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67章 卖了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傅清也躺了几天,感觉身体不错了,才敢出门和蒋慧凡出去逛逛。

  自从怀了孕,她就多了项爱好,开始收集小娃娃的玩具,以及衣物,有钱有一点好,那就是看上了就能买,不需要担心小滚球是男是女。

  蒋慧凡不爱这些,只会站在一旁问她:"你跟他这是打算和好了?"

  "没有。"傅清也只是在等她家老妈回来呢。等傅母什么时候回来了,她就回去。

  苏严礼虽然照顾得不错,但是男女生活习惯太不同了,身体是照顾到了,可是容易被气到。这几天都起过多少次小摩擦了。

  而且,她从来就没有想过跟他在一起。

  蒋慧凡点点头,不一会儿,就听见傅清也的手机响了,苏严礼的电话,几乎是每半个小时一次。

  "你替我接。"傅清也指指自己的包,这边还在听导购介绍童衣。

  蒋慧凡对着电话那边说了句:"喂?"

  "你们在哪里?"苏严礼看了眼空荡荡的家里,把西装外套重新扣了回去,道。

  蒋慧凡报了个地址。

  "你看着她点。我这就过来。"苏严礼道。

  蒋慧凡回头去跟傅清也转告了这事,她挑挑眉,理解不了:"你说他就没有事情要忙吗?天天就跟个跟屁虫似的。"

  等她俩从这家店里出去,苏严礼就迈着大长腿朝她们走过来了。

  "出来也没有给我打个电话?"他拎走了她手里的购物袋。

  傅清也冷哼:"我也不需要什么事情都跟你报备吧?"

  苏严礼没接话,跟在她们身后也没有打扰她们,两个人走进另外一家店的时候,恰好撞见苏母和姜婉。

  苏母笑着跟喊了句"小也",然后就看见她身后跟着的自家儿子。

  她看着他手里提着的小娃娃东西,愣了片刻。

  傅清也的视线在脸色不太好的姜婉身上扫过,笑着喊了一声:"阿姨。"

  然后她就去其他地方逛了。

  反而是苏母跟了上来,扫了她肚子一眼,有些迟疑的说:"孩子……"

  她还没来得及说话,苏严礼就在身后淡淡道:"您别来瞎操这份心。"

  苏母琢磨了一会儿,也没有问了,只笑着跟傅清也道:"有空来家里坐坐。"

  "嗯。"傅清也客套道,"等有时间,我一定会去的。"

  至于姜婉,苏严礼却并没有理会,甚至连看都没有看一眼。

  姜婉也只是扫了苏严礼几眼,并没有说话。

  傅清也挑了挑眉,故意冲着她笑了笑,谁叫她以前可着劲儿的恶心她,也就不怪她现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

  她专门挑了贵的东西买,苏严礼一声不吭的结了帐,东西依旧他负责提。

  姜婉沉着脸。

  等到回去以后,傅清也只是随口提了一句姜婉,就感觉到了苏严礼的回避,一副不大愿意提及这号人的模样,她顿了顿,乜他一眼:"她干了什么,能让你那么在意她的一个人都这样?"

  苏严礼完全就懒得聊她。

  傅清也见他一副懒得多说的样子,也就没有再开口,反正这也是人家的事。和她关系也不大。有那个空她还不如研究研究小滚球。

  ……

  晚上吃过饭,苏严礼就回办公室开会去了,傅清也进了浴室泡澡。

  她在家里习惯了不锁门,刚刚下水没一会儿,就看见苏严礼推门进来了。

  傅清也也就是因为房间里面没有浴缸,才来了这个大的洗手间,苏严礼也没料到她会在洗澡,他在开完会从书房出来就直接往这边走了。

  两个人都愣住了。

  傅清也怀孕归怀孕,可那依旧也是貌美如花,肤白貌美大长腿的。苏严礼当下就眯了眯眼睛,后背上起了一身冷汗。

  有反应了,可他还得装正人君子。

  "你还想看到什么时候?"傅清也整个人猫在水里,倒是不怎么怕,整个人慵慵懒懒的。

  苏严礼轻轻咳了一声,本来不发出声音倒也没有什么,可他这一咳,傅清也的视线就被他吸引过来了,并且很快注意到了他的异样,傻了片刻,瞪着眼睛骂了他一句:"流-氓!"

