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66章 那位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反正不是跟你。"傅清也被手机声给吵醒了,也就不睡了,干脆就去吃米线了。

  苏严礼拿了个碗,从她这里拿走了一半。

  一番操作让傅清也瞠目结舌:"你连孕妇的饭都要抢,还是不是人?"

  苏严礼说:"合着我不需要点跑腿费,人家跑腿费都是香吻一个,我能有么?"

  "那人家都是老婆,能不给亲么?"

  苏严礼微哂:"我这大半夜不睡觉。给一个不是老婆的人出去买饭,还一口不吃,我真善良。"

  傅清也懒得跟他争了,自己吃自己的,男人吃得优雅,但是很快,结果她连一半都没有吃下去,苏严礼也不在意她的口水,直接吃干净了。

  饭吃饱了,也睡不着,她直接找了电影看,苏严礼沉思片刻。道:"姜婉的事,我得跟你道歉,我不该一开始就什么都责怪是你不对。"

  傅清也根本就懒得计较这件事。

  "她继父那件事,你手上有什么证据?"苏严礼又道。

  傅清也说:"她现在是真的没手表了,估计卖了,给弟弟买车了。"

  她翻身过去拿手机,翻到了录音的聊天记录:"自己听。"

  至于男人听完的表情是怎么样的,她并没有关注。已经准备睡觉了。

  往后几天,苏严礼一直都在家里,傅清也讽刺道:"不工作喝西北风,等着吧,迟早有一天你要破产。"

  苏严礼道:"我还得给我儿子攒老婆本,不会走到那一步。"

  "小滚球是我儿子。"傅清也抢所有权道,又在心里默默补充,也可能是闺女。

  苏严礼挑了挑眉,没有跟她争,"小滚球?"

  傅清也就不说话了,她起的名字,不想跟他分享。想要自己取去。

  "你就取了这个名字?"

  傅清也:"……"

  得。

  这天没法聊,她就等着傅母赶紧回来,她好走人回去。

  傅清也尤其接受不了的一点,苏严礼每次从外面回来,外套都是随便往客厅或者哪里一放。这段时间梅雨季节,回来衣服都是湿的,淋得沙发也湿了。

  湿了倒也不关她事,关键是她一坐下去,她的衣服就也湿了。

  尤其是空调打的低的时候,一坐下去那种酸爽,气得她七窍生烟。

  她知道吵一场架是没法避免的了,很多问题就得用一些激烈的方式来解决。就算寄人篱下,那脾气也控制不住啊。

  苏严礼在开会,这会儿耳机还戴着呢,他只看见傅清也在他面前站着,根本不知道她开口说了什么,只看见电脑屏幕那边的人脸色都有些匪夷所思,以及八卦的味道。

  他把耳机摘了下来:"怎么?"

  还要她说第二遍?

  傅清也脸色更加不好了:"我说你衣服能不能别直接丢在沙发上,都湿的沙发难道不渗水吗?你皮糙肉厚,我就跟你一样皮糙肉厚吗?"

  苏严礼顿了一下,然后说:"知道了。"

  "还有回来鞋子也随便一拖,家政阿姨打扫不辛苦吗?"

  "我下次会注意。"

  傅清也翻了一个白眼,男人道:"我在开会。"

  倒也不是她不能听,但是里面会有一些对眼下局势的判断。苏严礼怕提到傅家,哪怕只是客观判断,这位也能炸毛。

  好在傅清也也没有留下来,直接出去了。

  但这接下来的会。似乎也不太好开。

  傅清也的声音,那是有不少人听出来了,好家伙,两个人居然住一块儿。而且苏总这地位看上去也不咋高啊……

  这评价傅国山,瞬间就变成了一项烫手的工作。

  毕竟谁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孕妇。

  员工的心思各异,

  蒋慧凡来找傅清也的时候,就被这环境给吓一跳,"这男人倒是挺会选地方的。"

  "有钱呗,有钱做什么不行啊?"傅清也才不觉得是他地方选的好呢,单纯是因为他钱多。

  "有钱归有钱,但的确不是个眼神好使的男人。"蒋慧凡只是来看看她的,还带了点水果,刚提出来,就看见苏严礼已经从楼上下来了。

  然后一言不发开始检查水果的品质。又一一百度每一样水果能不能吃。

  蒋慧凡有些尴尬道:"你放心,我买之前也是特地检查过的。"

