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64章 好自为之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魏容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们一眼,道:"医生已经给清也检查完了,没有什么大问题。"

  苏严礼"嗯"了一声,抬脚要往他那边走,却被魏容给挡住了:"她没事,你们先叙旧。"

  姜婉的眼神有些复杂。

  她今天去了趟苏家,故意找了个借口让苏母给苏严礼打电话,从电话里她听说了他在这里,她便过来了。她以为他只是过来工作的,但是没想到傅清也会在这里。

  姜婉对着魏容笑了笑:"清也也在这里啊?"

  "陪同我一起过来的。"魏容道,"她还在里面等我,先失陪了。"

  他说完话,转身离开了。

  傅清也看着他进来,然后又听见外面的声音有点熟悉,有点疑惑。魏容便跟她解释道:"是姜婉来了。"

  这可真叫寸步不离了。

  傅清也知道姜婉恐怕是因为手表的事情来的,但她手上有证据了,也不怕她瞎折腾。

  外头姜婉对苏严礼道:"我今天是特地来找你的,有点事情想跟你说。律师的事情,我知道你们苏家的忙,可你能不能帮我找找其他的?你也知道,我手上人脉不够,我也是没有办法了,不然远不会这么来找你。"

  苏严礼是真的不太耐烦道:"你有事联系阿晋就可以,谁让你过来找我的?"

  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听见他的这种语气跟她说话了。而且这段时间趋势越来越严重,姜婉有些受伤的说:"阿礼,你这是不想管我了吗?"

  苏严礼心烦意乱,这些天耐心都花在傅清也身上了,实在是提不起那个精力安抚她,只道:"我得顾忌着清也,你也知道我们在闹别扭,你偏偏要在这个时候麻烦我么?"

  "抱歉,我没有想那么多。"姜婉只好道歉道,"我太慌了,清也那边律师逼得太急。"

  她对他有恩没错,但是明知道他跟傅清也的关系,她们之间的矛盾还要找他处理,这明显会让傅清也不高兴。她一不高兴,他俩之间的吵闹就没完没了了。

  苏严礼帮姜婉一次可以,两次也行,次数一多是真的嫌麻烦。

  她要是识趣一点,找找苏晋就够了。

  但苏严礼到底没有开口说她什么,而她既然过来了,他也给她安排了住处。

  姜婉在休息了片刻以后,主动去敲了傅清也的房门。后者在看到她时,脸上并没有什么情绪:"有事?"

  "一起吃个饭?"

  傅清也认真打量了姜婉几眼,弯弯眼角:"好啊。"

  姜婉朝她点点头,然后又去敲开了苏严礼的房门,男人看见傅清也的时候皱了皱眉。

  "那我不去了。"傅清也看着他的脸色道。

  "我不是那个意思。"苏严礼说,"你要一起,当然没问题,但是你得注意饮食,不能瞎吃。"

  傅清也随口"哦"了一声,她要跟着也是因为想看看姜婉能怎么把手表的事情给说出花来,她会找自己,不就是因为这件事吗?

  不过当她看到他俩吃海鲜,又是帝王蟹又是大龙虾的,而她面前摆着一份养生食谱时,她就有些后悔来了。

  这么馋她也太气人了。

  傅清也连筷子都没有拿。

  "怎么了?"男人看了看,不动声色道。"为你健康好。"

  "什么叫为我好,你只是对我肚子里面这个关心体贴罢了。"傅清也可是把现实看得清楚得紧呐,以前可不见他为了她身体不让她吃着吃那的。

  苏严礼琢磨了一会儿,说:"那我陪你一起吃这个?"

  "魏容可不会虐待我。"

  苏严礼也没有揭穿,魏容给她准备的饭菜,还没有这两下子。他这已经是尽量让人准备的色香味俱全了。

  "那来一笼灌汤包?"

  傅清也勉为其难的接受了。

  这家餐厅里面是没有灌汤包的,

  姜婉在旁边笑得有些勉强,双手在桌子下面不自觉的握紧。她只有不断告诉自己,苏严礼只是为了孩子,才对傅清也这么关心的,才能让她自己好过一点。

  傅清也觉得灌汤包尚可,吃了满满一笼,但她都没有开口听见姜婉开始说手表的事。

  她就没有兴趣再待下去了。

  苏严礼见她起来,忙起身要站起来送她,傅清也却看见了远远走过来的魏容,朝他招了招手。

  "我带清也回去就行。"这里离他们住的酒店还挺远,魏容见完朋友开车回来花了不短的时间。

  傅清也不愿意跟自己走,他也不好强迫。而且今天大雨,开车更是不方便,他不好丢下姜婉,总得把她送回去。

  魏容离开的时候好心提醒说:"尽量快点,不然今天大雨,挺麻烦的。"

  苏严礼什么都没有说,一直等到他俩走了。他才没什么语气的说:"你找她一起做什么?"

