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50章 不在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被窝里突然多了一个人,傅清也有些不习惯,往旁边躲了躲,本来想装死,但男人的手搭在了她的腰上,那重量不容忽视,想了想,还是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

  男人又凑过来,轻轻咬了咬她的耳朵。

  这是一个极其富有暗示性的动作,走火的一个重要标志,傅清也推了推他。

  "热。"

  "累不累?"苏严礼又问了一遍。

  傅清也觉得,他这句累不累,换成一种更好听的说法,就是问她感受如何。

  平心而论,比上次进步了不少。

  但是自己吃了亏,她怎么样也做不到坦然评价这种事。

  傅清也在放纵过后。脑子里就是一团糟,有些后悔自己当时怎么没有再坚持一下,也不知道该怎么调查她到底是被谁算计了。

  她想起了费城,那个少年曾经无数次跟单媛媛一起出现过,如果是他,会不会又是单媛媛?

  不怪她思考的范围小,毕竟她吃亏都吃在这两个人身上。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呐。

  傅清也一边琢磨着,一边伸手拿手机去联系助理,但她不知道她手机在哪,结果一看,可不是在苏严礼边上的床头柜上吗?

  "谁允许你动我手机的?"傅清也瞪他。

  苏严礼说:"我就加个我的微信,存了我的手机号码。"

  "用我指纹解的密码?"

  "输入密码不就是你生日?"男人侧目反问她。

  傅清也:"……"

  她认真看了看微信界面,总觉得他似乎是点进去看了聊天记录。或者从中窥探到了她的不少隐私。

  她寻思着自己是不是得换密码了。

  傅清也叹口气,今天发生的这都是什么事啊,她打算保持距离的,结果越保持反而越理不清了。

  她掀开被子打算离开的,但是发现自己腿软的厉害,显然还没有怎么恢复回来,身后的男人一把把她给捞了回去。

  "你做什么?"她感受到了他某些不安分的地方,拔高了音量。

  苏严礼认真打量了她两眼,态度诚恳:"你现在还没有恢复过来,先睡吧,明天早上我送你回去。"

  还再三保证:"我不会再对你做什么的。"

  傅清也不太相信,现在他的状态就让她信服不了:"你们男人的话不可信。"

  "我跟他们不一样。"

  傅清也其实很累了。如果不是他离她太近,她或许真的能倒头就睡,只是两个人刚刚发生的事她感觉太清晰了,这么一号人在身边很难让人不多想。

  她想了想,说:"要不然你睡沙发吧。"

  男人的目光闪了闪,有些不满的抿了下嘴角。

  任何人在付出了劳动以后,却得不到该有的回报,没有谁能够高兴得起来。何况他为了给她留下个好印象,方才他完全是顾忌她的感受,讲实话他的体验感并没有算得上很好。

  但想起两个人在今晚之前的那种僵硬的氛围,他妥协了。

  苏严礼起身,在沙发上披着自己的西装外套就开始睡觉。

  傅清也想,她跟苏严礼独处最大的优势就是,两个老油条,早就不干不净了,做什么好像都没有特别大的罪恶感。

  而且。如果他不缠着自己要负责的话,她其实不介意跟他偶尔发生点什么,毕竟他的身材以及体力,都是相当让人满意的。

  傅清也带着各种念头睡着了。

  半夜她是被身边的异物感吵醒的,当她睁开眼睛看时,就看见原本那个在沙发上睡着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爬到她身边来了。

  "苏严礼,你干什么?"

  男人亲了亲她的耳朵,克制的说:"清也,我想。"

  ……

  傅清也再次醒来,房间里面已经没有苏严礼的人影了。连带着他的西装外套,一并消失不见。

  她只看见茶几上摆了一瓶药,她顿了顿,拿起来看了一会儿,很快接水把药给吞了。

  再等到她洗脸时,身上密密麻麻的痕迹让她相当无语,她看了半天的天花板,也想不出来自己后半夜为什么又着了他的道。

  傅清也觉得,自己要是在古代,那得是个昏君。

  这可是天天算计她那点家产的男人,她都能中了他的美人计。

  傅清也离开的时候,是助理来接的她,然后很快拿了早饭递给她。

  "你这助理当的是越来越到位。"她调侃道。

  "不是,这是苏总让我准备的。"助理整理了下措辞,说,"苏总今天,似乎很高兴,还让我叮嘱你,不要忘了答应他的事情。"

  傅清也沉默了片刻,有些头疼。昨天答应的时候是爽快,现在她不知道该怎么来解决这件事情了,她总不能真的跟苏严礼在一起吧?

  相比起傅清也这边的沉默。蒋慧凡那边则要鸡飞狗跳许多。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把费城给带回家了,而且看这副状态,似乎……

  少年侧目,眼神清澈的看着她:"姐姐,昨天晚上发生的这种事情叫什么?"

  蒋慧凡:"……"

  她尴尬的笑了笑。

  好家伙,她知道这孩子干净,但是也没有想过会这么干净!连这种事情居然都不知道?难道他跟单媛媛在一起,后者就没有教过他吗?

