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58章 会多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傅国山的话,让苏母愣在了原地,然后朝苏严征看去:"你傅叔说的是不是真的?清也的孩子……不是你的?"

  苏严征的沉默让苏母眼睛微红,劝道:"阿征,你快跟你傅叔解释解释肯定是误会了。"

  天知道她有多期待这个孩子的到来,苏母在这个孩子身上,放了无数的期许,她有点接受不了这样子的事。

  苏严征有些迟疑的道:"傅叔……"

  傅国山不留情面道:"你不要再找借口了,这么告诉你吧,清也从来没有去h市旅游过,我不过诈一诈你。魏容说清也怀上孩子的日期你在a市,跟你对不上。"

  苏严征扫了一眼旁边出于呆滞状态下的苏严礼,恳切道:"傅叔,我是真的喜欢清也,我想对她好,我一定会对她好的。"

  提起这个。傅国山就来气,他冷冷道:"别提喜欢,你不配。"

  又抬头看看苏母,此刻她眼底满是失落和悲哀,但这并不影响他开口,"清也一直闹腾着不想嫁给苏严征,我看在孩子的面子上勉强了她,我也不是个好父亲。所以我将功补过来了,我不是来跟你商量的,是来通知你们结果的。"

  傅国山可一点不想在苏家多留,才说完话,就抬脚往外走。苏严礼忙道:"我送您。"

  "不用。"傅国山现在又回到了拉黑整个傅家的状态,苏严礼他也不待见。

  但不受待见的那位却依旧跟了上去,也不在意傅国山的冷脸色。

  苏严礼此刻心事重重,恐怕在傅清也眼里,自己比苏严征好不到哪里去。回到别墅里,苏严征此刻跪在地上,苏母红着眼睛道:"是我从小没有管教好你。"

  苏母:"都是我的错,怎么生出你这么个儿子!人家不愿意嫁给你,你怎么能这么无耻的逼迫人家?我把你交成这样,这辈子恐怕得遭天谴。"

  "妈,你别这么说。"苏严征道,"是儿子错了。"

  "答应妈,你这辈子都别去骚扰人家了。"苏母苦涩道。"你但凡心里对我还有点情感,就放过清也吧。"

  苏严征双眼猩红,当然是一万个不愿意,他这次是激进了点,但不代表他心里没有傅清也,他也是真心的啊。

  苏母却不再看他一眼,转身上了楼。

  苏严礼也抬脚跟了上去,只是却听见身后的兄长道:"你高兴了?"

  他没有理会。

  事实上,苏严礼生不出半分高兴的情绪来,他这个孩子亲爹让傅清也那天等了自己一晚上,他不用去问,哪怕自己站在那个角度去设想,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可能没有什么好下场。

  苏母看着跟上来的儿子,好半天没有开口,只道:"你上来做什么?"

  "清也不是自愿的,你们为什么都要说她是自愿的?"他沉声质问。

  苏母张了张嘴。话没有说出来,就听见自家儿子道:"因为孩子?"

  "现在问这些有什么用?"苏母无力道。

  因为这句傅清也是自愿的,他甚至还生了她的气,害他难受了好几天。

  苏严礼想说,你们无意之中的一句话,却把我跟她推得越来越远,你们觉得不重要,却让他想见她一面越发艰难。

  但他什么都没有说。

  苏母道:"你觉得让阿征接手海外的事务怎么样?他反正……习惯了国外,就让他在国外待着吧。"

