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51章 还敢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瞧瞧这说的是人话吗。

  傅清也眼睛直接往苏严礼身上丢刀子了,他顿了顿,语气未变,却有几分不情不愿的味道:"开个玩笑。"

  她这才缓了一口气,往旁边闪开了。不得不说床上这种运动实在是太耗体力了,她到现在都在喘。现在要是没有苏严征在外头站着,以及面前这个男人能滚蛋,她倒头就能睡。

  手机那头的苏严征并没有因此而放下心来,依旧在质问:"清也到底在哪,你今天找她到底做什么?她为什么不接电话?你的车……"

  苏严礼淡道:"我们出去了,她开的车。"

  这就解释了,他的车为什么会在楼下。

  "你们去哪了?"

  "外地。"

  苏严征听出他一副不太想多说的模样,警告道:"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对她做什么,别怪我不把你当兄弟。"

  "要是已经做了呢?"他挺认真的偏头反问道。

  这话一说,傅清也瞪他。苏严征气得恨不得从电话那头穿过来给他一顿。男人看了看傅清也的眼神,再次不紧不慢道:"都说了,玩笑而已。你觉得我还能跟她做什么?"

  "外地在哪?"

  苏严礼沉思片刻,漫不经心的随便报了一个地址给他。傅清也其实不太看的惯他这么欺负老实人,但是也没有办法,现在眼下更加重要的,是苏严征能够马上走人。

  苏严征走了。

  傅清也伸了个懒腰,问:"你什么时候走?"

  "我就不可以留下来?"

  他来的时候,就已经不算早了,两个人运动完,更加不早了,傅清也懒得管他,他要是愿意在他沙发统领就,她也就随他去了。

  "我能不能跟你一起睡?"

  这下傅清也的态度相当坚决:"不可以。"

  男人没有再开口。

  傅清也这一晚睡得相当好,人在疲倦的时候果然是可以提高睡眠质量的,早睡的连锁反应是早起,第二天她迷迷糊糊的起床,倒水喝的时候,被绊了一下,她才记起客厅里躺了个人。

  客厅里的空调坏了,她能看见他身上出了不少的汗。

  傅清也就搞不明白了,她自己的这套房子是一个二居室,客厅没空调,难道他就不会去次卧睡么。但她也懒得管。很快回房间里面补觉去了。

  ……

  再次醒来,她是被苏严礼给喊醒的。

  傅清也刚刚睡得起劲,这突然被吵醒了,一肚子的气,语气极差:"你能不能别吵呀?"

  "我要去上班了,你要是见到我哥,躲着他一点。"苏严礼叮嘱道。

  男人看男人很准,他哥对傅清也想做的事,不比他想得少。甚至可能有过之而无不及。

  傅清也把被子往头上盖,却被男人又拉下来,"还有,你答应我的事情千万别忘了,我抽空跟你回去,跟叔叔阿姨说一声,再赔个罪。"

  她没有听清他说什么就胡乱的应了,主要真的太困了。困到她什么都懒得去计较。

  傅清也睡觉的模样,那也是个仙女,男人看着看着,又有些蠢蠢欲动,如果不是怕她生气,可能他今天早上就不去上班了。

  但有些事情注定就只能想想。

  苏严礼在上班的时候,心情依旧不错,苏晋在他身上甚至能感受到如沐春风的感觉。

  "苏副总呢?"

  "昨天晚上看见他跟魏容一块,今天早上就没有见到了。"苏晋有些纳闷,这俩兄弟,关系就变成这么疏远了?苏严征一口一个那家伙,苏严礼一口一个苏副总,不知道的还以为决裂了呢。

  苏严礼这才顿了顿,原本放松的心情似乎也消散了不少。

  这天傍晚,苏母打了个电话要他回去。

  苏严礼差不多知道为了什么事情,没有拒绝。当他开车回家的时候,他的那位兄长正好开着车子出来,两个人谁也没有打招呼。

  苏母看见他的时候,只叹气:"你哥跟我说,小也和魏容之间的关系是假的。就是为了做戏而已。听说是魏容想要摆脱别人对他的偏见。"

  "所以?"苏严礼的声音倒是不太好分辨出他的情绪。

  "你哥想要跟你分家,然后入赘傅家。"

  苏母那个时候听见直皱眉,他们这样子的人家,怎么能说出要倒插门这种话。特别他是老大,更加得注意形象,可是苏严征的态度很坚决,苏母怎么劝都没有劝动他。

  如果是一个儿子她妥协也就妥协了,这里还有个小儿子,小儿子不松口,她也不好抉择,毕竟手心手背都是肉啊。

  苏严礼笑了笑,淡淡道:"这恐怕不行。"

  苏母再次叹口气,她就知道这事情哪里有那么容易处理的。

  "他想分家。我无所谓。"反正他现在的人脉那都是他自己搭建的,再怎么分,他这边的人依旧是他这边的人,"但他想入赘,确定傅家看得上?"

  苏母不太满意道:"你也不能这么说你大哥。"

  "实不相瞒,我跟清也,该发生的已经全部都发生了。"苏严礼道。

  苏母脑子断片了会儿,才不太确定的问:"什么叫,该发生的都发生了?"

