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48章 关键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场地门口,来来往往的人不少。

  两个人一直沉默,像是谁开始说话,就输了似的。

  傅清也先认输了。

  她挑着眼角,说:"还得谢谢你,又给我上了一课。"

  "苏家的决策层难道只有我一个?"男人有些烦躁的扯了扯领带,声音多少有些不耐烦,"我没做过就是没做过,命令我是下达下去的,我也不知道怎么突然就变了。"

  傅清也琢磨了一下他的意思,明白过来了。

  "你这是在说苏严征?"她笑了笑,有点讽刺。

  苏严礼看了她一会儿,眼神复杂:"你觉得是我,却一点都没有怀疑他对吗?"

  "相比起他,怎么着也是你的嫌疑大点。"她弯弯嘴角,"算了,曲如岁拿走就拿走了,我输给她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不如她就不如她呗。反正你确实没有什么帮我的立场。"

  "在我心里,你没有不如她。"苏严礼皱眉道。

  傅清也本来还想说点什么的,一些不太好听的话,但蒋慧凡开车过来了,她就把所有的话给憋了回去,拉开车门打算上去。

  苏严礼在车子下拽了拽她,低声问:"你去哪?"

  "用得着你管么?"傅清也几乎是狠狠的把他给拍开了,又很快的拉上了车门。

  蒋慧凡说:"去哪?"

  傅清也想找个安静点的地方。她不想碰到任何老熟人。尤其不想碰到曲如岁那张让她厌恶的嘴脸。

  傅清也对于女生向来都和和气气,唯一一个让她称得上讨厌的女人,只有曲如岁。

  今天更是,看见就反胃。

  "要不然去隔壁市?开车过去也就两个小时。"蒋慧凡提议道。

  傅清也略微思考,答应了。

  每个城市,都有每个城市的风格,哪怕就在隔壁,酒吧的氛围也有很大的差别。

  傅清也跟蒋慧凡就找了个地方喝酒。

  两个人埋头就干,谁都不话多。搭讪的上来,她俩也没有搭理,好脸色都没有给一个。

  傅清也在平常,那可是个话痨啊,今天话这么少,显然很反常。

  蒋慧凡想起今天曲如岁后面那个得意的眼神,换作谁估计都能被气得够呛。

  "小蒋,其实我今天快要气炸了。"过了一会儿,傅话痨还是没有坚持住,"我太不甘心了,怎么会次次输给她啊?我当年哪怕休学半年,成绩也没有输给第二名几次呢。"

  "这事怪苏严礼。"

  "提起他我更气了,天天往你面前杵,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转头就把你口中的肉往别人嘴里送,这什么人啊?"

  "他追你啦?"

  "我觉得他都想娶我当他老婆。"

  他那天摆脱跟曲如岁的关系,她都以为那是给自己表态的。

  当然,她自己是早做好了决定不招惹他。

  傅清也总结道:"这男人不好猜。"

  换句话说,别搭理。

  最好见面都省了。

  傅清也在心里盘算着,她这继承傅家大统不大靠谱,要不要从底层开始干。

  蒋慧凡说:"走吧,去找个帅小伙聊聊天。"

  傅清也蹦了会儿迪,带着一身汗回来的时候,手机直响,一看未接电话十来个,微信消息也有二十几条。

  她在这一刻觉得自己加回苏严礼微信的行为就是一傻叉。

  傅清也干脆利落的回了个字。

  ︹滚。︿

  然后重新把他给删了。

  她抬起头:"今晚在这边随便找个地方住一晚吧,懒得回去了。"

  蒋慧凡点点头,只不过两个人登记入住的时候,苏严礼的电话也打到她手机上来了。

  "苏严礼电话。"

  "挂了吧。"傅清也没什么兴致,上了楼,几乎是倒头就睡。

  第二天再醒来,已经是大中午了。

  手机上无数的消息。

  苏晋的那些她连看都懒得看。显然跟苏严礼是一伙的,一同被她忽视的还有苏严征。只有魏容问她在哪,她发了一个自己的定位。

  "跑外地去玩了?"

  "嗯。"

  "需不需要我来接你?"

