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47章 不是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苏母瞪大了眼睛。

  吓的。

  一度告诉自己,这是听错了。是她刚刚见到了不可理喻的曲老太太,导致她现在听话都给听岔了。

  苏母喝了口水压压惊。

  只不过当她视线移回到苏严礼身上时,后者那股淡然模样,让她又忍不住蹙起眉头。

  "你……"

  苏严礼一动不动。

  苏母气不打一处来,当初是谁口口声声说不要的?关键是一个儿子这么打脸也就算了,问题是现在两个儿子都是这副德行!

  苏母那个后悔啊,早知道当初和傅家这婚事,按头也要给安排下去,就不用等到现在再来折腾人。

  两兄弟争一个女人,这实在是太难看了。如果传出去,她一张老脸都不知道该往那儿搁。

  "全天下难道就没有女人了?"苏母好没气道,"小也好看是好看,我就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比她更好看的人了。"

  男人没说话。

  苏母道:"我不同意。"

  "我跟我哥之间,你不要干涉就成。"苏严礼也不需要得到谁的支持。

  苏母简直要被他这我行我素的模样给气晕,这两个儿子绝对是她生出来折磨自己的,一个比一个顽固。

  ……

  苏严征依旧爱往傅清也面前凑。

  越是不让他跟,他越是粘的紧。

  傅清也直接说:"我们没机会。"

  "当当朋友总成吧?"苏严征哪怕不满意。也只能退而求其次。

  因为那通电话的错误不在他身上,她也不好意思太过拒绝他。不过到底还是躲着她的。

  傅清也周末空闲爱玩的地点转移了,从西区转到了南区。然后撞见了见面次数不多的文晟。

  准确点来说,是文晟和姜时。

  前者搂着个姑娘,笑得嘻嘻哈哈,他的新婚小妻子一个人坐在后面,有些拘束,一言不发。

  傅清也皱了皱眉,而文晟偏头过来看见她时,目光闪了闪,把搂着的姑娘松开了。

  "清也姐。"姜时看见她,率先开口道。

  傅清也发现她似乎笑得没有那么开心了,只是嘴角习惯性牵起,眼睛里没有半点光亮。

  "文晟,你还算不算男人啊,跟陌生女人搂搂抱抱算怎么回事?"

  文晟挑眉笑道:"你要是看不惯,那自己来管我啊。"

  傅清也眼皮一跳,朝姜时看过去,小姑娘耷拉着眼皮,一言不发,就跟没听见似的。只有肩膀微微下垂,能看出来没有什么情绪。

  过了片刻,她站起来,揉了揉眼睛,说:"清也姐姐,我去趟洗手间。"

  傅清也可是最见不得漂亮小姑娘受委屈了,等她一走。立刻瞪着文晟:"你现在是有家庭的人,怎么还可以这么乱来呢?"

  文晟笑嘻嘻:"什么家庭不家庭的?姜时她在她自己家都不受宠,我们文家起码各方面都没有亏待她。她还想怎么样?"

  这跟傅清也想象中的夫妻生活差太多了,也觉得文晟够渣,警告道:"姜时可比大部分姑娘都好多了,你对不起她,到时候可别后悔。"

  "后悔什么?"男人满不在意,"你看看我当着她的面干什么,她都不敢开口说什么。她能做出什么事?"

  文晟顿了顿,声音突然低沉下去:"而且,我根本就不喜欢她。"

  傅清也还不清楚他这个人吗,任何时候自己爽了那就行了,当初要跟她结婚也就是做给文母看的,估计现在跟姜时也是同一种想法。

  唯一不同的是,傅清也能接受,而乖乖的姜时是被迫接受。

  人家夫妻之间的事,她也不打算参和太多,傅清也只是过来叮嘱两声的。说完也就打算走了。但是文晟却主动喊了她一声,他似乎有些犹豫,最后只丢出一句:"工作上的事,你小心处理。"

  傅清也起先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等到几天后的项目开始谈合作,她才发现有些不对劲。

  因为最近很多事情都是她亲自上手打理的,傅清也这几天出去接触了不少合作方,事情分明前面就谈得差不多了,可这会儿合作方的态度却突然变得含糊起来。

  傅清也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而几天以后,花满庭的项目却被曲如岁给拿了下来。

  魏容或许能提供给她资金方面的支持,但在这种项目上,着实也是爱莫能助。

  "不过,这件事情显然是背后有人在帮助。你去谈过合作的那几家,并不是所有都跟曲家关系好。"魏容客观分析道。

  傅清也的第一反应,就是苏严礼。

  可她又有几分迟疑,女人对于男人的态度那可都是敏感的,她虽然不想搭理苏严礼,可是是能感受到他最近对于自己的讨好的,最近或许不是他。

  傅清也叹气,最近的日子真的算是非常不好过了。

  本来因为前段时间的动荡,傅家就已经元气大伤,很多人都不太敢和傅家合作,生怕出现什么烂尾项目。花满庭这个项目傅清也压了很多心思上去,没想到到头来依旧一场空。

  魏容道:"这种事急不来,一步一个脚印慢慢走。"

