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53章 破功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傅清也在事后喘的有些厉害。

  苏严礼却已经穿好衣服,去给她处理工作去了。

  等到他把工作上的事解决完成,才转身问她:"饿不饿?"

  "你倒是饱了。"她风凉的说。

  男人扫她两眼,并没有发表任何评论,要说真饱了,那也没有,最多也算是半饱。

  加班时间,公司里的人还有很多,等到有人来敲门,傅清也才猛地弹了起来,看着苏严礼衣服没有怎么穿妥帖,皱眉道:"你赶紧把衬衫纽扣系好。"

  男人沉默了一会儿,道:"我就那么见不得人?"

  傅清也笑了:"我们俩这最多算是地下情,你说见不见得了人?"

  苏严礼没有再说话,傅清也也没有,她去开了门。送文件的两位看看他们的脸色,识趣的没有多待,很快走了。

  "你什么时候走?"傅清也问。

  苏严礼很快敲了敲她的桌面,"我最近的认错态度难道还不好么?我要怎么样才能让你满意?"

  傅清也没吭声。

  "嗯?"他盯着她说,"就没点想法?"

  她想了想,如实道:"我要是想跟你好,也不会躲着你了。"

  苏严礼扯了扯嘴角,坐在位置上好一会儿没有动。

  傅清也沉默了一会儿,道:"我要下班了。"

  "做好的ppt你明天直接展示就成。"男人只说了这一句话,跟着她一起下了楼。

  傅清也这两天刚买了车,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开了自家车门,苏严礼才坐上去,就听见苏晋的电话打了进来,"阿礼,姜婉回a市了,今天来找你见面,你要不要回来见一见?"

  苏严礼看了看前面将车子飞快开走的女人,沉思片刻,道:"跟她约明天的晚饭。"

  姜婉在看到苏严礼时,简直是有些不可思议,欣慰的笑了笑:"没想到你恢复得这么好。"

  苏严礼的情绪有些不在状态,半天后才问:"怎么突然就回国了?"

  姜婉是当年替他治疗躁郁症以及心理问题的医生,苏严礼有好长一段时间都跟她待在一块,可以说如果没有当年她的细心照顾和耐心。就不会有苏严礼的今天。

  女人温和的笑道:"当年也是因为未婚夫才出的国,但是运气不太好,我们并没有走到最后。前段时间我们分手了,我就想着还不如回来。"

  "回来挺好。"

  姜婉笑而不语,又道:"你呢,过得怎么样?现在你这么优秀,估计有不少女孩子追吧?"

  "没有。"苏严礼否认道。

  "在我面前有什么不好承认的?"姜婉道,"阿礼,我一直就知道你很优秀,以前我就这么告诉你的,你还记得吗?"

  苏严礼有些心不在焉。

  饭后,苏晋替他送走姜婉,回来时跟他打趣道:"阿礼,姜婉姐虽然大你五岁,但当初给了你那么多的关爱,你就真的从来没有对人家产生过一点想法吗?"

  苏严礼也不知道是不是没有听见。拇指摩挲着戴着的那枚戒指,没有说话。

  苏晋自讨没趣,也没有再开口。

  只是姜婉当年有多有耐心,他是见识过的,苏严礼哪怕再不愿意跟别人交流,她也是一直哄着,一哄就是好几个小时。

  只是后面怎么突然走了,他并不清楚。

  ……

  傅清也这个月的大姨妈推迟了。

  因为最近这个月某方面的生活太过频繁,让她有些烦躁。

  毕竟药这玩意儿,那也不是十足十的效果。

  傅清也想,要是就这么搞出个孩子了,她一定要自己抽自己一顿,谁让她这么抵抗不住诱惑的?

  因为担心,她还在周末特地预约了医生。

  秉持着她跟苏严礼在医院那次都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傅清也倒也没有特别觉得自己就能怀上了,毕竟自己这回吃了药,上次可没有。

  检查怀孕,对医生来说,是一件极其简单的工作,但是对于等待的人而言,那就是磨人耐心的存在。

  傅清也在拿结果的时候,进了医生办公室。

  面前穿着白大褂的人问她:"您先生呢?"

  "这是……什么意思?"傅清也鼻尖开始冒冷汗,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医生见她这副模样,就知道她恐怕没有要孩子的打算,意味深长的叹了口气:"傅小姐,你有了。"

  "……"

  傅清也皱着眉头说:"也就没几次,还吃着药,也能有这么巧合吗?"

  "这种事情挺奇妙的,谁也说不准怎么回事。"医生好心道,"或者你可以跟孩子的父亲商量商量,要不要这个孩子。"

  傅清也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还真居然怀上了。

  这件事情太过离谱。以至于她在医院门口坐了半天,依旧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傅清也不想要孩子的,但是这会儿却有些难受,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有些心酸,她连看着苏严礼的微信id时,都忍不住想骂他两句。

  都怪他。

  如果不是他,她能怀上么?