  苏严礼却还在看。

  傅清也说:"你是不是觉得人家都想害我呢?小蒋说了安全,那肯定是安全的。除了姜婉,我觉得大家都挺希望我好。"

  "这种事越小心越好。"苏严礼检查完了。才对蒋慧凡道谢,"麻烦你了。"

  有苏严礼在,蒋慧凡待的不自在,很快就走了。走之前跟傅清也说,她今天在路上看见姜婉了,在陪苏母一起逛街。

  傅清也无所谓,苏严礼倒是看了蒋慧凡一眼。

  当天晚上,苏严礼出了一趟门。这次同样非常详细的叮嘱傅清也一定要及时回消息。

  苏严礼回了一趟公司,交接这几天的任务。本来跟曲贺阳办事从来都是在饭局上解决的,这次也是见个面速战速决。

  "你这几天很忙?"

  曲贺阳道:"怎么?"

  "看你约蒋慧凡的频率不怎么高。"

  曲贺阳还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么?嫌弃蒋慧凡出现的次数太多了,笑了笑:"你放心。"

  苏严礼又回了趟苏家。一到客厅,果然看见了姜婉在。

  姜婉前一段时间的举动,确实不太好让人察觉,而后来,她大概是心急了。如果没有在他发病那时候的事情,他可能还能尊敬的把她当成姐姐,但现在显然做不到了。

  有些事情一旦过了界,哪怕天大的恩情。也很难让人再记住。不然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多跟父母成仇的案例?

  "阿礼。"姜婉看到他的时候喊了一声。

  苏严礼置若罔闻,直接从她身边绕了过去,上了楼。

  姜婉克制住了情绪玩,笑着对苏母说了一句:"我也不是故意的。但是阿礼他生我气了。"

  苏严礼今天也就是回来收拾收拾东西,他回苏家最多,大部分衣服都在,如今有搬走的打算了,自然要把东西带走。

  等他下楼的时候,没有看姜婉,对苏母道:"您留一个没有结婚的女人在家里,您儿子我还需不需要娶媳妇了?人家看见我这情况,哪个敢嫁过来?"

  姜婉道:"阿礼,你为什么不相信我,那天是真的发生了。你生病了,可能记不清了。"

  苏母向来心软,极其好说话,叹口气道:"阿礼,也没有必要这样。"

  她收留姜婉,但是对于这件事她迟迟没有松口。不管自家儿子有没有,只要他不想承认,她就不会给他添堵。

  其实她倒是觉得姜婉这次可以撒谎。

  苏严礼道:"您要留着她也行,反正我也不打算回来了。"

  "你在外头。在哪里住?"苏母直接道,"你是不是在外头跟谁在一起?我听苏晋说你公司也不太回去,怎么着,还在休产假不成?"

  姜婉的脸色变了变。苏母说者无心,可她是知道苏严礼外头确实是有一个孩子的。那个孩子在,苏严礼恐怕不会多看自己一眼。

  毕竟对于现在这个社会来说,床上那层关系太过薄弱了。

  苏严礼现在警惕姜婉,地址是不会说出来的。他当然希望姜婉能够自己承认错误,那么他会顾忌往日情面放她一马。如果她不愿意,苏严礼这次不会心软的。

  姜婉道:"可以聊一聊吗?"

  她想了想,说:"我原谅我继父了,可是我母亲不愿意见我。我就算不打扰你,也让我暂住在这里吧?"

  "你原谅你继父?"苏严礼越发觉得讽刺,他当初可是给了她十足十的信任,可是她只是个演戏高手。也不怪她会演,只是他因为那份恩情,给了她太多信任罢了,"你是不是忘了你威胁他的事情?"

  姜婉脸色微变。

  苏严礼道:"你再怎么说也没有用,我很确定那天没有对你做什么。你爱怎么折腾你请便。但是好心提醒你一句,你不年轻了,不要好高骛远。去找适合你的人。我要喜欢你,不可能等到现在还不跟你在一起。"

  "苏晋和你哥都说,你以前喜欢我。"姜婉轻声说,"他们告诉我,当年我走的那个晚上,你喝了很多酒,他们都说你舍不得我。"

  苏严礼扯了扯嘴角:"你大概不懂,我但凡在名字后面加个姐,就是没有可能的意思。你的年纪和长相,都不在我的审美范围。男人很现实,都喜欢好看的。我也不例外,何况我那个身材还好。"

  光是她一个,他就玩不过来了,起码他到现在还是只惦记她的身子。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