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68章 无限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对于苏严礼这缺钱的事,傅清也可不太相信他没有存款,至少百万左右的零花钱,那肯定还是有的。

  只不过即便这样,她也已经开始考虑,是不是得回去住了,毕竟不是什么稳当收入。

  傅清也在晚饭的时候就提起了这事,"我看我妈差不多也要回来了,我就回去住吧。"

  男人吃饭的动作微微一顿,扫她一眼。

  "你不是被赶出来了,又没有钱。"傅清也可不想弄得他多伟大似的,所有的钱都花在了孩子身上。

  苏严礼淡淡道:"苏家我是进不了,但是我的能力,找工作不难。从家里出来那天,我就谈好地方工作了,月薪五万左右,房子也有几套,大不了卖了就是了。"

  傅清也转念一想,苏晋也不一定就清楚苏严礼外头有几套房,指不定十几套也有。只不过是最近存款不太够而已。

  苏严礼第二天一大早,果然西装革履的跑出去上班了。

  傅清也吃饭出门的时候还撞上他了几次,边上几个同事的着装。看样子他现在也是从事房地产行业的。

  苏严礼跟几个同事在吃饭,几个人对他都挺客气,或许是因为他的名声还有几分影响力吧,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再看他面前摆着的菜,她觉得挺寒酸的,尤其是跟大鱼大肉的自己比起来。

  苏严礼侧目看到她的时候,傅清也朝他招了招手。

  他跟几个同事说了什么,那些人都朝她看过来,但一会儿就把视线收回去了,只有苏严礼抬脚走了过来。

  "怎么一个人来外头吃饭?"

  吃腻了想换换口味呗。

  男人认真打量她点的几个菜,确认无误后才收回视线,傅清也这身板其实不太好养孩子,平常自然就得更加小心了。

  傅清也说:"一起吃呗。"

  "已经吃饱了。"苏严礼看了看她的菜,拒绝道。

  得。

  就不应该白好心,让他吃白菜萝卜得了。

  傅清也带着风凉的说:"这打扮看上去倒是有几分男模的味道了,干的啥工作呢?"

  也不知道是谁前几分钟前确定他从事房地产的。

  "嗯,陪酒。"苏严礼顺着她的话道,"你点不点?"

  "得看你价格。"

  "按分算,一分钟一千。"

  "你还挺能给自己贴金。"她冷哼。

  苏严礼说:"咱俩认识,你尽管点就是,不收你钱,想点什么服务都可以。"

  傅清也就懒得搭理他了,就是不知道好好听家里的话,把她家小滚球的财产都作没了,毫无利用价值,指的或许就是他这号人。

  苏严礼坐了没一会儿,叮嘱她少玩游戏,电脑辐射大。

  傅清也说我从来不玩游戏,男人淡淡的报出一个游戏名,"你当初挺上瘾。"

  那是她当年和苏严征玩的游戏。

  苏严礼连她上瘾都知道?

  傅清也仔细搜索当初的记忆,男人打断她道:"回去吧,我工作去了。"

  "你在哪家公司呢?"

  苏严礼偏头看了看她,沉思片刻。道:"一胜。"

  好家伙,居然进了一家新公司,也不知道是怎么拿到五万的月薪的。估摸着是个销售,拉拉以前的朋友替他涨业绩了。

  ……

  当天下午,傅清也先去见了魏容,跟他谈了她俩之间两年协定的事。然后又看了看自己卡上的余额,百来万还是有的。

  她再三琢磨着,决定给自己找找乐子。

  傅清也去了一胜,点名要苏严礼来给自己服务:"就他吧,我想看看他这个新销售的水准。"

  接待她的那个员工眼神有些怪异。

  "他人呢?"