  对于一个不打算要孩子,却突然要变成妈妈的女人而言,怀孕的打击很大,大到她整整在家里颓废了两天。

  到第三天,她就开始考虑孩子的问题了。

  傅清也不是个心狠的人,要说就这么不声不响的打了,她又有点心慌,下不去手。不打,她又不想生孩子,而且她觉得她的性格,养不好孩子。

  这是一件相当大的事情,傅清也没敢和别人说,只告诉了蒋慧凡。

  后者不可思议道:"苏严礼的孩子?"

  "我也没有想过这就怀上了,巧合的就跟被算计了一样。"傅清也讪讪道。

  蒋慧凡认真道:"其他事情问题不大,但是我觉得这件事,你还是得跟他说一声,两个人一起想想办法。"

  毕竟孩子是无辜的,犯了错的是这对乱来的父母。

  傅清也把责任归在苏严礼身上六成,自己身上四成,孩子没错。所以她肯定得给孩子一个最好的结局,要没当然也不能这么不声不响的没啊。

  她被蒋慧凡给说动了。

  于是傅清也当晚就买了机票,打算去跟苏严礼解决这件事情。

  a市的夏天哪怕在大半夜,那也依旧热的惊心动魄。

  这座熟悉的城市,才半个多月时间不见,她就有些想念啦。

  傅清也坐在出租车上,往苏严礼家的方向驶去。

  几分钟前,她不好意思给他本人打电话,就联系了苏晋,后者说他回家了。

  苏严礼的私人住处,她就来过两次,并且时隔已久,她找了一会儿才找到他的那栋,敲开门时。她本来打算速战速决,但是没想到是一个女人开得门。

  女人打量了她一眼,温和的说:"你找阿礼?"

  傅清也同样也将她巡视了一遍,点点头:"对,你是谁,是他女朋友么?"

  "他在做饭,你进来吧。"姜婉像看小辈一样慈祥的看着她。

  傅清也觉得不太舒服。

  那种感觉很难形容,不是曲如岁那种故意的大度。是一种真大度,但是就是让她感觉有些奇怪。

  但她看了眼自己的肚子,这玩意儿怎么着也是得解决的。

  于是她换了一双拖鞋,进去的时候,苏严礼果然正在厨房里炒菜。

  姜婉道:"阿礼,有女孩子来找你了。"

  厨房里面的声音实在是太吵了,男人没听见。女人冲傅清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便走了进去。像是长辈一样的摸了摸他的头发,将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傅清也总觉得那个动作有些说不上来的怪异,因为哪怕是苏母,跟苏严礼也不会亲密到摸摸头的地步。

  苏严礼放下铲子疑惑的回头,然后就看见了傅清也,目光微闪:"你怎么来了?"

  傅清也立刻分辨出,他刚刚的那个眼神,根本称不上什么喜悦。看看,说着要死要活的追自己,到头来就这态度。

  "就是找你有点事。"傅清也说,"你要是忙的话,我明天再来找你谈也成。"

  苏严礼上前道:"留下来吃饭吧。"

  傅清也看看姜婉,女人已经进了厨房帮忙了,一看就是十分成熟的贤妻良母,她趁着她没有注意,凑到苏严礼耳边说:"她是谁?"

  "叫姜婉,你可以喊她一声姐姐。"

  傅清也冷哼了一声,她就不相信苏严礼听不出来,她这是在打探他们俩之间的关系。她总觉得他就是故意不照顾自己的。

  很快姜婉就端着菜走了出来,傅清也能看出来,女人比她要大五岁以上,跟年轻貌美的自己是没法比,但是也是个风韵犹存的大美女。

  "我也好久没有做过饭了,来尝尝我的手艺。"姜婉对苏严礼道。

  傅清也一个客人。只好在旁边不做声,一直到苏严礼坐到自己身边,给她盛了饭:"不是说没有见面的必要了?"

  "有事。"不然她才不找他呢。

  "什么事?"

  傅清也看看姜婉,女人很有自知之明的没有插嘴,但即便这样,傅清也也不想在她面前讨论孩子的事情,敷衍道:"等会儿晚点告诉你。"

  "姜婉是我姐姐,你不用把她当外人。"

  要说苏严礼对曲如岁。那是因为利益啊这类之间的牵扯,可是傅清也能感觉出来,姜婉对于苏严礼而言,是不一样的。

  可是苏严礼越是这么说,她的逆反心理更加严重,本来今天就坐了很久的飞机了,她想说什么难道还没有决定权么?

  傅清也夹了一块肉,慢慢的咬着,没吭声。

  姜婉道:"别生气也别闹别扭,别因为我这个老女人闹得不高兴,小姑娘,我就是阿礼的一个姐姐,你不用提防我,好好吃饭,来,尝尝姐姐的手艺。"

  可是她并没有提防她呀。

  傅清也觉得这个姐姐似乎不太会说话。

  苏严礼皱起眉。道:"你一点都不老。"

  "也就你会这么夸我了。"

  苏严礼淡淡道:"事实。"

  姜婉笑了笑,没有说话,低头吃饭去了。她跟苏严礼都是食不言寝不语的,只有偶尔苏严礼夸她两句菜做得不错,女人便笑着说他嘴甜。就没有什么多余的其他的对话了。

  傅清也插不进话,只好埋头吃了两大碗米饭。

  姜婉微微笑道:"小姑娘胃口挺好。"

  苏严礼侧目过来看了看她,见她碗里空了,问:"还要?"