  "不用,有人一起。"

  魏容那边便不再回复,傅清也洗漱了一下,就跟着蒋慧凡开车回去了,昨天的失意是昨天的事,新的一天,还是得继续往前走。

  不过当她从后视镜里看到自己的模样时,还是觉得自己有些许狼狈。

  没化妆,衣服没换,总没有以往那么精致。

  蒋慧凡随口提了句:"昨天晚上苏严礼给我打了几十通电话,我感觉他是真的有点急了。"

  "别提他了。"傅清也兴致缺缺道,"我还不如跟你聊聊我的小助理,估计是真急疯了,我手机里也是无数他的未接来电。"

  "还别说,你那小助理简直秀色可餐。"

  蒋慧凡一度怀疑,傅清也是打算给自己养个男宠,毕竟乖巧懂事温柔的男人,哪个女人吃得消。

  傅清也不可置否的耸耸肩。

  因为时间很晚了,她就直接让蒋慧凡送她去了公司。

  当她出现在公司门口的时候,助理因为她此刻的颓废模样愣了片刻,而后很快道:"苏总在你办公室里。"

  "谁允许你放他进去了?"傅清也声音冷了点。

  "是他自己进去的,哪个敢拦他……"小助理挺委屈的。想起刚刚苏严礼阴冷的跟他说滚,他哪里敢惹他。

  傅清也风风火火的往办公室里走,果然看见男人正坐在她办公室的沙发上。看见她进来时。连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她收回昨天那句夸他穿西装帅的话,她现在就觉得他虚伪。

  "滚出去。"她平静的说。

  男人置若罔闻,只沉声质问道:"你昨天去哪了,为什么现在才回来?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你跟谁在一起?今天谁送你回来的?"

  傅清也风轻云淡道:"关你什么事?"

  苏严礼怔了怔,说:"我会担心你。我一晚上没有睡,我在你楼下等了你一晚,一大早我就过来了。"

  "哦。"她客气的笑了笑,问,"说完了?说完了就可以走了,门在那边,慢走不送。"

  男人仔细的检查了一遍她的神情,抿唇,而后看了眼在一旁的助理,冷道:"想听到什么时候?"

  助理吓一跳,想走。

  傅清也把他往回拨,"苏总,我的人,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教训了?"

  "我知道你还在为昨天的事情生气,可是真的不是我。"苏严礼的喉结滚了滚,这是个控制情绪的动作,"你起码要等证据下来再来怪我。"

  "不是你,那就只有苏严征了。"傅清也一言不发的拿起手机,在他面前拨了个号码,那边几乎是秒接,声音有些兴奋,"月牙,什么事?"

  那边还有杂音,不少人在说话,估计是在开会。

  傅清也看看苏严礼,男人不解的看着他。她很快收回视线,对电话那头的人说:"问你个事。"

  "你说。"

  "昨天的项目突然变成曲如岁的了,你有没有参与?"

  那头沉默了一会儿。

  她挑挑眉:"有?"

  苏严征似乎有些无奈,"月牙,我发誓我不会做出伤害你的事情,我做的所有事,结果都是为了我们好。"

  傅清也又扫了苏严礼一眼,把电话挂了,手机也随意往沙发上一丢。

  "他说了,不是他。"

  苏严礼神色不明道:"为什么?"

  他深吸一口气,似乎这些事情说出口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为什么,你只是跟他打了个电话就相信他。而我,我担心你一晚上,一大早又来等着跟你解释,你却不愿意相信我?"

  "简单啊。"她笑起来,分明是好看的模样,但不知怎么的又有些像只蝎子,傅清也轻飘飘的说,"因为他以前,可是我的白月光啊。"

  苏严礼整个人紧绷得厉害。

  "你是谁啊,能跟他比么?"她微微抬起下巴,"当初追你,也是因为你身上有他的影子。兄弟么,有点像。"

  苏严礼目光紧紧将她拽住,"你说过,是因为我身上有那个温柔少年的味道。"

  傅清也觉得,两个人现在关系这么恶劣,怎么可以用那么美好的一个人来搭建她那早就消失得一干二净的一见钟情呢?

