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62章 伺候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姜婉冷着脸看了视频许久,一遍又一遍,视频里不旦拍到了手表,还拍到了她的侧脸,以及美甲,还有手上的装饰。

  如果推脱不是自己,那很难让人相信。

  要是她前面没有给苏严礼做出那一番解释,没有说手表是她前未婚夫买的,她还能说是一只假手表。现在如果说是假的,那就太让人起疑了。

  毕竟什么时候都不说,偏偏在傅清也有视频的时候,才出来说是假的?

  没有一个人会信的。

  再者,她说戴的是假的,苏严礼会怎么想她?肯定会觉得她虚荣。

  姜婉只好主动联系傅清也,至于其他的,她总还能再想到办法。

  ?傅小姐。可以见个面吗??

  傅清也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冷哼了一声。

  现在知道对她好脾气了,但她可不是只是看她不顺眼而给自己出一口气,她是为了替姜婉继父,那老实的男人讨回一个公道而已。

  傅清也觉得,一个男人是一个家庭的支柱,这种毁人家家庭的,就跟当小-三也差不多了。

  蒋慧凡认真道:"这女人可以啊,能屈能伸的。"

  傅清也说:"一般男人不就吃不消这种嘛,犯错了,撒个娇低个头说句再也不这样了,不就有人宠着了。"

  蒋慧凡道:"晾着她,别回,让我看看她卑微的嘴脸。"

  傅清也想了想,也成。反正慌的也不是她。现在继父叔叔也已经有首付的钱了,晚点又有什么关系呢?

  姜婉的事,很快被她抛在了脑后。恰巧魏容要离开出差,询问她是否要一同前往,她答应了。

  两个人离开的那天早上,傅清也头一次孕吐了,皱眉道:"要不然不去了?"

  "我想去玩。"傅清也说。

  男人不太赞同:"你吃不消。"

  傅清也说:"你看要是早点把孩子打了,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魏容没有说话。她后知后觉才想起,他从小就是爹不疼娘不爱的,可能对这类问题有些敏感。傅清也拉了拉他的手臂。刚想开口说点什么,男人却道:"那等你休息一会儿。"

  两个人改签了,下午到机场的时候,恰巧遇到了苏严礼,男人过安检的时候扫了她好几眼,魏容解释说:"房地产行业的交流会,他肯定也会去的。"

  傅清也点点头,也不差遇见这一回。

  哪怕在飞机上看见苏严礼坐在她隔壁,她也依旧告诉自己,不差这一回。

  反倒是苏严礼犹豫了片刻,垂眸询问她:"我能坐这吗?"

  "你定的位置,问我做什么?"难道他还有那么好心的换位置不成?

  她都懒得可他一眼,盯着面前的视屏,随口说道。

  苏严礼脱下了西装外套,在她身边坐下。

  只是上了飞机以后,她又开始想呕吐了。魏容连忙喊空姐要了杯温水,又拍着她的背。

  "魏先生和傅小姐生下来的孩子肯定很好看。"空姐一边笑,一边把水递过去。

  一句话,让现场的三个人心思迥异。

  傅清也知道魏容要不了孩子,担心这句话让他不舒服。

  孩子亲爹听到孩子被说成是别人的,脸色不太好看。可傅清也最近的情绪起伏不定他是见识到了,愣是憋着没开口说一句话。

  而魏容笑了笑,也没有开口解释,只说了一句谢谢。

  傅清也喝了水,依旧干呕得厉害。

  苏严礼远比魏容要担心,显然他没有自己这个亲爹担心,看见傅清也呕得眼泪都快要出来了,男人的语气带着迁怒:"她不舒服你还非要带着她?"

  魏容看看他,道:"抱歉。"

  傅清也看不过去了,这是她的姐妹,苏严礼凭什么这么说话?

  她把话怼了回去:"我自己要来的,你有本事说我啊。我要是不想来,魏容有那个本事逼我一起吗?"