  傅清也摇摇头。她不能再吃了,第一次怀宝宝就是这样,哪怕她是个高材生,也总是觉得吃多了会让孩子不舒服。

  生是不一定生,但只要在一天,她就会尽量让它过的潇洒一点,舒服一点。

  姜婉道:"阿礼,这位是你女朋友?"

  傅清也说:"不是。"

  苏严礼顿了顿,没有反驳。

  姜婉又跟苏严礼聊了一会儿天,就说:"我要回去了,你们慢慢聊。"

  傅清也才刚松口气,终于能把话给说了,但男人却站了起来:

  "我送你。"

  姜婉叹口气:"不用。"

  "我送你。"苏严礼坚持到。

  "不用,我打车就行,你别让小姑娘等你太久。"姜婉说,"住的也近。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苏严礼道:"清也也会开口让我送你的。"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提到她的名字,姜婉似乎顿了顿。

  傅清也就在一边不做声。

  苏严礼拿了车钥匙,对她道:"我先送姜婉姐回去,你在我这儿等一会儿,回来以后我再跟你谈事情。屋子你随便逛。"

  "算了,你去吧。"

  苏严礼似乎想上来摸摸她的脸,被她给躲开了。男人便没有犹豫的送姜婉走了。

  ……

  姜婉跟苏严礼上了车。道:"还骗我说没有女孩子追你,你身边的小姑娘真的好看,我在她身边真的有些相形见绌了。"

  "你们都有不一样的味道,没必要比较。"苏严礼道。

  "女人都是爱比较的。"姜婉笑道,"不过也就是随口说说,倒也不是那么在意。"

  "那你在意什么?"苏严礼问道。

  姜婉的笑容就浅了下去,有些伤感的样子:"就是后悔,当初最后还是有些对不住你。应该再陪你一段时间,再开导你一段时间的。"

  那会儿他身体刚刚康复没多久,她就决定跟着未婚夫一起出国了。

  姜婉依稀记得,那会儿的苏严礼,问她能不能别走。

  苏严礼的情绪很淡,没有说话,只是发动了车子。

  ……

  傅清也一个人留在苏严礼的别墅里,只觉得无聊透顶了,但也没有办法,她总得把事情给讲了,只好坐在他的沙发上看电视。

  然后她有点困了,便上楼了,推进房间进去的时候,看见他的床头柜抽屉还看着,那一本相册让傅清也有些好奇,只是翻开了第一页,看见的就是姜婉的照片。

  往后翻,全都是,厚厚一本。

  有穿护士服的,笑得很好看很有耐心,还有脸色焦急的搂着个少年,少年扑在她肩上,似乎是把她当成了倚靠,她光是看了一眼,就认出这个少年是苏严礼了。

  明明很瘦。气质也不一样,但她还是认出来了。

  傅清也没有兴致再翻下去,把照片给收了起来。然后躺在苏严礼的床上睡了一觉。

  大概是床上都是他的味道,她做梦也梦到她了,她梦到男人冷酷的对她说:"我不要你生孩子,把孩子打了。"

  傅清也就被吓醒了。

  尽管这种设想也在她的计划内,但是她还是觉得自己做的这个梦有些吓人。

  这一醒,也就再没有睡意。

  傅清也只好下楼去找水喝。她也不上楼了,就坐在楼下沙发上等男人回来。但是一直等到第二天天都凉了,苏严礼都没有出现。

  只有手机上给她回复了一条:?有点事,不回来了,你先睡。?

  傅清也盯着这条消息看了两遍,才确定他是真的不回来了。

  她本来也是听了蒋慧凡的话,被她说得动容了,才决定要来告诉他一声的。但人的冲动是一下子就会过去的,她现在突然就是什么都不想说了。

  傅清也离开的时候,甚至没有告诉苏严礼。

  反正孩子要不要留她自己一个人也可以决定,不留她可以无声无息的拿掉,留下来傅家也不是没有那个钱再养一个小的。

  而且就算要生,魏容不能有自己的孩子,她让魏容当当孩子爸也不是不可以。

  傅清也来的快,走得也快,当天就买了机票重新回了b市。

  苏严礼赶回家里的时候,傅清也已经不在了。

  他沉着脸给她打电话,但傅清也不是不接,就是故意把电话给挂了。

  苏严礼只好微信上给她回消息:?你觉得近一下远一下吊着我很好玩??

  傅清也本来不想回的,看到这一句实在忍不住:?你少自作多情。?

  苏严礼:?所以你那天回来找我到底因为什么事??

  傅清也真的气不过,既然还在意这个问题,那晚上需要彻夜不归么?

  她讽刺的说:"你去陪你的老姐姐就成,老姐姐可比我这种小姑娘有味道。"

  然后她就看见了苏严礼的回复。

  ?你怎么说我都可以,别侮辱她。?

  傅清也看着看着,都能想象出来他发这句话的语气,显然已经一点忍耐心都没有了。

  想不到他在自己面前忍了那么久,结果在姜婉身上破功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