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44章 不道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场婚礼,因为苏严礼的这句话,气氛倏地冷了下来。

  曲如岁下意识的挽住他的胳膊,笑意也很勉强,她这辈子顺风顺水惯了,打脸时刻极少,这会儿不得不带着点警告的维系自己的尊严,语调却嗔怒:"结婚的事,不是说由我定的?怎么,反悔了?"

  男人松开了她的手,依旧淡淡的说:"我跟曲小姐并不是一对。"

  唏嘘声此起彼伏。

  曲如岁在原地无措的站了片刻,双眼通红,转身离去。

  苏严礼却无动于衷,始终盯着傅清也看,久到旁边的人视线在傅清也跟他身上来回扫,旁边的人提醒婚礼继续了,他才没入人堆。

  傅清也浑身僵硬,总觉得他刚刚的眼神代表着什么。

  苏严礼并没有在现场多待很久,离开现场时,曲如岁正站在车旁看着他。眼神高傲,嘴角冷笑:"等不了了?"

  "大概是你忘记了我们的约定。"他说。

  "你忘了要给我应有的面子?"曲如岁抬抬下巴,"你今天让我下不了台。"

  "你也忘了,我答应你的只是在外面不承认也不否认。"他语气没有一丝波澜,"今天是你先开口提起这事的不是吗?"

  不否认跟承认,之间的意思也足够相去甚远了,他不给她面子,也是因为她越过了那条线。

  曲如岁咬唇打量了他好一会儿,苏严礼似乎并没有觉得他说的有什么不对的。她突然明白过来,他看似跟曲贺阳一路,恐怕真正的想法,并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所以曲贺阳从来不会吩咐苏严礼什么,他们万事商量,是合作关系。所以他根本不在意她是不是他未婚妻,答应不拒绝,只是给曲贺阳几分薄面。就好比曲贺阳很多时候也会听从他的意见一样。

  这会儿,他也就不怕得罪自己。因为曲贺阳断然不会因为一场婚事跟苏严礼为敌。

  曲如岁咬咬唇,突然笑了:"你们苏家两兄弟共同争一个女人的戏码,丢得起那个脸么?"

  苏严礼的脸色到这儿才算猛地沉下来。

  "苏严征被你打发走,你真觉得他不会回来了?"曲如岁笑着弯了弯眼角,走之前冷声说,"你什么都不会得到的。"

  ……

  魏容送傅清也回家的路上,有些心不在焉。

  傅清也同样心神不宁。

  魏容接了个电话,很快就走了。

  傅清也打算上楼,却看见苏严礼就站在她家门口,她知道他很早就从婚礼现场走了,但不知道他是不是一离开就来了这,在这里等了多久。

  男人看着她问:"今天算不算给了你诚意?"

  她站着没动。

  "我一开始的确有跟曲如岁试试的打算,曲家发展前景好,我们又有共同的目标。从某些程度来看,我们其实很般配。"

  "般配那就在一起得了。"傅清也略显讽刺的说。

  "我不是那个意思。"苏严礼好脾气道,"我只是想说,很多事情都不会在计划里,我也不可能把所有事情安排好。我这段时间也挺纠结,错过了和你说清楚的很多机会。那天我跟你在医院……"

  他看了看她的脸色,识趣的没有把话说得太直接,"后来我又问你孩子的事,其实我并不在意孩子,我只是想试探你对那晚的态度。我不是那么不负责的男人。"

  傅清也笑着说:"苏总该不会是忘了自己当时有多想白-嫖我不负责吧?"

  "我想的太简单。"他顿了顿,说,"其实就是惦记你,你有一次喊我老公的录音,那晚我听了好几遍。"

  傅清也想起那段黑历史,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自己以前真是好他妈傻到离谱,这男人一心开始眼里只有单媛媛,自己却非要犯贱当一只舔狗。

  她要是能穿越回去,非要给自己来个两耳刮子。

  "少来说这些话了,你要真惦记我。能跟曲贺阳一起算计我么?"

  一想起这些事,她就半点都不想跟他谈。

  傅清也绕过他,就要往楼上走,苏严礼琢磨了一会儿,真诚发问:"是我上次没有给你很好的体验?"

