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60章 有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苏严礼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听见傅清也继续说:"又要说我无理取闹是不是?没办法,我就是这样的人,我想说的都说了,反正别见面了呗。"

  蒋慧凡站在她身前不吭声,可当苏严礼抬脚想走到傅清也身边时,她就会挺身而出,挡在他面前。任凭他用眼神怎么警告,她就是无动于衷。

  苏严礼不由得冷声道:"你这是要干预我们小两口的事情?"

  蒋慧凡说:"苏总,不是有一个孩子,就叫小俩口的。"

  "你觉得因为孩子,我们之间就算有牵扯了么?"傅清也耸耸肩,满不在意的说,"我说我想打了,是真的。我妈说流产伤身体,但生孩子同样伤身体,一样的。"

  苏严礼尽量哄道:"你别说气话行不行?有什么事咱们可以好好说。"

  可是傅清也凭什么那么听话?他算老几呀?

  她扯了扯嘴角:"我现在见到你都怪反胃的,你还要让我跟你聊天?我这可都是实打实的心里话,半点气话都没有。"

  傅清也说完话,又转头安慰了姜婉继父一会儿。"叔叔,房子的首付你不要担心,也别伤没好就出去工作了,我有钱,我会给你出。"

  "那怎么好意思?"对方实在不能接受。

  "就当我借给您的,您到时候让您儿子分期还给我就好。"傅清也说,"当然,那笔钱我会替你要回来的。"

  姜婉继父恨不得下床感谢,却被傅清也给拒绝了,"您受着伤呢,别这么客气。您好好休息,我就回去了。"

  中年男人看了看在一旁插不上话的苏严礼,本来他以为他跟自家继女是一对,毕竟维护的程度他是瞧在眼里的,可他怎么样都没有想到,才刚认识的傅小姐跟他也有渊源。

  而且,还有孩子。

  他有些羞愧的说:"傅小姐,是我没有教育好孩子,才让她做出了破坏你家庭的事……"

  苏严礼斥道:"你胡说什么?"

  傅清也说,"叔叔你误会了,我哪里来的家庭。他要跟姜婉一起,那是合法的。"

  而她顶多算是"玩男人"失格而已。

  苏严礼看着她离开,有些头疼,最后冷冷的扫了姜婉继父一眼。

  而傅清也那边,跟蒋慧凡也很快分道扬镳了。

  她回傅家躺着去了。

  蒋慧凡独自开车回去时,却看见住处外站着两个男人,一个男人是费城,另外一个,她觉得有些像魏容,但隔的太开了。这又让她有些不确定。

  等到她停好车回来的时候,就只有费城一个人站着,坐在行李箱上,玩着手机。

  看见蒋慧凡过去的时候,他弯着眼角喊了一句"姐姐好"。

  蒋慧凡看着他的行李箱道:"你这是干什么?"

  他俩自从上次的意外以后,就好长时间没有见过面了,她还以为他纯洁的心灵受不得玷-污,从此不敢再来见她了。

  但她也没有在单媛媛身边看到过她,她又觉得自己的牺牲没有白费,起码她把他在歪路上给拉回来了。

  费城垂眸看着她:"我打算来你这儿住一段时间,可以吗?"

  "不行。"蒋慧凡想也没想就给拒绝了,这要是被别人看见了,还得了。

  "我没有地方去了。"费城有些失望的说,"我的钱被骗完了,可是我谁也不认识,就只跟你最亲。你难道也不管我吗?"

  这句"跟你最亲",真是把蒋慧凡给吓一跳。

  她这个人平时最吃不消别人对她示弱了,而且自己确实也挺对不起他的,一时半会儿拒绝的话也就说不出口了。

  两个人对视的几秒钟内,她率先败下阵来。

  费城提着在次卧犹豫了一会儿。才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我不能跟你睡么?"

  "上次是意外。"蒋慧凡有些难以启齿,道,"只有夫妻才可以一起睡。"

  男人沉默了片刻,道歉说:"对不起,我只是想讨好你,你上次很开心,我以为你应该喜欢抱着我睡。"

  蒋慧凡:"……"

  她有这么生猛?

  再提那天的事,她真的要炸了。蒋慧凡连忙把他推进次卧,叮嘱道:"你要睡在我这儿,我可以收留你一段时间。但是我希望你要遵守我这里的规矩,懂了吗?"