  "阿礼,我只是想让你们多见见面,能够和好。"姜婉咬着唇道。

  苏严礼扯了扯领带,这个动作下的情绪显然不太平和,她只要别跟自己一起出现在傅清也面前,比什么都好。

  他看着傅清也身边的魏容,都觉得碍眼的厉害。将心比心,苏严礼认为自己面前没有任何异性,那估计才能勉强改善改善她的心情。

  苏严礼来送姜婉回去的路上,整个人话都不是特别多,姜婉倒是想找点话题,可他一副不太愿意想开口的模样,让她沉默的没有说什么。

  直到他开车出了点意外,姜婉才注意到他的疲劳,说:"我来开吧。"

  苏严礼这几天替傅清也找厨师,又开了各种各样的会,疲倦是真的疲倦,如果不是看见傅清也想吃,他打算待在房间里面好好休息的。

  姜婉愿意开车,他就没有拒绝。人在精神不用高度集中的时候,特别容易疲倦,当苏严礼换到副驾驶以后,很快就眯着眼睛睡去。

  直到他听见姜婉有些慌张的喊了一声"阿礼",他惊醒过来,然后发现裤腿已经湿了,好多水漫了进来。

  苏严礼看了看导航,发现姜婉绕了一条比较快的路,但是不幸的是,今天暴雨肆虐,这条路水位上涨。

  "阿礼,这要怎么办?"姜婉也没有料到,她只是换条路,就能发生这样子的事,"车子发动不了了,轮胎好像卡住了。"

  苏严礼没有做声,只伸手去拉车门,但是水的阻力太大了,他一个男人,也打不开车门。还没有等他开口,姜婉也发现了这件事,女人有些惊慌:"阿礼,车门也打不开了。"

  这时候是最需要镇定的时刻,苏严礼沉住气,到底跟车子开入水中不同,车窗还是正常的,他打开车窗门,想先爬出去,再告诉姜婉该怎么做。

  只是当他探出半个身子的时候。浑身僵硬,车子动不了是因为轮胎正好嵌在了围栏上,而这个围栏是在河边的,说明他们半个车子应该进了河里。只是因为河水上涨,姜婉没有发现而已。

  这种情况下,苏严礼的冷汗也止不住冒了出来,围栏能承受得住多少重量不说,万一这个卡住的轮胎和车体分离,那他们绝对会连人带车沉入水中。

  他小心翼翼的把身子收回去。

  姜婉脸色惨白道:"阿礼,什么情况啊?"

  "你手机呢?"苏严礼深吸一口气道。

  姜婉下意识的去摩挲,但已经掉入水中,不知去向了。

  现在的人对手机的依赖太大了,得知手机不见踪影以后,她的脸色更加白了,车子是她开的,她忍不住自责起来:"阿礼,我是不是做错事情了?"

  苏严礼没有做声,只是去寻找自己的手机,万幸还在,只是电量低的离谱,苏严礼估摸着估计已经打不出一个电话了,就把自己的定位一式两份发给了傅清也,以及苏晋。

  一般苏晋看到,会有所警惕。至于傅清也,苏严礼并不抱什么希望,他也不清楚,他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要发给她,或许不抱希望里,还是有一丝希望的。

  苏严礼还是希望她能温暖自己一回,他好把她害他阴暗的那段往事给忘了。

  "阿礼,我们怎么办,会有人来救我们吗?"

  伴随着男人的沉默,雨势却依旧很大,苏严礼心里并不乐观,这水位恐怕还得上涨。一旦水位没过了栏杆,他们同样情况危险。

  ……

  傅清也听到手机响的时候,下意识的打开手机看了一眼。

  然后她看到了苏严礼发过来的定位,尽管前两天他们重新加上好友,没备注也没有怎么样,但她还是一眼从头像认出了他。

  这发定位的举动太奇怪了,她抿着唇好一会儿没有发生。

  魏容问她怎么了。

  傅清也摇摇头:"好奇怪,苏严礼今天怎么给我发了定位啊?"