  "我是个男人。"他有些无奈。

  而且他对她的身子太熟悉了,每次她又挺配合还相当撩拨,记忆一上来。哪个吃得消。

  苏严礼撤出去的时候,下楼去喝了一杯水。

  ……

  苏母那边,在周末的时候出门去买了一套礼物。

  姜婉从那天撞见苏严礼和傅清也以后,就没有再跟她回苏家,也不知道做什么去了。

  苏母也乐得自在,有人聊天是好事,但是偶尔也会有不方便的时候,就比如她给傅清也准备的这套首饰,让姜婉看到并不怎么好。

  至于傅清也怀的孩子,身份已经八九不离十了。

  苏母心情愉悦的打算把礼物给傅清也寄过去,快递上门收完件,她就看见姜婉回来了,脸色很差,神情也有几分恍惚。

  她在她十米远的地方站了好一会儿,才抬脚往前走,眼神有些复杂:"阿姨。"

  "是小婉啊,几天不见你,你去哪了?"苏母一边收单号,一边道。

  姜婉眼神有些红润的说:"阿姨,怎么办,我怀孕了。"

  苏母呆住。

  ……

  傅清也午睡没一会儿,就听见楼底下有响动。

  她的第一反应是自己老母亲旅游回来来接她了,于是她翻身起床,刚打开卧室门,发现苏严礼也正好出来,男人大概也是在午休,这会儿头发有点乱。

  不过眼神清醒。

  傅清也觉得他的睡眠时间其实很短,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随时看上去都不困的,大概这就是他能成为大老板的原因吧。

  两个人对视一眼,并排下了楼。结果发现楼底下坐着的是苏母和姜婉。

  苏严礼下意识的看了眼傅清也,语气不悦:"你们怎么来了?"

  苏母有些担心的看了眼傅清也,说:"小也,你要不然继续回房间里面睡一会儿。"

  苏严礼道:"没有什么是她不能听的。"

  苏母沉默下来,眼神里面有些迟疑。

  姜婉觉得自己这段时间受了不少的委屈,眼泪根本就止不住,她轻声说:"阿礼,我怀孕了。"

  傅清也怔了怔,下意识的朝她肚子看去,虽然平坦,但是她下意识的护住肚子的动作,让她明白这是真的。

  姜婉没有在撒谎。

  苏严礼冷声说:"和我有什么关系?"

  "是你的孩子,我敢发誓。"姜婉一边哭一边保证道,比起之前的姐姐形象,现在倒是真的像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姑娘。

  "你不需要装什么。那天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哪来的孩子?"苏严礼冷笑,"你难不成无性生殖么?"

  苏母是好不容易撬开苏晋的嘴,得知了苏严礼的下落,就赶紧带着姜婉来了。一来她没有料到傅清也在,二来她很慌,也没有带姜婉去做检查,这下子也难免有些怀疑。

  "我没有……"姜婉委屈得眼泪大颗大颗的掉。

  苏严礼阴沉道:"哪怕在我躁郁状态下,我也不会做出你说的这种事。你别装了,狼来了的故事你听过么?你对你继父做了那些,以为我还会相信你?"

  姜婉上来想牵住他的手,结果被他给挥开了。

  苏严礼最不耐烦的,是她居然还闹到了傅清也面前来。他不想让她收到任何打扰。

  傅清也沉默的站在一旁,一直到苏严礼挥开她的那一下,同样有了孩子的她才开口道:"小心。"

  苏严礼回过头来看她,她说:"她没有骗你,她是真的有孩子了。"

  男人脸色难看。

  "不过我希望,你们不要在这里聊,我得休息,你们会打扰到我。"傅清也说完话,转身朝楼上走去。

  她回到卧室,倒在了床上,结果楼下果然没有了声音。

  傅清也给蒋慧凡说了这个八卦:£你知道吗?姜婉怀孕了。?

  苏严礼的态度,可能不像是自愿的,可能不是他的,也不排除姜婉设计了这一出。

  但孩子是真的。

  傅清也放下手机,盖好被子抱着自己,她也不知道苏严礼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反正她醒的时候,他正坐在她房间的椅子上看杂志。

  "醒了?"苏严礼见她坐起来,视线才转移到了她身上。

  傅清也看了看窗外,才发现外头天色已经沉下来了,显然不早了,她一觉睡到了晚上,睡了好几个小时。

  "今天下午我带着姜婉去做检查。"男人斟酌着措辞,却始终找不到一个比较好的方式,犹豫了半天,说,"她确实是有孩子了。"

  傅清也看着他,"我刚才就说了啊,她本来就有了。"

  沉默了一会儿,又说:"孩子不打算怎么处理?"