  男人不愧是男人,一有点事,就喜欢往那方面扯。

  "我也是新人,我可以学。"他态度诚恳的表态。

  "你能不能不要再来打扰我了?我说了不会再搭理你们苏家人的。"傅清也冷下脸。

  "以后我做事要是涉及你们傅家,我会来跟你说一声。"苏严礼道,"我想明白了,就会让你看到我的态度的,你今天先上去休息,我不打扰你。"

  傅清也并没有怎么把苏严礼放在心上,他俩没深情到那种地步,苏严礼也就是越得不到越想,等到他知道她态度坚决,自然就会知难而退了。

  何况他是最清楚该怎么做对自己才是最有利的,不会让自己白白付出太多。

  不过第二天下楼打算去上班时,她就看见了魏容和苏严礼的车都停在她楼下。

  她走入大门的一刻,两个男人都同时朝她看过来。

  魏容似笑非笑,苏严礼倒是没有什么表情。

  傅清也并没有看苏严礼,而是直接走过去,上了魏容的车。

  魏容替她关上车门时,不动声色的扫了苏严礼一眼,男人脸色没有多大变化,倒是沉得住气。

  他朝他笑了笑,上了车。

  傅清也说:"你工作忙,以后就不用来接我去上班了,有时间多陪陪你真正的恋人,男人别太忽视对象了,不然真的是在作死。"

  "你在内涵苏严礼?"魏容慢吞吞的问。

  傅清也可真冤枉,"我躲他还来不及。"

  "他大概对你来真的。"他说完,又补充说,"我并没有恋人。"

  傅清也想,大概魏容被嘲讽惯了,所以不太习惯把另一半暴露到大众视野来,也不喜欢跟她谈这些。

  她跳过了这个话题,到公司时,想起什么,说:"对了。你膝盖不好,我在网上给你买了一对护膝,今天估计要到了,你记得收下货。"

  魏容的脸色有一瞬间的复杂,随后浅笑道:"谢谢。"

  "自己人嘛。"傅清也满不在意的说。

  ……

  苏严礼没有接到傅清也,就自己回了公司。

  苏晋道:"有件事挺奇怪的,清也莫名其妙寄过来个快递,里面是双护膝,是买给你的吗?"

  苏严礼侧目看他一眼:"快递在哪?"

  "放你办公室里了。"

  男人快步走回办公室,心情愉悦了些,或许她对他也没有那么无情。

  一直吃惯了闭门羹,难得尝到一丝甜头,也足够改善人的心情了。

  苏晋看他打量护膝的眼神,有些纳闷了,几百块钱的东西,倒是不至于这样吧。

  半天以后,苏严礼道:"女人都爱吃什么?"

  "糖,薯片,甜品之类吧。"苏晋一个没老婆也没有女人的男人不太了解,"要分人。"

  "你去准备点,给傅清也送过去。"苏严礼道。

  苏晋沉默了,他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算了,我自己选。"

  "……"

  傅清也是在下午收到一大堆零食的时候,才想起问魏容护膝的事。后者说:"很遗憾,没收到。"

  "怎么会?"她去翻了下地址,才看见居然送到苏严礼那里去了,她很少寄快递,追他那段时间爱往他公司寄快递,这回买的时候就忘记改地址了。

  傅清也不好叫苏严礼送回来,只好又重新下单了一个。而那些零食也在办公室里分了。

  往后一天去上班,苏严礼照旧去了她楼下,傅清也往他膝盖的位置扫了一眼,果然看出来了点不同,应该是带上护膝了,可她什么都没有说,依旧是跟魏容走的。

  苏严礼依旧是目送着两个人上车,才走远。

  ……

  傅清也发现,魏容今天的心不在焉尤其的明显。

  "阿容,喝奶。"傅清也把自己带出来的牛奶递给了他一瓶。

  魏容应的也敷衍,在车上的时候话也很少。傅清也并不打扰他,下车的时候,把那瓶奶放在了他的车上。

  她跟他相处的时间虽然很短,但是发现了他有不吃早饭的习惯,所以今天早上出门时,她多带了一瓶。

  魏容在回去的时候,看着那瓶牛奶一言不发。

  ……

  傅清也的一天,简单而充实。

  她新招的助理说,曲家人不满苏严礼的态度,都气到上门找他对峙了。

  所以这一天,听听曲如岁的八卦。干干活,又收一大堆零食,结束。

  往后一天是周末,按道理来说她要跟魏容出去吃饭的,但魏容似乎很忙,没有联系她。

  所以傅清也的周末是跟蒋慧凡一起过的,两个女孩子逛逛街,吃吃饭。

  蒋慧凡于是在吃饭的时候,又看见了单媛媛和那个少年,最近她见过无数次了。都像是对方故意要来她面前晃似的。

  这么个单纯阳光的孩子,配单媛媛,真是可惜了。

  少年注意到了她的注视,抬起头来对着她笑了笑,眼角弯弯。

  蒋慧凡越发觉得这孩子配傅清也是暴殄天物。

  过一会儿,少年似乎往外走了,蒋慧凡也想去一趟洗手间,两个人恰好就这么撞上了。

  蒋慧凡看他洗手时,那双小手都像是一个纯洁的孩子,实在是不忍心他走上被单媛媛骗这条路。

  "姐姐好。"男孩率先开口。

  大眼睛。高鼻梁,肤白貌美,简直精致。

  "你好。"蒋慧凡凑过去一起洗手,状似不经意问,"你跟你一起吃饭的女人是什么关系?"