  她凶的几乎想上手。

  苏严礼哑口无言,心里头不知道是酸涩,嫉妒,还是其他什么情绪,只能自我消化,自己给自己熄火。

  傅清也继续干呕去了。

  魏容在包里翻找着什么。

  苏严礼昨晚并没有睡好,这会儿听到傅清也难受的声音,在飞机上无论如何是睡不去了。他担心了一会儿,记起自己包里好像有不含添加剂的糖,动手翻找了一阵,递过去。

  "谢谢。"魏容道。

  这道谢就见外了,毕竟苏严礼才是亲爹呀。亲爹给孩子以及孩子妈吃糖,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吧。

  苏严礼眯了眯眼睛,他跟魏容一样,都是斯文长相的人。可这个动作让他看上去相当的有压迫感。

  魏容当做没看见。

  他跟傅清也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两个人之间的那种亲密感,让一旁的苏严礼有些心烦意乱,睁着眼睛发了一会儿呆。

  空姐体贴的说:"苏先生,是不是声音大睡不着,吵到你了?我给你换个位置吧。"

  傅清也跟魏容的声音瞬间小了下去。

  这段时间,苏严礼几乎没有听到她温柔说话的时候,大部分时间她不是在抬杠,就是因为姜婉不愿意跟他说话。他听到她这么愉快的声音在身边,虽然烦躁,可他还是愿意听着。

  "没有。"他摇摇头,"我坐这里就好。"

  他只是发呆。

  只是想到了在马场上,他在外头骑了两圈马,而她在里头偷看了自己半个多小时。后来苏晋喊她出来时,她笑嘻嘻的说:"苏总你好,我叫傅清也。"

  那天苏晋说,是傅家那个大美女。

  他其实很早就认识她了。

  后来苏晋问他好不好看,他说旁边那个不错。

  但光凭长相,他还是觉得傅清也略胜一筹。他欣赏温婉的女生,惊艳于傅清也这种小流氓。当然,她带着两个套来医院找自己的时候,他还是震惊了。

  也就是现在两个人关系如履薄冰,他才能想起之前稍微不错点的日子。

  ……

  哪怕苏严礼说了不吵,傅清也也没有再说一句话。

  飞机上很少碰到这么好看的乘客,魏容身边跟着她,不太好接近。所以苏严礼成为了目标,总是有空姐来问他需不需要毯子,需不需要调座椅,需不需要服务。

  大伙都是来看帅哥的呢。

  傅清也撇撇嘴,却看见苏严礼偏头看着自己。

  炫耀他女人缘好是么?一个姜婉只是小意思,随便去哪都有一堆。

  厉害厉害。

  傅清也事不关己的闭上眼睛,睡觉。

  苏严礼收回了视线。

  在飞机上,机组人员是不可以给乘客留联系方式的,等到下了飞机,就有个小姑娘红着脸上来问他要微信。

  傅清也跟魏容路过,不知道他有没有给。

  她跟魏容很快到了酒店,两个人住隔壁房间,没过多久,就有同在金融圈的人找他一起谈事,傅清也不想参和进男人之间的事。再加上总是反胃,就回到房间里睡觉去了。

  一直到晚上吃饭,她才出来露了个脸。

  魏容光是看她脸色,就知道她下午肯定不好受,替她拉了拉衣领。

  傅清也一个人坐在最边上的位置没有动,那些她平常最喜欢吃的东西,今天看了却倒尽胃口。

  苏严礼进来的时候,就看见傅清也拧着眉看着面前的菜。碗里空荡荡,什么都没有吃。

  "苏总来了。"有人看见他,热情道,"您来这边坐。"

  尽管商圈和金融圈还是有区别的,可是苏严礼是大客户啊,这些人跟他的关系还算不错。

  傅清也扫了他一眼,没有做声。

  大男人的聚会,除了聊聊明天会议的内容。接下来就是美女喝酒了。

  进来的几个女人都爱往男人身上贴,傅清也偏偏头,就看见一个女人几乎都快要坐到苏严礼腿上去了。

  两个人坐在同一排,她能看到他西装裤下的双腿有点紧绷。

  反观魏容,大概大家都知道他的喜好,倒是没有人粘着他。

  苏严礼冷着脸把女人拉开了,看了眼全然不在意他这边的傅清也,又冷冷道:"走开。"

