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46章 也想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苏严征盯着苏严礼看了好一会儿,后者神态自若,一副任由他揣度打量的模样。

  男人沉思片刻,道:"你跟魏容关系不好,怕他跟了清也,对你会不利吧?你什么事都以利益为先,我估摸着就只有这个理由了。"

  苏严礼:"……"

  他都已经这么明示了,没想到苏严征居然还没有往那方面想。

  "我会想法设法让清也原谅我。"苏严征说,"她会成为你的嫂子,我希望你能对她客气点。你有多不遗余力的想算计她,我就有多想帮她,你得有点分寸。"

  "让她当我嫂子?我不会同意的。"苏严礼沉声道。

  "我这个是通知,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苏严征态度坚决道。只要傅清也那边同意下来,不管是谁,都不可能阻止他。

  苏严礼微微一顿,男人却先一步走了出去。

  他想着或许晚上回家可以聊一聊,但没想到苏严征却并没有回苏家住。

  苏严礼在意识到这点以后,立刻打电话联系了苏晋,要他去查苏严征现在所在的酒店。

  没过多久,苏晋的电话就打了进来:"今天傅清也跟魏容一起出去吃饭,阿征在三叶那边去堵人了。"

  苏严礼便赶紧开车去了苏晋所说的地址。

  ……

  傅清也看着苏严征,真的是烦躁到不行,好脸色也不愿意给一个。而后者却一脸讨好,除了喊了一句"月牙"。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偶尔瞪魏容两眼,然后又乖巧的看着傅清也。

  苏严征给旁人留下了个穷追不舍死缠烂打的印象。

  --前段时间跟文晟闹了一段,现在文晟结婚了,又来魏容面前挑衅。

  不过也就只有苏严征有这个资本了,换作旁人,没有谁有这个能耐,四处挑衅。

  魏容看着傅清也,好脾气道:"苏副总大概有事跟你谈,我去那边等你。"

  他都这么说了,傅清也也不好再坚持什么,等魏容走开了,她才不太耐烦的说:"都说了几遍了,叫你别来打扰我,你是听不懂人话么?"

  苏严征道:"你那天说我对不起你?月牙,当初是你莫名其妙搞失踪不要我的,怎么还说是我对不起你?"

  傅清也瞪大了眼睛,非常佩服他倒打一耙的本事:"什么叫我搞失踪?苏严征,当初我委婉的跟你表示好感,是谁打电话说叫我别再联系你的?"

  "我什么时候给你打电话了?"苏严征呆住了。

  "自己做了什么倒是忘的一清二楚。"她有些讽刺的说。

  苏严征被她说的也开始自我怀疑起来,回想起高考后的最后几天,怎么想也没有给她打过电话的记忆。反而想起毕业后拿毕业证的那天,自己同学怎么跟傅清也打招呼起哄,她都不愿意往自己这边来。

  傅清也偷看过自己很多次,苏严礼是知道的,但他懒得搭理。

  他当时还觉得这姑娘怎么这么不识趣,觉得她自命清高,也不怎么样嘛就这副态度。

  现在想来,她肯定就是因为误会的事,才躲自己躲得远远的。

  苏严征光是想想就后悔到不行,他跟他的小月牙明明都在一个学校,但是他都没有跟她说过几句话,甚至还不大瞧得上她。

  "那通电话我什么时候打的?"他有些不太确定的说。

  傅清也真的一句话都不想跟他说了,男人是不是都这样,对于自己的错误选择性遗忘?或许还要抱怨女生,斤斤计较。

  "你跟我说说。哪天?"苏严征不得出答案,是不会放她走的,哪怕她要生气,他也得问清楚。

  "你高考前几天。"

  "用我家里那个号码打的?"

  傅清也不吭声。

  苏严征知道她这就是默认了,皱眉道:"那不可能,高考最后几天我都没有住家里,怎么给你打电话?"

  他想了片刻,说:"那几天,只有阿礼在家。他因为刚刚做完整形手术,几乎不出门。"

  苏严征说完这句话,傅清也跟他都愣住了。

  难不成会是苏严礼打的?

