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49章 累吗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苏严礼抬脚想往傅清也屋子里走。

  魏容看着他的举动,神色淡淡,尽管他没有喜欢过人,也知道喜欢的最好方式,绝不会是跟心上人仇敌合作。

  苏严征急功近利,着了那位的道。

  魏容也不过是身为戏外人,看了场戏。

  他转身欲走,背后是苏严征带着慌张的声音,"月牙,你听我说……"

  魏容上车,没有等待傅清也的处理后续。

  ……

  这件事,傅清也没处理。

  她反而戴着耳机,戴上眼罩,重新睡一觉。

  再等她一觉醒来,天昏地暗,大雨噼里啪啦砸得巨响。

  外头的男人依旧跪着,傅清也想了想,拿了把伞。出去给他撑着。

  苏严征似乎有些惊讶,没有料到自己有这个待遇。

  "月牙,只有这一次。"他想开口解释的,傅清也却打断他,"你先回去呗,雨大。"

  "对不起。"他说。

  傅清也有些不耐烦了,言简意赅说:"回去。"

  这是命令的语气。

  苏严征就不敢不听了,这会儿心都是悬着的。犹豫再三,还是离开了。

  可他不知道,对于傅清也而言,这件事最生气的也就是在当天,气过了就会觉得那不过是一场利益,苏严征后续给她的利益,远比那一次要划算许多。

  其实想开了,也就那么回事,只要项目够多,比不过曲如岁就比不过曲如岁呗,攀比这玩意儿也不能用来当饭吃啊。

  傅清也一边想着,一边打算往屋子里走去,余光却看见苏严礼在不远处站着,眼底有些复杂。

  "上次误会你了,抱歉。"傅清也主动开口道。

  男人好半天没说话,直到看见傅清也的伞撑歪了,雨水打在了她的衣服上,他才过去替她挡了挡,说:"为什么?"

  傅清也疑惑的抬头看了他一眼。

  "是他你就这么原谅了?"他顿了顿,说。"我记得你以为是我的时候,很生气。所以你对他在什么事情上,都格外的宽容么?"

  傅清也没吭声,默默的往回走。

  "清也,我觉得不公平。"他说。

  她停留了不过五秒,就收了伞,关了家门。

  ……

  苏严征慌了许久,结果发现傅清也本人并不是特别在意,跟她碰面也是碰的,就是总是感觉她跟他保持了些距离。

  这让他有些挫败,但好在哪怕不是苏严礼,傅清也也对他若即若离的,这让他觉得安慰不少。

  不过两兄弟间的交流,是越来越少,哪怕都在公司,彼此之间也很少说话。苏家更是很有默契的两个人都不回。

  "你看,兄弟间的关系哪里会有那么好呢?"曲渡似笑非笑。

  魏容不说话。

  "不过,我倒是好奇如果非要傅小姐选一个。她会选谁。"曲渡扬着眼尾看向魏容,"你觉得她会选谁?"

  "不知道。"他语气很淡。

  "你想不想看看结果?"

  魏容一副淡然模样,道:"阿渡,你放心,我不喜欢她,更不会因为她背叛你。"

  曲渡笑而不语。

  可惜呐,他想看看结果。

  ……

  傅清也跟着蒋慧凡一起出门,才知道外头关于自己的流言蜚语有多少。

  之前一起玩的狐朋狗友在她面前来调侃:"挺厉害啊。"

  傅清也有些无奈:"我什么也没有做。"

  对方露出个"我懂"的表情来。

  几天前,苏严征放话,谁要是再跟傅家过不去,就是跟他过不去。

  他们这个圈子里面这么感情用事的,还是第一次见。

  以至于傅清也现在看见苏严征就躲,至于兄弟俩当中的另一位……

  傅清也今天看见,就躲得远远的了。如果不是为了躲他,她也犯不着在这个角落里被人打趣。

  "对了,小蒋呢?"