  "大概在接待别的客人,我去给你喊他。"

  一胜的楼不高,但高层办公室相当的高级,完全不输苏氏最豪华的那间。

  苏父喝了一口茶,道:"还是你这边环境不错,刚刚起步规模小,没有那么人多口杂。"

  苏严礼不置可否,有那个钱,就没有必要降低自己的生活质量。

  "罢了,你有你自己的想法。出来的确能躲一阵他们盯着你,不过过不了多久,一胜但凡做大了一点,还是得暴露。"

  赶苏严礼出来。当然只是做做戏,苏严礼最近发现自己项目被不太知晓身份的人给盯上了,对方显然对他挺熟悉,几个回合下来,他也有点吃力。如果不是为了应对,照顾傅清也这段时间他完全可以给自己放产假。

  所以,他才决定临时换将。

  苏父这枚将上阵,经验足,对方也摸不清楚他的套路,肯定得收敛一阵。而苏严礼自己表面当个闲人,背后来倒腾倒腾一胜,两全其美。

  再者,苏父偏袒姜婉,也能让她暂时安分,感觉她是受到重视的,少闹腾些幺蛾子。

  如果不是傅清也担心喝西北风,他估计这段时间还真打算在家里当个闲人。

  苏严礼这才刚想到傅清也呢,就有人敲门道:"苏经理,傅小姐点名要你去服务。"

  表面,他这个大老板就是个经理。

  苏父笑道:"你这是三全其美,暂时稳住了公司,又稳住了姜婉,还能顺便在清也面前使用一场苦肉计。但你小心,万一被发现,你还是得凉。"

  "等姜婉的事情告一段落了,我就会跟她坦白。"苏严礼说完话,就抬脚走了出去,"当然,她肚子里孩子的来历,还得麻烦您好好查一查。"

  "得,合着我是来给你打工的。"苏父微哂。

  ……

  傅清也在大厅里面等了五分钟,就看见苏严礼走了过来。

  她正盯着一份接待人的西瓜看,不过她不太敢吃了,毕竟她都有先兆流产的迹象了,就算差不多保胎保住了,但她身子骨还是弱。

  苏严礼不太忍心,给她拿了一块只有半个手掌大小的:"来这边玩?"

  "我可不是来玩的,我来买房。"

  苏严礼:"……"

  傅清也一边吃瓜,一边感慨道:"一胜这边水果挺新鲜。"

  又想起苏严礼当初在苏氏,干的最多的事情,就是打压这家新公司,没想到现在居然跑过来工作了。但这也在预料之中,毕竟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嘛。

  不过一胜老板也是个狠角色。居然放竞争对手来上班。当然,也只是放在了销售岗,核心部位没有让他进。

  苏严礼心不在焉道:"想买什么户型?两居室三居室?还是独栋别墅?哪个小区?还是开始考虑学区房了?最近拾光里的秘密,这个新楼盘还是不错。"

  傅清也偏头看他:"一套房子,你能拿到多少回扣?"

  "几万块。"

  傅清也道:"唔,买给我们家小滚球,首付大概多少?"

  苏严礼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淡笑道:"这是来给我刷业绩?"

  "你就知足吧,我这种富婆百年难得一遇。"

  "是啊,让我倒贴都愿意。"

  "得了吧,就你这种穷光蛋,就连身体也是我玩剩下的,你就算想倒贴,那我也看不上啊。"傅清也就是想来看看,他当这种底下员工的模样。

  "玩剩下的?"苏严礼挑了挑眉。

  "我随便看部电影,男主会的花样都比你多。"傅清也早就记不得跟苏严礼在床上的感受了,并且她连一点惦记都没有。

  苏严礼道:"忘了我什么学校毕业的?"

  苏严礼:"我学习能力好。"

  傅清也微微抬起下巴,冷笑:"是谁给你的自信,让你以为还有下一次的?"

  苏严礼识趣的闭嘴了,拌嘴也得懂适可而止。

  但他这么一搅和,买房的心情是被他给折腾没了,傅清也正要回去,碰巧他刚好下班,两个人就一起回去了。

  傅清也稍微晚点的时候,接到蒋慧凡的消息,说曲贺阳问她要不要在一起。

  "你怎么想的?"傅清也问她自己的想法。

  "其实也挺不错,曲哥沉稳,对我们家也挺好。"蒋慧凡道。

  傅清也认真道:"他估计那方面挺厉害。"

