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63章 完了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姜婉一晚上联系了无数次苏严礼,男人都没有接。除了他,连傅清也也失踪了一样,她约了她几次见面了,她都没有回过消息。

  尽管知道傅清也暂时不可能告诉苏严礼手表的事情,但是她还是止不住心烦意乱起来。

  姜婉去找了苏晋,但这次的行踪安排并不是他处理的,他也不知道苏严礼去了哪。

  "苏总连你的电话都不回?"苏晋有些难以置信。

  姜婉的脸色不太好看,她能理解苏晋的惊讶,毕竟谁都知道苏严礼对她很好,刚回国的那天,几乎是立刻从b市飞回了a市。

  "不知道他在忙什么。"

  苏晋神色怪异,但也没有开口多说什么。毕竟苏严礼算他直系领导,嚼老板舌根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虽然说他也挺不理解。苏严礼这突如其来的冷淡疏离是怎么回事,以及要他去查查姜婉的手表。

  姜婉没有得到她想听到的话,没有多留。

  她去找了蒋慧凡。

  两个人碰上面,是在一家餐馆。蒋慧凡正带着文晟家的姜时吃饭,就看到姜婉走了进来。

  蒋慧凡吹了声口哨:"小时,来看看,这就是我跟你说的姜大美女。"

  姜时看了她几眼,又偏头怯怯的小声的说:"美女?"

  她觉得也不咋好看呀。

  "可不是,把苏家大老板勾得恨不得整颗心缠到她身上去呢。"蒋慧凡乐呵呵的说。

  姜婉越听她的话,就觉得越讽刺,只道:"傅清也呢?"

  "找她聊视频的事情是吧?"她挑挑眉道,"她是你说想见,就能见的?"

  姜婉到底是年长了几岁,勉强保持优雅看着她:"我有事找她。"

  "没有什么是我不清楚的,无非就是因为视频的事情呗。"

  姜婉心底冷笑了两声,又和气的说:"原来你跟傅清也关系这么好啊。那她怎么还……"

  她没有说下去了。

  蒋慧凡道:"你少挑拨离间。"

  又伸伸懒腰,道:"你先去给你继父道个歉,诚意足了,她可能就愿意见你了。你也用不着在我面前装软弱,你要是真没有错,你亲妈能不待见你?"

  姜婉脸色微变。

  当天下午。姜婉就去医院看了老人,她的继父差不多也能出院了。她过去也就是随意看了几眼,敷敷衍衍的道了歉。

  继父对她并没有好脸色。

  姜婉道:"我会给你一笔钱,希望你也能管好自己的嘴。"

  "什么叫给?这分明就是你欠我的。"继父这些年来对她已经是恨之入骨了,对她非常警惕,可没有那么好说话。

  姜婉沉住气,突然有了主意,道:"你不是想让你那儿子赶紧把婚结下来?房子是有了,车子没着落吧?只要你说我没有欠你那么多钱,承认你自己也狮子大开口了。我就用我欠你的,再加点钱,给你儿子买车。"

  尽管对她而言,这不是一笔小数目,可到眼下这时候。也不是计较钱的时候了。姜婉不希望在苏严礼面前印象不好,这件事如果证明她没有撒谎,手表就不是一件重要的事了。

  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分别是什么,她还是分的清楚的。

  继父本来不想搭理她的,可是听到这里,也有一些犹豫了,毕竟他的初衷就是孩子过得好,至于他自己的名声,有什么重要的呢?

  唯一的一点,就是他觉得有些对不起傅小姐,毕竟人家那么热心的帮他。

  姜婉看出了他的犹豫,道:"您好好考虑考虑吧,考虑清楚了,给我打电话。"

  她抬脚走了,只是到门口时,撞到了一个护士,她跟对方到了歉,脚步没有停。

  护士垂着头,给继父换了药。等出了病房,就去联系傅清也了。

  "你发给我就成。"傅清也躺在床上道。

  魏容刚好给她送饭过来,闻言抬头看了她一眼:"发什么?"

  "叫朋友帮忙弄点东西,叫她发给我。"傅清也放下手机,下了床开始吃饭。

  魏容给她准备的东西都特别清淡,其实挺让她没有胃口的,但是她也不太好意思太麻烦他。上一顿苏严礼捧着饭过来找她时,她其实很想吃,但奈何送饭的人她不想接触。

  傅清也勉勉强强吃了一点,就吃不下去了。

  魏容强迫她道:"再吃几口。"

  傅清也一勺一勺的。每一勺量都少的离奇,把魏容给逗笑了:"你忽悠我没用。"

  她只好老老实实的吃了几大口。

  下午的时候,魏容就参加经济展会去了。等她回来两个人又一起吃的晚饭,但她发现魏容有些心不在焉。

  傅清也在他面前挥了几下手,他都没有看见。

  "阿容。"

  魏容抬头看了她一眼,道:"我下楼一会儿。"

  傅清也点点头。

  她一个人在刷手机的时候,突然收到了一条消息,姜婉的:?清也,手表的事情你不听我解释吗?或许跟你预料的有些不太一样。?

