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54章 实话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傅清也在感慨苏严礼对他那老姐姐的维护的同时,也佩服苏严礼对其的过分维护,这得关系有多不一般,才会半点听不得人家说她不好。

  随便说句话,就叫侮辱了?

  那她还觉得他侮辱到她了呢,搞得她人品不行,就爱针对别人羞辱别人似的,可她分明没有对人家做出半个字的评价。

  傅清也觉得自己肚子有点疼,这孩子她可能不用考虑留不留的问题,光是生气就能被苏严礼给气没咯。

  她打字速度极快,噼里啪啦的回:?我爱怎么评价别人那是我的权利,关你什么事?我凭什么要供着她?看本书一千个读者还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呢,合着看人就必须得和你一样对待啦??

  她回完话以后,直接用了女人的惯用手段,把他给拉黑了。

  但傅清也还是觉得不太解气,她感觉刚才就没有发挥好,她应该故意在他面前说说姜婉,刺他几句的。

  因为这一出,连带着这一天她在工作上的效率极低。

  后来苏晋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傅清也也是直接给挂断了。

  苏晋只好在微信上给她发了一大堆:?姜婉以前是阿礼的心理医生,如果不是因为她,阿礼现在可能都还没有走出来。所以她对阿礼而言,意义不一样。?

  傅清也只扫了一眼,没有回。甚至有点想笑,那关她什么事呀?姜婉是救了他,又不是救了自己,难不成连带着她也得感恩戴德吗?

  她对姜婉的观感更差了,她最生气的点是苏严礼一晚上没回来,这一来一去就浪费了她两天时间,她甚至觉得指不定是她在背后说了什么,苏严礼才没有回来的。

  得。

  反正以后别联系最好。

  傅清也在b市工作,也就是孤单一阵子,魏容很快也被调到了这边。

  比起苏家两兄弟而言,她觉得跟魏容相处起来非常的舒服,果然当兄弟姐妹的,就是让人顺眼。

  魏容来的那天,是她去接的人,不过她没有想到的是,苏严征是一起过来的。

  男人看到她的时候目光闪烁,最后却也只是隐忍的喊了一句:"月牙。"

  魏容站在一旁,淡淡的看着。

  傅清也只朝他疏离的点了点头,然后就站在了魏容的旁边,挽着他的胳膊,才问了一句:"你们怎么在一块?"

  "最近有合作。"苏严征道。

  傅清也不太敢看苏严征的眼神,就只能靠魏容越近。

  她发现苏严征似乎有些变了,原本一看见她铁定会上来纠缠的,但是这次他的行为举止上并没有给她太大的压力。

  是的,压力。

  苏严征某些时候的行为会让她有些喘不过来气。

  她和魏容出了机场以后就跟苏严征分道扬镳了,他们回去休息,而苏严征得去酒店。

  跟着魏容一起上车了以后,男人才开口说了第一句话:"一个人在这边过得好不好?"

  "也还行。"傅清也扒拉着他的胳膊说,"你呢,最近工作忙不忙,累不累?"

  "还好。"他说。

  魏容这人。大概特别喜欢中庸之道,说起什么来,那都是还好。相处久了,就会发现他这人性格也寡淡的跟不会生气一样。

  傅清也本来想开口跟他提一提孩子的事情,可又觉得似乎有点突然,犹豫了半天,还是决定先缓一缓。

  ……

  魏容跟傅清也回了家。

  在她的侧卧睡了两个多小时。

  傅清也只好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等到魏容醒来,她才问他要不要一起去吃饭。

  "走吧。"他沉思片刻,没有拒绝。

  傅清也觉得魏容似乎是有些排斥出门,一开始还纳闷,但是当她听到某些不太友好的言论时,差不多知道他不愿意出门的原因了。

  那些流言蜚语实在是太难听了。

  当她听到有人说到傅清也跟魏容就好比"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时,真的就忍不住了,讽刺了句:"你还不如牛粪呢?"

  她是真的生气了,非要上去和那人理论,魏容尝试着拉住她,但她跟脱缰了似的,他没拉住。

  傅清也站在那男人面前,比男人矮了一大截,却是非常非常认真的跟那人理论。

  魏容怔怔的看了一会儿,便移开眼。没有再看。

  傅清也理论归理论,但有些男人嘴巴厉害得很,比苏严礼还能气人,眼下这个她就没有骂过,回到位置上的时候,眼睛都气红了。

  魏容轻声说:"我真的不在意这个。"

  习惯是真的。

  傅清也看了他一会儿,要是真不在意的话,那他今天出门犹豫什么。只是他没有想过,魏容承受了那么多年,早就习惯了,那会儿没有立刻做决定,也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

