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61章 我说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傅清也就是随口这么一调侃,反正官司肯定还得打,替姜婉继父讨的公道还会讨,她无非就是想让苏严礼别在跟着自己了,所以她并没有打算得到什么答案,转身打算走了。

  "你们自便,我的朋友们在等我。"

  苏严礼好不容易才见到的人,哪螚让她就这么走了,正要抬脚追上去,却被姜婉给拉住了。

  "阿礼,清也怀孕了?"

  男人蹙眉回头看了她一眼,只见她整张脸上都写满了难以置信,正惊讶的看着他。

  苏严礼这会儿正想去追傅清也,被姜婉一搅和,情绪并不好,的"嗯"了一声,他抽回了被她拉住的那只手,再回头去看傅清也消失的方向时,一堆来来往往的人挡住了视线,早就已经看不见她的身影了。

  "你们……"姜婉的眼神有些复杂。"孩子是因为意外才有的?"

  "不是,是我想要才有的。"苏严礼一边说,一边往前台的方向走,姜婉跟在他身后,听见他在问傅清也的包厢号。

  "不好意思苏总,这个不太方便透露。"前台道。

  "那一起跟来的有谁?"

  前台大概说了几个人,苏严礼道了谢。

  姜婉道:"阿礼,我们去旁边坐会儿吧。"

  男人没有理会她。

  "阿礼?"

  苏严礼看了看姜婉,她正小心翼翼的看着他,他平复了会儿心情,他跟傅清也之间的事,的确不应该迁怒到她身上。

  "你真没有百达翡丽的手表?"他开口问。

  姜婉脸色微变,背在身后的手指绞在一起:"你是选择相信她了么?"

  苏严礼道:"我只是不觉得她会用孩子来开玩笑。"

  他的这句话,让姜婉心里有点不舒服,她相信如果没有傅清也,苏严礼绝对会相信她的。所以哪怕刚才傅清也提起手表的事,她也不是很担心。可是她居然有孩子了。

  姜婉并不觉得傅清也对她能构成什么威胁,毕竟她当初在他阴暗那段时光的陪伴,是什么都比不了的。他那会儿那么黏自己,而且离开时,苏严征还告诉过自己,苏严礼对自己有过好感。

  傅清也现在,也不过是占了孩子的便宜而已。

  但孩子真的是苏严礼的么,如果真的是,傅清也还不用孩子威胁苏严礼别再跟自己见面?

  她沉思片刻道:"阿礼,我不是说风凉话,或者针对傅小姐,只是孩子的事你也得注意一点,万一……"

  有的话,点到为止就够了。

  男人的视线在她身上审视了片刻。淡淡道:"我从来没有怀疑过这点,清也只有过我,没有别人。"

  姜婉道:"女人跟什么男人好过,只要她不说,能有谁知道?何况现在就连第一次都可以造假呢。你可能不清楚,但女人是最能哄骗住男人的。"

  苏严礼眉毛都没有抬一下,不以为意。

  傅清也那技术,不可能不是第一次,她要真不是第一次,他也不至于每次办事都得在她身上吃那么多苦了。

  还是那句话,苏严礼跟傅清也,那再怎么样,也是他们之间的事情,别人来搅和那就多少有点讨人嫌了,哪怕再亲近的人也不例外。

  姜婉显然意识到了这一点,苏严礼不喜欢听见傅清也说自己什么,但他同样不喜欢自己说傅清也什么,自己最大的优势就是贴心,于是她并没有再说什么。

  她只是有些意外傅清也是怎么知道她有手表的,难不成是用非法手段拿到了购买记录?

  姜婉在想对策。如果只有购买记录,她大可以说手表在她的前未婚夫那儿,反正那男人现在也在国外,傅清也再怎么样,也是没有那个本事找到他的。

  "阿礼,你也别在这里傻站着了,先回去吧。"她好心劝道。

  苏严礼是不会走的。

  他道:"我得在这里等清也,你先回去吧。"

  姜婉咬咬唇,如果她一直以一个姐姐的身份跟苏严礼相处,那她在他眼里就一直只会是一个姐姐。她跟傅清也相比,也已经没有美貌的优势了。

  他对她是有感情的,她一定会想法设法让他看清楚自己的心。

  她也没有走,就坐着跟苏严礼一起。男人扫了她一眼,他并不希望她跟自己待在一块儿,有她在,他跟傅清也很难聊下去,只是他也没法做到冷漠的要她走。

  毕竟姜婉的日子过得也并不算幸福。

  ……

  傅清也走到包厢的时候,就拿了杯啤酒,还没有往嘴巴里面灌,魏容就阻止了她。

  她一抬头,就看见男人不太赞同的眼神。

  傅清也撇撇嘴,小声说:"反正我已经不想生孩子了。"