  苏严礼没意见,他巴不得他赶紧离开,外头的股份什么给他就是,而苏父却在股份一事上设了门槛,不愿意给苏严征那么多。

  "你看他现在的性子,能干好什么事?"这是苏父的理由。

  苏严征是一万个不愿意出国,他知道这是长辈拦着他不让他再见傅清也。

  本来他以为,什么事他自己拿定主意,没有人管的了他,而等到苏父狠心断了他所有的资金,冻结了他所有的卡,苏严征才知道走投无路是一种什么感觉。

  没有钱吃饭,人活不下去的。

  苏严征在下定决心离开的那天,瞒着所有人,偷偷摸摸去了一次傅家。

  傅家的大门他是进不去了,只能在门口大声喊她的名字,叫得那是一个撕心裂肺,很快把傅家人都吵醒了。

  傅清也就穿着睡衣,站在楼上往下看。在她出现的第一刻,他的目光就锁定了她,带了点痞气的笑,笑容中泛出一丝心酸:"他们都不让我喜欢你,但是我真的就是太喜欢,太喜欢太喜欢你了。"

  傅清也收起了窗帘。她不想再纠缠,所以最好一丝原谅的意图都不能表现出来。而且他这次的做法,她并不想原谅。

  "清也,对不起啊。"

  所有人都没有注意,他喊她从月牙变成了清也,自从知晓某个秘密以后,他就不再用月牙喊她了,月牙不是他的。

  傅清也抱膝埋头坐在沙发上,情绪没有一丝波动是不可能的,她总能想到当初的一些回忆,她慢慢想,慢慢想,外头苏严征的声音很快消失了。

  她起身去看时,已经没有了苏严征的身影。

  而傅国山和傅母彼此对视一眼,叹了口气。

  苏严征离开这座城市的时候,没有告诉任何人,拿走的只有挂着游戏账号的笔记本。

  几天后,终于有消息传出来,说苏家大儿子外派到国外管理业务去了。

  ……

  随着苏严征的离开,傅家人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有了另外一件烦心事。

  苏严征不是孩子爹,那孩子爹到底是谁?

  傅国山碍于父女关系才刚刚修复没多久,愣是不敢开口问,唯一能看见的,就是魏容每天都会上门来,耐心十足的倒像是一个亲爹似的。

  傅国山不知道,苏严礼天天也在傅家不远处徘徊呢。

  "今天他又来了。"魏容道。

  傅清也是在前天晚上撞上苏严礼的,彼时他就跟在她身后,她一开始以为自己是被什么人跟踪了,吓得拔腿就跑,这一跑不大小心,她整个人都摔倒在了地面上。

  等到男人手忙脚乱的扶她起来,又有些慌张的问她孩子怎么样,她才知道这个跟踪狂原来是苏严礼。

  "阿容,我听他那天那种担心的语气,他应该几乎可以肯定孩子是他的了。"傅清也捏捏腰上的肉,胖的确是胖了一点。

  魏容道:"你不承认,他能怎么样?"

  有了苏严征这一次,傅国山肯定没那么相信别人了。

  傅清也好看的眉毛都皱了起来,说:"要不然把孩子打了吧。有个孩子,我觉得挺麻烦。"

  "担心孩子生父的问题?"魏容道,"有我在,你担心什么?"

  傅清也迟疑道:"你对象怎么办?"

  男人犹豫了好一会儿,淡淡道:"我说过,我不相信爱情,友情显然是比爱情更加重要的存在。"

  她挺佩服他的,魏容的意思。差不多就是兄弟如手足,情人如衣服了。

  "有好长时间没有见到小蒋了,得约个时间见一面。"傅清也感慨道。

  ……

  蒋慧凡接到傅清也电话的时候,整个人兴高采烈的下了楼,然后她就看到了曲贺阳,以及还有几百年没有见过的苏严礼。

  讲实话,曲贺阳约她见面的次数倒是不少,但这突然之间多了一个苏严礼。倒是蛮奇怪。

  毕竟家里长辈告诉她,曲贺阳似乎有跟她联姻的意向,两个人这叫试着相处。

  但苏严礼那从上到下认真打量她的眼神,让她有些不寒而栗。

  他开着车,似乎有些漫不经心:"小蒋,你要出门?"

  "是啊。"她讪讪。

  "去见谁?"