  "清也,她有孩子了,但是和我没有关系。"苏严礼道,"那天我还处在躁郁状态,喝了点酒,不可能一点能那么平和的发生那种事。"

  傅清也笑着摇了摇头:"你忘了吗,你第一次跟我的时候,你就是因为有点犯病了,才脱了我的衣服。你喝了酒?那可能不记得了。"

  苏严礼紧紧的盯着她看:"所以你觉得她的孩子是我的?"

  她没有开口,一副默认的模样。

  "我不会这么对她的。"

  "你有前科。"

  "你不一样。"苏严礼说,"你不一样。"

  "都是女生,哪儿不一样?"傅清也看过一本书,男人在面对还凑活的女生时,在某些场合下。是不会顾及那么多的。免费的艳遇不要白不要。

  "我不喜欢她。"他眼神很复杂,带着点让人不太好理解的深邃,"可我喜欢你。"

  "可别这么说。"傅清也还记得他那会儿讨厌自己讨厌得要死呢,那天之所以会找上自己,也是因为前一天她的不良言论给他的名声造成了影响。

  傅清也再没有谈过恋爱,也知道恋爱的感觉应该是甜甜的,可是那天她只有害怕,哪怕他在退出去之后,看了她好久,还跟她道了歉。

  "你那会儿,可不喜欢我。"她说。

  苏严礼没有说话。

  "所以。你能那样子对我,可能也在发病的时候能那样子对姜婉。你不应该高估你自己的自控力,你那么讨厌我的时候,还不是想跟我那样。"傅清也说,"可能真的是你自己忘记了。"

  "我没有。"男人坚持。

  "还没有意思啊这样。"傅清也说,"你想一想,如果不是你的,她说是你的有什么用?现在科技这么发达,分分钟都能检查出来孩子是不是亲生的。她既然那么笃定,你觉得呢?"

  苏严礼不说话了,只是偏开头。声音僵硬:"我不可能对其他人那样的。"

  傅清也偏偏头,转身下楼去吃完饭了。整个在餐桌的时间,男人的电话都一直响个不停,她本来想提醒他要不然接了,人家孕妇情绪可能不好,但没开口。

  而苏严礼始终没有接那通电话。

  傅清也中午睡久了,晚上怎么样也睡不着了。

  她本来想跟傅母说一说今天的事情的,但是转念一想,懒得说了,只给傅母发了条消息:"£小滚球的外婆,你什么时候接我回家??

  但这个时间点,傅母显然已经睡着了,她并没有得到恢复。

  傅清也叹口气,就连小蒋今天也没有来跟她探讨探讨这件事。

  然后她听见了敲门声,傅清也不太想跟苏严礼说话,只好缩进被窝里装睡,她很快听到了男人推门进来的声音,脚步在她几步外顿了顿,然后蹲在了她的床边。

  傅清也有些无语,这么看着自己,有什么好看的?她现在显然比不上白天收拾得干干净净的时候呀。

  正想着,然后她感觉到男人摸了摸她的头顶。

  傅清也不自在,但还是没有动。

  苏严礼看了她很久,才叹口气:"你不相信我,我挺难过的。当初我维护她,你是不是也是这种心情?"

  当然,他得不到任何回应。

  苏严礼喜欢这样子看着她,他会觉得很舒服,很多时候他并不觉得自己颜控,但每次这么看着她移不开眼,他就又有些怀疑自己。

  "月牙,我会让你相信我的。"他亲了亲她的发丝,然后起身离开了。

  等他关上房门。傅清也就睁开了眼睛,有些重重的深吸了两口气。

  这是苏严礼第三次喊她月牙了。

  他是单纯喜欢这个名字么?还是……这当中有一些她不知道的事情。

  ……

  这一晚,她失眠了,凌晨才睡去,第二天早上又醒的很早,几乎是天泛鱼肚白,她就清醒的不得了。

  傅清也起身上了一趟厕所,然后听见了车子发动的声音,她没有想到苏严礼这么早就离开了。

  她坐在马桶上发了会儿呆,然后很蒋慧凡讲电话,后者对于姜婉怀孕的事情有些惊讶:"苏严礼的?"

  "还不知道呢。"

  傅清也说。

  "我觉得苏严礼那样子应该真没有看上她。那老女人动了什么手段了吧?"

