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69章 失策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傅清也在苏严礼照顾孩子的问题上,没觉得他做的有什么不好的地方。甚至也也算是尽心尽力了,她在他各种细致上,虽然偶尔嫌烦,但是还是认可他的尽职尽责的。

  她想了想,道:"你不错,所以我不阻止以后孩子认你。你有你自己的事,现在跟家里又闹冲突了,赚点钱也不容易,所以我就不打扰你了。"

  苏严礼配合她生活,其实并不容易,他不喜欢看无脑剧,也不喜欢吃那些她吃不掉的东西。

  可他在用心。

  他以为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却没有想过,用心也只是蚍蜉撼树,感动的也只有他自己罢了。

  苏严礼坐在沙发上不吭声。

  傅清也的行李箱很大,从楼上提下来并不容易。她看了眼男人,道:"能帮我提下去一下子吗?"

  苏严礼原本垂着的头,抬起来看着她,眼底有几分淡泊的伤感。

  傅清也愣了愣,没有再叫他,只自己尝试着把箱子从楼梯上提下去。男人自己却站了起来,两步三步快步走上来,一只手就把她拎不动的箱子给提了下去。

  男女之间的力气差距多大。

  其实有个男人在身边,还是挺有安全感的。

  傅清也一边跟着下去,这下也不好意思叫他送,自己打电话联系了家里的司机。

  苏严礼听着她讲电话,站在一旁没有动静。

  接下来的时间气氛其实是有些尴尬的,傅清也太没有事情做了,就把他沙发上那件湿掉的外套拿起来扔进了衣服篓里面。

  再等她抬头,发现他一直盯着她的戒指看。

  "其实也不是特别贵,可能还没有你的戒指贵。"傅清也有些尴尬的捏了捏手,她跟魏容也就是暂时假结婚,戴着戒指出来她总感觉有些不适应。

  苏严礼垂眸,淡淡说:"我能给你更好的。"

  傅清也假装没有听见,说:"对了,你怎么戴着戒指啊?是因为好看吗?"

  男人猛地抬起头盯着她看,犹豫了一会儿,朝她伸出手,语气有些迟疑和不自然,"你要看看吗?"

  那只手,真的很好看。

  傅清也在认识苏严礼之前,一直认为男人那么粗糙。手啊这种部位是比不过女人的,后来才知道男人可以更美。

  她摇摇头:"不看了。"

  苏严礼不知道自己是失落,还是松了一口气,他又开始沉默了,在傅家车子过来之前,他的手机响了很多次,他一次都没有接。

  傅清也也不好意思管太多,在看见司机来了以后,提着行李说:"那我走了啊。"

  她说完话转过身,但是没想到男人居然从她身后抱住了她,傅清也挣了挣,可他力气用的相当大,她并没有成功。

  傅清也这时才知道,原来他身上已经湿透了,只是今天的衬衫不显色,湿了也看不出来。

  "姜婉的事,我真的真的对不起你,我不算个好男人。"苏严礼声音带着几分撕裂的沙哑。"但是我已经跟她说的很明白了,以后我也不会再见她的。以后什么事情,我都会相信你,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别嫁给魏容了行不行?"

  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男人补充道:"我也不该跟你说我在一胜上班,我跟你坦白,我骗了你,一胜也是我的。但是我不是故意用这种方法骗你的,我只是为了家里公司。当然,有一部分还是为了博取你的同情。"

  傅清也震惊了。

  一胜是苏严礼的这件事,她可是从来都没有想过,毕竟那是苏家公司的对家呀!

  苏严礼自己针对自己?

  傅清也想不明白了,只能说人家做生意的男人智商跟自己不在一个梯队上,人家真的是天生就是做这一块的料。

  她叹口气说:"我要走了。"

  "你嫁给魏容,以后连孩子都不会认我。"男人道。

  "不会的,你儿子就是你儿子。"

  "魏容怎么可能放任你跟我亲近?"