  傅清也点点头。

  大项目不成,小项目自然还得继续。

  她只好把注意力转移到其他地方。不过运气不太好,几乎所有的都被曲家给抢了先。

  傅清也心里憋了一口气,她跟曲如岁算是"死敌"了,她甚至感觉曲如岁这是故意针对自己。现在每个项目都被抢,让她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比不过她,不然也不至于"全军覆没"。

  相比起她的不顺,曲如岁那边的道路就显得宽敞平坦许多了。

  在某一单生意上,两个人甚至在合作方的公司打了个照面。

  曲如岁带着笑意问,"傅小姐来谈生意?"

  "好巧。"她不愿意多说。

  曲如岁皮笑肉不笑:"傅小姐就别忙着进去了,这边的项目我已经谈下来了。"

  傅清也真是笑都笑不出来。这已经是两个人对峙着的第五单了,她还是输。

  接二连三的失败,让傅清也压力山大。尽管傅国山没有说什么,但是从他的唉声叹气里,她也能猜出他也是慌的。

  毕竟自己掌权,除了解决上次资金的事,几乎没有任何政.绩。

  傅国山道:"倒也不是你不如她,这次曲家这么顺利,苏家恐怕也出了不少力。"

  傅清也迟疑的说:"应该不是他吧。"

  傅国山意味深长道:"工作是工作,私事是私事,你清楚人家是怎么想的?苏严礼这人,对事情拎的那是非常清楚。"

  又给她做参考,"苏家手里不是有个项目?我估摸着是跟往常一样,同曲家谈下来了。不过你可以去试试水,他要是不愿意通融给你,就说明这几次跟他也脱不了干系。"

  傅清也问:"试水有什么用?"

  傅国山:"能决定以后还联不联系。"

  现在苏严礼这种心思下,都不愿意偏袒自家闺女一点。那么说明他这个人是完全不被人情债束缚的,这种人以那种关系相处都没有必要。

  傅国山还是很了解自家女儿的,眼下这种拒绝根本就不算彻底。而假使苏严礼愿意倒戈过来,那这种不彻底的拒绝还能帮傅家支撑一段,从他那里讨到些好处。

  不管怎么样,试探清楚来,对傅家还是有意的。

  傅国山让傅清也去试试水,倒也不是利用,只不过是为了利益最大化罢了。毕竟现在整个市场瞬息万变,谁也料不到之后会怎么样。

  傅清也最近已经没有了苏严礼的联系方式,也不打算用私人关系进行交流,谈合作,那就得公事公办。

  最后她联系了苏晋,后者代为转告,没一会儿就给她回消息了:"你来公司谈就是了。"

  傅清也去的那天,带上了助理。

  苏氏的人看见她出现,眼底都有几分惊讶,毕竟之前的关系,以及俩家公司逐渐减少的往来,苏严征今天又不在,按道理来说,她是不应该出现的。

  苏晋浅笑着把她送到办公室,又打趣道:"现在把手伸到曲如岁嘴里来抢食了?"

  "得,抢的过抢不过还不一定呢。"傅清也叹口气,"已经被她抢了五次,有心理阴影了,她背后的贵人是谁,总不可能还是苏严礼吧?"

  "我哪知道。"苏晋耸耸肩,他又不是领导层。具体的一些事宜,他几乎是不清楚,哪怕知道那也不敢乱说。

  傅清也的助理是个刚毕业的帅气小伙,跟着傅清也一起走进办公室的时候,苏严礼在男助理的身上停留了好几眼。

  助理被看得头皮发麻。

  傅清也护短,说:"你盯着人家看做什么?"

  苏严礼收回视线,淡淡:"挺帅。"

  傅清也:"……"

  "上次那个助理也不错,你自己挑的?"他说,"那你怪会挑人的。"

  可不就是傅清也挑的。

  毕竟放在办公室里的人。出差也得随时随刻跟着,不找好看的,那看着多对不起自己的眼睛啊。

  助理已经拼了命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欲哭无泪。

  傅清也随口说:"你要是喜欢,送你。"

  "好啊。"苏严礼并没有拒绝。

  傅清也看看自己助理的模样,舍不得了,把人往后拨了拨,说:"我是来找你谈合作的。"

  苏严礼又扫了助理两眼,才把视线移开:"你把助理换了。想要什么项目我都给你。"

  助理心道,我招谁惹谁了。名校毕业,难道配不上这份工作吗?