  在她眼里,魏容就好比蒋慧凡。

  小蒋特别会哄她,所以她习惯性的走到他身边,朝他张开双臂。往常这个时候,小蒋会抱抱她,配合她高低整两句舒缓舒缓心情。

  但魏容站着没动。

  傅清也有些悻悻,男人却在她收回手的片刻朝她走了一步,她就得寸进尺的让他抱了抱自己,深吸一口气说:"太气人了。"

  魏容有点僵硬,却没有把她给推开,过了片刻,才安抚性的拍了一下她的背,柔声道:"流言蜚语而已,你要是不喜欢听,换个地方吃饭就是。"

  "什么都能忍,但是这种事情真的忍不了。"毕竟兄弟如手足啊。

  魏容笑了笑,很快不动声色的放开了她。忖度片刻,道:"你没必要对所有人都好,有的人是不值得的。"

  "可是你又不一样,你不是外人啊。"

  魏容依旧笑着,眼神复杂,却没有说话。

  两个人这顿饭并没有吃多久,苏严征就来了,他依旧没有太过粘着傅清也,离开的时候,甚至没有开口送她,而是任由她跟着魏容离开。

  一个人在陌生城市生活,其实多少是有些孤独的。今天多了一个魏容,傅清也就觉得好多了,还拉着魏容一起看电影。

  如果不是突如其来的一通电话,她想她的兴致还会很高。

  打电话过来的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傅清也喂了半天,都没有听到回复。

  就在她快要挂电话的前一刻。对方才开口道:"在家?"

  是苏严礼。

  傅清也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那边又打了好几个,多到魏容也开始注意,盯着她的手机看了两眼,不过他向来是不愿意对任何不相干的事做出评价的,也就没有开口。

  傅清也烦躁的把他的新号码也给拉黑了。

  本来不想到他,她也不会因为孩子的事情操心,现在害她又有得烦躁了,她真的讨厌死这个男人了,该有点表现的时候愣是一点表现都没有,不需要他表现了,又硬是要往她面前凑。

  "我先去睡了。"她真看不下去了。

  魏容"嗯"了一声,他并不爱看电影,在她进了房间以后,就把电视给关了,也近了房间。

  第二天傅清也是被魏容的起床声给吵醒的,她伸着懒腰出去的时候,他已经穿戴完毕,正坐在沙发上打电话。

  她起先没在意,认真听了一会儿,才听明白他是要搬走。

  傅清也皱了皱眉,说:"你在我这边住,难道不好吗?"

  魏容这才注意她也起床了,淡笑道:"总住在你这边,可能会打搅到你。"

  "不会啊,我喜欢热闹的。"她心里有种念头,这让她抿了抿唇,她在纠结要不要直接开口问,可又觉得这么开口的话,似乎有些尴尬了。

  "我要去上班了,需不需要我送你?"他道。

  傅清也说:"魏容,你是不是不太喜欢我,不想跟我相处?或者我有些毛病,比如说话容易触碰到一些底线什么的。"

  她是把他当好朋友了,可是他未必就会这么觉得不是吗?

  男人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她低着头,情绪显然有些失落。但魏容敏锐的发现,她从昨天到今天,似乎有些敏感。

  "你没有任何问题,有问题的是我。"男人喉结稍微滚动了一下,本来大概是有些话想说的,但是还是全部憋了回去,只说,"而且我们终究不是一对,总住在一起,其实不太好。"

  "但是外人都知道我们是一对。"傅清也真的是太想留住魏容了,跟他一起生活特别自在,他是一个好室友,有他的陪伴她会觉得生活有趣多了。

  而且,女孩子一个人住偶尔也会有害怕的时候,有一个男人在,也会好上许多。

  魏容声音浅了些:"那终究是别人以为的,并不是真的。"

  他稍微顿了一下,才说,"何况,我现在有对象了。"

  最后这句话。让傅清也有些惊讶,但她还是替魏容高兴的,这样她也就不留他了。

  魏容垂眸看了看她一副替他高兴的模样,神色淡淡。

  不过傅清也在替他高兴的同时,也有了新的困扰,魏容要是有对象了,她肚子里这小兔崽子恐怕就不能假装是他的了,毕竟也得考虑他对象的心情。

  这样一来,孩子又成了一个问题。

  她现在要留要打,已经没有原本的那种圣母心,去考虑孩子爹的感受。

  傅清也打算自己全权决定。她倒是不在意自己一个人养孩子,但是她希望自己孩子出生好听点,别被叫什么私生子,如果不能替孩子找个爹的话,就算孩子出生,那也蛮痛苦的,毕竟从小就得生活在流言蜚语中。

  思来想去,她给了孩子两个月的时间,要是这两个月她不能替她找个好爹,那她就只能不要它了。

  ……

  傅清也在去公司的路上,把微信里的联系人都看了个遍。也没有找到有什么合适的。

  挺愁人。

  但烦心事远不止这有这么一点。

  傅清也刚到公司,就听说跟苏严礼那边的项目出了点问题,得让她过去看看。

  她的脸色就沉下来了,把昨晚那个拉黑的号码给放了出来,打电话的时候,语气也不好:"你什么意思?"