  费城点点头。

  蒋慧凡其实有些担心,曲贺阳经常来找她的。但事实证明,越是怕什么,什么来得越快。

  当天晚上,她跟傅清也通完电话,曲贺阳的电话就打了进来:"两分钟后我到你家楼下。"

  蒋慧凡心真的凉了,她跟曲贺阳的确还不算有什么,但也不意味着她可以在家里藏个男人。

  "快,你给我去房间里躲着,不管听见什么声音,也别给我往外看。"蒋慧凡把在沙发上看电视的费城给提溜起来,锁进了房间里,又郑重其事的说,"你要是不听话,我会赶你走。"

  "我会听话的。"费城干巴巴道。

  两分钟后,曲贺阳出现在她家,蒋慧凡在他进来的一刻心跳极快,她不过就是好心帮帮人家忙而已,搞得她像是干了什么不正经的事情一样。

  "走吧走吧,我饿死了,赶紧出门吃饭。"蒋慧凡主动拉住他往外走。

  这还是两个人第一次牵手。

  曲贺阳的视线在她身上扫了眼,"嗯"了一声。

  不苟言笑的老男人啊。

  蒋慧凡用很快的速度把他带到门口,男人回头扫了一眼,顿了顿,然后不动声色的看着她把家门锁上。

  这一天,她觉得他似乎有些沉默过了头。

  一直到他停下车子,她跟往常一样先下车,男人却反拉住她的手,朝她凑过来。

  一股子成功男人的香水味。

  蒋慧凡眼睁睁看见他挑起自己的下巴,目光微沉:"我一直觉得。我该等到你不那么害怕的时候。你呢,怎么想我的?"

  "你……很好。"

  男人严肃的脸上难得露出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来:"看来我不够好。"

  "啊?"

  "今天你家里的衣服谁的?"他补充道,"男人的衣服。"

  竟然还是被给发现了。

  蒋慧凡还是不太敢骗他,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跟他讲明白了,又补充道:"那个小男生叫费城,他太单纯了,被一个女人骗了钱,我跟他认识,他只好求我收留他一段时间。"

  曲贺阳若有所思。

  蒋慧凡本来以为,他就是带自己出来吃个寻常饭,没想到直接是带她来参加聚会来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她因为傅清也的关系太讨厌苏严礼了,她居然一眼就看见他了。

  男人也盯着她看,又往她身后扫,显然是想看看有没有人跟她一起来。

  挑明了说,就是想看看傅清也不在。

  曲贺阳带着她走了过去,她没有跟苏严礼打招呼,只是突然灵光一闪,借着费城的事跟曲贺阳指桑骂槐道:"那个费城也就是自己傻,自己非要觉得女人对他好呗,否则哪个女人有那个善心天天对他那么好啊,这种多半都是因为钱。有些男人傻,还非觉得自己没做错什么,所以妻离子散了也是活该。"

  她一边说,一边偷偷去看苏严礼,然后看见男人不易察觉的拧了一下眉心。

  这就还是听清楚了。

  蒋慧凡又乐呵呵道:"苏总你放心,没在说你,毕竟姜小姐对你掏心掏肺的好呢。"

  她这话才说完,就看见姜婉出现了。

  蒋慧凡挑挑眉,如果不是苏严礼带她来的,以姜婉这身份,可融入不了这贵族圈子。毕竟大家都现实的很,谁愿意跟一点都帮不了自己的人做朋友。

  姜婉笑着走过来,像是特地为了避嫌一样,看着苏严礼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最后挑了一个离他远远的位置。

  蒋慧凡白眼都快翻上天了,又没有人不让她往苏严礼边上坐,露出这么一副委屈求全的样子做什么?

  姜婉很快主动跟大家攀谈起来,她穿得裙子短,一副不自然的模样,伸手去拉了无数次裙子,这也就把男人的视线吸引了过去。

  然后苏严礼皱着眉很快把自己的西装外套递给来她,想让她盖上。

  "谢谢。"姜婉眼看着伸手上去接了。

  蒋慧凡冷笑了一声,这一声,让苏严礼的手迟疑了一会儿,然后把衣服收了回去,然后叫了服务员,让人给个毯子。

  姜婉的表情有片刻的不自然,但很快恢复过来,笑着跟服务员道了谢。

  蒋慧凡真的太瞧不上这种女人了,明明就是有想法。非要装出一副出淤泥而不染的样子,让人倒尽胃口。

  姜婉很快拉开包找纸巾。

  蒋慧凡本来看一眼就不打算看了,可是余光收回去的时候,却愣住了。

  她居然在姜婉的包里看见了一直百达翡丽手表,这表怎么着也得在百万左右吧?

  蒋慧凡几乎是眼疾手快的打开了摄像机,拍照可能不清楚,她干脆录下来,到时候截图就是了。

  一个有百万手表的人,还需要借钱么,而且一个医生。她那个前未婚夫还算不错,但也不是这种能买得起百万手表的人,那手表的钱是哪里来的?

