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55章 不无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姜婉笑着打圆场道:"是的,有的人就是天生丽质的好看。清也就是,比我见过的大部分姑娘都要清秀。我年轻的时候也比不过她,可把我羡慕的。我年轻的时候,就知道读书,也不知道打扮自己。"

  傅清也道:"那姐姐学历很高咯?"

  "我是h大的。"姜婉和气的说,"那会儿知道自己在外貌上不占优势,心思放在学习上,长辈常说,腹有诗书气自华,我就按照她们说的来。"

  h大,那是国内排名前十的高校了,确实算是一个学霸。姜婉还挺谦虚的,毕竟她的颜值也算是中上的了,整个人的气质倒是也还不错,比一般人都好上太多了。

  姜婉继续笑道:"清也什么学校毕业的?"

  傅清也说:"当年也就马马虎虎读了个大学。长的好嘛,身边追求的男孩子多,分心了,上学就不咋用心。"

  苏严礼看她说,"清也,够了。"

  "怎么就够了?我们不就分享分享学历而已,怎么啦?"傅清也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并没有把他放在眼里,又回头跟姜婉说,"我当时也懒得去外地,直接保送了a大,后面没读完,觉得这学校不怎么样,就出国了。"

  a大,那比h大还要难进多了。

  姜婉有些惊讶,莞尔而笑:"想不到清也不但人长得好,就连学历也那么高。怪不得阿礼那么喜欢你。"

  傅清也真的觉得说话何必这么端着,想说什么就说呗,她又没打算跟她当情敌,苏严礼这男人她还没打算要呢。

  于是她笑着说:"姐姐不需要担心,苏严礼就是觉得我好看,他对你比对我用心多了。你大胆上就是,你在他心里比我要重要多了。"

  苏严礼的脸色难看到不能再难看:"傅清也,人家只是来看看我。就被你说成了那种心思?你能不能用干净点的心思揣度别人?"

  "干净不了,当初我面对单媛媛的时候,难道还不够干净?"傅清也有些讽刺的说。

  她还没有抱怨,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呢。

  还得多亏了他对单媛媛的照顾,才让她心思不干净。

  姜婉也收敛起了笑容:"清也,你当真误会了。我就是阿礼的心理医生,当初他是我一个特殊的病人,我们那时候关系很好,我才回来看看他的,他对于我而言,就像是一个弟弟一样。"

  傅清也笑着眨眨眼:"姐姐是太久没有在国内待着了吧?这边不像国外,亲姐弟都是得避嫌的呢。"

  姜婉大概觉得尴尬,整个人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回头看着苏严礼保证道,"阿礼,我这样是不是让你为难了?我是真的想看你跟清也好好的。能早点结婚生孩子。你过的好我会很开心,但是如果而给你带来了困扰的话,那我就不来见你了。"

  苏严礼这会儿也很烦躁,却对着姜婉极其克制:"你不用这样,见个面而已有什么问题?"

  傅清也想,他的意思就是说她有问题咯?

  "对啊,你们见面能有什么问题?"傅清也巴不得立刻就从他们面前消失,笑道,"问题在我身上嘛,以后我不来你们面前碍眼就成。"

  她转头就要走。

  苏严礼一言不发的跟在她身后。

  只是刚走到门口的时候,里头就传来一声巨响,姜婉就开口道:"阿礼,你赶紧去追她,别让清也误会了,我没有什么事。"