  蒋慧凡抬头看看车顶,这主意果然是打到她身上来了。

  打她身上来有什么用,傅清也现在提都不提他了。倒也不是不爱美色,她看到小帅哥的视频还要发过来跟她分享分享呢。

  只不过,苏严礼对她来说半点吸引力都没有了。

  不香了。

  明明前段时间,偶尔还要讨论他的肉-体的,以及那儿尺啊存啊的问题,现在突然就变了。

  苏严礼琢磨了一会儿,道:"她想吃的,你要是嫌弃替她买麻烦了,可以转告我,我动手去买,再由你给她。"

  "那可不行。"蒋慧凡连忙摆摆手道,"她问我的事情我都是当场就回的,不跟你一样,可能一晚上没个人影,显然我的速度更快,效率更高。"

  苏严礼抿着唇,知道蒋慧凡这是埋汰他呢。这知根知底的程度显然是跟傅清也聊了不少。他以前是不把蒋慧凡放在眼里的,但是现在也不敢怎么得罪她。

  曲贺阳对蒋慧凡道:"看你今天这样子,是要跟傅小姐见面。"

  "是的。"她挺得意的说,"毕竟我能get到她的审美,估计她是看上什么猎物了,要我去把把关。"

  "猎物?"曲贺阳反问道。

  蒋慧凡轻轻朝苏严礼抬了抬下巴,这可不就是个猎物吗?

  苏严礼默默开车不说话,但手上的青筋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是一副心情好的模样。

  曲贺阳看出了蒋慧凡的火气。也就不再质问,只道:"既然你今天有约,恐怕不能跟我一起吃饭了。"

  "你等会儿把我放在前面那个路口就成。"蒋慧凡道。

  等到车子开到了,前面站着位肤白貌美大长腿,不是傅清也又是谁?

  蒋慧凡从车上下去,跟傅清也打了声招呼。

  傅清也是不认识曲贺阳的车的,也看不见后排的情况,只隐隐约约看得见驾驶座上有个人影。

  她向来喜欢跟蒋慧凡开玩笑的,这下也不例外,轻佻的吹了声口哨,道:"你驾驶座上是个帅哥么?"

  蒋慧凡:"……"

  "一起来玩呗。"傅清也道,"好久都没有新鲜血液了。"

  怀孕归怀孕,她的生活总要继续呀,气是被气到了,但她还是对爱情充满信心的。也觉得再遇上个让她怦然心动的也不难。

  遇到了,她这回就有经验了。身边绿茶多的她离远点。

  蒋慧凡轻轻咳了一声。

  里头的曲贺阳揶揄的看着苏严礼,男人这会儿脸色已经不太好看了,把车窗给放了下去,往外扫了一眼。

  当傅清也看到苏严礼着张脸时,兴致就消下去了几分。

  看腻了。

  "走吧走吧,咱们走。"她拉起蒋慧凡的手。

  苏严礼忍了又忍,才好脾气叮嘱道:"少喝酒,不要吃辣的。不要吃垃圾食品,饮料也少喝,渴了就喝点白开水。"

  傅清也觉得烦死了,本来她觉得还好的,她随口道:"你再管我,我就打了。"

  苏严礼果然闭嘴了。

  但表情看上去,一股子怒火,但不敢发作,不是忍让,真就是不敢。

  傅清也也是在苏严礼跟踪自己的那天晚上,发现孩子有这么好用的,简直是威胁他最好的手段。那会儿他非要跟她聊些未来,她就说"那我把孩子打了",然后他就什么都不说了。

  曲贺阳道:"要不要跟上去?"

