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56章 同意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姜婉看了看苏严礼的脸色,自从傅清也讲完话挂断电话以后,他整张脸沉的都可以滴出水来,坐在吧台的位置上一言不发。

  "阿礼,清也说的就是气话,女孩子心眼小,是你跟我走得太近了,她才不高兴的。"姜婉劝道,"你们俩越是闹别扭,只会走得越来越远。"

  苏严礼并没有开口,心里却想冷笑,傅清也能讲出那种恶毒的话来,这难道只是叫闹别扭?当他听到她祝他和姜婉早死早超生的时候,那股子怒意真的忍不住翻涌。

  他不明白她因为姜婉生什么气,两个人明显都不是一个年龄段的,有什么可对比的?还非要用自己的优势。来踩姜婉?这未免也太不懂事了。

  苏严礼其他事情上愿意任由傅清也乱来,但是他也希望她能尊重对自己重要的人。

  "阿礼,我觉得我们还是尽量减少见面。"姜婉有些迟疑的说。

  苏严礼淡淡道:"不用,不是你的错,为什么要你来避嫌?"

  姜婉有些犹豫,却没有再开口,只是无声的叹了口气:"姐姐到底是你姐姐,变不成你的另一半。你该向着谁,心里得有数啊。"

  苏严礼就没有说话了,只是臭着张脸,喝了好几杯酒,才说:"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姜婉顿了顿,便体贴的往不远处的人群中走去了,笑着跟苏严征打了声招呼。

  "你怎么突然回国了?"苏严征问道。

  "跟未婚夫分手了,而且我父亲身体不好,所以我回来看看他。"说起这个,姜婉就有些发愁,"我爸的身体是真的不好,你能不能帮忙联系联系好的医院?你也知道,我没有什么人脉,要解决这些问题有点困难。"

  苏严征扫了一眼不远处依旧坐在吧台那边的男人,道:"怎么不找阿礼帮忙?"

  姜婉叹口气:"我也不好总是麻烦阿礼。"

  苏严征看了她一眼,才站起来,走过去苏严礼身边。两兄弟之间因为矛盾,脸色算不上多好,但还是把该说的问题给说了。

  姜婉跟过来的时候有些不好意思:"阿礼,这件事我试着去找别人帮帮忙,你别太放在心上,这些年我在国外,你对我的照顾已经够多了,不能什么事都麻烦你。"

  苏严礼不太赞同的说:"长辈的身体比较重要,我去替你联系医院。"

  而苏严征说完话,早就去了另一侧,他跟苏严礼没什么可交流的。

  "阿礼,麻烦你了。"姜婉道。

  苏严礼只简单的应了一声,依旧没什么太多的表情。

  因为苏晋不在,送他的是一个临时助理,姜婉是一起上了车的,他得负责送她回去。

  姜婉在下车后。有些犹豫的问:"你要跟我一起上去见见我父亲吗?"

  苏严礼往楼上看了眼,这是一栋很普通的高楼,有些年代了,他本来是不想上去的,毕竟也没有什么直接的联系,但是当他看见姜婉眼底的失落时,也就没有拒绝了。

  他跟着姜婉一起上了楼,姜父开门的时候,苏严礼一眼就看出来他的身体不怎么好了。

  "爸,这位是我朋友。"姜婉介绍道。

  "您喊我阿礼就成。"苏严礼客气道。

  姜父点点头,又赶紧去厨房里拿了放了很久的水果出来,香蕉甚至有些变质,姜婉看到的时候脸色微变,但苏严礼却淡定的接过姜父手中的东西。

  他在这边坐了一会儿,离开的时候姜婉送他下楼,道:"谢谢。"

  在苏严礼的注视下,姜婉苦涩的笑了一下:"实不相瞒,我跟我未婚夫分手,就是因为他有些看不起我,我实在受不了,才没有继续跟他一起生活下去。"

  苏严礼沉思了片刻,道:"你会遇到更好的。"

  "是吗?"姜婉目光微闪,"能遇到像你这么好的吗?"

  "我其实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好。"

  "可是你对我很好不是吗?"姜婉说,"你看我年纪大了,居然还能有这种幻想。算了,我还是先照顾照顾我父亲的身体吧,其他的事情,还是暂时不考虑了。"

  苏严礼安慰了她两句,便上了车。

  车上助理按照往常一样往傅清也楼底下开,他已经摸清楚了苏严礼的习惯,他每天都会在那待一会儿,只是今天苏严礼却道:"直接回去。"

  助理顿了顿。也没有多问什么。路过傅清也所在的那个小区时,车子并没有停留。

  ……

  傅清也想打了孩子,并不是开玩笑。

  她气得一晚上没睡着,第二天一大早,就约好了医生,去了医院。

  但运气不太好,遇到了苏严征,她也不知道他怎么会出现在医院里的,反正他看见她以后,就一直跟在她身后了。

  "来做检查?"苏严征在她身后问。

  傅清也冷淡的说:"你能不能别再跟着我了?"