  傅清也有一阵突如其来的厌恶,就好像他坏事做尽,再加一件,让她越发觉得排斥。

  伴随着他们的猜测,旁边就想起一个不疾不徐的声音:"电话是我打的。"

  傅清也闻声看过去,就看见苏严礼就在不远处站着,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整个人看上去有些薄凉,以及一些说不出来的情绪。

  苏严征就跟看到了希望似的,眼睛也亮了不少,他看着傅清也,语气还带了些许委屈:"月牙,你看,真不是我。那会儿我自己还因为你突然的不联系伤心欲绝呢。"

  苏严礼走了过来。想说什么,喉结滚动两下,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只有眼神复杂。

  "你给我哥表的白?"他沉默了好半天,开口问。

  "对。"难不成还能是他么,他们那会儿根本就不认识。

  伴随着她的回答,他的目光闪烁了一下,傅清也似乎觉得他的情绪低落了下去。

  他情绪起伏不太大,她又觉得自己是看错了。

  苏严征伸手在他肩膀上砸一下,语气愤愤:"你说你是不是不安好心,自己孤僻,见不得我恋爱?"

  这句话开玩笑的成分居多。

  苏严礼哑着声音说:"我以为是跟我表白的。"

  "你以前那副模样,有哪个女孩子会喜欢你?"兄弟之间,说话总是不用太过顾忌,何况苏严礼现在比谁都矜贵,那段过往也早就过去了。

  那会儿苏严礼一直不愿意出门,理由是懒得出去。

  但是苏严征知道,他就是因为自己差不多毁容了而自卑。少年时期,谁都是骄傲的孔雀,没有人接受得了自己那副鬼样子。

  苏严礼在听完苏严征的话以后,自嘲的扯了扯嘴角,"以前自作多情,总觉得自己或许也没有那么被人嫌弃。现在就明白了,原来是找你的。"

  他说完话,顿了顿,走到了一边的角落里。

  傅清也是看着他一点点往边上走的,原本觉得厌恶但他也不是故意的,也就没有那么气了。

  苏严礼怎么着也是自己弟弟,苏严征道:"阿礼是有那么一段时间的意外,但以前喜欢他的女生还是很多很痴情的,但是阿礼这人以前对恋爱这事情不太热衷,估计是他以为你是那些女生,你是骚扰他的人,所以才叫你别再打扰他。"

  替苏严礼解释是一回事,苏严征更加高兴的,是自己在傅清也面前解决误会的事。

  "你是不知道,你当初无缘无故就不联系我了,我有多绝望。我等了你很久,后面高考都没有发挥好……"他小声说。

  傅清也因为苏严征这一开口,也就收回了看向苏严礼的视线。

  她这会儿的心情有点复杂,本来她远离苏严征,就是因为他主动提起的保持距离,这也把她的那点暗恋扼杀在了摇篮里,可是现在发现居然不是苏严征干的,她一下子就不太找得到该对苏严征的态度。

  毕竟他也是个受害者,没有那场意外,他们或许会在一起,再接着会见面。指不定还会结婚生子。

  魏容过来的时候,苏严征这会儿就拽到不行,怎么样都不愿意走,反而抬抬下巴看了看眼前的男人:"你真要跟他在一起?"

  傅清也心不在焉的把自己跟魏容的关系做了解释,她跟他也就是合作关系,等时间到了,自然也就分开了。

  而她下意识的往角落的位置看过去时,那个原本坐着的男人已经不在了。

  ……

  苏晋不知道苏严礼为什么跑来喝酒,还是喝到这种烂醉,临时被酒吧老板通知他过来接人的醉法。

  他记得他这段时间,尤其是近几天,收到那个护膝以后,整个人心情都不错。

  要扛一个大男人上车,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苏晋整个人算是累到不行。好在苏严礼哪怕醉酒了,整个人仪态也很好,他的负担还不算特别大。

  "今天是怎么了?"苏晋纳闷道,"你哥对傅清也那态度,难过才是应该的,你应该不至于吧?"

  苏严礼只是疲倦的睁开眼睛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说话。

  苏晋也安心开车,毕竟把人送回去才是正事。

  夜里的城市也并不安静,到处都是喧闹声,苏晋在路上小心行驶,等把他从车上弄下来,听见他问:"你第一次见到我,什么感觉?"

