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59章 没她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姜婉穿着高跟鞋,站得久了,整个人有点站不住,却没有开口再提要进屋的事,只道:"我觉得我得跟清也谈谈,不然她这天天误会,我们以后见面都不合适了。"

  男人扫了眼她的腿,犹豫了一会儿,抬起头道:"连我都见不到她的人,你还是别去见她的好。"

  何况,傅清也肚子里面有孩子,又不太待见姜婉,他怕见面气出问题。

  "你们这吵架,要吵到什么时候才和好?"姜婉说,"天天吵架很疲倦吧?我怕你身体吃不消。"

  又体贴的说,"我看我还是不要打扰你了。那我回去了,你们好好聊,反正我回来也是来处理继父的事情的,不打紧。"

  苏严礼道:"你继父的事,到时候可以联系苏晋处理。"

  姜婉点点头,这就打算走了,刚走几步,一辆车子从远处开来。

  车子刹在了她的面前。

  姜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很快就往边上走了。

  坐在车里的曲如岁盯着她看了片刻,突然笑了笑,摇了摇头,原本苏严礼选择傅清也,起码那个她长得好看,如今这位看上去五官并不出众,甚至给人感觉也不年轻了,她就有些搞不懂了。

  输给傅清也,她还算服气。

  但这位,着实让人有些不是滋味。

  "你认识?"驾驶座上的男人问道。

  "不认识。"只不过她知道眼前这栋是苏严礼的房子而已。

  男人重新发动车子。

  曲如岁看看身边的男人,这是她的新相亲对象,这个男人也是个厉害人物,只不过年纪大了点,曲如岁觉得跟他相处也挺自在。

  至于苏严礼,过去了那就过去了,有缘无分呗。

  ……

  曲如岁这前脚才看见姜婉。后脚就看见傅清也了。

  她明显的感觉到她圆润了一点,不过看上去倒是富有青春活力了许多。

  按照往常,她跟傅清也之间是没有什么好说的。但现在两个人都算是跟苏严礼有过纠缠且都失败的女人,难免有些心心相惜起来。

  傅清也看见曲如岁朝自己走过来,并不热情。

  "傅小姐这段时间过得不错。"

  傅清也看着舞台上的京剧表演,敷衍道:"还凑活。"

  蒋慧凡对曲如岁道:"看戏呢大声喧哗做什么?"

  她跟曲如岁见面的次数倒是不少,曲贺阳时不时带她回去吃个饭,走动也不少,但这不代表她跟曲如岁的关系就好了。

  曲如岁也不生气,在傅清也身边坐下来:"这戏班子我还以为只有老人喜欢,你也喜欢?"

  "还行。"主要是她肚子里这个小娃娃太影响她了,傅清也蹦个迪,起床就腰疼,还是这种娱乐休闲的活动比较适合她。

  "我今天路过苏严礼门口,看到一个女人从他家门口走开,你认不认识?"曲如岁道。

  傅清也猜也不用猜。就知道那是姜婉。这女人是恨不得时时刻刻都粘着他,每讲一句话,那都是为了得到他的夸赞。

  "他老婆吧。"傅清也随口道,"救过他的命的,他恨不得对人家掏心掏肺,挺疼那女人的。"

  "看来你在她身上受过气。"

  傅清也顿了顿,扫了她一眼。

  曲如岁赶紧补充道:"我这可没有看你笑话,我都定下其他人家了,没必要再来为难你。"

  "你也知道你为难过我啊。"傅清也风凉道。

  曲如岁笑了笑:"谁叫你让我感觉到了压力呢?毕竟哪个男人第一眼的视线,都会率先放在你身上,我只是把你当成了最强竞争对手而已。"

  傅清也挺奇怪的,为什么女人在男人的问题上非要这么争破头,好好跟她商量不行么,她又没觉得离开哪个男人活不了,好好商量她主动放弃都行。

  台上的京剧她是看不进去了,伸手往后够不够蒋慧凡,还没来得及站起来,就看见苏严礼走了进来。

  傅清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本来身边一个曲如岁就够扫兴的了,再来一个苏严礼,她一个头两个大。

  男人跟曲如岁点头示意了一下,就坐在了她的身边。

  傅清也唰的一下,就从椅子上站起来了。

  她说:"小蒋,咱们还是去看电影吧。"

  蒋慧凡一边站起来,一边笑着跟苏严礼道:"苏总不用在家陪着姜婉小姐啊?"