  苏严征顿了顿,道:"月牙,你是因为孩子烦躁吗?我说了我可以负责的,你不用担心什么。"

  傅清也觉得这姓苏的男人怎么都这么烦,她的声音也冷下去了:"苏严征,你能不能别用那种你娶了我我就能万事无忧的语气说话行不行?现在的女人又不是有男人负责就可以高枕无忧了,你能不能把你的大男子主义收起来?"

  她看着他一声不吭的脸色,语气缓和了一点:"你不用负责,孩子我不想留。"

  苏严征的脸色就变了,如果没有了孩子,傅清也更加不会多看他一眼,他俩的机会就更加渺茫了,如果因为孩子结婚,他还有办法让她收心,于是他阻拦道:"孩子也是一条生命,你说不要就不要了?我不同意。"

  傅清也给气笑了,她自己的孩子,还不能决定她要不要了?

  "月牙,你肯定是担心孩子的事情,没有一个母亲不爱自己的孩子,你放心,我真的会娶你,孩子我也会当成自己的养。"

  苏严征上去拉住她的手保证道。

  "你能不能别这么自作多情?"

  两个人挣扎间,姜婉从病房里走了出来,今天苏严征是来陪自己送姜父入院的,但是她没想到自己会看见苏严征和傅清也拉拉扯扯。

  两个人看上去似乎关系匪浅。

  姜婉在边上看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清也,严征,你们怎么了?"

  苏严征这会儿的情绪也不太好,道:"你别管。"

  姜婉站在一旁没动,只是笑了笑。

  傅清也觉得在她面前被她看戏格外的难堪。本来还以为苏严征变了,结果还是爱这么的强迫她,一点道理都不讲。他这算得上什么喜欢?苏严征完全就是占有欲作怪而已。

  她的手腕也被苏严征抓得很疼,她忍住在姜婉面前疼得面部扭曲,尽力让自己面部保持平稳,说:"苏严征,你最好别强人所难。"

  男人顿了顿,轻声道。"我就是喜欢你而已。"

  他喜欢她她就一定要给回应了?这种大直男作风真是让她无语。

  为了不在姜婉面前出丑,她不得不取消自己的打算,往外走去。

  苏严征一言不发的跟在她身后,两个人在医院门口又纠缠了起来,男人道:"我这么努力,这么认真的工作,都是为了你。为了你我还从来没有跟其他人一起过,我所有的所有都把你放在第一位。你不可能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少年时期的苏严征,懂的什么叫做陪伴,根本就不会这样子无理取闹的,大多数时候都很安静。

  这见了真人以后,和网上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苏严征除了大多数情况下听话以外,做过最多的事情就是咄咄逼人。

  傅清也说:"你不要多想,我真的对你半点感觉都没有,我只不过是看在过去的情分上,跟你当普通朋友。你为了我努力,可是我有叫你努力过么?你这是道德绑架。"

  "我就是想和你在一起。"男人有点委屈道。

  傅清也真的服了,这烦心事真的一大堆。哪里有这样子追人的,就像是狗皮膏药一样,怎么撵都撵不走。

  今天这点事,她已经严重感觉到他影响到了自己的生活了。

  她最后随便找了辆车上车,苏严征倒是没有追上来。

  男人的目光十分复杂,他今天看出了傅清也对自己的排斥,知道自己要是再不做点什么,恐怕跟傅清也这辈子真的就完了。

  他压抑过自己,但是压抑不住,他怎么样也得跟傅清也一块,不然他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苏严征做好了决定,哪怕她到时候恨自己,他也不能看见她跟其他男人一起。她相信她气过了以后。会原谅自己的。

  ……

  傅清也很快被傅母一个电话叫回了傅家。

  她本来还觉得家里出了什么事情,等她在傅家看到了跪在地上的苏严征,心里顿时沉了下去。

  男人一眼不敢看她。

  傅国山的脸色也不太好看,看着傅清也的眼神有几分难以琢磨,过了片刻道:"孩子的事我已经听说了,阿征虽然做了错事,但他愿意负责。"

  傅清也有些难以置信,她没想到苏严征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爸,我不会嫁的,孩子也不是他的。"

  "你少在这里胡闹。"傅国山道,"阿征都给我看过你俩……你俩的视频了,你还想否认什么?"

  "我们俩清清白白,哪里来的视频?"但她很快就想起苏严征在很早之前设计过她拍过视频的,恐怕那段时间他并没有真正销毁,而是在这时派上了用场。

  傅清也看着苏严征道:"你无耻不无耻?那样子的视频你还敢拿出来用?"

  她抬头看傅国山,说:"爸,你知道那段视频是怎么来的么,是他设计我,想要败坏我的名声,才玩了这么一出,我跟他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

  "你先告诉我,你肚子里孩子的事情究竟是不是真的!"傅国山额头上的青筋猛地跳了几跳,显然是真的生气了。

  傅清也以前在外头名声再坏。他都觉得是人家污蔑他女儿,但是突然整出个孩子出来,这让他怎么受得了?