  少年做思考状:"姐姐是想挖墙脚吗?"

  当小-三这事,蒋慧凡可做不来,连忙摆手道:"不是,就是听说她人品有些问题,你得小心点,可别被骗了。"

  少年笑得温柔:"我觉得她很好啊,什么都听我的。"

  这傻孩子……

  "不过姐姐也好,还得感谢姐姐在国外帮过我。"

  蒋慧凡这才想起来,这孩子是在国外差点被男人欺负的那个,她顺手帮了他一把而已,怪不得一开始她就觉得有点眼熟。

  少年没过多久就回去了,蒋慧凡有几分于心不忍,在犹豫自己要不要帮他一把,免得他误入歧途。

  "怎么了?"

  那边的单媛媛跟少年起身准备离开了,蒋慧凡心不在焉的看着:"曲贺阳不要单媛媛了?"

  傅清也哪里还有这号人的消息,这也是她早就拉入黑名单中的一员。

  "你说到底谁有这个胆子,跟曲贺阳抢女人啊?"

  蒋慧凡有点好奇少年的身世了。

  ……

  此刻的曲贺阳,陪同着曲家长辈,一起去了苏家。

  曲如岁的父亲有了新太太,又有一个爱子曲渡,没什么心思来管曲如岁的事,但曲家老太太,也就是曲如岁的奶奶,可不允许自家孙女吃亏。

  曲老太太拐杖狠狠的往地面杵了两下,语气不耐:"我们如岁看得上你是你的福气,苏家小儿。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

  老一派人,思想依旧是老一派的。苏家在曲老太太年轻时是无名之辈,现在哪怕起来了,她也依旧不放在眼里。

  苏母尴尬,苏父的眼底则是有点冷。

  唯有苏严礼语气如常:"老太太说的是,我配不上,所以还请你给曲小姐另觅良婿吧。"

  曲老太太气得发抖,她要的是苏严礼屈服,娶自己孙女,而不是听他在这里说这些话的。情绪也难免急躁了些:"外头都再传如岁跟你的关系,这不就毁了清白了,你难道不需要负责?"

  苏母可没想到这老人家这么强词夺理,两家人确实谁也没有出去承认过关系,都是外头捕风捉影。哪怕是两家长辈谈,苏严礼和曲如岁两个小辈却都没有一起讨论过。

  二十一世纪了,床上滚过都不一定要结婚,外头传传就得在一起,哪里来的这个道理?

  苏严礼反而笑了一下:"老太太难道没听说过外头傅家小姐跟我传得更多?照您这个理论,我这辈子不是都得交给她?"

  不知道为什么,听他提起傅清也,苏母的眉心狠狠跳了跳。

  曲老太太讽刺道:"那姑娘的品行,怎么跟我们家如岁比?那傅家姑娘为人腌臜,品德败坏,在外头被怎么说都是自找的。"

  苏严礼的语气这才冷了点:"老太太还记得自己是怎么嫁给曲老先生的?"

  狐媚子上位,还逼死正宫。

  在五六十年代,可是热闹新闻。

  苏母脸色微变,这可是没有人敢提起的过往。自家儿子平常有多圆润她很清楚,也不知道今天说话怎么就这么没有分寸。

  曲贺阳也挑了挑眉,微微惊讶。

  曲老太太那张脸色难看之极。"你再敢说一遍?"

  "老太太不要忘了,这里是苏家,没有人惯着你。"苏严礼没留一丝情面,"你敢做什么,我报警就是。"

  "奶奶别急着动气,我先让人送你回去。"曲贺阳淡道。

  他是说一不二的性格,曲老太太再气也没有办法。

  "你跟如岁,真的没有机会了?"看着被送走的老人,曲贺阳问道。

  "本身既然不合适,那就没有在一起的必要。"苏严礼道。

  曲贺阳点点头。如果苏严礼是吊着曲如岁,他不会放任别人欺负他妹妹,但说清楚了,那反而更好。

  送走了曲贺阳,苏母也问了同样的问题:"你跟如岁就真的没有可能了?"