  苏严礼道:"她并没有在我那。"

  "哦,那苏总不用去酒店陪姜小姐?"

  苏严礼心里不满意蒋慧凡的挑事,却也没有说什么,只看着傅清也道:"要走了?"

  她连理都没理,就直接往外走,蒋慧凡赶紧跟了出去。

  苏严礼下意识的就想抬脚跟出去,却被曲如岁给喊住了。

  "阿礼,你女朋友怎么没有一起出来?是哪家姑娘?"

  苏严礼差不多知道蒋慧凡为什么会说那些话了。表情不太好看:"谁说那是我女朋友?"

  曲如岁怔了怔,笑容里有些尴尬道:"我看她一大早就去你家,还以为那是你女朋友。毕竟再好的朋友,也不会一大早往异性身边跑,毕竟那是最容易冲动的时间段。"

  "那只是我的一个家人。"苏严礼沉默了片刻,道。

  曲如岁看他一个劲儿的往外头看,明白了。原来还是在傅清也身边折腾啊,她有些酸,但很快又释然,她都有新对象了,还在意这些做什么?

  她好心提醒道:"傅小姐这人我也相处过,挺大度的,但是讨厌主动给她找气受的。你要是想把她追回来,你跟那个女人最好保持点距离。"

  "我的事用不着你操心。"苏严礼淡淡道。

  得。

  曲如岁笑着没说话。

  不听劝以后就不要后悔,她这么不计前嫌的好心给他意见,他不听就算了。再喜欢有什么用?不把身边人摆平干净,没有一个女人会放心下来的。

  ……

  苏严礼从剧场离开以后,就一直跟在傅清也和蒋慧凡的那辆车身后。

  蒋慧凡车子开的稳,傅清也就懒洋洋的靠在副驾驶座上闭目养神。

  "我这辈子就是伺候你的命。"蒋慧凡感慨道。

  "得了,咱俩一起以前开车到底谁多?"傅清也睁开眼睛扫她一眼,道,"你爸真打算把你嫁给曲贺阳?"

  蒋慧凡是那种典型的高挑美女,跟曲贺阳站在一起倒是登对,只不过傅清也有私心,不想她嫁给自己的对家,怕影响彼此的感情。

  "嫁谁都一样,反正我生下来,就是为家族利益牺牲的。"蒋慧凡倒是无所谓,反正她很早之前就做好准备了,并且怕伤心,她索性连恋爱也不谈了,何况曲贺阳对她也还成。

  傅清也讪讪道:"这一嫁,就嫁了个来给我搞事的。"

  "那我争取争取把他勾引下来,打其他人主意去。"蒋慧凡认真道。

  傅清也说:"行,你让他把姜婉给咔擦了,发配边疆。我给你包个大红包。"

  "好家伙,直接让我守活寡这是。"蒋慧凡乐了,"你是打算一箭双雕,把曲贺阳也给端了吧?"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聊的开心,直到在一个红灯路口。傅清也在身后看见了苏严礼的车,状态才变了变,小声说了一句"阴魂不散"。

  苏严礼接了个电话,姜婉那边说继父动手了,他皱眉问了个地址。

  "在我家。"姜婉带着哭腔说。

  苏严礼转了方向盘。

  蒋慧凡看着他离开的车子,道:"这会儿你是自作多情了,人家可不是跟着你的,指不定找他的姜婉姐姐去了。那女人嘴巴会说。几句话就能把男人给哄走。"