  她回头去看时,原本跟在她身后的苏严礼这会儿已经看不见他的人影了。

  傅清也嘴里已经飘过无数句脏话了,这也实在是太让人恶心了,苏严礼这男人跟姜婉凑一对去过日子得了。

  她一边往外走,一边给蒋慧凡发消息:︺男人是不是都认不出来白莲花?︼

  那边回了个问号。

  傅清也觉得这回答方式不太对劲,认真一看,才发现哪里是蒋慧凡,她这消息发给了苏严征。

  ︺你遇上白莲花了?︼苏严征发消息问她。

  傅清也本来是不打算回的,但是讨论到白莲花这个问题,她着实有些忍不住了,道:︺遇上个定级白莲花,一般人搞不定那种,我着实无语。︼

  ︺谁?︼

  傅清也想了想,还是回道:︺你弟弟身边那个心理医生说起话来真让人讨厌。︼

  她一直在盯着手机,没有看路,结果在楼梯上被绊倒了一下,哪怕没摔倒,但是她觉得这个踉跄让她肚子有点疼。

  傅清也之前没有怀过孩子。这会儿心里咯噔了一下,心道这孩子不会这么脆弱吧?不会这么一下就没了吧?

  她一动都不敢动了,心烦意乱,赶紧联系魏容让他来接自己。

  今天的魏容又跟苏严征在一块,两个男人看见她的时候有些好笑:"你站着不动做什么?"

  "肚子疼。"傅清也额头上冷汗直冒。

  苏严征的笑容立刻就消失了,赶忙上来将她抱到车上,"好端端的怎么肚子疼了,最近没有按时吃饭还是忙着减肥了?"

  傅清也不确定这会儿孩子有没有问题,便没有说话,只抬头看了魏容几眼,她也不敢确定,他能不能帮上自己的忙。

  按道理来说,魏容人脉广,应该很容易给她找到一个假装结婚的对象来给孩子一个身份。

  到了医院门口时,苏严征手忙脚乱道:"送肠胃科还是内科啊?"

  傅清也说:"送妇科。"

  当场两个男人的脸色瞬间就变了,魏容看着她眼底有深深的探究。

  ……

  孩子没事。

  但傅清也的病房里这会儿却安静的可怕,魏容坐了好一会儿,都没有说一个字。许久之后,见她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才问:"苏严礼的?"

  她咬咬唇,没否认。

  "苏严征猜的。"魏容淡淡道,"跟他旧情复燃了?"

  傅清也摇摇头,尴尬得要命,他这质问的语气也是相当的让人慌张了,

  "那就是没有抵抗住他的诱惑?"男人若有所思道,"抵抗美色,这很难?"

  他说着,站起来,扯了扯领带朝她走过去,傅清也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一脸茫然的看着他,然后看见男人走到了她面前,弯下腰来,整个人几乎都朝她贴过来,两个人之间不过几厘米的距离。

  魏容的五官相当立体,这个动作让两个人的鼻尖若有似无的贴在一起,她能感受到他的鼻息,也能闻到他身上若有似无的香味。

  这让她脑子瞬间就当机了。

  "勾引,是这样么?"男人的视线注视着她的嘴唇,眼底不知道是深邃还是平淡。"他是这么勾引你的?然后顺利把你拐到床上去了?"

  苏严征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两个人贴在一起的画面,他立刻上去拉开了魏容,道:"你跟你姐妹都玩得出这种游戏了?"

  魏容直起身子,跟傅清也说:"你打算怎么办?孩子你要留着?"

  傅清也刚从魏容刚刚的动作当中回神,喘了几口气,道:"我还没有决定好,如果我要留的话。你能不能替我找个男人。"

  她没有再说下去了。

  魏容道:"你不打算找苏严礼?"

  "找他做什么?"傅清也光是提起他就觉得够心烦的了,"孩子的事我不打算让他知道,我也没有跟他在一起的想法,我自己的孩子,关他什么事?阿容,你能帮帮我吗?"