  傅清也却说:"我想出去玩。"

  "成啊,我来接你。"

  但是傅清也等来的却是魏容,他们有好久没有见面了,在细雨绵绵的早晨,他打着一把伞,在车旁等她。

  "怎么是你啊?"她有些惊讶。

  魏容道:"许久没见你。"

  "哦,原来是你想我了。"她笑呵呵。

  魏容没有反驳,只看了她一眼,朝她招手:"上车。"

  傅清也因为他的不反驳有些不自在,毕竟她跟蒋慧凡一起,她会损她两句然后否认,说你有什么值得想的之类的话。

  她一样对待魏容,魏容却没有跟小蒋那么恢复她,让她不太习惯。

  "你难道不上班?"

  "上。"

  "那你还出来接我?"

  魏容道:"不如跟我一起去我工作的地方坐一坐?"

  傅清也说成,她还没有去过金融精英的圈子是怎么样的。说实话还挺好奇。

  魏容给她倒了杯水,然后处理事情。傅清也看他工作的侧脸太好看了,就拍了几张照。男人听见相机的声音,好整以暇的盯着他看。

  傅清也说:"你长的真好看,她们都说你长得性感。你工作的时候,我感受到了。"

  魏容挑眉道:"我更性感的时候,你还没有见识过。"

  傅清也若有所思。

  不怪她多想,以她所有的男女经验来看。魏容说的是在床上么?

  不过他却没有再开口过。

  等到傅清也待到他快要下班的时候,他才开口问:"还记得我们之间两年的合约吗?"

  "当然。"她道。

  魏容声音柔了些:"嗯,记住就好。"

  傅清也回去的时候,苏严礼还没有回来,几乎是他这段时间回来最晚的点了。

  大概是姜婉的事情有些棘手,至于是因为什么原因变得棘手的,就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她想,苏严礼恐怕今晚都不会回来。但是她却接到了他的电话。他的声音听上去疲倦极了,"今天过得好不好?"

  "凑活。"

  "你就知道敷衍我。"男人莞尔,"我这几天,可能没有办法回来了。你一个人。要不然回家住几天?"

  "我自己看着安排吧。"傅清也本来想问问姜婉,但是还是决定不开口,只说,"我要去睡觉了。"

  不过没走两步,还是决定给自家娃娃争取利益:"小滚球归我养,但是你所有的钱还是会给小滚球吗?"

  苏严礼先是一愣,随后眼睛里都含了笑意:"都给他,他要什么,我给什么。"

  傅清也觉得自己在这聊得什么天啊,他显然看重儿子,不然还能任由自己折腾他。就在她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魏容的电话打了进来。

  她挂了苏严礼的电话。

  男人没料到她会挂的这么突然,坐在沙发上愣了片刻,然后余光看见姜婉端了一碗汤过来。

  "阿礼……"

  她有点迟疑。

  苏严礼冷冷道:"别出现在我面前,听不懂人话?"

  姜婉咬咬唇:"为什么同样是你的孩子,你要这么区别对待?"

  她觉得不公平。

  何况,她对他还有恩。

  苏严礼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姜婉心软道:"阿礼,你已经一天没有吃饭了,先吃会儿饭吧。不然身体得出问题了。"

  男人不吱声,苏父道:"你管他在做什么?饿一天难不成还能真饿死?"

  姜婉别无他法,只好退下去。

  苏父眼神同样很冷:"我告诉你,在阿婉能检测之前。你必须给我好生伺候她。要不然你现在的一切,我会让你什么都没有。"

  苏严礼淡道:"想让我照顾这个野种,不可能。"

  "到时候是你的孩子,我看你以后怎么后悔!"苏父气得脸红脖子粗。

  苏严礼觉得有些好笑:"您大概不理解我的意思,我不乐意让它来到这个世界上的,都叫野种。您大概高看了我,我对孩子,并没有任何好感。这辈子哪怕没有孩子,我也无所谓。"

  苏父气不过,直接给了他一拳。

  他当年也是当过兵的男人,这一拳的力气。可想而知有多大,苏严礼的鼻子瞬间就出血了。

  "反正你这几天别想出去,除非等到检测结果出来不是你的。不然你就在家里给我好好待着。你要绝食也没用,我可不吃这一套。"苏父冷冷的走了。

  苏严礼直接伸手擦了擦鼻血,并不在意。

  反而是一旁的苏母,眼睛都红了,上前去给他冰敷了一会儿,直叹气道:"阿礼,你何必跟你爸犟嘴,你爸不经常生气,但他的决定不是你说改就能改的。你这样妈心疼。"

  本来今天苏严礼上门赶人,坚持咬定孩子不是他的,告诉姜婉要留要打随便,反正不可能进苏家的门,他也不会喜欢她。

  可谁知道这么不凑巧,苏父回来了。姜婉便哭着跟苏父求情。苏父爱孩子,对于苏严礼的态度自然是勃然大怒。

  但一向从容且懂得分寸的苏严礼,这会儿是怎么样都不妥协。气得苏父直接动手关他。

  苏严礼对苏母道:"清也一个人住那边,我不放心,您能不能过去替我照看照看她?"