  "没了。"

  "是不是外头有什么狐媚子缠着你?"苏母的表情有些不太好看,心中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狐媚子要是愿意缠着我,反倒是好了。"苏严礼有些自嘲的说,可惜小狐狸精都不愿意多看他一眼,就算看了,也是龇牙咧嘴,给不了一个好脸色。

  ……

  周一的早上,魏容打电话给傅清也,说没有办法去送她了。

  傅清也说好,今天又是大暴雨天气,她拿着伞下楼,魏容不在,但是另一位在。

  傅清也也不知道苏严礼是怎么做到,这么大的雨,雨水却一滴都没有溅到他身上的。

  她今天得自己开车,所以得往车库走。

  "今天魏容没来。让我送你?"他打商量道。

  "不用。"傅清也冷冷的往车库走去,把车子开出来时,速度挺快,她感觉到自己似乎溅湿了他小心翼翼保护的很好的裤子。

  回头一看,果然没有猜错,他的小裤腿都是湿的。

  苏严礼并不心疼裤子湿了没有,但他有些担心里面的护膝有没有湿透。

  他很快也开车离开了。

  傅清也到了公司,还在感慨今天的雨为什么那么大,结果却看见公司里面聚集了一群人。大伙看到她,眼神有无奈的。还有些别有深意的。

  她往里一看,才发现坐了个老人。

  曲老太太当年可是个泼辣的主,在苏严礼那里吃了瘪,怎么可能咽得下这口气呢,她把苏严礼不愿意娶自家孙女的怨气全部都归结到了傅清也身上。

  所以今天,她就是来给她孙女讨回一个公道的。

  曲老太太看见了傅清也,就冷笑道:"大家看清楚了,这个就是傅家不要脸狐狸精的模样,明知道我孙女跟苏家小子订婚了,还从中插一脚。没教养的,我都替你傅家丢人!"

  傅清也目瞪口呆。

  这么不要脸的老人她还是第一次见!

  曲如岁这奶奶简直非同凡响。

  傅清也一边招呼保安,一边娇俏的笑:"老奶奶,瞧您说的,您自己孙女留不住男人,到头来就是其他女人的错了?何况你张嘴就是一通胡言乱语,我可以告你诽谤的。再说了,您孙女跟苏严礼订婚了么?我可从来没有收到过消息。"

  "倒是伶牙俐齿。"曲老太太道,"你这么下作的姑娘我倒是第一次见,恐怕你家母亲跟你也是一种人吧?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我倒是听过你家母亲的一些事迹。"

  傅清也不在意自己被怎么说,但是说到她母亲那可不行,她直接对保安道:"把这死老太婆给我弄出去。"

  又转头道,"大家该上班上班,没必要被这点小事给打扰了。这年纪估计都老年痴呆了,大家就当听一个笑话。"

  曲老太太听得心梗,呼吸急促,当场就昏了过去。

  傅清也只听见一声惊呼,回头就看见曲老太太倒了下去。当场有不少联系救护车的,傅清也是真不想去,但倒在她公司也没办法。

  只能说人运气不好的时候喝凉水的塞牙。

  曲老太太问题也不重,等到了医院不一会儿就醒了,傅清也要走的时候,就被曲如岁拦在了病房里,她红着眼睛,对老人心疼得不得了,这会儿语气就算不上多好:"傅小姐不给个解释?"

  "我解释什么?"傅清也无语道,"你奶奶什么为人,你自己不清楚?"

  傅国山是在半个小时以后赶来的,曲如岁上前道:"傅叔,我奶奶说。是傅小姐说我奶奶老年痴呆,以及一些讽刺的话,才导致血压升高晕过去的。我也不需要您赔偿什么,但是傅小姐理应给我奶奶一句道歉吧?"

  "应该的。"傅国山皮笑肉不笑。

  傅清也道:"你怎么不说你奶奶上门骂我抢你男人?侮辱我母亲人品呢?"

  提起傅母,傅国山的脸色冷下来,但也还算沉得住气,这种事情对上老人家,总是要吃点亏的。这个社会讲究尊老爱幼,哪怕老人家不讲理,为了不让别人说闲话。只能咽下这口气。

  曲如岁道:"傅叔,你也知道我奶奶就是说话态度不好,本意不坏的,她也是心疼我好好的婚事没了。"

  傅清也想起了上次曲如岁手里有照片,要是放出去,她一个有男朋友的,流出那种照片,肯定对魏容也会有很大的影响,可能还会再嘲他一个伺候男人的,女人跟他都不安分。而且可能还能坐实了曲老太太说她勾引苏严礼的话。

  曲如岁这恐怕是在威胁她呢。

  她犹豫了片刻。还没来得及做好决定,身后苏严礼就走了进来。

  他看着傅清也:"你想道歉?"

  当然不。

  她用眼神回答。

  曲如岁红着眼睛道:"阿礼,她是诅咒我奶奶老年痴呆了。而且她真没有勾引你你心里清楚吧?"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