  孩子亲近了,傅清也势必也会跟自己保持亲密的联系。

  在傅清也眼里,魏容或许是一个好朋友,可是他无比清楚他打了什么样的心思。相比起苏严征,魏容显然难搞很多,他更加不动声色,且不莽撞。

  苏严礼:"你的孩子生下来,就得挂在他名下,当成他儿子。他为了自己的名声,也不会让孩子经常更我见面的。"

  他说的惨兮兮。

  一半真惨,一半苦肉计。

  本来以为就快要能抱着老婆孩子睡觉了,没想到却是暴风雨,被一个男人捷足先登了。

  门外的司机看见自家小姐被纠缠了,无比想上来帮帮忙。

  他家小姐是谁都别想欺负的。

  哪怕是苏严礼也不行!

  不过还没来得及抬脚,傅清也就说:"你先放开我。"

  苏严礼顿了顿,选择当做没听见。

  傅清也就不做声了,也不动,渐渐的他感觉到了她的态度,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放开了她。虽然舍不得。但是再不放开她,恐怕真要生气了。

  "我跟魏容的事,已经公布出去了。"傅清也说,"我不能让他难堪,还是那句话,咱俩早就过去了,我对你一点感觉都没有,当当朋友,偶尔见个面,难道不好吗?"

  苏严礼并不愿意接受当朋友这一点,可他知道他再犟下去,她就得甩脸色说朋友也不需要做了。

  傅清也是干的出来这事的人。

  毕竟她的思维跟一般女人还是有些不同。

  他勉强稳住自己,笑着说好:"那我还能经常去看孩子吗?"

  "也别太频繁了,外头人撞到会说闲话。"傅清也说,"你就偷偷来,偷偷走。"

  做贼呢。

  "……"苏严礼说:"好。"

  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傅清也待不下去了,她耽误的时间已经很久了,司机帮她提好行李箱,上车以后,司机看着后视镜,只觉得男人眼睛似乎有点红,还伸手擦了下眼睛,不知道是不是在抹眼泪。

  ……估计不是。

  司机绝对不相信这个从自家老板头上薅了很多羊毛并且心狠手辣六亲不认的男人会是这么脆弱的人!

  傅清也回了傅家以后,就又开始了管束比较多的生活。

  傅母可不像苏严礼那么好说话,她是绝对没有资格挑食的,只能吃特定的饭,不像苏严礼半夜还愿意出门给她买小吃。

  "妈,你也太不好说话了,我在苏严礼那儿,我吃的比回家自在多了。"毕竟差距太大了,让她落差也大。

  傅母道:"你自己要回来的,怪谁?"

  傅清也:"……"

  得。

  她无言以对。

  但傅清也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苏严礼就上门来了,给她送了饭。

  魏容也在,两个男人面对面坐着,都像看不见对方一样。

  傅母在旁边尴尬极了。

  这两个男人吧,一个她女婿,一个未来她外孙的爹,这多想她女儿养了两个男宠似的,还都是那种眼高于天,平常都不理女人的,家财万贯的男宠。

  苏严礼见她下来,就把饭递了过去:"我听阿姨说你吃不管家里的饭菜,我就趁着中午休息给你送过来了。"

  他把包装打开。作势要喂她,傅清也避开了,说:"我自己就可以。"

  苏严礼的手不易察觉的顿了一下,没有坚持。

  而她每吃两口,一旁的魏容就走了过来,"午睡怎么睡了这么久?"