  "怎么跟?"男人沉默了片刻,头疼。

  有了孩子,确实更加难搞。毕竟她用孩子能说出一手好威胁。

  但最终两个男人还是跟在了她们不远处,就在楼下,蒋慧凡倒是安稳,傅清也一个孕妇,蹦迪蹦的比谁都嗨。

  孩子都能被她甩出来。

  苏严礼的脸色很难看,他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孕妇,能这么不小心的。

  曲贺阳道:"你想要傅小姐安稳把孩子生下来,恐怕不是什么简单事。她看上去……也不适合当一个母亲。"

  说实话。傅清也长相少女感还是很足的,说她只有十八九岁也有人信,这样看上去,的确不是一个当妈的料。

  苏严礼在看到傅清也跟一个男人一起跳舞时,终于忍不住了,抬脚往楼下走去,可还没有走出几步远,手机就响了。

  是姜婉,她问他在哪。

  苏严礼随意报了个地址。

  "是这样的,我继父又来问我拿钱了,能不能借给我一笔钱?"姜婉有些有气无力的说,"我真的好累,他为什么就不愿意放过我。"

  "你自己小心。"苏严礼分神了片刻,再往楼下扫,傅清也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男人往楼下走的脚步加快了些,在人群里四处张望时,然后在一个角落里发现了她和蒋慧凡,两个人正在一个角落里跟一个中年大叔聊着什么,还挺热闹。

  酒吧里太吵了,他听不见她们在聊什么,姜婉那边的话也是依稀听不太清楚,他就听见一句:"我明天回来,你替我警告警告他成不成?"

  苏严礼道:"你父亲呢?"

  "我已经请人照顾了。"姜婉道,"他经常念叨你,说你怎么这么多天还不来看他。他说你会照顾人,说你对他很好。"

  苏严礼在平常,大概会回复一句过几天去看他。但他这边走不开,几天不监督傅清也,她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

  而且,他也不敢跟姜婉走得太近,那让傅清也等了一晚,已经让他被嘲很多次了。

  "你的父亲。当然你自己照看比较好。至于你继父要钱,把钱转过去给他就是了。"苏严礼倒是不觉得她有必要特地跑回来跑一趟。

  傅清也跟蒋慧凡听完大叔的话,只觉得三观颠覆。

  这位大叔是姜婉的继父,男人说她以生病为借口,从他这里借走了不少钱,现在他急着给儿子买房子结婚,钱却怎么样都要不回来了。

  上次上门要钱,反而被一个长得挺贵气的男人给警告了。

  傅清也无语道:"肯定是苏严礼。姜婉在他眼里大概有光环,她做什么他都觉得好。但姜婉说话吧,确实挺会的,反正男人听了都会觉得蛮舒服。"

  蒋慧凡道:"她看上苏严礼啦?"

  "苏晋告诉我苏严礼以前还喜欢过她呢。也是哈,毕竟贴心照顾的大姐姐,干的还是心理医生那一行,最会攻击人的心理防线了。"

  傅清也又说,"我倒也不觉得她怎么样。就是非得在我面前膈应我,这点比较让我生气。"

  她跟蒋慧凡离开的时候,没有注意到男人目光目送着她们。

  ……

  苏严礼最近住回了自己的别墅。

  一大早,他就听见了敲门声,等他下楼时,就看见了姜婉。

  "你怎么来了?"苏严礼皱眉道。

  "过来解决我继父的事情,我才了解到,我继父是为了给我同父异母的弟弟买房,才来问我要钱的。"姜婉道,"我可以进去坐坐吗?"

  苏严礼站着没动,他道:"我们之间虽然彼此都知道分寸,但是为了避免闲话,还是保持点距离比较好。"

  他哪里是害怕这些的人,苏严礼就是怕这些传着传着又传进傅清也的耳朵里。

  "里头有人?"姜婉笑道,"我把你当弟弟,相信别人也能理解的。而且我大你五岁,早过了对你有想法的年纪。我就是觉得有点累了,你请我进去坐坐还有人说闲话么?"

  苏严礼是觉得不请人进去坐一坐挺没有良心的,毕竟当初那么多医生放弃他,只有她还坚持。

  但傅清也真的太难搞了。

  苏严礼如实道:"别人我不在乎他们怎么看,但我怕清也又多想。"

  姜婉的笑容浅下来:"我让她不高兴了吗?"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