  而且傅国山是男人,不觉得有男人会傻到连不是自己的儿子也认,苏严征再怎么喜欢自家女儿,也不可能愿意当一个便宜爹。

  何况,还有视频在,那就是铁证如山。

  苏严征道:"傅叔。清也只是觉得我不够好,所以才不愿意承认我,你放心,我一定会取得她的信任,会让她知道我对她很好,会让她愿意接受我的,但是你一定要劝清也,不能把孩子打了。"

  傅清也听着他瞎掰,僵硬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只道:"我不会嫁的。"

  "不嫁谁让你干出这种事情?"傅国山是头一回真对她生气,他真正生气起来,连傅母也不敢说什么。

  傅清也怔了好一会儿。

  眼泪是大颗大颗的往下掉,"爸,你相信他,不相信我吗?我说了不是他的孩子,那就不是他的孩子。"

  苏严征道:"那去做亲子鉴定。"

  他这副信誓旦旦的模样。是料准了傅清也不会愿意去做亲子鉴定,她显然不想让人知道孩子是苏严礼的。

  傅国山认同了苏严征的话,做亲子鉴定是最有效的办法,并且他这么一开口,更显得他是孩子爹了。

  "那我就先回去了。"苏严征道,"傅叔,我不会亏待清也的,我愿意入赘。以后苏家但凡有我一分的东西,都是傅家的。"

  傅国山满意的点点头。

  长辈就是这样,傅国山觉得苏严征对傅清也不错,甚至愿意把苏家的东西都拿出来给傅家。这样的人显然不会差,清也是现在年轻,对于爱情的考量没有那么多,相信很久以后,她会明白他做父亲的苦衷。

  傅清也在苏严征离开以后却慢慢冷静下来,道:"爸,你这样做,想过阿容要怎么办吗?会有更多的人看不起他的。"

  "如果不是你自己要搞出个孩子,能有现在的事情?"傅国山一点都不客气的说。

  傅清也哑口无言。

  她最后悔的事,是没有一开始就把这个孩子给流了。家人虽然爱她,但是跟她想要的方式是完全不同的。

  傅母叹口气,慈爱的摸了摸她的脸:"清也,女人流一次孩子,对身体的影响太大了。何况阿征对你也挺真心,你别恨你爸。"

  傅清也不做声的上了楼,直接关上了房门。

  ……

  这件事因为影响很大,两家人都是背地里秘密谈的。

  傅清也被关在房间里,家里已经给她禁足了,怕她做傻事,几乎时刻派人看守着她。

  她偷偷摸摸给魏容打电话的时候,一听见他的声音,眼泪就掉下来了,她说了一长串,把事情给交代清楚了,最后有些愧疚的说:"我对不起你,要不然我直接把孩子给撞了吧,我一点都不想要它。"

  她现在甚至对这个孩子有几分厌恶。

  魏容那边的声音也冷下去,道:"你别做傻事。"

  "你要怎么办?"她说,"要是我在跟你在一起的期间。怀上了别人的孩子,会有好多人看不起你,我不想要你难过。"

  魏容那边沉默了许久许久。

  "阿容。"她有点手足无措,不知道他在干什么,或者有没有生气。

  "身为傅小姐的老情人,我很荣幸,没想到你到这时候还惦记着我。"魏容打趣道。

  傅清也刚想说点什么,魏容就道:"我今天就过来。"

  可傅清也不太相信魏容。她总觉得魏容除了有钱,其他地方根本就拼不过别人。

  但她也不能联系苏严礼,这个男人她也不觉得是什么好男人,如果真是一个好男人的话,根本就不会和其他女人还有牵扯,也不会跟其他女人说话的。

  她总有种感觉,苏严礼能被姜婉掉上钩,哪怕姜婉长相只有七分。可是那种在男人面前体贴入微的模样,会很讨男人喜欢。

  眼下她最肯定的一点,是苏严征在她面前,已经掉到了负分,无耻到她连多看他一眼都不愿意。

  ……

  苏严礼是在傅清也楼下待了三天以后,才发现她人不在的。

  当下他就联系人调查她,结果发现她回到了a市。

  她的不告而别让他有些头疼,一开始也没有理会,而是着手给姜婉解决姜父的事,陪同她一起在医院里面照顾人。

  接到苏母电话的那天,他正在给姜父喂粥,那边不知道话题有多难以启齿,苏母半天没说话。

  "您有话直说。"苏严礼道。

  "阿礼,阿征打算结婚了,我这两天都在忙着他的婚事……"

  苏严礼道:"您想说什么?"

  "就是我给你哥说的人家是小也。"

  苏严礼冷冰冰道,"我不同意。"

  "现在事情有些复杂,妈求你,别跟你哥争了,行不行?"苏母恳求道,"你看在妈的面子上,别跟你哥闹这件事情。"

  苏严礼继续冷冷的说:"你该叫他别再参和,清也那边不会同意他的。"

  在苏严礼眼中,他跟傅清也如今也只不过是起矛盾,在吵架而已。但这还轮不到其他男人来插上一脚。

  "清也那边同意婚事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