  旁边几个人都不太敢说话。

  傅清也脾气挺好的,她们还是第一次见她这么生气。

  苏严礼那边沉默了一会儿,有些无奈:"你能不能别动不动就拉黑?有什么话好好说话不行吗?"

  "不能。"

  "……"

  傅清也冷声说:"我说了不会见你,就是不会见你的。"

  "你能不能稍微让我看到点盼头?"男人放缓语气,"我过来就是想见见你,我真的想你了。那天让你等一个晚上是我不对,但是是真的有些问题。姜婉姐她继父一直拦在她门口不肯走,逼她拿钱,她害怕,我就陪了她一会儿。"

  "那这也是她家庭的事,是她家事,和你有什么关系?"傅清也道,"我就活该等一晚上吗?"

  "她曾经救过我,我总不能对她坐视不理。"苏严礼道。

  "你理呗。"

  也没有人让他不理啊,那就别再来打扰她行不行?

  傅清也听见姜婉的事,只觉得更加不想听他说话了,她就不相信生意上的事情,苏严礼还能挑刺到什么地步。合同都签了,方案还是他自己做的,要真说起毛病,那都是他的毛病吧?

  可苏严礼就跟真的和她耗上了似的,不论她这边出了什么意见,他一律驳回。

  傅清也真的是太生气了,如果这样,他还不如一开始不要给她项目呢。

  有一回沉住气给他改方案,那边依旧咬住她不放,她真的气到头昏眼花,从沙发上站起来的一刻天旋地转。

  傅清也在沙发上缓了好一会儿。真的特别特别心寒,那种明明就在成功的边缘却一直因为人为原因始终成功不了的无力感糟糕透了。

  销售助理进来的时候就看见,就看见她双手撑着下巴,情绪不太好。

  毕竟是老板,项目又是她们没做好,面对傅清也的时候难免有点害怕,说话也格外小心翼翼,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触到霉头,道:"傅经理,这是我们再次改好的方案,你看下行不行?"

  傅清也说:"过不了的。不是你们的问题,他故意的。"

  "那要怎么办?"

  "不做了。"傅清也说,"项目不要了。"

  那可就是违约,得赔好多好多钱的。

  销售助理白着张脸没有说话。

  傅清也也反应过来她的话有些赌气了,项目是跟员工们的绩效挂钩的,要想成为一个好领导,她不能因为个人问题,而影响手底下人的利益,不然能有几个人愿意给她好好干活?

  "你先下去吧,我会想办法的。"傅清也说。

  这苏严礼,还是得见。

  傅清也跟他约的时间是几天后。

  苏严礼在b市这边的小公司并不是很大,傅清也上门的那天,苏严礼大概是一大早就坐在办公室里等她了,因为她发现他面前的茶水都是冷的。

  他的办公室里摆了很多零食,大部分都是她平常会买的那些,她扫了一眼,就没有再看,只带着刺说:"苏总可真牛,当了这么多年老板了,居然还能公司不分。"

  苏严礼道:"你知道的,我只是为了让你过来。"

  他只不过是卡她那边的方案,但实际上工地那边还是按照第一版方案如常运营着。

  男人大概知道自己也有些过分了。这会儿的语气好到不行:"公司这边的事情我认错,是我不对。你坐下来边吃东西,我边和你聊。"

  傅清也说:"不想聊。"

  "那天你回a市想说什么?"苏严礼在事后才后知后觉的想到,大概是什么比较重要的事情,不然她肯定不会特地坐飞机回去一趟。

  "我给过你机会了,你自己没有把握好,现在你不配知道了。"傅清也的语气也挺冷漠的,显然不是在开玩笑。

  "哪方面的事?"

