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45章 不会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你不要被她骗了,女人看女人,可比你男人看女人要明白多了。"

  曲如岁红着眼睛的模样,真的叫一个见我犹怜,如果不是傅清也有心勾引,她不相信苏严礼会在外头那么果断的跟她摆清关系。不然以他的性格,这件事不可能做得得罪人。

  她是抱着肯定的想法,态度自然也真,几乎是笃定的态度,再加上几个人在门口的声音吵醒了曲老太太,老人家也是老泪纵横:"我可怜的孙女,要怪就怪你太安分守己了。奶奶不会做人,连给你讨公道都做不好。"

  曲如岁是真委屈,也被说哭了。扑进曲老太太怀里,虽然没有做声,但是明眼人一眼就看出来是在掉眼泪。

  "如岁,奶奶让你担心了。"

  傅国山是个人精,曲如岁这么说自家姑娘,心里当然不满意。但看她的情绪波动这么大,这会儿也有些迟疑起来,一味的盯着自家姑娘看。

  傅清也道:"我的确是说了老年痴呆这个词没错。"

  曲如岁从曲老太太身前移开,转头看着苏严礼道:"阿礼,我不管你跟不跟其他人在一起,但是我奶奶今天受了委屈,我必须要讨回公道。何况不过一句道歉而已,我希望你不要阻止。"

  不管苏严礼跟不跟其他人在一起?

  傅清也怎么听,都能听出里面几分正室的大度,但苏严礼都说没跟她在一起了,哪里来的大度。

  她偏头看了眼苏严礼,男人也在看着她,淡淡说:"你不想道,那就不道。"

  "阿礼!"曲如岁拔高了音量,显然难以置信他的态度。

  傅清也看看曲如岁,后者整个人崩得厉害。

  她故意笑说:"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你没有做错。道什么歉?"男人说,"曲老太太前两天去过我家,为人态度我比你清楚,飞扬跋扈目中无人,她要没说什么,我不觉得你会说她什么。"

  曲如岁在听完苏严礼的话后也笑了:"我奶奶脾气不好,但远没有你说的那么恶劣,你只不过是在偏袒她而已。"

  "我愿意偏袒她,又怎么样?"

  曲如岁微微怔了怔。

  傅国山也完全没有料到这个事态的发展,脸上也有几丝惊讶。

  傅清也可不愿意背这口"害苏严礼昏庸无能色令智昏"的大锅,开口道:"我是说了你家老太太一些不太得体的话。可是曲老太太今天一大早去我家公司,开口闭口就是我是个三,还侮辱到我母亲身上,说什么上梁不正下梁歪。你说她是不是也该给我妈道个歉?"

  曲如岁轻飘飘道:"傅小姐,空口无凭。"

  "我公司里面那么多人都能给我作证。"

  "你也说了,那都是你公司的人,谁知道他们会不会碍于你的老板的身份给你做伪证?"她冷冷的笑。

  苏严礼道:"清也对你奶奶不敬,同样没证据。"

  "她自己承认了。"

  "是吗?"苏严礼往傅清也面前站了两步,神色如常,"从我进来到现在,我并没有听到。"

  傅清也默契的说:"我可没有开口承认过。"

  曲老太太在身后指责道:"苏家小儿子,做人怎么能这么颠倒黑白,她承认了,我都听见了。你要是帮她说话,就是跟我老人家过不去。"

  傅清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老人家,做人要不要这么双标,合着顺着她,就是对的,不顺着她就是人品有问题,而对于自己的错误是半点不承认?

  苏严礼置若罔闻,对傅清也说:"这里没你事了,你先回去工作。"

  曲老太太瞪大眼睛:"你敢走!"

  曲如岁早就在一旁不做声,傅清也公司有的是事情要忙,懒得理会她。

  傅国山也是短暂一笑:"老太太好好休息,毕竟年纪大了,比什么都重要。"

  就连客气一句"改天来看你"都没有。

  曲傅两家关系不好,傅国山也没有那个心思客套多久。有苏严礼在这里转移矛盾,自己能走,何乐不为。

  傅清也跟傅国山一同走了出去,身为父亲的那位意味深长的扫了自家女儿一眼:"脚踏两条船这事,可不太好。"

  "您放心。我跟他没关系。"傅清也无奈的叹口气,她可不想跟苏家人搅和在一起。

  只是她暂时没法说而已。

  ……

  曲如岁跟苏严礼两个人在走廊上站了很久。

  两个人沉默了许久,男人没有等到她开口,便抬脚打算离去,曲如岁才喊住他:"为什么?"

  苏严礼脚步顿住,只道:"别太针对她了。"

  "她是做了什么,让你这么偏心她?"曲如岁可以接受苏严礼不跟自己在一起,但是接受不了他被傅清也给骗抢走。

  "她什么也没有做,甚至一直在拒绝我。是我自己想跟她在一起。"男人揭穿了她的心思,"别想再让你奶奶出来施压。曲老太太在外头倚老卖老,坏的只是你们曲家的名声。没有人拿她当一回事,她要是再闹,我会采取必要的手段。"

  苏严礼说完话就抬脚离开了。

  曲如岁的脸色有一瞬间的阴沉,开始埋怨起曲老太太来,自己并没有让她去苏家的时候一脸高高在上的模样,如果不是老人家在苏家就是一副不饶人的模样,苏严礼今天远不会一上来就相信傅清也。

  今天的事,简直让曲老太太气得七窍生烟,等回了曲家,立刻就去见了曲贺阳。

  曲老太太脸色阴沉道:"你跟苏家走的很近?"