  "去吧去吧,我巴不得他们赶紧在一块。"傅清也道。

  但两个人在电影院也没有看多久的电影,蒋慧凡的手机就响了。

  昨天她们在酒吧里遇到了姜婉继父,老男人挺和蔼的,因为身体不好没有办法在工地干活了,就来酒吧当了个服务员,跟她们聊了点姜婉的事。

  傅清也觉得他不容易,她很尊重劳动人民。所以给他留了电话,说有需要可以帮忙,但是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打电话过来了。

  蒋慧凡挂了电话,就跟傅清也说:"别看电影了,出事了。"

  两个人是慌慌张张赶到姜婉继父说的场合的。

  傅清也一出电梯,就看见男人坐在地上,站不起来,腿受伤了。

  那副样子真的太辛酸了,他儿子还等着他帮忙买房,他也是家庭收入的重要来源之一,这一出事,不晓得要给他家庭带来多少压力。

  "叔叔。"

  男人道:"傅小姐,真是麻烦你了,可是我不敢让我儿子知道,他压力很大的,买不起房,他女朋友就不愿意跟他。要是他和我老婆知道我出事,肯定又得担心。我联系你,就是想知道,你能不能送我去趟医院。"

  蒋慧凡已经转身过去联系救护车了。

  傅清也道:"她对你动手的么?"

  "她用东西打了我一下,我当时就走不动路了。后来上来了那天的男人,他以为我要对阿婉动手,就推了我一把。"

  傅清也心疼死了,这可是一个家庭的支柱啊。

  她也很生气。气死了的那种,她今天一定要替这位叔叔讨回个公道的。

  傅清也冷着脸去敲门,中年男人赶紧阻止了她,好声劝道:"傅小姐,我没事,你送我去医院就可以。你一个女孩子家的,不要受伤。"

  她敲门敲得更加厉害了,最后直接拿脚踹了门一脚。

  下一刻。有人出来开门。

  苏严礼以为是姜婉的继父,手上的棍-子差点就要落下,看清楚来人时,脸色变了变,手上的动作还好眼疾手快的收住了。

  "怎么,现在巴不得也想把我打死算了吗?"傅清也凉凉的看着她。

  "你怎么来了?"苏严礼看了看扶着男人的蒋慧凡,皱眉。

  傅清也根本不想理他,直接对姜婉道:"你同父异母的弟弟都要买房子了,你还不打算把钱还你继父?人家赚点钱不容易,但你骗钱简单啊,你朝苏严礼招招手,他还不是大把大把塞钱给你?"

  姜婉道:"清也,我没有开口问阿礼要过一分钱,我最多就是问他借过钱而已。"

  "我管你有没有问他要,你继父这把年纪了,你下这手好意思么?"傅清也说。"你当然好意思,你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连小你五岁的男人都想勾引,我想不出什么你干不出来的事。"

  她抬抬下巴,冷淡极了:"我也不想跟你废话那么多,你还钱就是了。"

  苏严礼想插话,傅清也回头扫他一眼警告道:"你闭嘴。"

  男人脸色难看,忍了又忍。把话给憋了回去。

  姜婉说:"清也,你听的不过就是我继父的一面之词,你为什么就不愿意听听我说呢?是,我是问他借过一笔钱,但是已经还他了。现在我弟弟要结婚,他非要我帮忙出点。"

  傅清也笑了笑:"叔叔不比你可信多了?你在我面前还装什么?我都把话说得这么明白了,说明我已经肯定了。"

  "清也,你体谅一下姐姐我。"姜婉红了眼睛,"我亲生父亲还在医院里躺着呢,如果不是阿礼,不是他代替我照顾,我还不知道要怎么办。"

  傅清也回头看苏严礼笑:"你还真有心啊,特地去照顾人家父亲呢?你看得明白你自己的心吗?我开导开导你,你喜欢她,你绝对喜欢她。"

  苏严礼隐忍道:"现在是解决她继父的事,你别在这里瞎说行不行?我心里怎么想的我明白。"

  "你想说什么。你喜欢我么?"傅清也觉得好笑极了,"你喜欢我我爸住院的时候你都没来看一眼,她爸生病了你就跑去照顾,是你自己看不清你自己的心吧?"