  魏容牵着她往沙发上走,说:"但是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这边不爱惜你自己。"

  今天来的朋友,都是傅清也的老朋友,她是第一次带魏容进她的圈子。

  长得好的男人总是要被异性针对,当她闻到魏容身上那股子酒味时,立刻瞪着眼睛警告道:"你们不准灌他,不准欺负他。"

  "清也,你这么护短就不对了,我们都是想跟魏先生亲近亲近。"

  傅清也道:"你那是想跟他亲近吗,你就是想把他喝趴下。"

  魏容身体不好,傅清也可不想看见他喝太多的酒,太伤胃了。

  朋友批评她:"你这可就太小气了。"

  蒋慧凡乐了:"她不是一直都这么护短么?所以我一开始跟大伙说,还不如去骑骑马打打高尔夫什么的,你们非要来喝酒。"

  魏容笑道:"没事,一点酒而已。"

  傅清也回头瞪了他一眼。

  朋友听他这么爽快,就给他递酒了,男人接过来,豪爽的一干而尽。

  蒋慧凡帮着外人取笑自己,魏容也不听自己的话。她一个人闷闷不乐的坐在原地一动不动。

  魏容跟着其他人聊了几句,才回头看她,低头跟她说了两句,傅清也却一个字都没有回他。

  男人侧目看她:"生气了?"

  "没有。"

  蒋慧凡也跟魏融接触得不多,比其他,她跟苏严礼那得熟上不少,但她知道魏容是出了名的笑面虎,背地里手段毒辣的很。

  这两年关于他的流言蜚语少了,那是因为,明着说他坏话的都没有好下场,渐渐也就没有人敢在人前说他什么了。

  但她这会儿看见魏容盯着傅清也的样子,总觉得他不像外头描述得那么坏,挺有人情味儿。

  魏容看看傅清也,妥协道:"我不喝了。"

  都是好朋友,见他这么哄着自己,她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毕竟朋友不像情侣,朋友是平等的关系,傅清也说:"你身体不好,他们都是逗你玩的,没必要他们叫你喝,你就喝。"

  魏容今天没有穿西装,简单的衣着让他整个人看上去都年轻了不少,他低头看着她,不知道是不是有些醉了,"嗯"了一声。

  不过傅清也的这些朋友们可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他,不一会儿,又拉着他真心话大冒险,傅清也几乎是立刻明白了大家的意图,依旧是逮着他折腾。

  但好在也没有干什么出格的事情,傅清也一边想着姜婉那个官司,一边迷迷糊糊的开始睡觉了。

  魏容只感觉胳膊上突然有了重量,偏头一看,傅清也整个人都靠在他身上。闭着眼睛,睡的挺沉。他看了两眼,很快重新加入游戏中,依旧让她靠着自己。

  很快游戏散场。

  有魏容在,没有人需要管傅清也,大伙都各自离开了。

  蒋慧凡有些迟疑的看着他。

  "你回去吧,我送她。"魏容道。

  蒋慧凡点点头,魏容办事她还是放心的。于是拿了包走了。

  剩下的包间里面就只有他俩。

  傅清也依旧睡得很沉,头发丝散乱的遮住脸。

  "该回去了。"魏容盯着她小声说。

  女人没有动静,抱着她的胳膊反而更加用力,头埋进了他的胸膛里。

  "怎么对我一点都不设防?我也不是个好人。"魏容有些无奈,摸了摸她的头发,还有柔软的发丝,目光幽深的看了她片刻。

  她真的很好看,哪怕胖了点,也相当让人惊艳。

  魏容喉结滚动两下,压抑的说:"我真不是什么好人。"

  傅清也像个安静的乖宝宝一样。男人失笑片刻,不敢动她,只是低下头,亲亲她的侧脸。

  犹豫了片刻,还是在她唇上蜻蜓点水碰了一下。

  "以后你不叫傅清也,你得叫傅小狗,护短一把好手。"

  苏严礼是看见蒋慧凡,才隐约猜到了包厢所在的位置,他有点疑惑傅清也为什么还没有出来,便抬脚走了过去。

  他路过他们包厢的时候。门并没有关。他也并不确定那个是傅清也所在的包厢,只是侧目一眼,浑身就僵硬了。

  苏严礼看见了里头的男人,安静的抱着那个原本属于他的人,然后低头温柔的亲了她。

  自己哄傅清也的那段时间,魏容也曾无数次在她身边,比起男人,苏严礼觉得他更像是傅清也的朋友,便从来都没有把他放在该警惕的位置。

  谁又能想到,他会喜欢女人。

  是喜欢了吧?