  "奶奶有什么想说的?"男人不动声色道。

  "给你几天时间,把和苏家的所有合作给断了。"她用力把拐杖砸在地面上,吩咐道。

  "奶奶怕不是老糊涂了。"曲贺阳道,"生意上的事,可不是儿戏。"

  "我是你奶奶,长辈在外面受了气,你做小辈的就该去给我讨回公道,"还有那个傅家,一并给我收拾了。"

  曲贺阳心底有几分厌恶,这老太婆以前是怎么虐待他母亲的,他比谁都清楚。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脸这么吩咐自己。还自以为在曲家高高在上,殊不知曲家大部分人都盼着她早点死。

  "做人得各凭本事,恐怕您还得自己想办法。"曲贺阳道,"工作上还有事,就不打扰您休息了。"

  "一群小兔崽子,迟早要被我赶出曲家。"曲老太太气得直摔桌子上的花瓶。一旁的佣人眼底也闪过几抹不耐烦。

  自己在曲家还倚靠着这些小辈过活呢,居然还敢在这里大放厥词。

  没有人不同情老人,但是这种自以为是的老人,没几个人会喜欢。

  ……

  曲老太太的事过去的第二天,傅清也见到了有段时间没有看见的魏容。

  男人依旧妥帖斯文,送她去上班。

  傅清也看他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不太好,不太好意思为难他:"你真的可以不用来送我。"

  "然后让你再被曲家那恶毒老人家欺负?"他似笑非笑。

  "你知道了啊。"她想了想。又问,"你怎么知道曲家老太婆的性格?"

  "有个朋友,之前受到过她的虐待。"魏容道。

  傅清也就没有多问,女人有时候的第六感很神奇,她下意识的就觉得这个朋友算不上是什么好人。

  魏容也觉得自己说的有点多了,一时之间没有再开口,等到傅清也下车时。他却突然朝她俯身过来。

  这个动作吓了傅清也一跳,在她的认知里,恐怕只有亲吻才需要这样,但男人只是翻了翻她的衣领:"歪了。"

  傅清也回神,魏容怎么可能亲她。

  魏容看了看她突然露出几分赧然的脸色,若有所思,最后弯了弯嘴角,什么都没有说。

  "我先进去了。"

  "今天晚上一起吃饭?"男人提议道。

  "行。"他们俩也有几天没有合体了,再不合体,恐怕又有人要开始说魏容的风凉话了。

  等到魏容重新发动车子要走了,傅清也才打算往公司里走,但刚刚偏头,就看见门口杵着苏严礼,男人的视线一直追随着魏容离开,才移到她身上来。

  傅清也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没动,苏严礼却主动朝她走过来,"曲家那老太婆后续有没有找过你麻烦?"

  "没有。"这是关心自己,傅清也也不好意思太跟他保持距离,只能想着下回怎么疏远他。

  "有什么事记得给我打电话。"

  傅清也琢磨了片刻,道:"曲如岁手里有我们比较亲密的照片。"

  "床照?"

  傅清否认道:"怎么可能会是那个,是上次我问你要叶浩海录音的那次。"

  苏严礼就明白了。是他们亲吻的照片,但这些照片隐匿在黑暗里,应该只有他们双方知道那副场景有多糜烂,照片恐怕很难有这种意境。

  "叶浩海上次的事,也算我没有处理好。"

  "也不怪你。"傅清也觉得后续那个下场她也挺满意的,但她不太想聊这个话题,抬头看了看他的脸。随口道:"你多记得休息休息,黑眼圈蛮重。"

  苏严礼怔了片刻,原本因为她不联系自己,心情有几分不好。但听见她这么主动关心自己,那些不好的情绪就烟消云散了。

  他的语气也温柔了几分:"护膝我都有好好戴着。"

  傅清也:"……"

  那是给魏容的。

  只是阴差阳错,到了他手上。

  大可不必这么珍惜,天天戴着。

  傅清也懒得跟他纠缠下去,敷衍的没有解释。苏严礼道:"你去好好工作吧。"

  另一边,魏容刚回到家,就看见沙发上坐着的男人若有所思道:"看来傅家小姐挺有魅力。"

  "朋友而已。"魏容道。

  男人也没有多问,只是在聊起下午的安排时,魏容有些迟疑道:"下午不行,我有自己的安排。"

  "原来陪傅小姐吃饭是大事。"男人干净的脸上多了几分调侃,"你喜欢她?"