  "姐姐?"费城得不到回应,只好又问了一遍。

  蒋慧凡道:"我昨天对你做什么了?"

  她有点稀里糊涂的,完全不记得了,只在一大早醒来时看见两个人躺在一张床上,一片狼藉,吓坏了她。

  少年有些犹豫。

  蒋慧凡道:"你说说看,没关系的。"

  费城垂眸看着她,语调温柔:"你叫我亲亲你,还问我要不要一起睡觉。我觉得这样子不太好,拒绝了你,你就自己动手上来了。还威胁我……"

  他欲言又止。

  蒋慧凡眉心一跳。

  "还威胁我,要是我敢反抗,就把它折断。"他眼底的波光,让她瞬间明白过来他最后半句指的什么。

  蒋慧凡骂了自己一句禽兽,她还说要把他从单媛媛那儿拯救下来,结果没想到居然让他栽在了自己手上,还谈什么拯救啊?

  费城看了她一会儿,说:"姐姐,我可以留下来吃饭吗?"

  蒋慧凡这么对不起人家,当然拉不下那张脸来拒绝,她给他点了外卖,回过头看着他时,看见少年眼底分明写满了虐待。

  蒋慧凡:"……"

  她好不是人!

  对着人家做了这样子的事,居然还让人家吃外卖!

  "你等一会儿,姐姐这就给你做饭。"蒋慧凡妥协了,用她那不怎么样的厨艺,也算是给他解决了早饭问题。

  费城吃饱喝足,又躺在她床上睡觉去了,那副疲倦的模样,让蒋慧凡心中的愧疚升到了极点,她知道自己实在是太对不起他了,如果他的父母在,会怎么想她?

  蒋慧凡工作了一天。简直心不在焉。

  晚上匆匆忙忙回到家时,费诚已经不在了。

  她顿了顿,一时之间不知道自己到底情绪怎么样,又担心他是不是被自己吓到了,不敢再来自己这里了。

  蒋慧凡叹口气,思绪万千。

  ……

  傅清也工作完,就回家躺着了。

  苏严礼的消息已经发了无数条过来,最新一条是问她晚上想吃什么。

  她只回了句不想出门。

  然后她迷迷糊糊之中就听见了敲门声。透过猫眼去看时,可不就是苏严礼么,他手上拎着的应该就是给她准备的晚饭。

  傅清也站了好一会儿,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把话跟他讲明白,甚至在犹豫自己到底该不该开门。

  直到男人电话打进来,她的手机响了,这意味着她在家,躲是躲不过去了。

  苏严礼提着饭走进来。这段雨多的季节,他身上湿漉漉的。

  傅清也站在原地没动。

  男人却很自然的进了她的厨房,很快就拿了碗筷出来,又把他带过来的饭菜摆好。然后又进了她的洗手间。

  傅清也的洗手间里还放着不少贴身衣物,男人洗完手犹豫了片刻,还是把她所有的衣服放进了洗衣机里,顺便替她洗了。

  苏严礼走出洗手间,又开始替她擦桌子,确实也有点脏了,因为她自己不太喜欢打扫卫生,这段时间工作忙,她也没有怎么叫过钟点工。

  "我没有让你来给我做家务。"傅清也有些复杂的看着他。

  她很确定,他就是打算用自己一副任劳任怨的模样在她面前来博好感。

  苏严礼不做声的把桌子擦完,然后再次进洗手间把她的衣服端出来晾,当傅清也看到某些不太适合代洗的衣服被他捏在手上时,脸色不太好看:"谁让你洗这些的?"

  苏严礼看看她:"我顺手替你洗了。"

  "不是,是你洗这些衣服不合适。"傅清也尴尬得要命,她就算以前喜欢过他,那也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一副谁也看不上的拽样,而不是凑到她家里来给她洗衣做饭的。

  "没有什么不合适的。"苏严礼语气还挺认真,"我也算见过多次了,并没有觉得洗这些很过分。"

  傅清也简直欲哭无泪:"你忘了,你是大老板,你出去干些其他的不好么?"

  去干干他该做的事。打打保龄球,高尔夫,去骑骑马,而不是在家里做这些。如果一个男神这样,她觉得好减分。

  苏严礼却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好,也不是不会做,男人分担家务那也是常态。

  傅清也索性不管他了,当然。他带过来的晚饭也不错,她吃了满满的两大碗。苏严礼自己倒是吃得不多,很快就打开电脑开始处理工作了。

  ……傅清也真不知道,既然有工作,还往她这边凑干嘛,有工作在办公室里面解决不好么?

  苏严礼似乎是在开会,那边的苏晋听到屋子里面还有另外的脚步声,下意识的问了一句:"阿礼,你现在在哪?"

  "在清也这里。"苏严礼不疾不徐道,"刚吃过饭。"

  苏晋:"……"

  不知道他有什么好强调的,在傅清也家里吃过饭是什么很了不起的事情么?

  等到苏晋看到苏严征一声不吭的沉着张脸从会议室离开时,就差不多明白过来了,这话恐怕是说给这位听的。

  那上次苏严礼要他准备的药是给傅清也准备的?