  于是她耸耸肩,没说一个字。

  "我走。"男人沉默了半天,开口。

  至于他眼底的情绪是不是受伤,傅清也已经不想去分辨了,不管怎么样,和她有什么关系呢?她自己所有的不愉快都是因他而起,她也只是在为自己讨回公道而已。

  这一天,傅清也无心工作。

  浑浑噩噩过了两天,再次回到傅家,傅国山见她这副状态,安慰道:"都这样了,倒是也无妨,让你知道路该怎么走,也是比划算的事。"

  傅清也扒拉着碗里的米饭,说:"确实学到了。"

  "学到什么了?"

  "男人都靠不住。"傅清也说,"女人不能期望一个男人能带给你什么,想要的东西,是要靠自己去争取的。"

  傅国山调侃道:"不能一棍子打死,依靠你爹,还算靠谱。"

  傅清也笑笑。

  ……

  魏容对于那天结果的改变,没有多问。

  没有人知道他是早知道结果,还是不好奇外头的事。

  就跟傅清也不知道曲如岁是否早就知道自己曾经不识好歹且自以为是的截胡她过。以及,自己那天的得意模样,在曲如岁眼里会不会像一个跳梁小丑。

  只能说大概。

  因为傅清也没有再听到过曲家的消息,唯一听到的一点,还是从蒋慧凡嘴里听到的曲贺阳,说曲贺阳特别特别爱找她。

  蒋慧凡甚至有点怕,毕竟安琪的事,让她实在是放不下心。

  可曲贺阳约自己吃饭,她也不太好意思拒绝。

  毕竟蒋家跟苏家,曲家这些大家族比起来,算是另外一个梯队的。她家多少还得仰仗曲家的照拂。

  曲贺阳是大了十岁的长辈,这多少导致两个人之间的交流有代沟。为了消除尴尬,她只好不停的刷着手机。

  "在跟男朋友聊天?"曲贺阳不动声色问。

  "啊?不是不是。"蒋慧凡老实道,"我还单身。"

  "为什么不交男朋友?"

  蒋慧凡其实不觉得这有什么值得说的,毕竟恋爱不恋爱,那是个人问题。

  不过,她男人缘确实也没有那么好……

  蒋慧凡长得并不差,也算是个大美女。但是特别容易跟男生处成兄弟。

  提起男女之间那点事,她又想起单媛媛来,以及她又在外头钓了一个傻白甜富二代,便委婉的提醒道:"我最近怎么老是看见单小姐在跟一个陌生男人逛街啊?"

  曲贺阳道:"她离开我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哦。"她点点头。

  "我毕竟不能娶她这样的。"曲贺阳看着蒋慧凡,"起码也得是蒋小姐这种水平。"

  蒋慧凡傻了。

  傻到把筷子掉在了地上。

  曲贺阳却不再有半分玩笑,教了她一些工作上的经验,等吃完饭离开时,又体贴的送她回去。

  曲贺阳回到曲家,难得碰上家里长辈。三十多岁的男人,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被催婚。

  原本他一直没在这件事情上松口,今天却破天荒开口道:"妈希望我找个什么样的人?"

  原来曲母对儿媳的要求那是很高的,但随着曲贺阳年纪越来越大,她的要求就越来越简单了。只要家世清白,就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这用好听点的话来说,就是你喜欢就好。

  曲贺阳漫不经心道:"你看蒋家那位怎么样?"

  曲母眉头蹙起,其他问题倒是没有,就是年纪太小了点,十岁,那也算是一个不小的差距了。

  不过,儿子要是喜欢,这也就是个小事。

  "只要你看上了都行。"

  曲贺阳扯扯嘴角,想起自家母亲当年骂安琪小狐狸精的模样。哪里有现在半分好说话的样子。但往事到底已经是往事了,或许他母亲现在连那段过往都已经忘了,不提也罢。

  ……

  蒋慧凡把曲贺阳的惊人言论,告诉了傅清也。

  傅清也眼皮直跳:"他这是想吃你这株嫩草啊。"

  "也不一定。"有可能只是拿她做个比较而已,她所说的,也可能就是她这个版型,这一类的姑娘。

  傅清也把这个消息,跟她身边的这位好姐妹也做了分享。

  魏容说起曲贺阳的声音似乎有点冷,"他不怎么样。"

  傅清也于是问:"你对你喜欢的人会怎么样?"

