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57章 魏容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苏母道:"我们已经和傅家聊得差不多了,你傅叔叔挺有意向的,他们家宠孩子,我想没有清也同意,傅先生估计也不会同意,应该是清也自己松了口。"

  苏严礼把手机丢在了桌面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来点显示,苏母还在喋喋不休:"而且,还发生了点事,真的也是逼不得已了。妈答应了傅家不说,但是你真的没有机会了。"

  男人一言不发,却对姜父点点头,转身拿起了放在沙发上的衣服。姜婉进来的时候,恰好看见他系完西装的领带。

  "你要准备走了吗?"姜婉道。

  "嗯。"

  女人目光微闪,似乎是不太好意思为难他,但是不得不开口:"可是,我怕我一个人照顾不过来。"

  苏严礼语气不太好:"我有我的事。"

  姜婉顿了顿,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是我麻烦你了。"

  她想上去摸摸他的头,安抚安抚他的情绪,男人却不动声色避开了一点。

  "我会给你请人照顾。你也别担心。"苏严礼不动声色的避开了一点,缓和了点语气,心情却忍不住依旧往下沉,他不相信傅清也真的能嫁给苏严征,他宁愿相信她是故意用这种方式气他。

  但她成功了。

  苏严礼没觉得姜婉有做错什么,他把她当成姐姐,她对傅清也也相当客气,可是即便他不觉得她做错了什么,他现在下意识的躲她的动作了。

  他决定的有些可笑,你看,他还是妥协了。哪怕姜婉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没有她就没有现在的自己。

  姜婉的手僵了一下。

  "过段时间我再来看你。"苏严礼离开了医院,立刻联系人买了机票,在去机场的路上,又借了司机的手机不停的打电话。

  司机都能听到电话那边不停传来的嘟嘟声,一遍又一遍,但是就是没有人接。他回头看了看,只见苏严礼的脸色已经很差了,但是还是不停的打。

  "苏总,机场到了。"

  苏严礼这才把手机还给了他,他又自己联系苏晋,苏晋说没有听到消息,这让他放心了点,她可能只是想用这种方式让他离姜婉远一点。

  尽管他对她的不可理喻难以苟同,但他这会儿的确不敢违背她的意愿。

  苏严礼上飞机了以后,却见到了魏容。

  后者看到他,挑了挑眉,然后朝他颔首点头。

  苏严礼的情绪瞬间就绷紧了,魏容最近忙的很,这突然去a市。就像一颗突然爆发的定时炸弹一样,他死死的看着他。

  魏容道:"也是因为清也的事情回去的?"

  定时炸弹将他炸的四分五裂,苏严礼沙哑的说:"真的?她同意苏严征了?"

  魏容摇摇头:"我不清楚。"

  苏严礼笑了笑,自嘲说:"我就是怎么比,怎么比,就是比不过苏严征。我就不能有脾气,我一不搭理她,你看,她转头就去找苏严征,我那哥哥还真就是个宝。"

  他是这几天故意不搭理傅清也的,诚然她对姜婉总是咄咄逼人&的态度有一部分缘由,但更多的是,她随随便便就把他跟别人凑一对,咒他死,甚至还祝他跟姜婉白头偕老。

  哪个女人会对自己在意的人这样?

  何况,他去她楼下示好,她不是一直当看不见?

  魏容道:"你觉得她为人处世有问题,她也看不惯你那套,你们就是三观不合,天生不合适。"

  苏严礼紧紧抿着唇。没有做声,手却不自觉的握起来。

  "我也看见了姜婉姜医生,你心理脆弱,她那种会宠着你的女人或许更合适你。"魏容道。

  没有人知道,这句话在听者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傅清也觉得他们不干不净他觉得是他自己多想,现在居然连魏容一个外人也这样以为?

  苏严礼脸色难看。

  两个小时的飞行路途,并不短暂,下了飞机以后,苏严礼便直接去了傅家,没想到魏容跟他同路。

  进傅家也不是什么难事,傅国山甚至还算热情,说:"以后都是一家人。"

  这句话没有得到苏严礼的半点客套,连一点虚伪的笑意都欠奉,这个一家人的意思,跟他并没有直接关联。

  "她自己同意的?"他想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像那么回事,但整个人看上去却是相当的面无表情。

  傅母在一旁远远的看着,没有说话。

  傅国山道:"清也不同意,我们家谁有那个本事?"

  苏严礼往楼上看一眼,道:"能不能见见她?"