  这个问题,其实相当棘手。

  魏容去找人,或许会被别人误以为他不行。那些传闻便会继续甚嚣尘上,他到目前为止的努力就白费了。

  琢磨再三,刚想开口,就听见苏严征道:"那不行,我们苏家的孩子怎么可以流落在外?你嫁给我,我当孩子父亲。"

  魏容把要不然他娶她的话给咽了下去,没有再发表任何意见。

  苏严征倒也不是就是为了娶傅清也,起码孩子他也是真的心疼,替苏严礼养孩子,对他而言倒也不是不能接受,毕竟是一家人,那也是他小侄子。

  而且,傅清也跟苏严礼的事也在跟他好上之前,结婚了以后远离苏严礼就是,一个男人没有必要抓着以前的事情不放。

  "清也,孩子认我做父亲,大概是最好的选择了,我能做到视如己出。"苏严征说,"你去找外面的人,你不能确定安不安全,会不会胡说什么。我不会,我愿意对孩子好。"

  傅清也抿着唇不说话,但苏严征对她好是真的,而且对孩子好也是真的。关键问题就是。跟了苏严征,她怕以后不好脱身呐。

  她下意识的去看魏容,结果男人却站在一边,跟她对视了几眼,并没有开口。

  苏严征也就没有再强迫她,只说:"那最近让我照顾你成不成?我保证不会过多干预你的私生活。"

  这么好的机会,苏严征实在不愿意放弃。他是有私心的,打算在这段时间赢得她的好感。

  傅清也心烦意乱。没有说自己也有打胎的打算,到目前也只能先把事情给答应下来。

  自从知道了她怀孕以后,魏容跟苏严征出现在她面前的频率越来越高,而苏严礼也联系了她很多回,她是真的没有再搭理过,哪怕各种威胁,她也不怕了,因为苏严礼并不会做出真正伤害她利益的事情。

  魏容每天会来她这边坐五分钟。

  傅清也发了会儿呆,就看见男人正盯着自己看,问:"有了孩子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她想了想,说:"其实也没有什么感觉,唯一的感觉就是自己要小心了一些,不敢再毛毛躁躁了。"

  魏容好一会儿没有说话,许久才道:"当年我母亲告诉我,她有了我,像有了全世界一样。"

  傅清也没有那么强烈的母爱。

  "我觉得压力好大。我甚至有点不想要这个孩子。"傅清也如实说,"我的性格不适合带小孩,而且我有预感,它可能是不被祝福的。"

  "为什么会这么想?"

  傅清也有点为难:"我不知道,我就是觉得,可能不会有很多人喜欢它。如果大家都不喜欢它,我干脆不生,那应该更好。"

  "苏严礼不想要孩子?"

  毕竟是孩子的父亲。不管她俩关系如何,孩子事情上面,第一纠缠对象绝对是孩子爸。

  "大概是,不喜欢的吧。"

  傅清也也不确定。

  魏容说了两句宽慰她的话,琢磨了一会儿,又道:"不用担心什么,就算苏严礼不喜欢孩子,苏严征也不靠谱,还有我。"

  傅清也眉心狠狠跳了一下。

  尽管她不知道为什么魏容为什么就想起苏严礼,她担心的明明是给孩子找不到一个不是私生子的办法,担心私生子会导致好多人不喜欢它。

  魏容在她这里坐了没一会儿就走了。

  傅清也送他离开的时候,分明看见楼下有一辆车,她光凭光线就看出来了,那是苏严礼。

  光是看见他,她就觉得隔应。何况他这两天几乎天天都在她楼下待着,也经常给她打电话。傅清也学聪明了。没有拉黑他,而是让他打,让她有一丝希望,但就是不接。

  傅清也当做什么都没有看见似的往楼上走。

  等她到了楼上,洗完澡,出来时,往窗外看了一眼,发现楼下的男人已经不在了。过了片刻,苏严征给她发了一张照片过来。

  照片的背景是一家酒吧上面有坐在沙发上神色清冷的苏严礼,还有坐在他身边的姜婉,女人脸上荡着温柔的笑意。

  傅清也没有回。

  苏严征道:你觉得姜婉是白莲花?

  傅清也:"不是吗?

  苏严征:她应该不喜欢阿礼这么小的,他俩之间铁定清清白白。

  傅清也不明白他是怎么知道的。

  难不成他是姜婉心里的蛔虫么?