  魏容扫她一眼,极其淡然道:"我没有喜欢的人。"

  "以后总会有的呀。"

  "以后也不会有。"

  傅清也顿了顿,没有反驳他的笃定。

  魏容反而耐心的解释道:"我相信世间的所有情感,亲情也好,友情也罢。但是爱情是随多巴胺的分泌而变化的,我不觉得这会靠谱。"

  傅清也凑过去抱了抱他,她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小姐妹会这么消极,可能是以前遇到过的事情都太糟糕。可她也没有觉得他的话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一个人需不需要爱情,那是自己决定的。

  魏容被她拥抱的时候僵硬了片刻,却没有推开她,只有眼神间有些疏离。

  傅清也最好的伙伴毕竟是小蒋,大部分时间,还是花在蒋慧凡身上。

  晚上蒋慧凡约自己出门,哪怕她已经在床上躺着了,还是翻翻身,决定起来。

  化完妆下楼时。傅国山似乎想跟她说点什么,看见她一副急匆匆的样子,改了念头,倒也不是什么重要的大事,回来说也不晚。

  傅母调侃道:"这是怎么了?"

  傅国山悠悠道:"苏家那小儿子摆了清也一道,昨儿个却突然往我这送了个大项目。"

  白格丽那边还没有完成,按照后期可能会有风险,一般都得竣工以后,经过董事会商量再来决定后续装修事宜,没想到苏严礼直接就往自己面前送。

  虽然说白送上门的不要白不要,但傅国山还是觉得让自己女儿来考虑这件事比较好。万一后续再发生点什么,那是要靠她自己的本事来解决的。

  傅母冷哼一声:"这位太精,以前都能那么拒绝清也,还能单纯是因为感情不成?谁都可以,他现在是绝对不行。"

  而且,傅母觉得魏容那种性子,不张扬不易怒,平平淡淡的适合过日子,过去虽然是不好听了些,但也还算不错。

  ……

  傅清也最近跟蒋慧凡转移了阵地。

  去的是当初偶遇文晟的那个新酒吧。

  傅清也感慨道:"文晟对他媳妇实在不怎么样。"

  "谁让姜时在娘家就不受重视呢,文家自然也对她不上心。"蒋慧凡道,"那姑娘脾气好,又不敢反抗,估计会吃很多亏。"

  傅清也就想起,上次她偶遇文晟,后者对姜时那种不屑的语气,她分明就在不远处听见了,但是就是站在不远处,除了脸色白一点,并没有指责文晟什么。

  "我还听说,文晟外头的女人都敢吩咐她买烟买酒。"

  两个人一边说着,一边往里走。

  蒋慧凡今天找傅清也是有事情的,最近蒋家需要一笔小小的资金,以前都是找曲家的,但是这次是蒋慧凡自己的项目,她又有点怕曲贺阳,想来想去,只好找傅清也了。

  "我回去问问财务有没有什么账款进来,不行的话我可以替你问问魏容。"

  蒋慧凡说:"讲真我觉得魏容这个人怪阴沉的。"

  所以她几乎没有跟他讲过话。

  "接触多了就还好。"

  傅清也说完话。然后就听见旁边响起一道声音:"月牙,你今天怎么来这边了?"

  光凭这个称呼,傅清也就知道是谁了。

  她回过头去看,却没想到苏严征负了伤,虽然已经处理过,但嘴角还是紫的肿的。

  "是苏严礼?"她皱眉道。

  "不碍事。"苏严征大大咧咧走过来,在她身边坐下,"我今天过来办事,没想到正好遇到你们,白格丽那项目,你听说了么,我打算把这个项目送给你。"

  傅清也沉默。

  苏严征抓起她的手,说:"前面那个项目。我知道你肯定不开心,所以我给你个大项目,别难过了成不成?"

  "也不是因为那一次难过,只是接连输给曲如岁六次,有点不甘心。"

  苏严征嗤笑一声:"要是没有人干预,你会输那六其他五次?"