  "说了你不配知道了。"她说,"反正也是我自己的事,你知不知道没差。我今天过来,只是告诉你。别总觉得你就能时时刻刻算计着我,总有一天我要是起来了,我也不会放过你。"

  苏严礼挑挑眉,他可不想和傅清也发生到那一步,道:"项目那边一点问题都没有,不会害了你的利益的。我就是找个理由骗你过来见见你。"

  科学研究表明,在恋爱最暧昧的状态下,男人的爱意峰值远远要高于女人的峰值,苏严礼只是被傅清也拒绝得久了,偶尔疲倦,但思念的情绪要高许多。

  这高峰数值,没有人知道什么时候能下来。

  所以爱情里,男人最爱的时候能爱的更多,只不过热情也消散得快。有些承诺,或许一开始是真的,只是后面伴随着爱意的消失才逐渐变成了假的。

  傅清也冷着脸说:"现在你见也见过了,那我走了。"

  "再过一会儿,我明天就得回去。"男人看了眼时间,"等会儿我送你抄近道,不会耽误你多久。不然下次见面,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傅清也道:"你还是今天回去吧,多回去陪陪你的老姐姐。不然这两天她继父要是又找上门了,多不安全呀,你说是吧?她继父有你说的那么不好,指不定会家暴动手呢。"

  "你说话能不能不那么带刺?"男人忍耐道。

  "是你反应太大了吧?"傅清也把话挑明开来,"是因为她很重要,所以你见不得别人说她一点不好,哪怕别人只是提一下她的名字,你就觉得对她充满了恶意,是在攻击她。苏严礼,她是你的底线吧?"

  底线,一个男人得到什么地步才能把一个女人当成底线啊?

  傅清也索性更加大胆的猜测道:"你喜欢过她吧?你最开始不喜欢我。一直拒绝我,其实是因为你想找的对象模板是根据她定的,我跟她天差地别,所以你看都不愿意看我一眼。"

  苏严礼沉默了一会儿,道:"你胡说八道什么?"

  傅清也盯着他看了看,却突然觉得有点冷。她一开始只是在猜测,可是当她想到单媛媛和曲如岁时,却突然觉得也许她真相了。

  因为从某个角度来看,单媛媛和曲如岁,都跟姜婉有点像,比如她们都温柔,以及都会示弱,表面上为人都不错。

  傅清也虽然不太清楚姜婉骨子里是什么人,她也没有跟她相处过,但是光凭以上几点,她觉得自己可能没有猜错。

  曲如岁就算了,毕竟家事以及长相都很好。但苏严礼怎么会对单媛媛的第一印象不错呢?

  傅清也也安静了半晌,才笑了笑,"是我胡说八道么?你确定自己一点都没有?算了,我不想跟你争了,我要回去了,做生意归做生意,其实事情我真的不想再跟你谈了,你怎么想你自己最清楚,我也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你骗得了我,但是你骗得了你自己吗?"

  苏严礼却怎么样也不放她走,皱着眉说:"我不喜欢她。"

  "谁管你喜不喜欢她呀?"傅清也说,"你就算喜欢一头猪,我都不管你。"

  苏严礼给气笑了:"我还是第一次见你这样的人,连自己都骂。"

  傅清也走不掉,还要听他说话气她,狠狠的一脚踩在他的脚上,高跟鞋那个跟,劲儿可不小,显然杀伤力十足。

  苏严礼的脸色都变了,不疼是不可能的,他隐忍道:"傅清也,你做啥啥不行,谋杀亲夫可真是第一名。"

  "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谁跟你是夫妻?"

  "谁开口是谁。"

  傅清也伸手还想再给他来两下,这种人就是明显的欠揍,她要是有这样的娃,肚子里这个要是像他。那干脆就不生了,省得生出来以后伤害小姑娘。

  苏严礼这回是只能任由她动手,不敢惹她再生气,不过他倒是真没有想到,傅清也看着娇娇弱弱的,打起人来手劲儿也不小,捶她一下倒还真有些疼。

  但比起她玩失踪不理人,打几下倒也没什么。

  办公室外头的人听见里头的动静,心思迥异。

  里头一个想走,一个不放人,闹了一会儿。苏严礼听到了敲门声,才放开她道:"进来。"

  不过苏严礼没想到会是姜婉。

  "你来看你生父?"苏严礼沉思片刻,就明白过来。姜婉本来是b市人,后来父母离异,她判给了母亲,才去了a市生活。

  姜婉看了眼傅清也,朝她和蔼的笑了笑,才点点头道:"是啊,既然回国了,总该得回来看一看的。我爸年纪也不小了,估计还是想多见见我。我刚刚跟他吃完饭。听苏晋说你也在,就过来看看你。"

  苏严礼点点头,又听姜婉给傅清也说:"小也也在啊,阿礼有些时候就是臭脾气,你担待点。"

  她没吭声。

  姜婉便又热情套近乎道:"你这皮肤真好,在哪家美容院管理的?能不能给姐姐推荐推荐?"

  傅清也淡淡道:"光靠保养没用,年轻人都我这个肤质。"

  姜婉有些尴尬,有些失落,叹口气:"也是,我也不比小年轻了。"

  苏严礼皱眉道:"清也。"

  你看,又开始护短了。

  傅清也抬抬下巴,没什么语气的说:"我还不能说实话了?"

  又跟姜婉说:"姐姐,我确实比你小吧?"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