  "她不想见你。"傅国山给拒绝了,又看看魏容,说,"清也同样不想见你。"

  他话音刚落,就看见楼上窜下来一道人影,喊了句魏容,就飞快的站到了他身边。因为满心满眼都装满了魏容,所以傅清也一开始并没有看见苏严礼。

  "你终于来了。"她笑着想把魏容带上楼,一回头,才看见了苏严礼,整个人的笑容都浅了下去,甚至警惕的往后退了一步。

  苏严礼心情不爽,傅清也甚至看上去还圆润了不少,这得有多高兴嫁给苏严征?

  他盯着她半天,看着她笑容彻底消失,才忍耐道:"怎么突然回来了?"

  傅清也拉着魏容的手,讽刺的说:"没听说吗?回来结婚啊。"

  "聊聊姜婉的事?"苏严礼只能继续忍。

  "你爱跟谁聊跟谁聊去吧,没人想听了。"傅清也已经好几天没有跟傅国山说过话了,这时为了赶人,才主动开口道,"我不想见他。"

  刚说完话,她就拉着魏容往楼上走。倒是也没有人阻拦,毕竟傅家是对不起魏容的。

  傅国山要送客,苏严礼也不好留下来,只能告辞,等以后再找机会。

  傅清也带着魏容刚进房间,说:"你觉得用什么方法,把孩子流了最不痛?"

  她一边说着,一边去拉窗帘,这几天她已经颓废得什么都懒得动。但她没想到,魏容居然会在身后抱住她,他的手臂很长,一只手就把她拦在了怀里。

  "你说你最担心的,是怕我被外人嘲笑?"

  傅清也下意识的抬头,这个位置在停车场的方向,她随便一扫,果然看见苏严礼正凉凉的看着她这个方向。

  男人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哪怕明知道魏容不可能,他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他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楼上抱着的一男一女分开,只看到那被拉开的窗帘又合上了。

  傅清也说:"咱们合作时间是两年,我当然不能让外头那些人更加瞧不起你。苏严征我真是服了他了,这爱往自己头上扣绿帽子的,我还是第一次见。"

  "你是因为怕我难堪不想嫁给他,还是本来就不想?"

  "我可从来没有半点要嫁给他的想法。"亏傅清也以前还觉得他没做错什么,也觉得他是那种大直男,没想到他居然能干出这种事。

  魏容琢磨了一会儿,刚想说话,就听见傅国山的脚步声传了过来,站在门口道:"清也,你跟魏容孤男寡女在一起,成何体统?"

  傅清也这两天已经跟傅国山吵了无数次了,她疏离的说:"不劳您提醒,魏容对外还是我男朋友呢。"

  "胡闹!你这样让严征面子往哪搁?"

  "我说了我跟他没关系。"傅清也捏了捏手心。

  "没关系你还做出有辱斯文的事?"

  傅清也怔了怔,目光微红,魏容看着她,很快抬起她的脸检查,这几天被误会惯了,她已经麻木了,可突然有人关心,她就有些吃不消了。

  魏容朝她张开手臂,她就抱住了他。

  傅国山进来的时候,就看见他俩抱在一起的画面,羞红了表情,声音里也带了些恨铁不成钢的味道,"你能要点脸么?订婚了还在这里搂搂抱抱?"

  "我订了哪门子婚?"傅清也高傲的抬起下巴。

  "你!"傅国山瞪她。

  傅清也道:"都二十一世纪了,您大概是唯一一个还要逼着孩子结婚的,我想问问您,您真是为了我的幸福,还是为了苏严征给的那些聘礼啊?"

  如果他是为了她好。她说了这么多遍不想嫁人,他难道听不见?

  傅国山满眼失望,心如刀绞。他的女儿怎么能问出这种问题,天底下有什么比他女儿还重要的?她还是为了她的未来考虑,一来有孩子了名声重要,二来苏严征愿意付出全部,那也算是个不错的人,跟着这样的人以后日子总是不错的。

  这就是不同辈分人之间的代沟了。傅清也觉得孩子不是问题,而傅国山这辈则认为,孩子是最大的问题。

  父女俩吵得都不好过。

  最后傅国山留下一句:"我是为你好。"

  "去你的为我好。全天底下我就没有见过像你这样子的父亲,别人说什么你信什么,偏偏我说的全不信,你让苏严征来跟我对峙成不成?我证明给你看。"傅清也是真的恨不得跟傅国山再吵一架,不然这几天她真的太生气了。

  魏容安抚她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孩子多大了。"

  "二十三,四天。"

  傅国山和傅清也同时看向他,只听他淡淡道:"二十三、四天,那个时候,苏严征跟我在a市。清也在b市。"

  傅清也立刻反应过来,道:"你去查苏严征那两天有没有去b市,光有视频什么用,又不能证明时间。"

  傅国山是被苏严征笃定的态度弄得几乎没有去思考过这些事,再加上是用几乎可以肯定的态度认下孩子,他也就没有多想。

  碰上态度同样笃定的魏容,他就重新思考了起来。当然,也就是思考,还没有到瞬间倒戈的地步,毕竟魏容也可能是在为他自己的利益盘算。

  苏严礼回苏家时,苏严征已经在和苏父商量分家的事,整个苏家似乎都笼罩了一股子喜气洋洋的味道,看到他以后,苏严征才不咸不淡说了句:"回来了?"