  傅清也在一瞬间明白过来,他所说的"有人干预"是什么意思。

  她眉心狠狠的跳了两跳,想起傅国山在怀疑苏严礼时,她还觉得不可能。

  蒋慧凡看看苏严征,又看看不说话的傅清也,轻轻咳了一声。

  说这些话题,显然在扫傅清也的兴。

  "我就挺奇怪,都跟人家断了婚约,还这么帮着她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做了亏欠人家的事?"

  傅清也坐着有一会儿没动,半分钟后,才懒洋洋的往位置上一靠:"人脉比不过,同样算输给人家,我服气了,没必要再谈。"

  苏严征看着她道:"月牙,以后我会保护好你。"

  傅清也其实不用,她会学会靠自己的,靠自己哪怕走错路,也不用求别人。

  苏严征看见她以后,没有再走。等她想离开以后,立马开车说要送她,念及蒋慧凡喝酒了。她就没有拒绝。

  时间不早了,傅清也让苏严征送她回自己的私人住处。

  车子停下时,苏严征往外扫了一眼,突然往她凑过来,说:"你脖子上有脏东西。"

  她就没有动,任由他替自己擦。

  等到她看到车内后视镜,才后知后觉发现两个人的样子像是在接吻。

  而她视线下移,看到了前面玻璃的外面,苏严礼整盯着车内看着,脸色惨白,双手也紧紧的握着。

  傅清也后知后觉的想,连她本人都觉得像接吻,他看见的恐怕更像。

  但他误会不误会。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

  傅清也熟视无睹的下了车,苏严征也跟着一起下去了,挑衅的看了苏严礼一眼。

  苏严礼冷声道:"你跟她说什么了?"

  苏严征声音也冷:"你做了什么,我就说了什么。"

  苏严礼冷着脸抬脚往这边走来,傅清也看看苏严征脸上的伤,以为他想再对他动手,下意识的把苏严征往车里推。

  "走。"她说。

  苏严征纹丝不动,她只好将他护在身后。然后看着苏严礼说:"你别再这里闹事。"

  她这副护短的模样让苏严礼有片刻忪怔,男人敛眉看着她,目光闪烁,说:"我说是他干的,你信不信?"

  苏严征立刻带着恼怒道:"月牙,不是我。你信我。"

  傅清也没说话。

  "我知道我有前科,让你很难相信我,但是这次恳求你相信我一次好吗?我事先真不知道。"苏严礼那会儿听到公布结果的时候也惊呆了,他在那一刻真的不知所措了,他就知道她会生气。

  "那前五次也跟你没关系?"傅清也淡淡说。

  苏严礼顿了顿,没有否认,那五次是有的,但不是直接关系,曲贺阳自己出手帮忙,他没法从正面跟他起冲突,所以没有干涉。

  可他也努力在外市给她争取项目了,并没有打算让她什么都得不到。

  傅清也有些讽刺的说:"那不就是了?再者,就算不是你,难道就不可以是其他人设计陷害。或是公司里的人泄露消息,你凭什么一口咬定就是苏严征?你就是这么对你兄长的?

  怪不得都说你冷血,连自己兄长都猜忌,你配得到什么感情?"

  她说的整个人都在抖。

  苏严征拉拉傅清也的手,哄道:"我倒是没事,你也别太生气。"

  苏严礼整个人低着头,往日的从容形象消失得一干二净,有些低落的样子。

  是他不配得到感情吗?

  可是这次明明不是他的错啊。

  外人看来,他不过就是有些低落,殊不知他从来情绪不外露,再痛也往肚子里咽,表面一分,内心却已经十分。

  傅清也甩开他。看着另一个男人:"还需要我再对你喊一声滚么?"

  "我不走。"他说。

  苏严征眼底有几分于心不忍,但这会儿,成王败寇,能留在傅清也面前的只有一个。

  有的事情,或许做了,才能避免夜长梦多。

  于是他拉着傅清也说:"月牙,别在这儿站着了,上去吹吹风,外头简直热死了。"

  苏严征迫不及待想在她的地盘留下自己的记号,以警示所有的男性侵略者,包括眼前这位,他的弟弟。

  苏严礼本来还没有什么动静,而在看到苏严征看着傅清也带有欲望的眼神时,突然快步走上前,"你别带他上去。"

  苏严征脸色不好,怪他多管闲事。

  "你别带他上去,我走。"他轻声说,"成不成?"