  这也算是她拿了继父钱的间接证据了。

  蒋慧凡几乎是立刻坐不住了,这种好事情,她当然要去跟傅清也分享呀。

  她跟曲贺阳说了自己要走的事,男人把车钥匙递给她:"你开我的车子走。"

  蒋慧凡也不推脱,立刻起身离开了,只不过把车子开到门口时,却看见苏严礼在路上站着,正好在路中间。

  "苏总有什么事?"她没好气道。

  男人把手上的东西递给她。那是一大堆零食,应该是孕妇可以吃的,"麻烦把这些递给她。"

  "我们清也可不差你这点吃的。"

  "这些事我特地托人定制的,很健康。她嘴巴闲不下来,不吃饭爱吃零食,吃这些我放心。"苏严礼沉默了片刻,道:"你跟她说,我知道她气什么,以后我会有分寸。"

  蒋慧凡笑了笑,"苏总。"

  苏严礼神色冷清的看着她。

  "你并不知道她想要什么,而且说真的,你俩就是不合适。单独光看长相,你们绝配顶配,可是一开口,你们一点cp感都没有。"

  蒋慧凡认真的补充说,"我从很小时候,就觉得她得找那种万事顺着她的男人,不然她就容易吃亏。我觉得你挺固执的,你是那种什么都如她愿的人。"

  ……

  傅清也看见蒋慧凡的时候,正好吃了大半个西瓜。

  女人来势汹汹火急火燎,她都怔了一下。

  "来给你看点有意思的东西。"蒋慧凡把视频放给她看。

  "这表都是老款式了,不咋好看呀。"傅清也客观评价道。

  蒋慧凡:"说是姜婉的,你敢信么?"

  傅清也难以置信到:"她不是穷到连她爸医药费都还不起了,有钱买百达翡丽?"

  "一部分是她继父的首付。"

  挺聪明的,买了表不会贬值,银行账户上还一分钱没有。

  傅清也这就来劲了,"咱们给姜婉继父请律师吧,真的我都替叔叔太不值得了,她不吃点苦我实在看不下去。不过我就担心,苏严礼还护着她。"

  毕竟苏家可是养着最精英的律师团队。真要打官司,证据再充足,那也不一定打的过啊。

  蒋慧凡想起离开前自己和苏严礼说话时,突然跟上来的姜婉,也觉得这是个顾虑。

  与此同时,苏严礼那边,姜婉跟在他身后。

  两个人一起等到司机上车时,姜婉本来是要跟着他一起坐在后面的,可男人却道:"我想躺一会儿,你坐副驾驶吧。"

  "行。"

  今天车上分外安静。苏严礼头一次觉得姜婉让他头疼,但傅家的那个,更加有本事,电话不接,平常见到他就跟见了鬼似的,今天这样子的场合,按道理来说她喜欢凑这种热闹的,可是她却没有来。

  "阿礼,我今天不是特地来找你的,我是到了门口,听到苏晋说你在这边,就报了你的名字进去了,这没有什么关系吧?"姜婉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苏严礼皱了皱眉,"嗯"了一声。

  等到到了她家门口,姜婉又偏头问他要不要上去坐坐。

  "姜婉姐,上次我就说过,我们之间应该保持点距离。"苏严礼琢磨了一会儿,虽然有些不忍心,但终归是要做出取舍来,"要是没什么事。你就别来找我,我挺忙的。"

  "她说了什么?"姜婉眼神复杂道。

  苏严礼道:"有你没她,有她没你,差不多这个意思。"

  姜婉眼神泛红,却勉强笑道:"是我做错什么了么?"

  "不是你的错,但是我受不了她闹腾,我除了妥协,没有其他办法。"

  姜婉道:"那干脆以后一辈子都不要见面好了。"

  苏严礼却没有按照她料想当中的一样,过来哄她。她咬咬唇,推开车门下去。站着好一会儿没动,到底是回头了:"阿礼。"

  她笑着说:"我希望你幸福,你做什么决定都没有关系,只要你日子过得好。"

  苏严礼没有说话。

  但他能猜到,姜婉回去或许哭了。

  ……

  傅清也找律师的效率,那叫一个快。

  对方是傅家的老朋友了,听她说要帮忙,很乐意的抽出时间来。

  傅清也跟蒋慧凡到医院的时候,姜婉继父看上去好得差不多了,看到她们连忙道谢,又说:"昨天我收到一笔钱,这里几十万再加上家里还有点存款,首付差不多够了。"

  傅清也问了下来款账号,很容易判断出来,这是苏严礼的卡。

  想不到他果然替姜婉还了。

  可傅清也依旧觉得官司要打,毕竟姜婉的钱是姜婉的,苏严礼代替还可没有什么用。而且苏严礼的意思,显然是懒得闹了,干脆给钱,并没有相信姜婉真的欠了继父钱。

  她找律师的速度很快。律师把律师函送到姜婉手上的速度也非常快。

  姜婉看到律师函的时候脸色都变了,她本来打算联系苏严礼的,转念一想,打给了苏晋。

  男人记得苏严礼告诉过自己,姜婉找自己的事情能帮则帮,安慰道:"你别慌,我们这边的律师相当专业,很少有输的时候……你真的拿了你继父的钱?"