  他一边说话,一边自然而然的把她手里的饭勺给抢了过去,傅清也迟疑了一会儿,没有拒绝他喂自己。

  苏严礼在一旁直直的盯着他俩。有些愣神。

  傅母连忙打圆场道:"阿礼,中午也留下来吃饭吧。"

  一个也字,让他清楚魏容肯定是留下来的。他也不想走,但是他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傅清也就一个眼神扫了过来,男人有些心酸,他也想得到跟魏容一样的待遇。

  可是他知道他没那个资本,他得乖。

  苏严礼平复了一下心情,客气道:"不了,我公司那边还有点事情。改天我在过来。"

  他说完话就走了。

  只是走到门口,还是忍不住回头,正好魏容也抬起头来看他,两个男人就这么对视上了。

  谁也不让谁。

  两个人态度都挺强硬。

  但两个人都是那种表面上看起来还算温和的人,各自强硬的不动声色。

  做生意的男人嘛,想到的最好办法就是。

  整对方一笔生意。

  两个男人不约而同的想。

  傅清也浑然不觉,只觉得苏严礼的饭送的不错,而魏容喂的贴心,这顿饭比她老母亲吃得要尽兴多了。

  苏严礼送了第一顿饭,就有第二顿饭。

  这次魏容不在。

  傅清也觉得他来的稍微频繁了一点,不太满意。

  但饭很香。

  傅清也想着就算了吧,也可以说他是来跟她爸谈生意什么的,今天这顿算是她这一个星期吃得最多的一次,吃饱了心情好,她甚至愿意送他出门。

  苏严礼打心底有些受宠若惊,他当然不会拒绝,但是两个人沿着小路没有走一会儿,突然从一旁冒出个人影。

  傅清也没有做任何心理准备,整个人往后退了好几步,差点摔倒。

  还好苏严礼眼疾手快的扶住她了。

  "你还跟着我做什么?"男人声音冷到不行。

  姜婉看了看傅清也,她被养得很好,白白胖胖的,反观自己,根本就没有人照顾,同样是孕妇,差距让她又嫉妒又酸。

  这些本来应该都是她的。

  姜婉也不想想,傅清也光是自己家背景。就足够被照顾的这么好了,其他人的照顾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所以说女人呐,还是得靠自己的背景。

  但姜婉显然是想不通这些的,她认为傅清也的一切都是苏严礼给的,是她抢走了本来应该属于自己的享受。

  "阿礼,你怎么可以一点都不管我。我日子过得好难,那个男人是在犯罪,你应该帮我把他抓起来教训一顿。而不是让他娶我。"女人哭得好不可怜。

  但年纪摆在这儿。加上这几天也没有打扮过自己,只是半老徐娘,没有了见我犹怜的味道。

  傅清也的脸色白了白,有点反胃,她想松开苏严礼刚刚因为扶自己而我住自己的手,可男人没有让她走一步。

  "我说过让你别来打扰我了。"有傅清也在身边,苏严礼只会更加冷漠,"你觉得那个男人在犯罪,你为什么不敢告他?那天事情究竟是怎么样的,你以为我不清楚?那天那瓶酒,我只喝了一点,才醒来却是空瓶,那是谁喝了,你么?你会喝加了料的酒么?"

  十万一瓶的红酒,就被他这么丢了,服务员当然舍不得,趁机偷喝了两口。

  这显然不是一个合格的服务员,但。他也是受害者。

  他说自己控制不住邪念,他却没有想过,自己是喝了不该喝的。

  何况,姜婉配合。

  只能说她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报应这东西,挺邪乎。

  "他该告你才是,我也能告你。"苏严礼阴鸷道,"给你选的方式,已经是对你仁至义尽了。"

  傅清也是从来没有见过苏严礼用这么凶的语气说话,脸色白白的。也被吓到了。

  姜婉脸色比傅清也的还要白。

  她的确是因为那瓶酒,不敢告服务员,因为那瓶酒的东西,是她让他一个同事加的,万一他们关系不错,她怕暴露。

  傅清也说:"我要回去了。"

  苏严礼防贼似的防着姜婉:"我送你。"

  他直接给傅清也来了个公主抱,傅清也一开始忘了挣扎,过一会儿才记起来:"你放我下去,我自己走。"

  "我们起码也是朋友对吗?朋友之间帮助一下合乎情理。"苏严礼缓和了一下语气,心中沉思姜婉是怎么跟踪他的,居然跟到了傅家来。

  阴魂不散。

  他想了想,又叮嘱傅清也道:"这段时间你一定要非常小心,她不是个好人,看到她一定要离她远点,知道吗?"