  傅清也不愿意换人,她的助理懂事听话,颜值高身材好,也是花了好长时间才挑出来的人。一笔项目重要归重要,但是自己的心腹也不是说换就换的。

  "那算了。"傅清也站起来,"回见。"

  苏严礼道:"跟你开个玩笑而已,你想要哪个项目?"

  傅清也说了个名字。

  "这个跟曲家谈着。"

  傅清也又想起好早以前,苏严礼的项目是给了曲如岁没有给她的。她想了想说,"没关系,我就是公事公办来问问。"

  正常的商业竞争,截胡的情况不在少数。

  "你要是想要,那就给你。"苏严礼扫了她手机一眼,"联系方式加上成不成?"

  "真的给?"

  "当然。"男人神色如常,"只要你想要。"

  助理看着看着,觉得不太对劲,这苏总怎么对自家老板有些讨好啊,两个人看着怪像小情侣的。

  尤其是在自己老板离开前,男人又贴心的问了一句:"需不需要我送你?"

  "不用了。"

  傅清也尝到了甜头,也愿意给他个好脸色。

  苏严礼还是送她送到了门口,在苏氏众人惊讶复杂的目光下,给她来开了车门,又讨好的说了句:"微信消息你要是看见了,记得回复两句好吗?"

  "成。"

  ……

  苏严征刚到公司的时候,就看见苏严礼一脸温柔的不知道在跟谁说着什么。

  这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这几天他还听说了自家弟弟非得跟曲家那位撇清关系的事,他还纳闷苏严礼到底是抽哪门子风。这么适合娶回家的女人说不要就不要了。

  现在他算是明白了,原来是看上其他人了。

  苏严征带着揶揄的笑容走了过去,那边女人的车子刚好发动,他还没走到苏严礼身边,整个人就僵住了。

  车上的女人带着笑意坐在副驾驶,五官精致,因为那么点笑意,整个人看上去都明媚得不得了,又纯又欲的。

  ……但是谁他妈能来跟他解释一下。为什么车上的女人会是他家小月牙?

  苏严征难以置信的表情落在苏严礼眼里,后者只是很平淡的收回了视线,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

  他率先抬脚往办公室走,苏严征沉着脸不动声色的走在他身后。等到了办公室,门甚至还没来得及关上,苏严征就冷着脸提着苏严礼的衣领:"你什么意思?"

  "就你看到的意思。"苏严礼没什么含义的笑了笑,"想再打一架吗?"

  "苏严礼,你就是这么对你哥哥的?"男人双眼猩红,整个人都在发抖,这辈子也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你难道不知道我跟她的事?我告诉你,不准惦记她!"

  苏严礼看着自己兄长眼底的怒气,疏离道:"我的想法,也不是你可以左右的。让给你,凭什么?"

  ……

  两兄弟之间,打了这一生第三次架。

  这次挂彩,最为严重。

  也因为这次的事,傅清也跟苏严礼签合同的事。不得不耽搁下来。

  苏母在家,唉声叹气,她最担心的事情到底还是发生了。

  傅清也倒是不关心这个,她就想尽快把合同的事情给搞定,好在曲如岁面前争一口气。

  这女人间的攀比呐,也是永无止境。

  "这项目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定下来。"傅清也叹口气。

  一旁的魏容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魏容?"

  男人回神,原本想伸手摸摸她的头,又发现这姿势过于暧昧了,便把手给收了回来。

  "他答应你了。那就是早晚的事。"

  魏容没待多久,就从傅清也那儿离开了。

  他的家中,依然住这个五官阴柔,笑起来却格外阳光的男人。

  "兄弟夺妻,多好的一出戏呐。"

  魏容不动声色的给他倒了杯水,没有作答。

  "你说兄弟反目,是不是更有趣?"男人弯着嘴角,"兄弟间哪来那么多感情,我们家那位兄长以及那个姐姐,都恨不得我死在外头才好。"

  魏容给他到了杯水。

  男人道:"我抢了单媛媛,也没见得曲贺阳有多难过,哪像他相好。"

  魏容:"身边的女人,也不一定就是相好。"

  他倒是觉得,曲贺阳对蒋家那位小姐,过于关注了。

  男人挑了下嘴角,若有所思。

  ……

  蒋慧凡也是在周末的时候,抽时间一起跟傅清也去听合作公示。

  傅清也拿下项目,蒋慧凡自然是高兴的:"我感觉曲如岁这次被你截胡了。估计得气到七窍生烟吧?"