  在医院威胁了继父以后,姜婉的腰杆子果然直了不少。

  假使她继父真的妥协了,傅清也也觉得正常,毕竟为了自己家庭考虑,反正钱到手了,其他的就没什么了。

  而苏严礼信了姜婉那么多次再多一次也没有什么区别。大不了之后再把录音给他听,让他好好看看,他尽心尽力护着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傅清也手机玩累了,也没有等到魏容回来。

  傅母打电话过来问她情况,又要看看她是不是乖乖跟魏容在一块儿。

  "真的在一起呢。"傅清也无奈了。

  "你让我听听他的声音。"

  傅清也小时候皮惯了,经常借着补习的名义偷偷跑出去玩,导致傅母现在有一种狼来了的思想,生怕她乱跑。以前倒也算了,关键现在她还是个孕妇。

  "我去给你找他。"傅清也只好下楼,一边还得应酬着傅母,打开电梯门的时候,苏严礼却正好在里面。

  男人西装穿的一丝不苟,价格一看就知道贼贵,而她就穿着一条睡衣,对比起来也是相当寒酸了。

  有句话说的好,你越邋遢,见到前任的几率就越大。

  这几乎是傅清也以最邋遢的样子,出现在他面前。之前爬山那会儿,最多也就算个狼狈,是外在因素,而现在是她自己确实没打理。

  好在这前任,她也不太瞧得上眼。

  傅清也想着苏严礼得从电梯里出来。就先一步抬脚进去了。

  身为孩子爹,总觉得别人做得不够好。他现在就觉得魏容没有把她照顾好,导致她现在脸色苍白。

  苏严礼心情不太好,忍耐着说:"你中午吃什么了?"

  "随便吃了点。"她疏离道。

  "他没有给你请专门的营养师?"他蹙眉道。

  傅清也笑了:"我就喜欢随便吃,你送来的那些吃的,我还瞧不上眼呢。别总是一副孩子爹就非要干涉的模样,我告诉你。只要我不愿意,孩子就不会喊你爸。"

  "你还想让孩子跟魏容吗?"

  "你还真能猜,我要么不生,要么孩子跟魏容。"

  问苏严礼什么时候能被傅清也气到?

  这会儿绝对是个好时候。

  苏严礼不做声的给傅清也按了电梯楼层,光从那力度,就能看出这位的心情并不怎么样。

  但傅清也很快就发现不对了。

  "你跟着我做什么?"

  男人沉默了一会儿,道:"我下去拿个东西。"

  傅清也难得管他了。她出了电梯就开始寻找魏容的下落,两个人刚走到门口时,就看见魏容正和一个跟他差不多高的人站在一起,两个人离得很近,不知道再聊些什么。

  傅清也正打算走过去,就听见苏严礼在身后道:"忘记他的取向了?"

  她的脚步就顿住了。

  傅清也犹豫了一会儿,站在门边没有动,苏严礼也就趁机站在了她边上。

  这个位置隐隐约约能听见魏容的声音,如果不是苏严礼的手机恰好响了,她可能还真的能把对话给听清楚。

  傅清也正好看见他的来电显示,上面端端正正,姜婉两个大字。

  苏严礼迟疑了一会儿,还是把电话给挂断了。

  "我跟她这几天都没有再联系了。"他开口道:"以后也不会经常见面的。"

  傅清也笑了笑,"可别,那可是苏总的救命恩人,要接就赶紧接了呗。"

  "我不会接的。"男人低声保证道。

  这手机一响,魏容就偏头看了过来,看到傅清也的时候皱了皱眉,跟旁边的人说了句什么,那人走开了,魏容也抬脚朝她走过来。

  "怎么下来了?"他过来拉了拉她的衣服。

  "我妈非要证明我有没有乖乖跟着你。"傅清也拿起手机。才发现自己跟傅母的通话已经挂了。

  魏容看了看苏严礼,并没有说话,只是跟傅清也说:"走吧。"

  苏严礼的电话又响了,响得不太是时候,他皱了皱眉,转身过去接了。

  "好。"他听见傅清也回答魏容。

  苏严礼想回头说点什么,但是这通电话实在是不能不接。只能忍耐着回答了对方的问题。

  魏容抬脚走在前面,傅清也跟在后面。因为电梯间需要左拐,她没有看路,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墙边。

  傅清也脸色刷白,双手下意识的护着肚子。

  "阿容。"

  苏严礼只听见这声带了点慌张的呼喊,以及一声沉闷的撞击声,他猛地回头去看时,脸色比傅清也还要白。

  "清也。"他拔腿就往她跑,又拨开了蹲在地上扶她的魏容。

  傅清也跟魏容说:"我没事,就是撞了一下。"

  苏严礼因为那一下的慌张,整个人怒火一下子就冒上来了,冷冰冰的说:"你怎么照顾人的?"