  "我的意思是,她肚子里很可能已经有您孙子了。"苏严礼不疾不徐道。

  这可真真是平地惊雷。

  苏母怎么也没有想过,她的儿子居然能做出这种事情,没有在一起呢,结果跟人家啥都做了?她又想起很早之间在医院那次,顿时就不太淡定了。

  "那次……也是小也?"

  "嗯。"

  苏母:"……"

  怪不得她上次问了这个问题以后,在病房外的傅清也脸色会那么奇怪,而自家儿子那会儿就不怎么排斥她,一个不爱吃胡萝卜的人,居然一言不发的把她带过来的胡萝卜全吃了。

  这边苏母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门外的苏严征同样吃惊,他根本不敢相信自己听见了什么,心中怒火翻滚,他猛地往前走了两步,死死瞪着苏严礼:"你刚刚说什么?"

  他的突然出现让身为弟弟的那位挑了挑眉,随即很平淡的说:"你不是听到了?"

  "畜牲!"苏严征气得要动手,苏严礼也凉凉的看着他,不甘示弱。好在面前有个苏母,她脸色难看极了,"你们这是干什么?为了喜欢的人,就连我也不要了吗?"

  "出去谈。"苏严礼这才皱了皱眉。

  苏严征冷哼了一声,两兄弟一言不发沉默的往外走去,走到门口,兄长就拽住了他的衣领,沉着张脸问:"所以你们昨天干什么去了?"

  "你觉得呢?"天气太热,苏严礼一边慢条斯理的解开自己衬衫上的衣领,一边平静道。

  随着他的动作,他脖子上的两条抓痕也很明显的露了出来。苏严征的眼神一变,眼底有几分心痛的神情。其实很多事情他都是有预感的,就比如昨晚在傅清也门外,他就感觉她在里面。

  当然,苏严征更加肯定的事。这两条痕迹是自家兄弟故意露给自己看的。显然证据比嘴上说说可信度来的高很多。

  "我不管你是用什么手段骗的清也,但是我告诉你,我不会这么轻而易举放手的。"苏严征冷道。

  苏严礼的语气也不见得有多和善,但显然要沉得住气许多:"你觉得她要是喜欢你,会这么久都不跟你在一起么?"

  这一句话,几乎是狠狠的痛击在苏严征心上。小月牙起码愿意和苏严礼睡觉,而他什么都没有得到。他真的接受不了,自己满心等着的女孩子。居然愿意跟自己的弟弟……

  "我不会放弃她的,咱们各凭本事。"苏严征离开的时候留下了这一句。

  苏严礼在他离开以后,表情也不见得有多少好看。至少他远没有表现出来的这么胸有成竹。而且傅清也那边,他估计还得花上些力气。

  ……

  傅清也手里的项目,有不少都挺难,对于她一个刚进公司没多久的人来说,挺吃不消。

  比如有很多知识点她都不是特别清楚,只能问公司的一些前辈。可合作方的一些东西。她也不是很清楚,只能一点点找资料。

  这样浪费时间呐。

  助理看看她这工作效率,提议道:"你去问问苏总呗,反正你俩关系这么好。你问他什么,他肯定都会认真回复你的,免费的老师。"

  傅清也凉凉的扫过去一眼。

  助理就不说话了。

  傅清也倒也不是没有考虑过问苏严礼,但她怕的是一问,她等会儿又要被他放倒。女人的拒绝是很坚定的,但是对于已经发生过,而且体验感还不错的,就容易出事。

  所以她最后去找了魏容。

  男人虽然是金融圈的,跟商圈有些区别,但他会的东西还真不少。

  傅清也听他解释完,点点头:"这样。"

  然后就认真打量自己手里的文件了。

  魏容看着她后脖颈被亲出来的痕迹,顿了顿,很快不动声色的收回了视线。

  "问题也问完了,那我就先回去啦。"

  "嗯。"魏容笑了笑。

  而傅清也刚刚离开,就看见苏严征走了进来,男人看见了她的车,走路的步伐更加快了。她见状只好往旁边避了避。

  傅清也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越来越不愿意跟他碰上,说不上来是因为尴尬还是什么。而且她跟苏严征,那会儿好感也不过是青少年的澎湃,多半还是因为。她休学了,没什么人交流,而他愿意跟自己打游戏,随叫随到,产生了好感。

  这么多年过去了,那种暗恋早就淡了。现在也不过是因为当初电话是苏严礼说的不要联系,自己误会了苏严征,害他等了自己那么久。多了一丝丝愧疚而已。

  好感这玩意,其实产生得挺简单,她最开始看见苏严礼时,也有过类似的情感。

  傅清也在苏严征进了魏容的住处后,才抬脚离开。

  晚上苏严礼依旧来了她这里,依旧是一起吃饭,处理工作,她今天有些防范的没有率先洗澡。

  男人也只是问:"工作上有没有难题?"