  傅清也的身体是他的领地,刚刚看到他们在车上亲密他已经受不了了,他接受不了其他男人做出那些他曾经做过的事。

  一点都接受不了。

  苏严征想继续开口捍卫自己的权力。

  傅清也心里烦,挥挥手,"你们都走。"

  她径自上了楼。

  兄弟中年长的那位,看了看自己的弟弟,冷笑:"你看,她对我的信任,远远超过你,你用什么来赢我?她当初看上你,估计也是你身上有我的影子。苏严礼,你就是个替身。"

  "是你。"

  苏严征挑挑眉,仿佛在说,是又怎么样?

  男人绕过他上车走了。

  苏严礼敛眉,静静的看着地面。

  只是个替身吗?

  可是又有什么关系,最开始傅清也追自己的时候他就想到这种设想了,可他不还是往这个坑里跳了吗?

  ……

  苏严礼没有走,在傅清也楼下坐了一夜。

  早上起来的时候,傅清也伸着懒腰来窗户这看了一眼,而后看到了楼底下那辆熟悉的车,车的主人正在温柔看着她。

  而她面无表情的窗帘给拉上了。

  苏严礼收回视线。

  看到魏容的车子来了以后,才开车离开了。

  苏严礼不是那么容易善罢甘休的人,项目突然换人的事,他开始彻查。

  但所有当天公司的监控,已经全部被销毁。

  但是总归还有人证。

  苏严征平静的在办公室里做了片刻,才找来苏晋:"你找人去跟着曲如岁。"

  苏晋微微诧异,他还以为是要开始着手苏严征的事,这个圈子就是这样,哪怕是兄弟,为了利益总会起冲突,如今大小苏总的关系以及是剑弩拔弓了。

  但苏严礼吩咐的事,苏晋就会去做。

  ……

  苏严征在工作上,那是恨不得把什么都给傅清也,不仅送资源,还给拉合作。

  有活干才能拉动公司经济增长嘛。她当然是乐意的。

  傅清也跟傅国山说了苏严征简直就是贴心小棉袄,后者想起前两天的事,说:"白格丽也送过来了。"

  "我已经知道了。"这个苏严征跟自己说过。

  "怎么想的?"

  "既然是自己送上门来的,那不要白不要。"

  傅国山点点头,在一个周末,却被苏晋邀请了。

  傅清也说不去。

  苏晋道:"是我自己约的你,跟苏严礼无关。你总不能因为我跟他有点牵扯,就把我一块打入冷宫吧?得,这么多年白白维护你了。"

  傅清也也是记着苏晋对自己的好的,他都这么说了,她就不大好意思拒绝了。

  两个人到了家西餐厅。

  傅清也刚进去看见的不是苏晋,而是曲如岁和苏严征,两个人好吃好喝的聊着天。

  她顿了顿。往里走,看见苏晋了。他选的位置,正好背对着那一男一女。

  即便苏晋的意图昭然若揭,她也没有走。

  傅清也也想听一听。

  苏严征对曲如岁,说不上有多耐烦。

  曲如岁是来道谢的。

  苏严征说:"我不是帮你,我只是在为我自己考虑。你要不着谢我,之后我们也不会再见面。"他又威胁道,"我已经让人删掉了所有的证据,这件事你最好烂在肚子里。"

  他说完话,就起身走了。

  苏晋观察着傅清也的表情,她的情绪并不是很明显,挺平淡的。

  离开前,她说:"苏严礼也是煞费苦心了。"

  "也是不想让你被骗。"苏晋摸了摸鼻子。"你们之间,到底怎么回事?"

  "就是不想往来那回事。"

  然后她回了家。

  苏严征依旧上门来找她,被她关在了门口。

  魏容说:"不让他进来?"

  傅清也先是没说话,在魏容出去的时候,让他转告了一句话。

  "他让我问问你,和曲如岁一起吃饭感觉如何?"

  魏容看着面前的男人,只见他的脸色有些苍白。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