  "你别闹了行不行?"苏严礼示好的想上来握她的手,却被她给避开了,他僵了僵,有些烦躁,却只道歉说。"傅叔的事情是我处理得不好,但是放到现在我绝对不会做出那样子的决定,何况傅叔也不缺人照顾。"

  姜婉帮忙道,"清也,我是一个人忙不过来,阿礼这才帮忙的。"

  "无所谓了,现在重点是要你还钱。"傅清也转头问她继父她欠了多少钱,继父说三十万。

  蒋慧凡在外头冷冷道:"听到没有?三十万。"

  姜婉一副委屈到不能再委屈的样子,她长得只算中规中矩,但是却蛮遭人心疼的。

  苏严礼不敢帮她说话,只道:"你起码要把事情搞清楚来。"

  傅清也看姜婉一言不发只管往苏严礼身后躲的样子,格外来气,她想起她继父的可怜样子,抬了抬手。

  其实她也不是想打她,就是想吓唬吓唬人。但苏严礼却伸手阻拦了她。

  男人是不能参和女人之间的事情的。

  参和了,那就不是一般的腥风血雨了。

  于是傅清也这手就直接出乎意料的往他脸上送去。

  那可真是清脆的一声。

  在场的人,包括姜婉,脸色都变了。

  "阿礼,你疼不疼?"姜婉满眼心疼。

  苏严礼只眉心拧了一下,倒是不在意她动手,反正疼也不是很疼,也不是第一次了。

  他只是说:"清也,你问问题,不应该动手的。"

  "还不是料到了你会替她?"傅清也似笑非笑道,"既然你那么为她考虑,那麻烦这三十万你也替她还了吧。等会儿我让人把账号发你,你把钱汇过去。反正我只要看到钱到位了,那我就不计较姜婉了。"

  苏严礼站着没动。

  "如果不是姜婉的错,我不会给钱的,谁赚钱都不容易,没有一个人的钱是大风刮来的。"苏严礼道。

  傅清也盯着他看了一会儿。

  没有人知道她在打量什么。

  过了片刻,她轻飘飘的说:"赚钱不容易。你借给姜婉的钱,会要她还吗?"

  还没有等他说话,她率先开口道:"你不会的,你只会直接送给她。所以别说什么你赚钱不容易了,前几年我还天真那会儿,你从傅家赚到的黑心钱还少么?"

  恰好这时候救护车来了,傅清也也就直接走了出去,她蹲在地面上。也不嫌脏,笑呵呵的安抚老人家。

  反正就算钱要不回来,她自己也会出的。

  "叔叔,我扶你站起来。"

  可她扶一个大男人到底是有些吃力,过了片刻,苏严礼到底还是主动上前,把人送上了救护车,一同跟着去了医院。

  姜婉继父就是有点扭着了。

  傅清也给他拿药。出去时看见苏严礼,没什么情绪的说:"医药费你有责任,记得赚钱。"

  男人复杂的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没有拒绝:"好。"

  "这么丢下姜婉,你说她会不会生气?"她揶揄道。

  苏严礼说:"我觉得你生气了。"

  傅清也没有说话,蒋慧凡从病房出来,路过他的时候,也没有跟他打招呼。

  再等到她们回到病房,苏严礼给姜婉继父买了水,然后又递给傅清也一瓶,道:"你不要东跑西跑,太累了,你要做什么,安排我去就行。"

  傅清也没有接,她说:"我把话跟你挑明了吧,我不是针对姜婉,我就是讨厌她,你跟她有牵扯,下次就别见面了,怪恶心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