  反而是苏母,让家里的阿姨给他倒了杯水。

  苏严礼想起傅清也亲口说是回来结婚的,心底猛地被刺了一下,他想不明白,她怎么就突然选择了苏严征,还是结婚这种大事。

  苏严征把照片往他面前一摆,那是清一色的婚纱照,他抬抬下巴道:"哪套好看?"

  这句话就像导火索一样,直接把两个人之间的气氛给点燃了。

  苏严礼淡淡道:"你用了什么手段?"

  "她心甘情愿嫁我的,什么叫用了手段?"苏严征冷笑了声,"她喜不喜欢你,你心里没数么?我倒是没想到,苏总还能对她上心到这种地步,有必要么,姜婉都回来了。"

  苏严礼说:"心甘情愿?"

  苏严征看着他,突然咧嘴一笑:"她在我怀里的时候说,你要是跟姜婉在一起就好了。就不会往她面前凑了。说你玩不起,玩玩而已,偏偏什么都要当真。"

  苏严礼沙哑道:"她不会这么说的。"

  "怎么不会?"苏严征道,"你说好不好笑,前两天我玩了款游戏,结果一上号,居然有人已经注册了,还看了点聊天记录,原来她是先认识的你,才认识的我啊。可是她后面所有的时间都花在我身上呢。"

  苏严礼微微一愣。

  苏母尽管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只是刚才苏严征说到一番关于傅清也的话,怎么听都像是在说她人品有问题似的,不赞同道:"阿征,你说话要有分寸。"

  苏严征也不屑再跟苏严礼说这些事,很快起身打算去一趟傅家。

  苏母道:"你们俩的股份我跟你爸打算五五分,阿征要入赘,所以你在决策权上大于他。至于其他的,没什么好说的了,这次我站阿征,何况清也自己同意的她,是不是?"

  见他不说话,苏母又苦口婆心道:"阿礼,就当妈求你,绝对别搞事情了。他俩要是有意在一起,你的所有举动都不过是个小丑而已。"

  苏严礼道:"你这么帮他的原因是什么?"

  苏母道:"妈答应了傅家那边不声张,原谅我不能告诉你。"

  那边苏严征去了傅家以后,跟往常一样,陪同傅国山喝了杯茶。两个人聊了片刻,就谈到了傅清也的身上。

  傅国山道:"要不要上去看看她?"

  "不用了,清也估计还在生我气。"苏严征叹口气道。

  傅国山道:"没想到你追清也也用心。跟着她全国跑。她在b市的时候你都在a市待着,我还见过你几次。难不成是她去h市旅游的那次,跟你一起的?"

  苏严征的态度有些紧绷,但好在他这个月的确去过h市,道:"我们不是约着一起,只是在h市碰上,那天又喝了点酒,就……"

  他不好意思的笑笑。

  傅国山的眼底却闪过冷意,同时更多的是对傅清也的愧疚,他的确不算是一个好父亲。居然没有在第一时间选择相信自己的女儿。

  可是孩子既然不是苏严征的,还能是谁的?

  傅国山又头疼了。

  不过傅清也的禁足被取消了。

  魏容在晚上的时候,打算接她出去逛逛,顺便再吃点东西。

  看到苏晋的时候,对方笑着朝她走过来,说:"阿礼因为你回来了你知不知道?"

  傅清也说:"和我没关系。"

  "今天傍晚的时候,他去医院领药了。"苏晋道,"你们最大的矛盾在于姜婉?诚然阿礼以前对她有过点想法,但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傅清也琢磨了片刻,笑了。

  她就知道苏严礼肯定对姜婉有过不太一样的感情,或许苏晋没有搞明白,苏严礼对她的那种感情可能到现在还存在着。

  男人总是会偏心自己的白月光的,不是吗?

  傅清也隐隐约约想起,姜婉当初是跟未婚夫走的,而且觉得对不起苏严礼,这是不是意味着他那会儿是不愿意她走的?