  魏容居然喜欢上他的傅清也了。

  苏严礼几乎是在一瞬间变得怒不可遏。那种自己女人被抢的怒火爆发得又快又猛烈,他能确定今天魏容要是落在他手上,他会让他没半条命。

  多奇怪,他一向觉得自己是个温和的人,不喜欢动手那一套,跟苏严征那几次也是因为苏严征挑衅,但今天他格外想动手。

  魏容是听到了外面的响动,才下意识的抬起头来,然后他就看见苏严礼冷这张脸走了进来。

  他皱了皱眉,他现在抱着傅清也,苏严礼要是动手他肯定躲不掉。

  魏容想放下傅清也,可她睡得实在是太香了,而且也不想让她看见自己和苏严礼闹,到底是放弃了,他从小也不是没有被打过。

  可他细微的举动到底是吵醒傅清也了,女人睁开眼睛扫了他一眼,轻轻喊了一声:"阿容。"

  这一声,让苏严礼的脚步彻底顿住了。

  傅清也是醒着的。

  所以她刚刚是知道,并且自愿的么?她最近不愿意搭理自己,是不是也是因为魏容?

  苏严礼接受不了这个,完全接受不了,她有了他的孩子,现在居然跟别人这么好?

  魏容扫了他一眼,很快低头对傅清也说:"我们回家。"

  "嗯。"

  魏容稳当的把傅清也抱起来,路过苏严礼时,朝他礼貌的点点头。

  后者面无表情。

  实则,苏严礼脑子一片慌乱,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应该开口说点什么,或者问傅清也一点什么。

  跟苏严征不一样,她叫魏容的语气是依赖的讨好的愉悦的。那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愉快,让他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傅清也并没有看见身边的苏严礼,以为他是个陌生人,刚睡醒,她有点害怕。

  她抱着魏容的手紧了紧,这是她平时最爱对蒋慧凡做的动作。

  魏容也意识到了她这个动作平常都是对着蒋慧凡做的,他并不想让她把自己和蒋慧凡归为一类,便躲了躲。

  "别这么小气,给我抱。"

  魏容余光看了眼苏严礼,有些无奈。便任由她紧紧的抱着自己的脖子。

  他想了想,说:"苏严礼找你。"

  一旁的男人瞬间就崩得紧紧的,他甚至是有些期待的看着傅清也。

  女人以为是苏严礼联系了魏容,心不在焉道,"他还想纠缠我呢,他身边不都有个宠着他的姜婉了,我是真不想跟他有什么了,他总觉得我是生气了,怎么解释都解释不通。"

  "你不喜欢他?"

  傅清也想了想,道:"我喜欢一个人,估计是个大舔狗,这么赶肯定都赶不走。而且他有什么值得我喜欢的?他跟他那姐姐恨不得天天都粘在一起呢。什么没有关系,嘴上说没有关系就能凑在一起了?父女都还得避嫌呢,我真的恶心透了。"

  魏容点点头,什么都没有说,抱着傅清也走了。

  苏严礼在那个包厢里面坐了很久很久,姜婉没看到他的人影,很快就找了过来,却看见他一言不发的坐着。

  "阿礼。"

  苏严礼淡淡道:"你回去吧。"

  "你怎么了?"姜婉满脸担忧的看着他。

  苏严礼这会儿真的是完全不想搭理她,尽管不是她的错。但是她要是不在这个时候回来,哪天他就不会错过她回来跟自己说她怀孕的事。他就有机会在那天哄她跟自己结婚的。

  他跟傅清也的矛盾,大多数时候也是因为他。

  现在好了,她对他的那么点好感,都转移到了魏容身上。

  她说他没有什么值得喜欢的。

  苏严礼对姜婉的感激,今天也淡了不少。

  "阿礼,我们回去吧。"姜婉看看四周,说,"你等清也,可她也不在这里啊。她肯定跟其他人玩得很开心,你别一个人在这里。"