  毕竟那款版型,看上去就不是个虚的。

  做女人,当然也得为自己后半辈子的幸福着想,听说那生活过得不和谐的,夫妻之间绝对有矛盾,稍微和谐点的,就算表面不合,心里还是会对对方另眼相待的。

  "那你觉得他跟苏严礼比呢?你说苏严礼大点,还是曲贺阳大点?"蒋慧凡嗓门不小。

  傅清也:"……"

  谁叫她今天手贱开了免提,又嘴巴贱的讨论这种不该讨论的话题。

  傅清也想扇自己。

  苏严礼这会儿都不看手机了,已经若有所思的抬头盯着她了。

  "问的是年纪。"傅清也解释道。

  苏严礼挑了挑眉,说实话大概没有人不知道曲贺阳要年长他几岁,他也在蒋慧凡面前喊了无数回曲哥。问的是什么,他心里有数就成,没所谓说不说出来。

  蒋慧凡道,"不过,曲贺阳心底有人。年轻那会儿,喜欢一个小姑娘。"

  "年轻那会儿而已,我真觉得这世界上,很难有喜欢能保持那么多年的。"她当初还暗恋苏严征呢,现在还不是一点感觉都没有了。

  苏严礼垂下头,不说话。

  等她那边聊得够久了,挂电话了,才开口道:"你真觉得没有喜欢能坚持很久?"

  傅清也想了想,说:"反正我这个人,挺容易变心的。"

  苏严礼没有再说话,两个人很快回去各睡各的,等到稍微晚一点的时候。她突然觉得不太舒服,大概是吃西瓜吃出点问题来了。

  但好在难受了一会儿,就好得差不多了。

  傅清也真的也是烦死了调理身子,调理了这么久,还是容易出这种小毛病。

  要是她早知道,以前绝对不会喝那么多酒的,也绝对不熬夜,有一个强健的体魄太重要了。

  ……

  苏严礼当天晚上,就得到了苏父的消息,当下就往外地飞了一趟。

  他回到了上次和姜婉住的酒店,找到苏父说的那个服务员时。对方的长相还是让他皱了皱眉。

  太普通了。

  但苏父办事他放心,房间里面是没有监控的,走廊上一个单独的监控也做不了什么。这能确定下来一个人,那中间到底花了多少经历,那是相当的不容易。

  服务员看到他的时候有些害怕。

  苏严礼当时发病情绪不稳定,他显然见到过自己比较带有侵略性的状态,也就是说,他认识自己,显然也是认识姜婉的。

  "我想你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苏严礼淡淡道。

  服务员抖着声音说:"对不起,我不该对你女朋友……"

  "那不是我女朋友。"苏严礼道,"她花了多少钱找你那么做?"

  "没花钱。"男人哆哆嗦嗦道。"是她总是一副看不起人的样子,让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所以那天晚上,您喝醉了,她也有点醉,我刚好进您房间收拾,心里头不好的念头就冒出来了,做出了不太理智的事……"

  而且,她很配合。

  所以,他来了三次。

  苏严礼皱了皱眉,没想到姜婉居然是不知情的,但是他现在已经生不出那么多同情心了,人都是自私的,毕竟他的生活,也差点被毁了。

  "她怀了孩子,你跟我一起回去做个亲子鉴定。"苏严礼往桌面上丢了一叠钱,"这个是给你的报酬。"

  ……

  姜婉挺想见见苏严礼的。

  那天苏父把他赶出家门,其实她不太赞同,可是毕竟这不是她的家,起码现在不是她的家,她也不方便说什么。

  第二天,苏严礼回来了。

  只是没想到,他居然还带了一个人。姜婉一开始对他没有什么印象,知道那个服务员抬起头,她才稍微有了点印象,是那个服务员。那天他洒了水,她骂了他。

  苏严礼看了服务员一眼,男人立刻道:"姜小姐,对不起。要是你愿意的话,我不介意娶你,也愿意照顾我们的孩子。"

  "你胡说什么?"姜婉皱了皱眉,看着苏严礼道,"你怎么把这个人带回来了?"