  她没有理会,那边却又继续回复道:你别怀疑我说的,但凡她要喜欢阿礼,之前他们肯定在一起了,阿礼那会儿那么依恋她,舍得拒绝她么?

  傅清也微微顿了顿,但凡这个词,让她有了另一种理解,要是姜婉喜欢苏严礼,那就没有她什么事了。

  这种被用来比较,真是让人心里不大舒服。

  苏严征:你别不信,虽然姜婉是比阿礼大了五六岁,但阿礼绝对不是个能被这种事情束缚的人,他要是喜欢,他什么都不会顾忌的。

  傅清也只好给苏严征回了一句:︺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

  她又不想听。

  但傅清也光是从这句话里面,就听出了些许不对劲。很早之前,或许不是姜婉对苏严礼有意思,而是跟她上次随口说的那样,以前是苏严征对姜婉有意思。

  可他尊重姜婉,她不愿意跟他一块,他也就没有强迫。

  所以苏严礼一开始找对象,果真就是按照姜婉的模板去找的。

  傅清也心里不太舒服,因为感觉自己像是他退而求其次才来找的对象。

  她没有再回复苏严征的消息了,干嘛要给自己找不开心?

  苏严征那边似乎也开始忙起正事来,没有再回复。

  傅清也就坐在门口思考起来,这孩子她要不然干脆打了算了吧,不然感觉她总是想起苏严礼这号人,这让她感觉有些不开心。

  她摸了摸肚子。就是怕这孩子颜值太高打了可惜,可自己这副长相,下次生孩子,也绝对是个大美女或者大帅哥。

  没有想明白结局,傅清也就去睡了,睡梦之间又被手机消息震醒。

  还是苏严征的。

  ︺我跟你说,姜婉不喜欢阿礼,方才真心话大冒险。他俩抽到kiss的大冒险,结果姜婉拒绝了和阿礼接吻。︼

  他补充说:︺反倒是阿礼,沉默不语,应该是默认可以吧?︼

  像是为了验证她的话似的,突然有个人加了她的微信。

  从微信号开头的jw,她就看出来这个人是姜婉。

  傅清也没有同意。

  但那边乐此不疲加了几次。

  傅清也就通过了,冷淡的问她:︺有事?︼

  ︺清也,我就是心疼阿礼。不忍心看他被你这么误会,他是真的想要跟你一起的,你不搭理他,他失魂落魄,我看着心疼。︼

  可她心疼关她什么事情呢?

  傅清也回道:︺你要心疼,那你跟他一起呗,你肯定能跟以前一样,把他照顾的特别好。他要死了我才开心呢,我能多吃两碗米饭。︼

  姜婉有些尴尬的把消息拿过去给苏严礼看,有些愧疚的说:"阿礼,你跟清也到底怎么回事?她能说出这样子的气话?"

  苏严礼盯着姜婉递过来的消息看了两遍,没有说话,脸色却有点难看。

  姜婉叹口气,只好给傅清也打电话过去。

  苏严礼道:"你做什么?"

  "给你联系清也,你们得好好聊聊。"

  苏严礼冷淡道:"联系她做什么?跟她有什么可说的?那天到底是谁说话没有分寸?她就是从小被宠坏了,所以不知道什么是教养什么是礼貌。"

  傅清也不知道这电话是姜婉的,苏严礼的话她正好听得一清二楚,他居然还提到了教养问题。

  她气得整个人不停的发抖,气得眼泪都掉出来了。

  傅清也冲着电话那头喊道:"苏严礼,你恶不恶心?"

  表面一套求人的样子,背后就只知道嚼舌根?

  傅清也真的怒火就在那一刻爆发了,情绪太凶猛了,都带着哭腔:"我就是没有教养,我还能祝你和姜婉早日下地狱呢。祝你俩早死早超生!"

  这孩子,她生个屁!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