  傅大小姐这还没来得及回答上呢,就看见曲如岁走了进来,依旧是挑衅又得意的看着她笑。

  "傅小姐,来得真早。"

  傅清也心情好,回她个早。

  等她走远了,蒋慧凡才讽刺道:"也就是这会儿笑得出来,等到待会儿公示项目结果了,看她还笑不笑得出来。"

  她的声音不小,一旁的男人朝她扫过来两眼。蒋慧凡侧目过去看时,才发现那是曲贺阳,他的脸色一如既往的冷峻,但是突然间却对她笑了一下。

  也就是这一下,差点没把蒋慧凡给送走。

  这向来一本正经的男人来上这么一出,还是相当的瘆人,何况她刚刚还说了他妹妹。

  蒋慧凡收回视线,不敢看他了。

  而傅清也看到了苏严礼,他从她进来,就看了她好几次。

  苏严礼这个人的审美还是非常在线的,不论是穿衣风格,还是其他什么,反正外表的打扮看上去,应该找不出比他衣品还好的男人。

  关键还是身材好。

  可惜这个男人让她吃过亏。

  不过哪怕是吃过亏,她也没有否认过他那张脸。

  而苏严征坐在不远处,情绪似乎不太高。

  傅清也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男人似乎察觉到她的视线了,才偏头对着她笑了笑。

  这位笑了,一旁傅清也没注意到的苏严礼脸色却冷了下来。

  傅清也坐在位置上等着公示结果,大公司处理这类示意,类似于招标的公示。看上去是对各家都公平,但实际上,还不是由着人走后门。

  走了后门的傅清也对着不予评价。

  曲如岁就坐在她身边,神情自得,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傅清也挺佩服她的自信的。

  尽管她自己现在也十分自信。

  项目的公示不是由公司自己完成,而是有专门的公示人。

  那是一个四十来岁的男性,看上去相当稳重。傅清也看着他把文件从密封的文件袋里面取出来,熟门熟路的拆开,看见结果的时候他几分了然。

  傅清也站了起来,从她这儿去拿标书还需要一会儿呢。她先过去,也好节约点时间。

  很快他就宣布结果。

  "水门汀的结果公示,项目承办司是,曲家名下的石惠建材有限公司。"

  傅清也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她只感觉曲如岁带着笑意从她身边擦肩走了过去,而低头看了看坐着的蒋慧凡时,后者脸色很是难看。

  她几乎是脑子一晕。跌坐在了位置上。

  蒋慧凡弯着腰过来,道:"你还好吗?"

  傅清也勉强笑了笑,装作不在意的说:"没事,我就是没猜到,这个结果居然改了,我还以为已经确定好是我们傅家了呢。"

  "职场上就是这样,很容易发生意外的,清也你别难过。"

  傅清也眨眨眼:"没事,我真不难过。"

  甚至曲如岁回来的时候。她还能笑着恭喜她。

  "傅小姐,再接再厉。"曲如岁笑道。

  傅清也觉得再也没有比"再接再厉"这四个字还要挑衅的话了。

  她大度的坐在位置上等着项目结束,看上去一点异样都没有。另外一些抱了希望的小公司都在唉声叹气,而她还在跟曲如岁聊八卦呢。

  "走了,结束了。"曲如岁推推她。

  傅清也这才从位置上站起来,跟她说说笑笑,只是路过苏严礼时,余光都没有看他一眼。

  而男人此刻的脸色也非常非常难看,整张脸都是黑的。

  蒋慧凡也看不上苏严礼这答应得好好的却变卦。助长了曲如岁的气焰,也没有打招呼。

  两个人往外走,蒋慧凡还是不放心的说:"清也,你要是难过,咱们就出去喝个酒,这会儿我知道你肯定不甘心。"

  傅清也想了想,说行。

  这次挺丢人的,她跟傅国山都是一口笃定说自己把项目拿下来了呢。话说回来,还是傅国山看人比较准。

  到了停车场,蒋慧凡取车的时候,傅清也就看见苏严礼朝她这边走了过来。

  她想当做没看见他的,但他端端正正停在了她面前。

  "抱歉。"他情绪也不太稳定。

  傅清也皮笑肉不笑:"生意上嘛,没什么对不起对得起的,只是我看人不准罢了。被截胡了,我无话可说,毕竟苏总做人那叫一个不动声色,我哪儿看得出来您会再次变卦啊。"

  苏严礼盯着她看了半天,"我知道你很生气。"

  傅清也不笑了,脸色沉下来,也懒得装了,不看他。

  苏严礼紧紧的盯着她,手也不肯放开她,说:"不管你相不相信,我不知道怎么回事。"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