  "可阿婉这边……"也需要她照顾啊。

  苏母有些为难。

  苏严礼诚恳道:"妈,您信儿子一回,她肚子里的孩子绝对跟我没有半点关系。她明知道清也怀孕了,还往我身边凑,您觉得她安了什么好心?"

  苏母其实信了苏严礼一大半,但她毕竟还是怕万一,万一呢?她年纪大了,舍不得看自己孙子出事。而且姜婉哭得可怜兮兮,她到底有些于心不忍。

  苏严礼心里烦躁,他只要不守着傅清也,就觉得不安心。万一她半夜饿了,按照她那种不会麻烦别人的性格,肯定不会找别人帮忙,就得一直饿着了。

  再有,万一想看恐怖片没有人陪呢?

  再或者,家里停水停电,她一个人磕到碰到害怕了怎么办?

  苏严礼觉得自己不出去不行。

  一连想了几天,他每晚都睡不好,一刻钟都待不下去了。

  他直接起身要离开。

  "要去哪?"苏父从报纸上抬起头,冷声道。

  "很显然,我要离开。"苏严礼就这么直接跟傅国山对上了。

  "你以为你能出去?"

  "那您试试能不能挡住我。"

  几个保安,可是谁又敢把苏严礼往死里打?但皮外伤那的确是伤的不轻。

  苏严礼试着抬了抬腿,发现有些抬不起来,他淡然道:"你尽管动手,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我就不会断了离开的心思。"

  苏父声音更冷了:"你要是敢出去一步,你就不再是我儿子,公司里的东西你一分钱都别想要。"

  苏严礼笑了,"只要您别反悔就是。"

  这些对他来说,本来就不算威胁,他也没有那么在意公司了。

  苏父很有权威,最受不了别人挑衅。但今天,他最器重,最引以为傲的儿子,直接给他来了个下马威。

  他也不手软的直接把苏严礼给扫地出了门。卡更是一张都没有给他留。

  "有勇气,我倒是要看看你能撑多久。"苏父道。

  "拭目以待好了。"苏严礼没什么情绪道。

  ……

  这大晚上的。苏严礼开了两个小时的车,回了别墅。

  他从苏家出来的时候,其实没有太多情绪,反而现在离傅清也越近,他反而越有些难以自已。

  苏严礼在看到傅清也的一刻,不由自主的笑了。

  傅清也有点奇怪,为什么他回了一趟家,就傻了。她很快收回视线,继续看自己的电视。

  苏严礼坐在了她身边,喝了她水杯里的水。男人已经很久没有吃饭了,有些脱力。休息了一会儿。又去冰箱里翻出吃的。

  "你事情处理好啦?"她记清楚这个杯子被他碰过了,下回她不会再用。

  "我保证不是我的,只不过结果要出来得晚一点。"苏严礼迟疑了一会儿,道,"就是最近的日子,可能不太好过。"

  她没理解,只感觉到他今天心情很好。

  像中邪了。

  还给她唱了歌。

  几天后,她发现苏严礼变抠了。

  当时她看中了一个大玩具,付款的时候,男人始终不肯出示二维码付款。

  苏严礼有些头疼的说,"要不然,下回再买。"

  傅清也扫了他一眼,心里骂他小气,自己付了钱。

  不止这一件,好几回,抠抠索索。

  如果不是伙食还有保障,她可能真的要生气。

  接下来几天,她看见苏严礼连文件都不处理了,也没有开过会,甚至跟她一起追剧,她以为他就是随意看几眼。没想到在她换了一部剧的时候,他皱眉道:"怎么不看昨天那个?"

  "我已经看完了啊。"

  苏严礼又问了她大结局,说:"你这部别自己一个人看了,我跟你一起追。"

  傅清也:"……"

  好奇怪。

  她跑去问苏晋,"你们公司最近很闲?"

  "忙的要命。"苏晋甚至觉得讲话都累。

  "那苏严礼为什么不去上班也不开会?"

  "哦,他啊。"苏晋风轻云淡的说,"被他家老子扫地出门了,一毛钱都没有给他。除了你住的那套房子,什么都没有了。车子都卖了换钱了呢。"

  傅清也:"……"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