "穆红润。"

  傅清也的一口酒水忍不住喷了出来,这个笑是憋不住了,这不是她爹的司机嘛?

  男人显然受不得她的挑衅,被她这种不尊重气得浑身发抖,刚伸手指着她的鼻子,很快就有一个男人拽住了他的胳膊。

  男人往后一看,立刻就注意到了他身上穿得那套西装,买不起品牌那还是认识的,人立刻就怂了几分。

  "还不走?"苏严礼淡淡反问。

  男人不敢惹他,很快就抬脚走了出去。

  傅清也看到他时的脸色就不太好了,何况他杵在自己面前似乎没有打算走人的意思。

  惹不起她总躲得起,他不愿意动她走还不行吗,但她刚从高脚椅子上下来,就被苏严礼给拉住了手臂。男人稍微一拉,就把她抵在了吧台的位置。

  "你干什么?"她的脸色不由得冷下来。

  苏严礼想说点什么,张了张嘴,却没有把话给说出来。半天后才问了一句:"家里的事情解决了?"

  "有我们家阿容帮忙,当然没有什么事情是解决不了的。"她骄傲的挺了挺胸,在蹭到他的时候,又赶紧收了回去。

  苏严礼因为她这个动作,往她的某处看了一眼。

  傅清也真的想给这个老-流-氓来两下。谁允许他这么看的?

  "丰满了点。"他在收回视线的时候点评道。

  傅清也这下是真的生气了,挣扎无果,所以她直接抬头狠狠的咬住他的胳膊。但这百来万的西装不愧是西装当中的劳斯莱斯,她连咬人都不怎么咬的进去。

  "你放开。"她冷声道,"魏容就在里面。"

  "我们谈谈。"

  "你是听不懂人话还是怎么的,我跟你有什么可谈的?"傅清也想不明白了,一个恨不得把她家往死里整,恨不得让她破产当个穷鬼的男人,跟她有什么可谈的。

  谈她喜欢被怎么样破产?

  "我跟你爸没什么可谈,但是跟你怎么没有?"苏严礼盯着她道,"我们之间这种关系,连谈点事情的时间都没有?"

  "别提我们有什么了,我们有什么关系?"

  "都睡过了还叫没关系?"他声音沉了点,"男女之间不就这样才叫有关系?"

  "那个顶多叫一-夜-情,什么年代了,你还这么纯情呢?"傅清也恨不得给这个伪君子来上个几道。"你要真有这种觉悟,那个时候在我家强行进去的时候,怎么不说有关系?"

  如果不是他动作的霸道和态度,她也不至于有心理阴影。傅清也算是什么知道当局者迷了,现在这么一看,苏严礼可不就是妥妥的大渣男,渣到还要谋财的那种。

  "再说了,我和我们家阿容也睡过了。我跟他才应该更亲吧?我俩正规对象呢。"

  苏严礼的脸色瞬间就变了,他根本就不相信,魏容是个弯的,对女人做不出来这事。从他最近的调查来看,他猜到了傅清也大概是跟魏容各取所需的演了场戏。

  "跟我说话非要这么带刺?"他似乎是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你就听听我的理由行不行?我对傅家的算计只是暂时的,后续不会不管。"

  "苏总误会了,我这可不是说话带刺,我是话都懒得跟你说。"傅清也冷着脸道,"你们苏家人,我一个都不想搭理,所以麻烦你有多远滚多远。"

  "你就没有想过,可能你也曾经伤害过我?"他放轻了声音。

  "那我可得为那时候的自己鼓鼓掌,真的是做了一件好事。"

  苏严礼晃了下神,眼神有点复杂,身侧的手也忍不住捏了捏。既而眼里闪过片刻阴冷,但很快又恢复过来。

  就在傅清也不知道该怎么脱身的时候,魏容走了出来,"清也。"

  又趁着苏严礼分身的时候,把她给拉到自己身侧。

  "苏总,做事得注意点分寸。"

  苏严礼这会儿脑子都是乱的,他似乎又想起了那场灾难,他手上血流不止,脸上也被人泼了汽油,可怕至极。

  她却说她大概做了一件好事。

  苏严礼抿了会儿唇,很快就转身离开了。

  魏容若有所思道:"我还是挺佩服他的,经历过那样的事,为人处世上居然还没有变得暴戾孤僻。"

  "他经历过什么?"

  魏容似笑非笑道:"一般人没有经历过的事,大部分人在经历那种事以后,恐怕就要废了。没想到他居然活得挺好。"

  傅清也就想起自己当初和苏严征网上聊天那会儿,她问他为什么睡眠不好,他说他弟弟发生了一些事情。恐怕魏容说的就是那件事。

  可她跟身边的人打听的时候。居然没有人知道这件事。

  傅清也便把这件事情抛在了脑后,因为很快就是文晟的婚礼。

  参加婚礼的那天,下了点小雨。

  这场婚礼上的文晟,倒是没有半点新郎官的喜庆,整个人淡然的跟平常差不多,傅清也甚至能在他的西装上看见一个红红的口红印子。

  她皱了皱眉,直觉这个不是姜时干的,那个小姑娘几乎不化妆。她见识了单媛媛和曲如岁。甚至怀疑是文晟外头的女人故意做出来挑衅姜时这个正宫的。

  只是在这种婚礼时刻,她也不好提醒姜时什么。

  傅清也也算开心,后来姜时丢捧花的时候,朝她眨眨眼,在她反应过来前,那束捧花就掉进了她的怀里。

  旁边人起哄问她什么时候结婚。

  傅清也侧目去看魏容,男人琢磨片刻,说:"要是相处得好。就明年吧。"

  缓兵之计嘛,傅清也懂。

  他们是好姐妹,结婚不可能,但说几句话堵住攸攸之口也没有什么。

  苏严礼看着魏容的表情,皱了皱眉。

  很快又有人把玩笑开到苏严礼这边来,问他和曲如岁什么时候。

  曲如岁笑着看了看傅清也,说:"我这个人,喜欢不一样的订婚信物,等什么时候拿下一家大公司,就什么时候结婚吧。"

  傅清也脸色微微变。

  曲如岁的意思是说,什么时候傅家破产,她什么时候嫁苏严礼。

  苏严礼却看着傅清也道:"暂时没有结婚的打算。"

  众人面面相觑,苏严礼这是打了曲小姐的脸啊。

  曲如岁的笑意浅了下来。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