  这可把苏晋给问倒了。

  毕竟那会儿的苏严礼和现在比起来,简直是天差地别。

  又丑陋,又孤僻,甚至因为身体原因,整个人看上去又孱弱,虽然高,但是因为瘦,并不好看。

  放在人堆里,估计没有人会多看一眼,甚至会有人避开他。

  毕竟那么瘦,着实不正常。还有那张狰狞的脸,没有多少人受得了的。

  可这些话,他不敢也不好意思说给苏严礼听。

  苏晋只好找理由道:"只是身体差了点。"

  苏严礼没有说话了。

  他也以为他就是随口一问,只是等他搀扶他进到客厅,却听见他声音沙哑的说:"我本来感觉,自己或许还好。"

  苏严礼稍微顿了片刻,然后话锋一转,"没想到,原来我这么差啊。"

  苏晋听得有些心酸。

  大概就是这么众星捧月的人物,却有一段那么不太美好的过往,以及佩服他还能走到今天这种地步,无限风光。

  "害,你如今这么优秀,还在乎以前啊?"苏晋用假装随意的口吻说。

  苏严礼没有再说话了,闭着眼睛开始休息。而苏晋等他睡着了,也就离开了。

  只不过醉酒的人哪里有那么好睡。

  苏严礼没过多久就睁开了眼睛。

  漆黑的夜色,过往好像变成了一部电影,不停的在面前闪过。

  他本来觉得,她在游戏上表白,那应该是对自己说的。可她那段时间不太爱来游戏上搭理他了,反而跟苏严征在qq上聊的火热,冷落了她好一阵子。所以在看到她的表白短信时,感觉她是想脚踏两条船,他下意识的要拒绝。

  并且他很愤怒。才会那么冷淡的打了那通电话。

  但是没想到,那些话原本就是对苏严征说的。她对他这个游戏好友,连假装维系下情感都懒得。

  而那通电话,傅清也会理解成是苏严征打的,似乎也不是一件令人惊讶的事情。毕竟他跟她的交流方式,除了那个游戏,再无其他。

  他又想起自己当初小心翼翼的发了一张只有下巴的照片过去,满怀期待的等着她的回复,结果却只听到她语音里略显嫌弃的声音。

  "好丑。"

  再次之前,他并没有觉得自己有多么不堪,毕竟优秀是他的习惯。

  听完这两个字以后,他才明白。原来他不是月亮了。

  他连尘埃都不如。

  ……

  第二天很早,苏严礼就醒了。

  手机里面还有消息,是苏严征对他的感谢,感谢他在昨天开口给他解释,连连发了十几条。

  苏严礼没有回复,只是想跟往常一样,开车去她楼底下等她。

  尽管她不会坐自己的车,但他得表达清楚自己的太俗。

  苏严礼在傅清也楼下没有碰到魏容。

  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所以他并没有一丝意外,只是耐心的在楼下等着。等着她扫自己一眼,然后从自己身边经过,去开自己的车。

  但是今天似乎有点例外。

  苏严礼看了看手表。已经九点了,到了上班的时间,可他还没有看见她。

  他现在没有傅清也的联系方式,只好继续耐心的等了一会儿,到了九点半,依旧没有人。他这才联系了苏晋,后者去问了问,跟他说,傅清也昨天回的傅家,没有到自己这儿来。

  苏严礼神色如常的开车回去。

  到了公司时,苏严征整个人精神状态很好,来跟他交流的时候,看上去也依旧眉飞色舞的。

  "阿礼,我不想去外地了,那个项目,你让其他人去跟。"苏严征说了不去那就是不会去的,之所以来问问他,只不过是给自己兄弟几分面子而已。

  "你应该知道,公司从来没有临时换主帅的情况。"兄弟中的弟弟却不太好通融。

  苏严征挑着嘴角:"那就从我这儿开始,有第一次。"

  先例先例,要有人开了,才叫先例。

  苏严礼淡淡道:"谁知道你完成度怎么样?万一不好,那对别人而言不公平。"

  "给补偿不就好了?"

  "公司为什么要白白给出这笔补偿?"

  苏严征不相信苏严礼不明白自己不愿意回去,是为了追媳妇,他觉得他就是依旧不想看他跟傅清也一块。见他再三拒绝,也有点不耐烦:"补偿我个人出,行吧?"

  苏严礼顿了顿,总算没有开口出声。

  两个人的语气导致氛围不太好,气氛僵硬了许久,苏严礼才打破了这种让人有些不知所措的平静:"她原谅你了?"