  苏晋算是明白过来了,为什么要准备维生素,不然这前有狼,后有虎的。想上位确实不太容易……

  那边傅清也朝苏严礼丢了一个抱枕过去。

  正好命中男人。

  苏严礼顿了顿,话题就不再往傅清也身上扯了。

  其实苏严礼开会还挺好的,至少她不用跟他交谈,她真的特别怕他问出一句"啥时候结婚"这样的问题。

  傅清也对苏严礼的观感依旧不太好,毕竟她一开始的初衷就是只是想跟他谈谈恋爱,现在后面发生了那么多事,她的想法就是远离他。

  如果这次没睡,她觉得她里成功不远。但偏偏发生了,让她一夜回到解放前。

  她还没有想好该怎么跟苏严礼说。

  ……

  傅清也不知道苏严礼什么时候走,但她的生活总是要继续下去的,明天要上班,她得尽早洗洗睡。

  因为她一个人住,洗澡的时候跟往常一样按照习惯没有锁门,但今天家里只有其他男人的。傅清也擦干净脸上水珠的时候,就听见门响了一声,她回过头去看,就看见苏严礼走了进来。

  天。

  这男人越来越随便了。

  傅清也还没有来得及拿浴巾,男人就走了过来。

  人的记忆力很好,起码她知道面前的男人是个极品,所以她已经有了某些不太好的联想。

  洗手间,那可是也是个在电影里出现频率很高的场合。

  苏严礼是不会主动逼她的,他只会带着邀请意味的亲亲她,抱抱她。再用眼神继续邀请她一遍。她不同意,他就再来一次。

  傅清也的手不知道该往哪里放,最后被他牵着放在了他的脖子上。

  "我会比上次做得好。"他用气声诱哄她。

  傅清也心跳飞快,紧张得不知道该怎么说话,她知道这样子只会让情况更糟。

  苏严礼当然巴不得情况更糟,男人的地位是要靠自己巩固的。所以他不介意在这件事情上先让着她,让她对自己有记忆力。

  "你不想吗?"他反问道,并且伸手掐了她一下。

  傅清也有些为难。僵持着没动,然后她听见手机响了,这让她清醒过来,推开他伸手去拿手机,是苏严征的电话。

  "喂?"

  "苏严礼在你那?"

  傅清也有些头疼。

  身后的男人自然也听出来了自家兄长的身影,他的眼底暗了暗,从后面抱住了傅清也。

  女人难以置信,瞪大了眼睛,手上的手机掉在了地面上,进了水,关了机。

  ……

  莫名其妙挂掉的电话,让苏严征皱了皱眉。

  他有种不太好的预感,或许是苏严礼挂的,所以他飞快的进了傅清也的那幢楼,又很快到了她的楼层,用力的拍了拍门。

  "月牙,你在不在?"

  "月牙?"

  "在的话应我一声。"

  "里面是不是还有苏严礼?

  "……"

  傅清也听着门外的声音,总感觉苏严征能把门给端了,有些不安的看了看男人。

  苏严礼给她理了理湿漉漉的头发,说:"没关系,我们继续。"

  他打横抱起她,两个人进了房间。

  傅清也有些恍惚,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大胆,敢在接电话的时候……

  苏严征在外头几乎是没完没了了。

  傅清也沉默的推开苏严礼。

  "担心被他发现?"男人目光幽深,认真的打量着她,似乎想看清楚她真实的情绪。

  傅清也翻身起来,重新去洗手间捡了手机,结果手机已经坏了。

  傅清也的脸色不太好看,"你赔给我?"

  她这是在讽刺他过分,只不过因为她自己的态度也不是很坚决,又不好直接骂他。

  "喜欢哪一款?"

  傅清也道:"你去房间里待着,不要出来。"

  苏严礼几乎是立刻体会过来她的意思。她要去给苏严征开门,但用现在这副娇滴滴的模样给他开门?

  他的情绪并不高,还有几分不悦,可也不好发作,毕竟他现在的地位并不是很稳。

  傅清也回房间套了一个外套,正打算出去,结果听见苏严礼的手机响了,只是振动。没有开响铃,外头倒是听不见。

  她一看,不就是苏严征么。

  联系不到自己,他自然而然也就改变政策了。

  苏严礼接的飞快,就跟怕傅清也不让他接似的。

  "你跟月牙在一起?"那边男人的态度有些急躁,说话的声音也不是很好。

  傅清也对着他摇了摇头。

  苏严礼大概是料定了她这会儿不敢发出什么生意,将她搂到了自己怀里,下巴撑到她的肩窝里。慢条斯理道,"去见过她,但是现在不在了,你找她有事?"

  "那你的车这会儿还停在她楼下?你是不是现在在她家里,清也是不是也在,你对她做什么?"苏严征态度越来越不好。

  傅清也有些僵硬,推开了他,但是明显感觉到他的心情很好似乎在等着他问这些似的。

  她警告的看了苏严礼一眼。

  男人看见了,收回视线,风轻云淡的说:"她让我告诉你,她不在。"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