  本来这个女人就是给苏严礼准备的,并且跟往年一样,他虽然事后从来不会做什么,但是在酒场上,也不会为难人家,会让人家在旁边倒酒。

  也不知道今年是怎么回事。

  旁边的人在打圆场,那女人尴尬的往旁边撤,路过魏容时脚步有些迟疑的停下来,但还没有碰上魏容,就对上了傅清也的视线,怔了怔,走开了。

  即便女人没有碰到魏容,他的脸色也相当的不好看。

  在场两个人态度变化,让女人们谨言慎行了不少。

  至于傅清也,她依旧吃不下什么东西。

  没一会儿,苏严礼突然起身走了出去。

  众人一头雾水,不知道他怎么突然就离开了。但半个小时以后,他手里拎了一袋吃的回来了,头发也被打湿了。

  "下雨了?"

  苏严礼"嗯"了一声,不动声色的看了傅清也一眼,他把吃的直接给她,她肯定会拒绝。犹豫了一会儿,他把东西递给了魏容。

  "拿着。"他没有什么情绪的说。

  魏容也没有什么含义的浅笑道:"我不收这个,我能自己买。"

  这就有种说不出的怪异了。

  再加上刚才因为女人靠近苏严礼。魏容脸色不好,多么像吃醋,这会儿苏严礼淋着雨出去买吃的哄人……

  "魏先生和苏总是一对?"

  傅清也一口水直接就这么喷了出来。

  这……

  牛-逼啊。

  魏容跟苏严礼的脸色猛变,几乎是同时在第一时间开的口:"不是。"

  两个大男人,都是穿西装的衣架子,站在一起确实蛮养眼。尽管傅清也是知道真相的,却依旧笑得合不拢嘴。

  魏容看了她一会儿,并不打算让她置身事外,朝她指了指:"这是我女朋友。"

  说话的那人就有点尴尬了,同时也明白了这傅小姐就是傅国山家那闺女。

  苏严礼沉默下来,只能在心里不是滋味的补充道,也是我孩子妈。

  "我这搞错了。"男人讪讪道,"傅小姐,不好意思啊。"

  傅清也摆摆手道,"没事。"

  可她只坐了一会儿,就不想再待下去了。魏容很快看出她的耐心消失殆尽,起身道:"你们继续,我们先走了。"

  他拎起那袋零食,傅清也就皱着眉不想要,苏严礼看着她开口跟她说了第一句话:"带回去吧。"

  傅清也略显冷淡的说:"我有钱。"

  "你今天没吃东西。"苏严礼好脾气道,"不吃东西等会儿吃不消。"

  这些吃的是他淋着雨出去精心挑的。

  而且,他是特地研究过怀孕的哪个阶段能吃什么,毕竟魏容不是亲生父亲。他不敢保证魏容能做到像他一样尽心尽力。

  傅清也僵持着没有开口,魏容却接过来跟他说了今天第二次谢谢。

  苏严礼同样没有开口说没关系。

  他不想把自己当成一个人外人,他只是在照顾他自己的人而已。

  傅清也跟魏容走到门口的时候,男人就把零食的袋子放在了门口垃圾桶上。

  她看了一眼,他说:"你既然不想吃他买的东西,那就不要了,我带你买。"

  苏严礼留下来跟大伙聊了许久,离开时候不早,一群人出来,他一眼就看到了垃圾桶上的那个袋子,已经被雨水打得很湿了,看上去孤零零的。

  边上的人还在说话,而他怔了怔,在原地站了好半天都没有动。

  "苏总,我们就先走了。"司机们纷纷接走了自家老板。

  苏严礼的请的专车司机赶到的时候,就看见男人正站在屋檐下。神色不明的盯着一只垃圾桶看。

  "苏总。"

  男人依旧一言不发,司机是第一次为他服务,也摸不准他的意思。

  "苏总,今天雨大,我们走吧。"司机道。

  苏严礼这才收回视线,抬脚跟着他一起上了车。

  "送您直接回酒店?"