  "都是你的失误害她误会的我,我又没有做错什么,她为什么要不原谅我?"苏严征自己也是个受害者。

  苏严礼又不说话了。

  "今天早上,我去他们傅家接她,她一开始都不愿意上我车,我磨了好久,才让她上来的。"苏严征又道。"不过她跟魏容的这场戏,魏容好认真,也是雷打不动的等她。不过她要是真不愿意我送她,估计也不会上来吧,估计她心底已经是原谅我了。"

  苏严礼却有些冷淡说:"你可以出去了。"

  也是,自己可不能打扰到工作狂弟弟的工作时间。

  苏严征没有再跟他分享点滴美好,出去时还替他关上了门。

  只是没走两步,里面就传来了破碎声。

  他又折返去看,看见他办公桌的玻璃笔筒,这会儿正碎在地面上。

  "怎么了?"

  "不小心挥到了。"苏严礼看了看自己藏在办公桌下流血的手指,淡淡道。

  苏严征也就没在意,这吩咐阿姨进来把玻璃碎片给收拾了。

  ……

  傅国山对于热情上门来的苏严征。有些吃不消。

  而且自己准女婿魏容看到他时那种淡然的态度,让他觉得有点诡异,任何男人对于自己的情敌,也不应该是这副态度。

  他想起魏容的风评,又开始担心他是不是来骗婚的,叮嘱了傅清也几句。也因为担心魏容的人品,对苏严征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万一魏容这边不怎么样,苏严征还能帮忙教训教训人,也算是留了一条退路了。

  何况,比起苏严礼来,苏严征怎么样也都讨喜很多。傅国山心里偏向谁,可是一清二楚。

  ……

  而傅清也下班回来,看到门口的身形时,以为是苏严征。

  她皱着眉想上去告诉他别再来了,没想到等他转过头来,她才看清楚是苏严礼。

  男人神色清冷。

  傅清也一时之间忘记反应,里头傅国山往外一扫,也以为是苏严征,便没有去理会。

  "你有什么事?"她疏离的问。

  "知道是冤枉我哥,所以你就打算跟他复合了?"他声音如常,"也是,本来就是关系暧昧的旧情人,知道都是我的锅,心里挺怨恨我吧?"

  傅清也觉得他挺胡搅蛮缠的。也不想理会他,淡道:"你想多了。"

  苏严礼认真的打量着她的神色,若有所思道:"我哥肯定了你会原谅他。"

  傅清也可没有这么说过,哪怕那件事不是苏严征的错,但是当年那种情感早就烟消云散了,何况她并没有觉得苏严征对她有多用心。

  再者,傅清也很早之前就做好决定,不想跟苏家再有任何的牵扯,她的想法不是那么随便就会改变的。

  "你放心,你们苏家人,我不会接触。有接触也只是因为你们凑上来,我不好太没有礼貌而已。"她丢下这句话。转身走了进去。

  而另一边,曲老太太并没有打算放弃苏严礼这个女婿。

  本来她只是气愤苏家人不知好歹,居然敢退了她家如岁的婚事,想上门来教训教训人,但是这两天听如岁说了这么多苏家的事,也知道苏家是一块大肥肉,而苏严礼则是最肥的那一块,她还有什么理由放弃?

  她的两个孙子都不把她放在眼里,她需要一个好的孙女婿当靠山。

  曲老太太思想封建,听说两个人都抱在一起,就怎么样也要上门闹一闹。

  苏母在看见这号人上门时,整个人眉心都狠狠的跳了一跳。

  但是又没有办法接待人,只能笑脸把人家迎接上来。

  曲老太太开门见山道:"我是来谈婚事的。"

  苏母摸了摸鼻子:"这件事恐怕已经……"

  已经不成了。

  "他占了如岁清白,不能不负责。"曲老太太掷地有声。

  苏严礼赶回来的时候,刚跨进家门,就听见曲老太太喊来一声"跪下",好不威风。

  男人置若罔闻,只是回头看了眼苏母:"把她放进来做什么?"

  苏母尴尬的咳了咳,这也太不顾礼仪了,尽管她也想这么做。

  "阿礼,曲老太太说,你要了如岁的身子……"苏母小声道。

  苏严礼抬了抬眼皮:"说话做事可得有证据。我跟曲小姐清清白白,你身为奶奶,就是这么对自家孙女的?"

  "你少在这里狡辩!"曲老太太气得睚眦欲裂。"你以为我们曲家姑娘是那么好欺负的?"