  苏严礼把今天带回来的两份亲子鉴定摆在了桌面上。

  一份是他的。并无关联。

  另一份,就是眼前这位服务员的了。

  姜婉几乎是立刻蹲下去看,越往后看,脸色越来越白。

  "这不可能。"

  "姜小姐,那天的确是我色域熏心了,实在抱歉。"服务员道。

  苏严礼的声音则非常淡:"现在孩子的父亲已经找到了,你就不需要继续在我家待着了。"

  "阿礼,这是假的。"她眼泪直掉。

  "你这是在质疑医院的权威。"苏严礼道,"如果你不走,我只好让人请你离开。"

  "阿礼,你怎么忍心看我嫁给这样的男人呢?我活了这么久。不是为了作贱自己的!"

  "你不停往我面前凑,难道就不是在作贱你自己?"苏严礼冷冷道,"是你让我对你所有的感激,活生生消失得一点都不剩。你要装只想当我姐姐,那就应该一直装下去。一旦越界了,你以为还有机会?想高攀,那也得看背景看人品,你占了哪一样?"

  姜婉连忙回头去看两位长辈,长辈们都是很喜欢她的,只是在她希冀的眼神中,苏母在一旁叹了口气,而苏父悠然自得的喝着茶。

  "这是你孩子的父亲,你要想嫁就嫁,不想嫁就自己决定自己该去哪,总之别在我面前出现。"苏严礼道。

  "如果嫁给他,我的孩子还留着做什么?"

  "原来孩子对你而言只是你上位的工具。"苏严礼毫不留情的戳穿她,"当然,男人不都是你的工具,你前未婚夫对你那么好,在他破产了以后,你还不是说不要他就不要他?没有一个富二代,会娶一个没背景的女人。嫁入豪门。你醒醒吧,眼高手低,最后只会什么都得不到。"

  苏严礼最后几句话,还算是对她的好心提醒。

  他对姜婉,真的是越来越失望。其实当初在他病情最后阶段她要离开,他现在隐隐约约觉得,不过是当初的苏家没有那么有钱,她瞧不上而已。

  要真是这样,那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感什么恩。

  姜婉这会儿已经泣不成声,说:"阿礼,你起码给我找一个不错的人。别让我嫁给他呀。"

  向来在他面前得寸进尺惯了的女人,哪怕到这会儿,也依旧不知收敛。

  真当哪个优质男人有那么好骗?

  苏严礼这会儿也觉得姜婉有些迷之自信了,到这会儿也不愿意放弃嫁入豪门的梦想。

  "别让我再见到你。"苏严礼淡淡道。

  他说完话,没有再留下来,反而不久以后跟姜婉前未婚夫通了个电话,他需要人才,愿意扶持落魄的他。

  两个人的对话不知道怎么的就聊到了姜婉身上,前未婚夫感慨道:"我还被她伤的挺深的,那会儿公司经营不利,我们正要结婚,可是她突然跟我提了分手,怎么劝都没有用。"

  "她怀孕了。"苏严礼淡淡道。

  "不知道谁这么惨。"男人笑了笑,"阿礼,谢谢你愿意支持我。我挺后悔当年没有再坚持坚持,其实那会儿我不急着出国,是姜婉非要离开,说看着你那张丑脸,简直反胃。说每天不得不耐心的照顾你,她过够了这样子虚伪的生活。"

  原来的确没有必要感恩。

  姜婉一直都装的挺好的,如果不是后来慌了。

  苏严礼道:"她嫁入豪门的梦大概破灭了。"

  "那大概也是恶有恶报。"未婚夫愣了一会儿,摇摇头道。

  ……

  解决完姜婉的事。苏严礼才记起还有事情忘记跟傅清也解释了。

  关于那次对姜父的照顾。

  时隔两日,回到别墅,他就跟傅清也说:"以前照顾姜婉父亲,倒也不是我主动的,我本意也就是去看看老人,但护工突然往我手上塞了一碗稀饭,我总不好太过冷漠,才喂了两口。"