  "没有。"他几乎是立刻否认道。"只是我这个人,不太喜欢食言。答应了又不去,不太好。"

  "这次事情重要,你自己看着办。"

  魏容看了他一会儿,妥协的去给傅清也打电话。

  ……

  傅清也听着魏容的道歉,反而有几分不好意思。

  "没关系,就是一顿饭而已。不吃那也就不吃了。以后多的是一起吃饭的机会。"傅清也说,"下次指不定我也有临时有事的时候,互相体谅就好了。"

  "改天我重新约你。"

  这没人一起去吃饭了,那她只好将就着自己去点外卖,等在家里吃过晚饭下楼丟垃圾时,却忽然有人伸手拉住了她。

  傅清也吓一跳,转过头去看时,看到的却是一张风尘仆仆的脸,发型很乱,眼睛也有红血丝,显然没有休息好。

  傅清也上一次给他打电话,是在晚上,一个女人接的。

  她不知道苏严征为什么会在这里。

  "放开我。"

  她回过神以后,喊道。

  傅清也有多不想搭理苏严礼。就有多不想搭理苏严征。

  他们是一家人,上次傅家的事,苏严礼要是知道,她很难不用恶意去揣测,苏严征恐怕也是知道的。而他那会儿还在国外潇洒,她本来想过寻求他的帮助,但那一通电话。让她很难再信任他。

  在傅清也心里,苏严征跟苏严礼,两个人到底是不一样的。

  她很早就知道苏严礼不怎么样,两个人关系也不好。可是苏严征对自己不错,两个人又有一段还算美好的过往。可能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她对苏严征现在的不想接触不亚于苏严礼。

  "我……"他似乎有很多话要说,最后却只有一句,"对不起。"

  "没有什么对得起对不起的,每个人只不过在做自己的决定而已。"傅清也虽然不原谅他,但是理解他,"你身为苏家一份子,怎么做都是对的。现在你让我上去好吗,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不是我的决定,是我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苏严征道,"我被派到了外地,本来要待半年的,可是我一听到你的消息,立刻就坐飞机回来了。"

  他上下打量她两眼:"还好你没事。"

  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他当然怎么说都可以。

  傅清也懒得跟他再交谈,"你既然刚回国,就不要在我这里浪费时间了,你父母家人大概更想看到你。"

  "我就知道你不会相信我。"苏严征略微有些恼怒,他是个大直男,不懂得绕来绕去的,直接开门见山道,"但是你是我的月牙,我怎么可能伤害你?"

  尽管他知道傅清也不想让他知道,想隐瞒着自己。原本他可以配合的继续装下去。但这时候恐怕承认才是最好的。

  傅清也有那么一刻睁大了眼睛,随即脸色沉下来:"你倒是会装。"

  苏严征嘿嘿讨好笑两声,"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怕你躲着我。月牙,我不会伤害你,那件事是阿礼的责任,跟我无关。"

  "你以为你以前给我的伤害就少了么?"傅清也甩开了他的手。苏严征只好跟上去,但是没想到她走路快,最后直接把她关在了门外。

  苏严征人虽然直,但这次抓关键字还挺厉害,傅清也刚才的那句话几乎是立刻让他明白过来,两个人之间恐怕有误会。

  这会儿傅清也肯定不愿意听自己的,他得赶紧去想办法证明自己的清白。

  苏严征回国的消息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率先去了苏家公司,苏严礼开会去了,他便在他办公室里坐了一会儿,很快看见椅子背上挂着一对黑色护膝。

  他拿起来端详了片刻,不一会儿,苏严礼就走了进来。看到苏严征后,脸色微变。

  "你什么时候开始用这个了?"按照苏严征的了解,自家弟弟可不是一个注重养生的人。

  苏严礼快步走到他身边,把护膝抢过来,收进了抽屉里。

  "一对护膝而已,至于么,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定情信物。"苏严征嘲笑道。

  "你怎么回来了?"

  苏严征整个人的心情瞬间就耷拉了下来:"我要再不回来,清也肯定要恨死我了。我得赶紧回来挽回自己在她心目中的形象。你对付傅家,害她也一起记恨上了我。"

  苏严礼没做声。

  "你去她面前给我解释一下,都是你一个人的主意,责任全在你。跟我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苏严礼扫他两眼:"不去。"

  "阿礼,这事关你哥的幸福。"

  苏严礼淡淡道:"为什么我要去她面前当恶人?"

  苏严征心道,本来就是你做的,什么叫当恶人?何况,他以前对她冷漠的情况还少么,本来就是个恶人了。

  但他也没有逼他,叹口气道:"今天去找她,她都不愿意见我。"

  苏严礼脸色不太好:"你去找她做什么。"

  苏严征全然没有把他的语气放在心上,第二天第三天依旧去见了傅清也。然后得知了她跟魏容的事。

  他在听到的时候脑子几乎是一片空白,很快再次找了苏严礼。

  他说:"我是不会看着清也跟他一起的,他阴险狡诈,清也跟着她哪方面都不会幸福的。"

  苏严礼扫他一眼,很快收回视线:"我也不会。"

  苏严征先是愣了愣,等他反应过来苏严礼说了什么,十分明显的挑了挑眉,脸色也变了变。

  "你也不会?"他看着他,"什么意思?"

  苏严礼说:"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