  姜婉有些无奈道:"当初是借了一部分,远没有我继父说的那么多。"

  苏晋又安慰了她两句,就给她联系律师了。只不过几天后,他给姜婉打电话,语气复杂道:"你确定你只问你继父借了一点?"

  "是啊,怎么了?"她有点手足无措。

  "我们这边的调查结果,你前前后后借了快四十万。"

  姜婉有些不太相信,"她们动手脚了吧,我真没有借这么多钱。"

  确实也不无可能,话可不能乱说,也是得看证据的。苏晋只好又吩咐人下去调查一遍。

  傅清也的律师上门找傅清也的时候,直叹气:"你这要我来帮忙打官司,怎么没告诉我是苏家那些?我这招牌,恐怕得毁咯。"

  她这才知道,苏严礼还真把自家那精英部队给贡献了出来。苏家大公司,每天都会有不少的纷争,居然能放下自家事情来帮姜婉,傅清也心情挺复杂。

  "你看有几分胜算?"她问。

  "我尽力而为吧,不过要是输了,你也别怪我。"

  傅清也当然不会怪他。

  苏严礼是在很后面才知道官司的事情的,苏晋没想到他的眼神会这么冷,一时之间有些语塞。

  是他叫他什么事都帮姜婉的啊。

  苏严礼没想这么跟傅清也对上,这无疑于挑衅她,是把战火挑起来的意思,他再相信姜婉,也不可能去得罪傅清也这活阎王。

  他也是恨不得跪地求饶了,这段时间真的已经让他心力憔悴。

  出了这件事,他肯定得找傅清也解释清楚来,苏家的精英是绝对不能上战场的。

  苏严礼联系不到傅清也,只能委托曲贺阳帮忙。

  男人道:"我帮了你,就是得罪了慧凡,显然我现在并没有得罪她的打算。"

  苏严礼反问道:"你什么时候有这种觉悟了?"

  曲贺阳话是这么说,但该帮忙的那肯定是要帮忙的,毕竟两个人是同一条船上的人,朋友就该有朋友的觉悟。

  很快他就旁敲侧击到了傅清也周末的行程,并告诉了苏严礼。

  "你跟蒋慧凡说一声,我没有跟清也打官司的打算。"

  曲贺阳笑而不语。

  苏严礼自然是二话不说,就把苏晋安排好的人给劝退了,姜婉没想到事情会这样,也顾不上苏严礼告诉自己要少见面的事了,决定去找他。

  彼时苏严礼正好碰上傅清也。

  他把人堵在大门口,捏着她软软的手臂。然后用最软的语气说:"那是苏晋做的决定,不是我的意思。"

  到这时候了,不服软可不行。

  只是他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呢,姜婉的声音就传了过来:"阿礼。"

  她气喘吁吁的走到他面前,看到傅清也时目光闪了闪,然后对苏严礼道:"我日子也很难过了,你这就不管我的死活了么?我没有钱请人给我打官司啊。"

  苏严礼心里有几分歉意,看着傅清也却迟迟没有开口,最后说了一句:"姜婉,苏氏的律师。是留着解决公司纠纷的,我没有资格擅自做主,那样会对不起公司股东。"

  "姜小姐怎么会没有钱打官司呢?"傅清也讽刺的抬了抬嘴角。

  "清也,你为什么不肯对我宽容点?我可以发誓,我从来没有一刻要跟你抢过阿礼,你为什么总是把我当成假想敌?"

  傅清也摇摇头:"姜小姐,是你把我当成假想敌了,我这一切不过都是在说实话。你有钱的,不然你怎么会有一只百达翡丽?"

  姜婉脸色微变:"我哪来的这么贵的手表?"

  傅清也却不说话了,她看着苏严礼道:"你不跟我打官司。是相信她清者自清,找其他律师恐怕也能证明她的清白。"

  傅清也弯弯眼角:"我说她真的有百达翡丽,还有孩子不是你的,你信哪个?"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