  傅清也心道,你前段时间还叫人姐姐呢,现在转头就冷漠成了这个样子。

  苏严礼看了她好一会儿,说:"又不这样对你。"

  "谁知道呢?"

  男人看上去也是善变的动物。

  男人心。海底针呐。

  苏严礼的求生欲可没有那么不强,今天对姜婉,还有一部分就是在她面前表现,所以他冷的比平时还要卖力。

  傅清也吐槽归吐槽,但是苏严礼的话她还是全部都听进去了,平常出个门那是小心到不行,生怕姜婉某一天跟那天一样扑上来。

  她肚子比她大,还真不一定逃的开。

  往后几天苏严礼就没有上门了,傅清也还是偶尔觉得肚子不大舒服。傅母听她经常喊不舒服,就开口问道:"是不是身体有什么毛病?"

  傅清也没多想,表示自己健健康康。

  这小日子,滋滋润润,一个月转眼过去。

  孩子快满三个月的时候,苏母上门来做客了。尽管她什么都没有说,但明眼人知道她因为什么来的。

  苏母看着傅清也的眼神那叫一个慈祥,恨不得掏心掏肺,一边问她喜欢什么,一边又道,"什么时候去阿姨家玩啊?阿姨给你包一个大红包。"

  没过多久,苏母电话就响了,那边苏严礼回了苏家,打算让她去他别墅吃个饭,讲讲傅清也的情况,但他哪里知道苏母已经忍不下去了,自己上门来瞧了。

  有孙子在,她对苏严礼也不太热情,甚至还有点烦苏严礼这电话打的不是时候,她还没有跟傅清也说几句话呢。

  "挂了,挂了。"苏母不太耐烦道。

  苏严礼:"……"

  等挂了电话,苏母又笑眯眯的看着傅清也:"等孩子生下来,我带,你就负责吃吃喝喝,我保证一下子不烦你。"

  傅清也看看傅母,有些不好意思道:"孩子我们决定我们傅家自己带。"

  苏母太舍不得了,她两个儿子,一个从小不在身边,另一个又从小乖巧不闹事,她就没有享受过带孩子的乐趣。本来以为自己自己终于有机会了,没想到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但她也尊重傅清也的决定,毕竟生孩子不容易,得给孩子母亲尊重,她理解道:"那我就抽空来看看孩子。"

  苏严礼那边从苏母的态度,很快判断出她去了傅家。于是他拿了车钥匙,也去了傅家。

  苏母不气傅清也,但是埋怨苏严礼,要不是他当初态度差瞧不上人家,她的孙子还有傅清也她就能接回去照顾了,所以这下看到他,也没见的多开心。

  "您怎么过来了?"

  "我来傅家,还需要跟你报备么?"苏母冷冷的哼一声。

  苏严礼:"……"

  傅母打圆场道:"我跟你妈先聊聊,你跟清也先出去逛逛。"

  傅清也走路的时候。想起自己经常性不舒服,随口提了一句:"我妈问我身体好不好。"

  "不舒服?"

  傅清也摇摇头:"是孩子总是不好。"

  苏严礼起先没有什么反应,走了几步以后,脸色猛地一变,他的冷汗在瞬间就起来了,有些头疼的按了按太阳穴。

  "清也,我得跟你讲一件很严肃的问题。"男人讲话的语气都不太稳,或者说,连保持冷静都做不到。"可能……是我的问题。"

  傅清也一顿。

  "躁郁症,是遗传病。"他只顾着开心她怀孕了,却忘了自身的问题。

  苏严礼无比后悔自己的失策。

  而傅清也,已经怔住了,然后她吸吸鼻子,眼泪就掉了下来。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