  这要是搭讪的话,那也可太low了。

  魏容没有做声,只是安静的开着车。

  窗外是雨水哗哗,傅清也迟疑了片刻,点进了那个定位里面,结果发现那是在一条偏僻的路上,再等她放大来看,结果发现他的车跟湖水接壤,几乎沦为一体了。

  傅清也眉头锁的更深了,"魏容,我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为什么定位在河上啊?"

  "地图上可能有点偏差。"男人分析道。

  是的,的确是这样,现在的地图虽然已经很准确了,但是还是是有偏差的。

  傅清也点点头,只是当魏容把车子开到门口时,她还是觉得有些心神不宁的:"我还是觉得不对劲。"

  "你打个电话过去试试。"魏容道。

  傅清也有些迟疑,但到底还是拨了电话,那边只有冷冰冰的女客服的声音: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他俩都沉默了很久。魏容在等她拿主意,见她半天不动,他解开安全带下了车道:"上去吧,今天雨大,早点回去休息。淋雨了对身体不好,你不是想要孩子?那就更加得注意自己的情况了。"

  他打开伞,走到他的副驾驶来给她开门,朝她伸出一只手来。他的手骨节修长,苏严礼也是,他俩的版型其实有点相似。

  傅清也迟迟没有伸出手。

  魏容垂眸看着她,不言不语。

  "我还是想去看看。"傅清也说,"我有种不好的预感。特别特别不好。"

  魏容扯了个笑容,半开玩笑道:"如果我不想让你去呢?"

  傅清也愣了愣,看着他。

  "没事,去吧。"魏容却收了伞,重新上了驾驶座,很快就发动了车子。

  赶过去的一路,他车子开得很快。等到了那,当她看到有一半都消失在水中的车子时,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那。

  其实他们这边水势虽然低,但已经进入车里了。魏容一边皱着眉,一边开始打电话报警。

  傅清也想喊人的,可是她一时半会儿想不到该怎么称呼苏严礼。犹豫了半天,喊了句喂。

  她的声音在暴雨中显得很轻,没有人回应。

  傅清也有点担心的看着魏容:"会不会已经在车里窒息了?"

  "我不清楚。"他也不能随便给个答案,毕竟他也不是专业的救援人员,不太推测得来情况,"不要担心,警察很快就过来了。"

  傅清也还是不太希望苏严礼出人命,她又喊了几句,声音太大了,喊得她直咳嗽,那边还是没有得到回应。

  她索性来开车门要下去,魏容拉住她,本来再想说两句注意身体的话,可一想到现在这种人命关天的时候,没有说出口。

  傅清也下地的时候,水已经没过她小腿了,她觉得"喂"这个字可能有点指代不明,可是喊其他的她不习惯,难以启齿,最后喊了一句他的大名。

  "苏严礼!"

  你还活着吗?"

  "……"

  尽管后面一句伴随着雨水声有点模糊,可前面一句,男人听得真切,是在喊他。

  熟悉的声音让他眼底亮了亮,可是他没有办法回答,水太深了,他怕自己一出口,会影响车子晃动。

  傅清也打着闪光灯,后视镜的最上面一截还没有被水淹没,他隐约看见她好像是站在水中。

  苏严礼皱眉,泡水不好,想让她赶紧回去,可是他没法说话。

  姜婉这时的注意力高度集中,根本就没有听到外面有声音,只是绝望的说:"我们是不是完了?"

  "不会。"苏严礼的语气带了点不易察觉的喜悦,"有人没有放弃我。"

  是我。

  不是我们。

  姜婉敏锐的察觉到他的用词,可是这会儿她什么都不想问。也没有力气去问。

  傅清也表情难看,这喊半天没点回应,估计是凉了。

  她在水里站了一会儿,浑身都被淋湿了。魏容下来给她撑伞,他的脸色并不轻松,或者说,有些复杂。

  许久之后,消防员赶到。

  魏容跟消防员介绍完情况,把她拉到一边,专业人员的救人水平还是很高的,好几个人很快绑着安全绳过去。

  傅清也见那边半天没有响动,心里又是咯噔一下。不会真的凉了吧?