  她后知后觉发现,本来就在她身边坐着的蒋慧凡,这会儿不知道到哪儿去了。

  "哦,她在刚刚走开了。"

  蒋慧凡看着自己面前的少年,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她就没有见过这么傻的,居然给单媛媛买了这酒吧里最贵的酒,六位数的酒啊,关键单媛媛也不喝啊。

  少年看了她一会儿,对着她弯起好看的嘴角:"姐姐,又见面了。"

  蒋慧凡被这笑容看得晃了晃神,太美好了,光是冲他刚刚喊的那声姐姐,她就觉得不应该看着他白白被欺负,怎么着也得把他从那条歧途上给拉回来。

  "你成年了么?"她问。

  如果是成年,单媛媛就罪加一等!

  男人先是一愣,随即眼底笑意更明显了,"成年了。"

  蒋慧凡有些不好意思,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她清清嗓子:"你那个女朋友人品真不怎么样,估计也就是为了花你钱的。你要不要,换一个?"

  "我不知道换谁。"

  "你看姐姐怎么样?"

  少年从上到下打量了她几眼,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直看得蒋慧凡总觉得他这眼神挺欲,但这么一张清纯的脸,想法总不可能那么龌龊吧?

  她也不觉得自己这是在勾搭男人,她就是为了防止一个乖乖少年,被单媛媛给骗得一干二净。

  这是在做好事。

  人这一辈子,是少不了行善积德的。

  "可是,姐姐会不会只想玩玩我。"少年有些低落的垂着头,在蒋慧凡看不见的地方,眼底含笑。

  蒋慧凡心道,单媛媛才是把你当傻子耍呢。

  为今之计,还是要把他骗到手,到时候熟点了,她会把话跟他说清楚的。自己这也是为了祖国的下一代而用心良苦。

  蒋慧凡哄骗道:"跟姐姐呗,姐姐疼你。"

  少年道:"可是我怕姐姐会哭。"

  "嗯?"

  "没什么。"怕她以后下不了床,怕她求着他给更多。

  蒋慧凡看了看傅清也的方向,指了指:"我的朋友都在那边,要一起过去玩么?"

  曲渡的手在兜里捏了捏,那是一包药,他笑道:"行。"

  傅清也看到跟在蒋慧凡身边的少年时,皱了皱眉:"这是?"

  "我叫费诚。"

  蒋慧凡也是刚知道他的名字,给他倒了一杯饮料,让他一个人在旁边坐着,然后转头对傅清也说:"我看见苏严征今天也在这边,也不知道是谁打电话叫过来的。"

  少年乖乖的也不说话,只有后面过来的魏容看见他时,多看了他一眼。

  曲渡对他笑了笑。

  魏容敛眉,跟她们这边打了个招呼,很快就离开了。

  傅清也喝了口面前的酒,皱了皱眉。

  "怎么了?"

  "这酒是不是过期了?"

  蒋慧凡喝喝自己面前的,说:"没有吧?"

  也就是在这时候,那个一言不发的少年对着蒋慧凡道:"姐姐可以送我回去吗?"

  蒋慧凡不太乐意,她这都还没有玩够……

  "我也可以去找媛媛,姐姐要是想玩,那就继续留在这边玩吧。"他很好说话。

  蒋慧凡哪里能让自己刚刚的辛苦白费,瞬间就坐不住了,"清也,那我就先回去了啊,你等会儿找魏容送你。"

  然后她拎着少年乖乖的离开了。

  傅清也在身后看着,只觉得这孩子似乎有点眼熟,但她很快意识到自己好像有些不对劲,好像喝多了,燥得厉害。

  她看了看酒瓶。自己似乎也没有喝多少,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酒量这么弱鸡。

  不过等到她有种渴望的感觉时,她就觉得不太对劲了,赶紧去前台订了一个房间,拿了房卡往楼上走的时候,恰好苏严礼从楼上下来,她用包挡了挡自己,结果却被苏严礼给拉住了。

  "你怎么了?"他皱眉问道。

  "喝多了。"傅清也甩开了他。自顾自往楼上走,还保险的把门给锁了。然后飞快的开了浴室的水,又给魏容打电话。

  可惜男人的电话一直没有人接。

  傅清也觉得烦躁极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种念头,让她更加把控不好情绪,她回忆了一番,下-药的人除了费城,就只有刚刚来跟自己问好的朋友。