  最后又想起这苏家小儿子可是手握苏家大部分股份,态度才好了些:"年轻人都有做错事情的时候,这种事情说大也大,说小也小。你跟如岁把婚事办了,再来孝敬孝敬我老人家,对于你们苏家和我们曲家,也是两全其美的事。"

  苏严礼直接打电话给曲如岁,通知她过来领人。

  曲老太太却还在继续:"曲家这一辈就只有一个闺女了,婚礼不能草率,还有彩礼,为了诚意,得拿出点股份。不然如岁怎么有安全感?这不过分吧?"

  还不过分?

  这已经是狮子大开口了。

  苏母在旁边听得直无语,照这么说,彩礼得给股份,陪嫁是不是也要?但是因为她知道婚事不可能,也就懒得跟她争。

  苏严礼一直不说话,曲老太太自己指挥苏家的阿姨给她端茶送水,又一副长辈做派:"哦,对了,如岁嫁过来,不会跟你们一起住,得另外布置婚房。"

  整个客厅里,就只有她一个人不断开口。

  一直到半个小时以后,曲如岁赶了过来。

  曲老太太赶紧朝她招手:"过来。"

  "您来这里做什么?"曲如岁早就放弃跟苏严礼的牵扯了,自从上次在医院以后,她就知道不可能。

  "当然是替你的婚事考虑咯。"

  苏严礼一直到这会儿才开口道:"你奶奶非说我要了你的清白。"

  曲如岁的脸色有些古怪,都什么年代了,哪里还有清白一说,她又不是没有交过男朋友的女人,那种事当然早就经历过了。

  "他没有。"她有些无奈。

  "我听曲家司机说,有一次你都靠在他怀里了,这还不算有什么?"

  苏母又是一阵无语。

  而曲如岁的脸都红了起来,那次也是她主动的,苏严礼根本就没有对她做过什么,她说:"奶奶,是我主动的,跟他没关系,你跟我回去。"

  "就算是你主动的,他是男人,就不该对你负责?"曲老太太已经下定决心,要苏严礼这个孙女婿。

  曲如岁对于这不讲道理的老人家越发没有耐心,脸色也冷了下来,她还不明白曲老太太的心思么,她只不过是看上了苏严礼这个香饽饽,如果真是为她这个孙女考虑,根本就不会做出这种有损她名声的事情。

  "您要是不走,我不会再来接你。"曲如岁道,"您该明白,这不是自家,苏家没有人愿意哄着你。就别给苏阿姨带来麻烦了。"

  "事情没有解决清楚,走什么?"老太太也不妥协。

  苏严礼吩咐道:"直接把人赶出去。"

  曲如岁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她也觉得丢人,索性任由苏家怎么来,而后不管她怎么喊自己,曲如岁都没有伸手帮过忙。

  只是一路沉默的把她送回了曲家。

  从这一天以后,她也没有再去看她一次,而曲老太太依旧是一副飞扬跋扈的模样,一直到她生了一场大病,路都走不动了。除了几个医护人员,也没有见过任何曲家人来看过她。

  走了之后,家里也是该干嘛干嘛,反而整个曲家还热闹了不少。

  这都是后话。

  眼下,苏母对于苏严礼对曲如岁的态度,越发有种怀疑,她迟疑了好一会儿,才道:"阿礼,你是外头有人了?"

  她的儿子垂眸扫了她一眼,没否认。

  "妈不会干预你的恋爱,但是你得让妈知道,那个人的人品怎么样。"苏母用商量的语气说。"不然之前那样的事,我真不想再经历一次,你明白妈的感受吗?"

  苏母没有亲眼见到过苏严礼的那段经历,只在时候听见苏父提过几句,但光是那样,也足够让她心如刀绞的了。

  苏父说,他愣是不肯说,到底为什么会发生那件事,为什么会有人针对他,明明那个时候苏家什么也不是。

  苏严礼有点沉默。

  "你哥到现在心思可能还在清也身上,可她已经有男朋友了。"苏母有些疲倦的说,"妈因为他的坚持。已经够烦躁的了。他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再好的姑娘那也不是单身啊。"

  苏严礼沙哑的喊了一句:"妈。"

  苏母怔了怔,看见他眼底有乞求。

  他从来没有求过她什么,这让她有点意外。

  "阿礼,你……"她预感到了些什么,皱起眉。

  苏严礼琢磨了一会儿,声音越发低了,像小孩子讨玩具似的:"妈,我也想要她。"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