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52章 无需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苏严礼的话音刚落,就听见电话那头的助理说:"苏总前面问了你去哪,我跟他说了你去了机场。"

  得。

  她的好助理。

  傅清也挂了电话,看着面前的男人,开门见山道:"去外地工作。"

  "只是工作?"

  她听出来了他语气里面那股子淡淡的讽刺,你说既然都明白了,那还来多问什么,说实话的话,那就是确实想躲着他呗。

  但他的语气还是让傅清也觉得肚子里面憋了股气,不太舒服,所以她什么都没有说。

  两个人就跟耗上了似的。

  苏严礼也不走,就站在她面前不动。他长得太好了,再加上他俩谁也不说话的奇怪氛围,让周围不少人都盯着他们看。

  傅清也率先承受不住这种注视,转身要走。

  男人却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语气在尽量控制以后。依旧不太好:"话不说清楚?"

  "你放开我,我要去办理登机牌了。"傅清也的声音疏离极了。

  苏严礼一时之间没有再吭声,却抢过了她的行李箱,傅清也尝试抢了几次没有抢回来,索性就任由他提着不管了。

  到了柜台,办理人员看着在后面面无表情的苏严礼,笑道:"傅小姐,您先生都在你身后站了好久了,我看他都紧张了,确定不理理他?"

  傅清也否认道:"他不是我先生。"

  工作人员笑而不语。

  傅清也转头就走,苏严礼却朝着对方点点头,然后依旧一声不吭的推着她的行李跟在她身后。

  "你别跟着我了,我都这么去外地了,什么意思你还不清楚吗?"

  苏严礼脸色变了变,最后冷静的说:"我不想跟你吵。"

  得。

  这叫哪门子吵架?这明明是在一刀两断的节奏啊。

  傅清也想了想,抬着下巴说:"我一个女生都不对这些事斤斤计较,你一个大男人,是不是玩不起?"

  用"玩"这个字定义男女关系,着实不太好,男人的脸色阴沉了下来,却没有发作,看着就是一副隐忍模样。

  他提着傅清也行李箱的手放开了,也没有再看她一眼。

  傅清也随身就一个小箱子,很快就过了安检。她今天都把话说得这么清楚了。想着苏严礼这状态估计也被她气得够呛,估摸着应该不会再联系自己。而且两个人都不在一个地方呢,想不联系那还不是很简单的事情。

  到了b市,很快就有来接她的人。傅清也参观了一下分公司,又去了傅母给她安排的住处,很快就把事宜安排得差不多,步入正轨开始上班了。

  隔市如隔山,再b市关于傅清也的事并不多,这突然来了个大美女,还挺轰动的。有不少人都蠢蠢欲动,约着她出去玩。

  为了把握住这边的人脉,傅清也也算是配合,基本上是有求必应,只要有人找她,她都很少拒绝。

  当中当然有不少打听她婚事的,傅清也身边好歹有个名义上的魏容。自然还是得搬出来介绍介绍的。

  "不是吧,魏容?"有人不屑的挑了挑眉。

  傅清也心底有些不满,怎么着魏容也是她的人,她对着那人的态度也就淡了些:"是啊,魏容,怎么了?"

  旁边的人似笑非笑的耸耸肩,声音里自然是有几分轻视,这让傅清也不太舒服,但她毕竟是刚来这边的新人,只好一味对着男人猛灌。

  对方起初还乐于奉陪,慢慢的就不太行了,挑着嘴角笑道:"傅小姐,可以啊。"

  "是你不行。"

  众人哈哈笑。

  说一个男人不行,这大概是所有男性都接受不了的事情。那人的脸色有些挂不住,最后邪笑两声:"傅小姐,这行不行,可是要试过才知道的。"

  傅清也十分讨厌男人给她开带有颜色的笑话,尤其是这种不太熟的男人,她客气又疏离的说:"倒是没必要,能伺候我的男人都厉害,普通男人可入不了我的眼。"

  她在说他普通呢。

  "谁啊,魏容吗,他行吗?"男人的声音里也渐渐带了挑衅的味道。

  傅清也真是服了这个男人,居然要在这种事情上找存在感,她还想刺他两句的,但是偏头时,看见不远处站了一个她相当熟悉的男人。

  她真正没想到苏严礼会出现在这。

  傅清也目光闪了闪,偏开了头。但对方却径自走了过来,等到周围的男人跟他打招呼,她才知道原来他们都很熟。

  "王邈,你刚才在聊什么?"苏严礼坐在了傅清也边上。

  这个王邈,也就是刚才一直跟傅清也对呛的那位。眼看着苏严礼来了,而当初傅清也没有追上这位,他略有耳闻,这下就故意用苏严礼刺激傅清也:"傅小姐跟阿礼挺熟的吧。"

  毕竟是她得不到的男人,他估计她这会儿应该被他戳到痛处了。但也不怪他不怜香惜玉,毕竟是她先怼的人。

  人就是这么双标,他刚才说魏容的,全部被他给抛在了脑后,只记得傅清也说他不行。

  傅清也不说话,苏严礼扫她一眼,倒是开口了:"是挺熟的。"

  王邈跟苏严礼认识挺久了,老朋友来,也就不追着傅清也不放了,问道:"你工作那么忙,怎么突然来b市了?去年一年也没有见你来过几回。"

  苏严礼余光又扫了傅清也一眼,道:"来找人。"

  "不是,谁有那么大架子,要你本人来找啊?"王邈笑道。

  苏严礼叹口气道:"不然躲着我,我也是没办法。"

  傅清也心道,没办法就算了啊,她让她来啦?她可一点都不想看见他。

  王邈直觉那人不一般,但也没有多问,只问大家要不要一起去吃个饭,傅清也想趁机溜,找了个借口要走,却被人极力挽留:"傅小姐,你这半路退场,可不太厚道吧?"