  于是她主动划清界限道:"阿晋,我们是朋友。但是你该知道尊重我,不相干的人就别聊了。我不要他就是不要他了,他并没有什么值得让我留恋的地方。"

  傅清也说完话,就小心翼翼的牵着魏容的手走了。

  苏晋侧目看去。只见不远处阴影里刚刚回来的男人异常沉默。

  而后走到沙发这边倒了一杯酒。

  苏晋阻止他道:"你吃了药,就别喝酒了。"

  可他劝不住,苏严礼沉默了好半天,才自嘲的笑了笑:"前段时间还腻在一块儿,现在马上就成为不相干的人了。"

  苏晋只盯着他看,安慰道:"她选择你哥,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你对姜婉有过好感,她现在也是单身,倒不如……"

  "你们刚刚聊什么了?"

  苏严礼皱眉道:"我什么时候对她有过好感?"

  苏晋纳闷道:"当年不是你自己舍不得她走,后来你哥还打电话告诉过她。你喜欢她,让她留下来,但她没有同意。"

  苏严礼道:"我当初只是有点依赖她,并不是喜欢。她对我而言,就是个重要的大姐姐而已。"

  什么感情,他还是能分得清楚的。

  苏晋暗骂了一声:"那我刚刚还告诉傅清也,说你对姜婉产生过好感,但已经是过去了的事情呢。"

  苏严礼表情严肃,几乎是立刻抬脚就走。

  ……

  这片区域不大,魏容显然是带她来吃饭的,苏严礼找了没多久,就在一家西餐厅里看见了她。

  魏容大概是去了洗手间,并不在。

  傅清也很快就看见他了,似乎是想当做没看见,但他却径自走到了她面前。

  "为什么要选择苏严征?"

  她沉默。

  "为什么总是对姜婉不客气?"苏严礼自顾自分析道,"是因为你觉得我跟她之间不对劲,让你觉得受委屈了是吗?"

  傅清也偏开头说:"不重要。"

  "为什么不重要?"他道,"我一直觉得,你只是看不惯她,大小姐脾气。我帮她也是因为她确实不是那种强势的人。"

  "我难道就很强势吗?我骂你几句,不代表我强势啊。"傅清也垂眸说,"我很少骂人,真的是委屈坏了,才会动嘴的。但是没关系,因为我从你身上受的委屈也不止一次两次了。"

  苏严礼还想说什么,恰好却魏容回来了,傅清也于是往他身后躲,跟着他一块离开了。

  但是傅清也说的话,却让苏严礼整个情绪都低落下来,有种隐隐约约的难受。居然比知道她同意苏严征还让他受不了。

  傅清也回家的时候,最先听到的是傅国山的道歉。

  她的眼眶红了点,但是却没有说没关系,因为真的有关系,她很伤心。

  傅国山道:"清也,爸爸会给你一个交代,爸爸在这个世界上最爱的就是你,有的时候可能方式不太对,但是用错了方式,我也很自责。你是我的孩子,你是什么样的人物最清楚。是爸爸一时之间没弄清楚就随便做些你不愿意的事,对不起。"

  傅清也真的是一个只记好的姑娘,傅国山冤枉她的时候,她只掉了一会儿眼泪。可是他的道歉,却让她偷偷在被窝里哭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傅国山就带了礼物去了苏家。

  苏严征和苏母见到他很是热情,傅国山却显得疏离很多,只道:"苏太太,这亲事恐怕结不了了。"

  苏严征和苏母脸色猛地一变,前者料到什么。默不作声,反而是苏母问道:"傅总,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说不结就不结了?"

  傅国山冷声道:"不如问问你的好儿子,有多不要脸?"

  苏严礼倒是没有料到傅国山是上门说这些的,挑了挑眉,坐在一旁一边吃早饭,一边心不在焉的听着,像是在看戏一样。

  "婚事是我受了你们家骗,但是您家这种不顾我孩子名声。为达目的什么事都扯的出来的儿子,我们傅家可看不上这种卑鄙小人。"

  傅国山一点也不客气道。

  苏母忙道:"可是孩子怎么办?"

  苏严礼的动作就停下来了,额头上开始冒冷汗,这场闹剧他终于也成为了当事人。他从傅国山开口的一瞬间,就知道孩子绝对是他的。

  怪不得他那天看到她,就觉得她圆润了不少,原来是有孩子了。

  傅国山冷笑道:"苏太太,你还不明白我的意思么?孩子不是苏严征的。"

  苏严礼不知道怎么的,就想起了那一天,她回a市找自己,不停的告诉他,她有事情要说。

  傅清也或许就是想告诉他这件事情吧?

  可是他一整晚都没有回去,他还告诉她,他只出去一会儿。

  苏严礼不敢想,她是怎么从满心期待,等到第二天早上心灰意冷的离开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