  不管是谁,傅清也现在都挺想骂人的。她甚至怀疑是不是曲如岁故意设计想让她出丑。要是那样那可就太恶心了。她们俩之间也没有那种深仇大恨吧?

  魏容没接,她又只好给自己的助理打电话,傅清也都不太确定自己说了什么,反正这通电话挂断的时候,她觉得自己整个人难受到了极点。

  或许去找个男人也方便,只不过出去的话,被别人看见她这副状态恐怕又有的传了。

  她是不太在意那种事情的,跟傅家名声,以及自己的身体健康比起来,那都根本不是事儿。而且乱来的男人一抓一大把,现在是男女平等的社会,何况她这还不是乱来呢。

  就在傅清也各种计较的时候,她听见房间的门开了。

  可是没有脚步声,因为这个房间里面铺满了地毯,哪怕是高跟鞋踩在上面,也绝对是安安静静的。

  傅清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没有锁门,她记得自己是锁了的。

  她披了件浴巾走出去,因为腿软,她是靠着墙的。外头房间的灯她没有开,只能透过洗手间的灯,能看出来这是个男人的轮廓,但五官只能看个大概,隐隐约约不清晰。

  "服务员?你可以出去了。"傅清也说完话,老脸一红,这声音听着也太不正经了,但是眼前摆着个男人,她又有些蠢蠢欲动。

  就好比你一直饿着。那就麻木了,但要是突然有人端了一盆饭放在你面前,那无论如何是淡定不了的,会惦记。

  "你是曲如岁派过来的人?"傅清也试探道。她又被苏严征坑的经历,自己也用拍照的方式坑过魏容,所以在这方面比较警惕。

  "不是。"男人淡淡。

  傅清也怔了怔,原来是苏严礼,但是似乎也没有什么值得奇怪的地方,这里是他的三叶。本来就是他的地盘,刚刚他在楼梯上看到自己了,随随便便找个人问一问,就能知道她的下落。

  苏严礼开了灯。

  傅清也就穿着条浴巾,脸色潮红,眼睛里带着淡淡的水雾。

  傅清也有些无力的笑了笑:"我本来想着冷水泡一泡也就过去了,但是谁知道没什么效果,果然小说里说的冲凉都是骗人的。"

  "很难受?"他低声反问。

  傅清也咬着唇,脚趾使劲的嵌着地面,这不是废话么,谁在这种时候能不难受?

  苏严礼盯着她看了一会儿,伸手解开了自己的西装外套,丢在了一旁的沙发上,然后开始解自己里头的衬衫。

  "能不能麻烦你去给我找一找魏容?"傅清也道。

  男人的手顿了顿,语气淡淡,却不无讽刺:"你确定他能帮得上你的忙?"

  傅清也只觉得有股气突然堵着,闷了一会儿,说:"那麻烦你给我去找找苏严征。"

  苏严礼的手这下是真的停下来了。他沉默了好一会儿,说:"清也,你是在气我吗?你很会气我。"

  男人压低声音,有些沙哑:"你不是说也只把他当做普通朋友的吗?那为什么……你要找他?我不可以么?"