  傅清也就没有办法了,毕竟这里的人家的地盘,以后合作上可能还需要人家帮忙呢,也只好跟着了。

  一群人从酒吧转战到了五星级餐厅。

  傅清也故意磨蹭到最后,挑了个离苏严礼远的位置坐下,但还没坐一会儿,就听见他跟她身边的男人说:"换个坐吧,我喜欢离空调近点。"

  王邈道:"今天你是客人,想坐哪坐哪,只要你别觉得有人碍眼就成。"

  傅清也也是服了,没想到这个姓王的这么小气,到现在还要带上她,如果让他知道苏严礼早就被她拿下了。不知道他会不会给吓傻了。

  她正想着,苏严礼就在她身边坐了下来,男人的手很自然的在她肩膀上搭了一下,一边跟别人聊天,一边把菜单递给她点菜。

  "等会儿我买单吧。"傅清也手里拿着菜单,有些不好意思,主动开口道。

  苏严礼道:"你挑着就行,自家餐厅。"

  王邈道:"这不是你家餐厅。什么时候被傅家收购了?"

  苏严礼像是没听见,跟一个有生意往来的开始讨论起近况,傅清也很快点完一桌,又把菜单递过去给旁人看了看。

  一直到等到上菜,傅清也都没有再说一句话,就坐在角落里不吭声,一直到有人又把话题往她身上引。

  "不过傅小姐,我对魏容挺好奇的。他真的行?"

  苏严礼淡淡道:"你问她,她也不知道。"

  "人家小情侣怎么会不知道?"王邈眯了眯眼睛,"傅小姐可是说伺候她的男人很厉害。"

  傅清也:"……"

  得。

  搞得她有多爱这种事情似的。

  苏严礼则是挑了挑眉,偏头看着傅清也道:"你真这么说了?"

  傅清也冷着脸:"你别听他胡说。"

  男人笑了笑,手在桌子底下抓住了她的手,显然是料到了傅清也这会儿也不敢太用力的挣脱开来。

  在等到上菜时,他又几次把傅清也爱吃的菜转到了他面前,王邈看了几眼,跟苏严礼道:"你不是不爱吃胡萝卜吗?怎么今天停在你面前的净是这一盘胡萝卜?改口味了?"

  是苏严礼淡淡道:"清也喜欢扇贝。"

  为了把扇贝转到傅清也面前,他面前正好停了胡萝卜而已。

  王邈脸色微变,再看看傅清也,一张臭脸,而苏严礼的余光一直注意着她的举动。

  他猛然醒悟过来,苏严礼说了来找人,什么时候找不好,偏偏傅清也前脚过来,他后脚就跟着来了,原来找的就是傅清也。也的确,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巧合的事。

  再想起他刚刚的挑衅,尴尬得王邈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傅清也看着王邈石化的模样,心里有几分暗爽,但这并不意味着她就承认跟苏严礼的关系了,两个人分明就要划开清界限了,没法这么搅和在一起。

  于是她说:"我们没有其他关系。就是普通朋友。"

  好在苏严礼是最好准备的,不至于被气到,他也没有反驳她的话,只是照顾妥帖,在外人看来,这就是小情侣之间闹别扭而已。

  傅清也很想让苏严礼别再这副样子了,脸色冷下来:"谁说我要吃这个了?"

  "不喜欢?"他偏头认真询问,"那我给你换一桌子菜。"

  傅清也:"你就这么喜欢浪费?"

  "你喜欢什么。我让厨房单独做。"他好脾气道。

  傅清也一股子气全打在了软绵绵的棉花上,一时之间不吭声了,过了一会儿,说要走。而且都不带犹豫的,抬脚站起来就走。

  苏严礼跟在场的各位道:"以后这边就麻烦各位给我照顾着,我恐怕也不能经常过来。清也很多事情处理不好,你们担待点。"

  王邈和旁人都有些受宠若惊,面面相觑的看了彼此好一会儿。

  当初他们几个在项目上折腾苏严礼一个,欺负那会儿初来乍到的他,都没有听见他说话的语气这么好过,现在为了个女人,居然知道低头了。

  何况还是外头传的没追到他的女人,谁能想到已经拿下了啊。

  "我就说你刚刚说傅清也的时候,他怎么有点不太高兴的样子,还好你没说的很过分。"有人跟王邈开玩笑道。

  王邈心有余悸道:"也多亏了我今天说话够委婉。"