  "阿礼?"她又喊了一句,这一句并不大声,可人听到自己的名字,那是真的相当敏感了,苏严礼在车内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然后主动任由消防员过来协助自己出去。

  这个过程并不轻松,至少得时时刻刻注意着才能不掉下去,等到他出去时,浑身都是冷汗,还有冷冰冰的砸在身上还有点疼的雨水。

  当他成功站在地面上的一刻,就有气无力的张开朝傅清也走了过去。但很快他就收回了手,他全身上下太湿了,不能抱她。

  傅清也就站在原地看着他,他状态不太好,显然也在虚脱的边缘。

  她犹豫了片刻,想着自己要不要过去扶他一把,就听见了姜婉的哭声。

  她的心理压力太大了,死里逃生,是喜极而泣,同时也是后怕,她在不停的叫苏严礼的名字:阿礼,阿礼。

  女人在最害怕的时候,下意识的开口喊出来的,那都是对她们而言最重要的人。

  傅清也本来觉得姜婉是为了利益。但此刻她明白过来,这当中恐怕也有不少的真心。她可能真的在不知不觉当中,爱上苏严礼了。

  "阿礼,你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姜婉的声音当中多了几丝痛彻心扉的味道。

  苏严礼回头看了一眼,但还是回头来看傅清也,黑暗中,哪怕有消防灯大灯的照耀下,她依旧不太看得清楚他的表情。

  是担心姜婉了吗?

  他因为孩子疏远姜婉,或者说是不得已,疏远并不是他的本意?

  姜婉那么依赖他,是不是他实际上也给过她纵容?

  傅清也不得而知。

  人心难猜,她连她自己都猜不透呢。

  苏严礼正要开口。却听见傅清也对魏容道:"我们可以走了。"

  撑着伞的男人看上去比他要得体许多,两个人看上去也有几分登对的味道,郎才女貌,而且傅清也和魏容,多相似的两个人,同样曾经臭名远昭。

  苏严礼喊住了傅清也:"月牙。"

  这个名字让她顿了顿,疑惑的回头看了他一眼。

  男人笑了笑,他大多时候笑得很表面,眼角是不会弯的,可是她今天好像看见他眼梢微扬,眼眶里面有水光,不知道是雨水还是其他的什么。

  他说:"雨太大了,你回去休息吧,早点睡。"

  傅清也没有说话就回了头,可是他却又喊了她一句。

  他声音小了很多,认真的说:"我今天,很开心,特别开心。"

  傅清也有点恍然,似乎又回到好久之前,那个少年在经历鲜血淋漓以后,在她耳边说。

  "我愿意的。"他真挚。

  "我喜欢你。"他虔诚。

  一瞬间她热泪盈眶,她没有机会见过他,可是她这辈子却从来没有忘记过他。

  再等傅清也回神的时候,苏严礼已经转头。大概是朝姜婉走去了。

  傅清也垂下眼皮,上了车。

  ……

  这一夜,让人离奇,似乎却又正常无比。

  傅清也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嗓子有点哑了,她就又开始担惊受怕起来,从来没有比现在吃药还乖的时候,医生说是什么就是什么,从不反抗,乖乖听话。

  魏容有些寡言少语。

  傅清也逗了他一会儿,男人情绪依旧不高,只说一句:"明天要回去了。"

  "嗯。"

  "回去之后我有一段时间会非常非常忙。"

  "嗯。"

  魏容看了她一眼。道:"我大概是个可有可无的人,去哪对你来说也不重要。"

  傅清也惊讶了:"你这是在我面前抢地位?"

  这可是蒋慧凡之前经常在单媛媛面前做的事情!

  男人没有否认,两个人就这么插科打诨的过去。

  晚上,傅清也收拾完行李,看了看自己圆滚滚的肚子,轻轻拍了拍:"你妈其实不太靠谱,做很多事情其实都没有什么分寸,你选择我当你妈,不是个好决定。"

  她想了想,又轻声温柔的说:"不过你不太靠谱的大美女母上大人,一定会好好照顾你把你生下来的。小滚球同志,希望你出生以后,不要太嫌弃我。"

  傅清也觉得她的孩子大概是圆滚滚的,不然怎么可能会害她这么贪嘴呢,于是乎,她给它起名字叫小滚球。

  贱-命好养活。

  傅清也不迷-信的,但是决定在这圆滚滚面前迷-信一回。

  第二天,她就拉着箱子跟魏容走了,路过苏严礼时,他房门紧闭。

  恰好路过的经理看她扫了苏严礼的房间一眼,而且也经常看见他俩一起出现,以为她是奇怪他去哪里了,便开口解释道:"苏总在医院呢。"