  傅清也就点了点头,她是不太想主动请教他,但是他主动开口问的,那就不太一样了,不算她欠他人情。

  她把问魏容的问题又跟他说了一遍,两个男人讲述问题的角度并不同,苏严礼毕竟是个老油条了,讲起来头头是道的。

  傅清也说:"其实挺奇怪,为什么处了几十年的人脉。到头来都能被人家挖走。"

  "一方面,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利益方面的问题。另一方面……"他轻轻咳了咳,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傅清也好学,开口问道:"另一方面什么?"

  苏严礼朝她招招手,在她凑过去的时候,暗示性的蹭了蹭她。

  傅清也就懂了。另一方面,不用管正当不正当,反正就是床上这种关系呗。也算是挖墙脚的一种特别好用的手段了。

  傅清也客观分析道:"但是你似乎也不太吃这一招啊。"

  男人挑挑眉:"试试?"

  傅清也:"……"

  引火烧身这个词用在她身上估计挺合适,苏严礼一如既往没有任何逼迫她的意思,就是一味的煽风点火,这次附加了一点下-流话,从他这种衣冠禽兽的男人嘴里说出来,那冲击力可是相当大的。

  傅清也这坚持着实也没有坚持很久,毕竟是免费的服务,而且她已经被他亲到腿软了,意志很难坚定。

  最后两个人又躺在了她的床上,男人将她全身都亲了个遍。

  傅清也每次都觉得事后的气氛有些尴尬,只好找话题道:"结束了,你能给我什么?"

  男人的语气不知道是认真的,还是就只是开个玩笑:"苏家一半的股份你想不想要?"

  傅清也瞬间就清醒了过来,从上到下认真的打量着男人。她想从床上爬起来,男人却搂住她的腰:"不聊了,睡觉。"

  她却睡不着了。

  苏严礼这是给她织了一张网,要把她往陷阱里面骗的节奏啊。给苏家股份什么意思?娶她回家吗?但是只要他愿意,就算股份在她手上了,他也随时有办法抢走。

  只要苏严礼腻了她,傅家和她估计都很难有好结果。

  他总不可能对她有爱情吧?以前她那么上赶子都没有,现在说有就有了?不论是傅国山傅母。还是曲如岁以及身边的朋友,都跟她说过,爱情在他们这个圈子里都是"调味品"。

  傅清也就算知道自己长的好看,也不觉得光美貌能把一个男人拿得死死的。

  说到底,她还是得警惕苏严礼一点。

  ……

  工作上的事,越往深处走,傅清也越吃力。

  苏严礼的事,同样也让她心烦。

  当局者迷,很多事情放在自己身上,要找那一个平衡点其实不太容易。

  等到手上的她着手的项目完成的差不多了,傅清也就跟傅国山提了个建议:"你看我这也是个新人,公司的事整的我够呛,你要不然让我从底层干起呗,当个销售啊服务员啊都行。"

  "你还能有这觉悟。"傅国山调侃道。

  傅清也可是从很早之前,就考虑过这一点了,也不算突发奇想,甚至可以说是深思熟虑了。

  "既然你有这个意向,爸也不打算拒绝你,明天开始你就去当销售部吧。"

  傅清也一副还有话要说的样子。

  "还有意见?"

  "我能不能去外市分公司啊。"她琢磨了一会儿,还是开口道。

  这下傅国山没开口,傅母先说了话:"你一个人小姑娘没事去外市做什么?"

  "这边玩都当过领导层了,再去下边我怕那些人不太敢管我。"傅清也说,"去外市历练也挺好的不是吗?而且不同地方管理肯定不一样,也能开阔视野,多学点东西。"

  傅母依旧不太愿意,她就这么一个女儿,还是喜欢养在跟前。但在这件事情上,傅国山跟她的意见不同:"你要是愿意去,那爸就给你安排。"

  傅母不太乐意的看了他一眼。

  "老婆你消消气,清也有自己的打算,那是好事。而且魏容也要往那边调职,你不用担心她没人照顾。"傅国山认真的哄老婆。

  傅清也也道:"坐飞机也快啊。妈你要是想我了,随时都可以去见我。"

  傅母还能有什么办法?再不情愿,也只能松口。

  ……

  苏严礼很快给傅清也发了消息,问她周五去见家长行不行。但她那边并没有给自己回复。

  他有种不太好的预感,立刻去了趟傅式,傅清也的助理却告诉他,傅小姐要调到外地去了。

  男人几乎是立刻明白过来她的意图,恐怕她就是一直在敷衍自己。他那么认真的跟她商量事情,她根本一句话都没有听进去。

  苏严礼有些想冷笑,想不到她这敷衍的水平比他还要高,她要是在他面前,他铁定要夸她几句。

  离开的时候,虽然态度还不错,但助理能感觉到他似乎有点生气。

  傅清也这离职入职的速度都非常快,下午的时候就去了机场。然后她看见助理给她打了一个电话,刚接起来的时候,就看见不远处走过来一个人。

  那身高身材大长腿,以及走路的姿势,无一不在告诉她,朝她走过来的人是苏严礼。

  傅清也目光闪烁,一动没动。

  男人最后停在了她面前,用平淡的语气说:"你去哪?"

  平淡下,是波涛汹涌。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