  傅清也的心思却不在这上面,她这几天觉得自己状态不太好。

  还有魏容跟她的合同,也让她有些迟疑。

  苏严礼渐渐也习惯了跟傅清也的生活,大概夫妻之间的相处模式就是这样。等孩子生下来,他们的关系只会越来越亲密。

  第二天,傅母回来了,傅清也就马不停蹄的想回去了。

  苏严礼也没有阻止她,亲自送她回去,傅母看到他的时候还挺热情,又是送特产,又是叫他好好注意身体的。

  傅清也酸得要命,也不知道他怎么又让她妈这么喜欢了。

  "你该去哪去哪,别杵我家门口啊。"

  苏严礼道:"我先去公司,晚上回来跟你一起追剧。"

  傅清也没有吭声,她在等魏容过来。魏容说,他需要一个名义上的太太,女朋友,可以演,但是傅清也这种身份的,肯定不会拿婚姻开玩笑。

  所以结婚,才能更好的让人闭嘴,也能给他事业上升期减少负面言论影响。

  傅母道:"你怎么不让阿礼进去坐一会儿?"

  傅清也说:"人家工作忙死。而且他只是照顾孩子而已,关系弄得那么好做什么。"

  魏容也没有让她等很久,苏严礼离开没多久就回来了,当天晚上留下来吃了饭。

  傅清也在饭吃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停下来宣布:"哦,对了,忘了跟你们说了,我跟阿容处了不短时间了,我们打算领证。"

  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让两位长辈都愣了好一会儿。

  傅母情绪有些复杂,"阿礼……他知道么?"

  "我们临时的决定,和他有什么关系?"傅清也抬了抬手上的戒指,"阿容已经求婚了。"

  其实傅清也也有些惊讶,魏容前两天突然好好的问她,愿不愿意嫁给他。

  她开玩笑说他喜欢鸽子蛋。

  没想到魏容瞬间就从身后拿了一枚非常好看的戒指出来,说,小也,咱们暂时凑活一下吧。

  不论是暂时,还是凑活这个词,都让她一点压力都没有。

  魏容就是这样,从来不会给她带来压力,会让她轻松愉悦,并且,他也是她很重要的朋友。他跟傅家是合作伙伴,他位置升了,对傅家也是有利的。

  "叔叔,阿姨。我会对小也很好。"魏容的表情有些严肃,很认真,"我会把她当成自己的命来疼。"

  傅母心情更加复杂了,如果她不知道苏严礼是当初拼了命就自家女儿的少年,她肯定极力赞成。但这会儿她倒也不反对,她对魏容印象也很好。

  傅国山则道:"这是你们自己的事,你们自己看着办。"

  傅清也则是跟蒋慧凡率先说了这个消息。

  "什么?你要嫁给魏容了啊?"蒋慧凡的声音很大,一旁的曲贺阳扫了她一眼。

  傅母回来了,傅清也就不想在苏严礼那里住下去了,一开始确实挺自由。但时间一久,终归有些腻歪。

  当天晚上她率先回去整理行李。苏严礼进来的时候,外头正好又下雨了,她看见他把湿漉漉的西装外套丢在了沙发上,就坐着一动不动。

  傅清也皱眉道:"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湿衣服要丢进衣服篓里,别直接放在沙发上,你怎么总是不听。"

  她走过去拉他衣服。

  苏严礼却拉住了她的手臂,视线往下一扫,就看见了她的戒指。

  很耀眼奢华,魏容显然是下了大手笔的。

  苏严礼今天听到消息的时候,怎么样都不相信。所以他放下了谈到一半的生意,急匆匆就回来了。

  没想到是真的。

  原来希望破灭,是这种感觉。处理好姜婉,他以为他们能安稳下来了,没想到她根本没有想过跟他在一起。

  他心都碎了。

  她不喜欢他。

  苏严礼声音沙哑的说:"你既然没打算一辈子管我,就不要管我了。"

  傅清也顿了顿,后退。

  她想了想,说:"能管你一辈子的,是你老婆,不是我。我也要走了,衣服你自己看着放吧,很感谢你这段时间以来的照顾,以后孩子不会不认你这个爹的,放心。"

  苏严礼说:"这么久,我都做得不好么?我甚至,没有回来晚过一次。"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