  傅清也想起了姜婉。

  她那副状态,肯定得大病一场,苏严礼应该去医院里照顾她了。

  傅清也没有任何情绪的跟着魏容离开了。回到a市,是无数来接她的亲朋好友,简而言之,就是蒋慧凡跟傅母。

  "你这伙食吃得多好啊,我怎么瞧着你圆了不少。"蒋慧凡道。

  "我可没有。"美女守则之一,就是永远都不承认自己胖。

  蒋慧凡对魏容道:"魏先生可是养猪一把好手。"

  傅清也冷哼了一声。

  傅母在边上看着,唯一心酸的点,就是自家女儿孤零零一个人,到现在她还没有准确知道孩子爹是哪位。

  但随即她就释然了,她女儿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也不是没有钱让她挥霍。玩世不恭就玩世不恭了点,而眼下瞧着倒是跟魏容处的挺好的。

  傅母对魏容,也是从一开始的勉强接受,到现在的怎么看怎么喜欢。带傅清也回家时,又不住的叮嘱要去处理工作的魏容:"有空一定要回来吃饭啊。"

  "好的阿姨。"魏容道。

  ……

  傅清也回了家,就想着把姜婉那段那段视频发给了苏严礼。

  男人看没看她不知道,反正没有回她的消息就对了。

  傅清也又去酒吧看了姜婉继父几次,中年男人干活起来依旧是勤勤恳恳,看到她时,双眼猩红,就是止不住的跟她说对不起。

  她站在角落里温和的笑道:"没关系。"

  傅清也知道他选择了姜婉的交换,他甘愿做那个逼迫姜婉给钱的恶人,以换取他儿子的幸福。

  父爱如山,自私又伟大。

  傅清也离开的时候。把喝白开水的一次性杯子丢进了垃圾桶。

  几天后,傅清也请的律师就告诉傅清也,这官司打不了了,继父已经自己出来承认是自己胡说八道的,再好的律师碰上这种放弃打官司的人,也是徒劳。

  很快她就看到了姜婉继父的儿子开着车把他从酒吧里接走,父慈子孝,其乐融融。她也在酒吧里面听见苏晋责骂姜婉继父,说非要欺负一个弱女子,有钱还不会自己赚啊?

  傅清也没有发表个半句话的评论。

  她现在的精力,主要放在她家小滚球身上,作为颜控。她还是希望她家小滚球的颜值高一点啊,不然生孩子那不是血亏。

  等到月末,她才收到了苏严礼的回复,对于那段视频,他给出了说法:?姜婉自己已经承认了她是有手表的,她气不过她前未婚夫劈腿,从他那儿顺走了这只手表。?

  傅清也道:?那她继父的事情,你怎么看??

  她琢磨着,外头都那么评价了,苏晋的想法起码也代表了一点他的想法吧?他大概率又得护着姜婉了。

  傅清也之所以回复他,也是想看看,他对她的救命恩人那种光环能傻-逼盲目到什么地步。

  ?这次我相信你。?

  傅清也挑了挑眉。丢下手机,就没有回复了。

  而苏严礼烦躁到了极点,看着拿被子盖住自己的姜婉,甚至不愿意在她身上多停留一眼。

  姜婉小心翼翼的喊他:"阿礼,昨天你喝了点酒,再加上刚刚从那病上恢复过来,都是意外,我不需要你负责。"

  今天醒来,苏严礼的态度就不太好,对她排斥得紧。

  原本这样的事,男人都很怜惜女人。

  姜婉也是从那天那场危难以后,才发现自己对苏严礼的感情原来很深,她看不得他总是对着傅清也低声下气的样子,哪怕是为了孩子也不行。

  苏严礼冷冷道:"有没有发生什么,我再清楚不过。我绝对不会跟你发生什么的,我误会了清也那么久,原来你的确图谋不轨。"

  姜婉的眼泪就这么掉了下来,大颗大颗的:"阿礼,我都说了不需要你负责了,你为什么还要这样?我是一个女人,我在意自己的清白。"

  "你但凡在意,就不会做出这种事情。"苏严礼有些头疼,他敢百分之一百肯定,自己不会对她做什么。

  他只是没想到,她居然真的有这种念头。

  苏严礼可以当她的依靠,可以当她的亲人,但并不意味着他就会当她的男人。

  恩重如山,但也在她的心怀鬼胎中渐渐消散了。

  苏严礼对她很失望,现在毫无疑问的是,以前她就是故意在傅清也面前故意跟自己亲近的。

  他离开的时候将衣服穿得妥帖,回头看了她一眼,冷冰冰道:"好自为之。"

  然后出去的时候,几乎是把门给摔上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