  男人没什么情绪的"嗯"了一声。

  一路上他都很安静,下车时,司机又打开雨伞给他撑着。他还没来得及迈开腿。就看见不远处一男一女笑哈哈的走过来,女人长得很好看,被男人背在背上,她撑着伞。而男人手里提着一大袋吃的,裤脚已经全部湿了。

  "阿容,你快一点,不然全部湿透啦。"

  男人动作依旧不疾不徐,"已经湿了。"

  "你再不听话,等会儿感冒可没有人伺候你。"

  "……"

  司机年纪已经不小了,孩子都上高中了,一时之间有点羡慕这美好的感情。

  "这种小情侣啊,感情真好。"司机感慨道,"苏总女朋友没有一起跟来啊?"

  苏严礼收回视线,并没有作答,反问道:"他们看上去感情很好?"

  "是啊。"司机云里雾里。

  苏严礼轻轻扯了扯嘴角,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是司机就是觉得他整个人的情绪看上去并不怎么高昂,有种说不出来的孤独感。

  他很快走进了酒店。

  电梯间里,正好和前脚进去的那一男一女撞上。本来正笑得开心的两个人,突然安静了下来。

  苏严礼盯着魏容手上的袋子看了许久,里面的东西他看得一清二楚,最后选了一样,道:"这个可以吃,但是不能多吃。"

  魏容看了看傅清也,又朝苏严礼道:"好。"

  电梯上的时间很短,傅清也楼层到了时,她很快就闪了出去。魏容在她身后叹口气道:"慢点。"

  眼看着他马上就要跟出去了,苏严礼道:"你买的没有我买的好。"

  魏容无奈笑道:"可是她不想吃你的东西,她不想接受你的好。"

  苏严礼笑了笑:"你就没有从中搅和?"

  "我从来没有讲过你一句不是。"魏容道,"你该在你自己身上找原因。她为什么,不喜欢你了,或者。为什么只有你会觉得她无理取闹?"

  苏严礼蹙眉看着他。

  "你可以用心去感受感受,不管是我,还是蒋慧凡,还是她的父母朋友,再或者其他人,从来没有一个人觉得她无理取闹。"魏容声音很淡也很客观,"只有你,每次面对她的时候。总是自以为大度的再忍让她。"

  "她怀孕了,那天她来告诉你,你不在,跑去送其他女人那儿了。这在很多女人那儿,已经是死罪了,她真的脾气已经很好了。"

  魏容最后说:"她比谁都要细心,很照顾别人的感受。姜婉帮助过你,可她就没有问题。一定是完美的吗?"

  苏严礼在回到酒店房间的时候,给苏晋打了个电话。

  大半夜的,苏晋已经睡着了,被吵醒声音里面还有些困倦。

  苏晋道:"阿礼,真的不帮姜婉打官司了?她今天来求我,我光是听着就觉得不忍心了。"

  苏严礼道:"她要是清白的,自然有律师能替她伸张正义。"

  可要不是清白的……

  苏严礼希望不要有这种结果,不然他真的太对不起傅清也了。他一次次的当着她的面去帮助其他人,而她还是他孩子的母亲。

  他想起她今天坐在那什么都吃不下的样子,心里挺难受的,而她不想让自己显得矫情事多,不想打扰到魏容,也是一个人坐在一个角落里忍着。

  苏严礼觉得最难过的,就是本来她们应该是最亲密的人,可是她那么不舒服,也没有开口叫他帮忙。

  而其他的孕妇怀孕的时候哪个不是被自己男人当成宝,天天不是撒娇就是男人贴身伺候着。

  当天晚上,姜婉给他打电话,他没有接。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