  魏容顿了顿,道歉:"是我的错。我没有注意。"

  "果然不是你的孩子,你就不上心了是吗?"苏严礼依旧心有余悸,脸色也是一沉再沉,"魏容,你心里到底再盘算什么?你根本不想孩子留下来吧?"

  也不怪他要用最险恶的态度去琢磨他的心理,毕竟有哪个男人愿意给其他人养孩子的?魏容就算喜欢傅清也,那也希望生下来的是自己的孩子。

  初为人父。这一惊一乍,他算是彻底掌握了精髓。

  傅清也推了推他:"你凭什么说他?你自己呢,你自己打电话去了,你不打电话不也不会出事么?"

  苏严礼想伸手去扶她,被她警告道:"别碰我!"

  "我太慌张了。"苏严礼现在已经习惯了她对魏容的偏袒,哪怕他心底酸涩不已,却也只有道歉的份,"我说话没有注意分寸,抱歉。"

  傅清也朝魏容伸手,男人犹豫了片刻,把她抱了起来。

  苏严礼不太放心道:"去医院检查检查,好不好?"

  "没什么要检查的,没了就没了。一个孩子而已,以后怀孕的机会多了去了。不差这一个。"她挺冷淡。

  苏严礼联系救护车的手顿了顿,整个人僵硬在原地,垂眸,一动不动。

  傅清也这番话相当诛心。

  魏容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他看见苏严礼的眼底似乎红了,保持着一个动作不动,大概是怕被别人看见。

  他知道。苏严礼挺爱这个孩子。

  魏容今天一大早,就看见他起床了,然后在酒店厨房安排厨子做规定的饭菜。但是他才刚端到傅清也面前,还没问她要不要,傅清也就偏开了头。

  苏严礼那会儿也是端着个盘子一动不动,浑身僵硬。

  他甚至没有抬脚迈进来一步。

  没过多久,他就看见苏严礼在楼下位置上把准备好的那份饭给吃了,就一个人坐在餐桌上不动,安安静静的吃完,一滴都没有剩。

  魏容想,大概是那份被都掉的吃的伤了他的心,他不想再看见自己的心血被浪费,所以把那份早餐给吃了。

  否则,他不像是一个会吃冷饭的人,毕竟从来都是高贵的不会亏待自己的男人。苏严礼就没有穿过十万块以下的西装,在所有同龄人里面,他是最不会委屈自己的。

  他抱着傅清也的手紧了点。

  傅清也一句话都不说,就是抱着自己。

  魏容也不打扰她,而是转身去跟傅母打了电话,等接完电话以后,发现傅清也整个人埋在被子里。

  他走过去的时候,才听见她的抽泣声。

  魏容叹口气,道:"害怕了?"

  傅清也没吭声。

  她说不上来是什么情绪,也不疼,就是觉得后怕。

  魏容道:"你看,你也不是不爱这个孩子,这还没出事呢,就吓成这样了。"

  傅清也的母性其实让他也有些惊讶。他一开始真以为就跟她表现得一样,孩子是可有可无的,直到刚才,她下意识的就护着肚子。

  其实撞上去的就是头,肚子不会有事。手把头护住了,就什么事情也没有了。但是她就是选择了护崽。

  "我才没。"她说。

  魏容就这么看着她。

  傅清也从来没有跟人交流过关于孩子的真实想法,其实孩子在她肚子里以后。她做什么都小心了不少。特别是这几天吐的厉害,它的存在感就更强了。

  她想过万一它要是不在了,她居然还有点心酸和难过。

  傅清也忍耐了一会儿,妥协了:"我养不好。"

  她说,她养不好。

  不是不想养。

  傅清也其实就是怕自己不是个合格的母亲。

  魏容笑了笑,安慰道:"你别担心,我陪你一起养。你既然有了它,那就是缘分。它在那么多母亲里面选择进了你的肚子,你不要让她失望。"

  又道:"我虽然不是它亲爹,但我愿意给他一个家庭。"

  傅清也真的觉得魏容太会说话太贴心了哪怕蒋慧凡在,也说不出来这些。

  他的话挺有魔咒的,让她放心下来。

  但随即想到楼下的人,她又开始担心了:"那个人,是不是你另一半?"

  魏容说不是:"朋友而已。"

  "那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他顿了顿,好一会儿才否认了:"没有,我没有喜欢的人。"

  ……

  半个小时以后,有医生来敲了傅清也房间的门。

  苏严礼还是担心,才找人过来看一看。

  傅清也是真的没事,医生走的时候,魏容打算去道声谢,结果看到苏严礼身后跟了个女人。

  不知道姜婉是什么时候来的。

  苏严礼抬头看见他,离姜婉远了些。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