  不然不知道背后得怎么被苏严礼折腾,毕竟这男人最爱在背后捅刀子。

  ……

  傅清也过来时。是坐别人的车来的,她还没有买车,在等滴滴的时候,很快被尾随其后的苏严礼给追上了。

  "你跟着我干什么?"她不太耐烦道。

  "我大老远从a市跑过来,就是为了看看你,不跟着你跟谁?"男人道。

  "谁要你看。"

  "我自己想看。"苏严礼的态度越发缓和,"其他的先不说,先让我送你回去行不行?这大晚上的不安全。"

  他在车子来了以后。跟傅清也一块上了车。

  傅清也是真的彻底没话说了,他语气软,但动作坚决的哪里像是她一个女人可以阻止的。

  车子上的一路她都没有说话,原本她觉得自己来了外地就能自由了,没想到这么远他都能抽时间跟来。

  等车子到了小区门口,傅清也不太想让他知道自己住在哪儿,说:"我自己进去就成。"

  "我送你。"

  她来b市也有半个多月了,半个多月两个人都没有联系,现在好不容易见上面,苏严礼愿意走就怪了。

  傅清也不愿意跟他在门口吵,只好放着他跟自己进去,但妥协一步,意味着会妥协第二步,男人还跟她上了楼,到她门口时,还道:"不请我进去喝杯水?"

  傅清也冷哼:"你是想喝水。还是想吃我?"

  事实证明,女人在很多时候比男人还要污。

  苏严礼在一开始并没有想到任何不好的画面,可她一开口,他下意识的就往她身上的山川看去,几眼就让他有些口干舌燥,只好掩饰般的扯了扯领带。

  "只是喝口水。"他说,"刚才吃的菜有点咸。"

  傅清也才不上当,直接开了门进去。又狠狠的关上了。

  苏严礼有些头疼,男人开,荤以后有一点不好,起念头的频率会高上许多,如果身边女人不愿意配合,那多半是只能依靠手指姑娘。

  ……

  傅清也在第二天去上班的时候,再次遇到了苏严礼。

  当然,如果不是他主动送上门,她可想象不到,他在外地居然有这么多的业务。

  本来傅家分公司这边业绩完成率就不太高,遇上苏严礼更是让大家头疼,但没想到男人好说话到不行,只看着她们分公司这边的销售小经理,也就是傅大小姐,说:"要现在签还是等会儿另外抽时间签?"

  傅清也说:"那现在。"

  "行。"男人签字很干脆。

  傅清也疏离道:"苏总就先回去吧,我这边也有很多事情要忙,恕不奉陪。"

  "你去忙吧,不用管我。"苏严礼道,"我快要回去了,能不能一起抽空吃个饭?"

  这好歹也是送上门来的肥羊,傅清也也不好时时刻刻驳了人家面子,没什么语气的说:"再看。"

  子公司跟着傅清也一起来的两个销售中的一个有些感慨:"苏总真是我见过最好说话的甲方了,跟他合作应该很轻松吧?"

  另一个则不这么认为:"苏严礼可难搞了,之前咱们b市好多找他谈项目的,都被他给否决了。今天也就是傅小姐在。"

  "看来傅小姐这能力确实不错。"刚来几天啊,就能拿到这种项目,也算是给她们分公司张脸了。

  "不是傅小姐多厉害,是苏总。"

  "他怎么啦?"

  "他在求偶。"销售说,"你换其他人来试试,保证他不多看一眼的。"

  ……

  傅清也来了b市,就有了加班的习惯。

  这也正好,苏严礼要是再找她。她就有理由拒绝了。

  不过她也没有想到,男人居然会自己找上门来。

  傅清也看见他的第一眼,在考虑公司是不是该换一批保安了,居然什么人都放进来。

  "这么晚了还在工作?"

  傅清也"唔"了一声:"在做跟你这个项目的ppt。"

  男人走到了她面前,随便翻了翻她的内容,就直接把她从位置上给提了起来,自己动手给她处理细节了。

  这买卖多划算,合同自己送上门。连甲方的需求,也甲方自己动手满足。

  傅清也任由他做,自己去冰箱拿了一个冰激凌,出来的时候,男人扫了她一眼,笑道:"我在这里给你干活,而你自己吃独食?"

  "我去给你拿一个。"

  但她还没得及走,男人就将她拖了回去。对着她的冰激凌咬了一口,动作行云流水的傅清也目瞪口呆:"你干什么?"

  苏严礼眼底有些幽暗,声音沙哑的说:"那还你好了。"

  傅清也的一句不用还没有说出口,就被他抱住腰,很快男人的唇就压了下来。

  嘴里的冰激凌他早就吃光了,哪里还剩一星半点。

  傅清也张张嘴,想说话,却被他掠夺得更凶狠,再加上他实在是太了解她的身体了,很快撩拨得她腿软。

  她的理智告诉她,别上当了,上当可是要负责的。不能因为这点事,就把自己未来搭进去了。

  男人似乎是看穿了她的心思,一边亲她一边安抚她:"没关系,这次不要你负责。"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