  苏严礼道:"姜婉姐,你对我有恩,可是我说过好几次了,你别往我面前凑了。你来一次,她就要不高兴。她说话没有分寸,我替你说了她几次,搞得我们俩关系越来越疏离,你要是真为我好,那就离我远一点。"

  姜婉难以置信。

  她完全不敢相信,这居然是苏严礼说出来的话,她红着眼睛问:"所以你觉得你跟她的问题在我身上?傻瓜,其实是她不爱你而已。她要是真的喜欢你,就能跟你一样包容我。"

  姜婉才知道,听到苏严礼对傅清也的亲近,会让她这么难受,可是这该是她的男人不是吗?她跟苏严礼之间,比跟傅清也要亲近多了。

  "阿礼,要不然你听姐姐一句劝,你别再纠缠她了。她配不上你,世界上的好姑娘多了去了,你看看其他人,好不好?"姜婉说,"还是你,放不下孩子?"

  苏严礼怔了怔,然后自嘲的笑了笑:"孩子?在我这个年纪,你见过几个人要孩子的?我并不是想要孩子,我就是……想用孩子来绑住她罢了。孩子我根本就没那么在意的。"

  谁又能想到,这个孩子还是他算计来的呢?

  他特地给她换了那么久的药。并且那么认真的哄着她做那事,才盼来这么一个孩子的。

  姜婉的手心握了握。

  苏严礼身心俱疲,并没有多少耐心哄着姜婉,只丢下一句"抱歉",边抬脚离开了。

  姜婉一直跟着他不放,在苏严礼上车的时候,挡在了他的车前,说:"姐姐会陪着你的,你别一个人做傻事。你要愿意,我可以让你做任何事。"

  苏严礼沉默了好一会儿,他想像苏严征那样抽根烟,但奈何车上什么也没有,然后他看着姜婉,道:"那你能去跟她说,说你愿意不再来打扰我们吗?"

  她站在原地,泪流满面。

  苏严礼本来想说一句对不起,但是说不出口,因为她确实是导火索,所以他沉默的开着车子走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总觉得去哪都挺麻烦的。

  最后苏严礼回了苏家。

  第二天他醒来时,姜婉就在他家楼下,跟苏母聊着天。

  苏严礼只是礼貌的点了点头,并没有说很多话。他虽然想明白了,不关姜婉的事。但是两个人少见面,是好事,傅清也说的没错,不是他觉得他跟姜婉没关系,那就是没关系的,也得避嫌。

  姜婉有些僵硬,只勉强的笑了笑,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笑着哄着苏母。

  苏母见苏严礼出去,反常的没有理姜婉,纳闷道:"你们关系不是很好吗?这是怎么了?"

  "昨天见到傅小姐,她不太喜欢我。"姜婉道。

  苏母就不说话了,一来她是喜欢傅清也的,二来苏严征上次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对不起一个小姑娘了,她到现在还羞愧着,不好意思评价一个小姑娘。

  "虽然你们情如姐弟,但是该避嫌。那还是得避嫌。"苏母道。

  姜婉听出了她对傅清也的维护,心底有些不舒服,傅清也凭什么让苏母都对她这么上心,难道也是因为她肚子里的孩子?

  她离开的时候,又想起傅清也说的手表的事,给苏严礼发了条微信: ̄我想起来了,我前未婚夫之前用我的名义买了一块手表,清也大概以为那是我的吧。但其实我哪里来的那么高档的玩意呢?¥

  姜婉是借这个理由,跟苏严礼说说话,男人看了看。也用同样的理由,让苏晋把这段话发给了傅清也。

  "她要是给你回复了,记得给我看。"苏严礼叮嘱苏晋道。

  想了想,有些迟疑道:"你帮我再跟她说一声,我没事,不会再跟姜婉见面了。"

  苏晋顿了顿,有点意外。

  他是最清楚苏严礼对姜婉的依赖的,她在他眼里,几乎和苏母差不多,现在却为了傅清也打算远离她。

  苏晋有些惊讶。但转念一想,傅清也有孩子,比较占优势,苏严礼大概是为了孩子罢。

  而姜婉那边却收到了傅清也的消息,她要她今天去给她继父道歉。

  姜婉并没有把这放在心上,可下一秒却变了脸色。

  傅清也发过来一段视频。

  "你跟苏严礼说,或者我告诉他。"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