  傅清也说完话,就意识到自己找苏严征不合适了,找他只会让彼此之间的关系越来越难说清楚。同理,找苏严礼也是不合适的,同样的道理。

  苏严礼朝她一步步走过去,傅清也只能一步步往后退。现在的他对自己而言,无疑是一颗巨大的定时炸弹。

  但她现在的腿很软,一动,整个人就往地面上倒去。

  苏严礼眼疾手快的接住了她。

  傅清也身上滚烫得吓人,她用眼神警告他,可男人就像没看见一样,反而双唇凑下来在她身上挑逗着。

  她现在光是看看他,都觉得吃不消了,更别提他这种故意的勾-引。

  傅清也觉得他这并不是在帮自己的忙,他单纯就是为了满足自己。

  她额头上出了很多细细密密的汗,还在忍耐着。但他不断变本加厉,在这种事情上,他确实能够逼迫她。

  傅清也被他抱到了柔软的床上。

  她要是妥协的话,那真的是一个不太妙的情况。但人的自控力又能坚持多久呢?很快她就缴械投降了。

  "这药猛,你忍下去,不知道会带来什么后遗症。有可能失明,有可能更严重。"苏严礼在她耳边说。

  这句话无异于平地惊雷,为了这点事眼睛失明。那可太亏了,更加严重那就更不用提了,她就是傅家以后的希望,她要是一点用都没有,傅家还不得被这些王八蛋瓜分得一干二净。

  这么想着,为了顾全大局,倒也没那么吃亏,至于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后续总能想到办法的。她要是不同意,他还能逼迫她跟他在一起么?

  这么一想,傅清也反而主动的抱紧他。

  反正他俩也不干净,不干净一回也是不干净,两回也是不干净,她不管了。

  苏严礼却并不如她的愿。

  傅清也脸都差点给气歪,还有急的,她蹭蹭他,眼睛却带着怒视,既然不愿意,那刚才装什么好人?

  这未免也太过分了。

  苏严礼依旧一下下的亲她,将她的胃口钓得越来越大,到她忍耐不住,才提条件道:"我帮你可以,但是你得嫁给我。"

  傅清也:"……"

  给她来一出狮子大开口?

  傅清也真的快要急哭了,她发誓这辈子她会戒酒,这些东西她绝对绝对不会再碰的。

  她的眼睛也难受得开始湿润,也试图用苦肉计骗到一丝妥协,但男人铁了心,不为所动。

  "只要你答应嫁给我,跟我在一起,我就给你,嗯?"他连哄带骗,情绪里还有近段时间以来的压抑,"我会对你好。"

  傅清也实在是忍不住了,她有种不好的预感,因为她除了燥热,还有了一种严重的晕眩感,不知道是不是大脑受到攻击了,毕竟脑子是个好东西,眼瞎不瞎也跟神经中枢有关。

  她含糊的"嗯"了一声,然后自己主动了一点,用手去探究自己需要的东西。男人僵了一会儿,没有阻止。

  没过多久,他就开始主导了。

  傅清也迷迷糊糊中,有点担心。她觉得事情可能真的会变得有些麻烦。

  ……

  助理赶到三叶的时候,问了前台,然后就上楼敲门了。

  他说:"傅经理。"

  但开门的却是苏总,男人刚洗完澡,正在擦头发,"你回去吧,这边不需要你照顾了。"

  助理往里头偷窥了一眼,看不见具体的模样,他只看到床上有个轮廓。似乎睡得很熟。

  "苏总,这……"

  苏严礼静静的看着他。

  助理不知道,他眼底的几分得意雀跃算是怎么回事?

  见到傅清也没事,他就只好先走了。

  苏严礼则是联系了苏晋,让他买了一盒避孕药,还有一盒维生素。

  这两种药的搭配让苏晋有些无语,总让他觉得这是某些想上位的绿茶会做的事情,奉子成婚么,好赶走正房。

  但他也不好说什么。只照着去做了。

  赶到苏严礼说的地点的时候,他推门进去,看见苏严礼蹲在床边,没一会儿就过去亲一下床上女人的侧脸。

  苏晋看了一会儿,把药放在桌子上,退了出去。

  而傅清也被关门声给吵醒了,睁开眼,男人眼神温柔,掀开被子爬上了她的床,问:"累不累?"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