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71章 是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傅清也提着婚纱的裙摆,怔怔的看着面前有些面目狰狞的女人,好半天才找到了自己的声音:"我是苏严礼的白月光?"

  怎么可能?

  傅清也说:"姜婉,你说话也得有点依据,苏严礼当初有多讨厌我,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有谁会那样对自己白月光的?"

  "那你觉得他为什么讨厌你?"姜婉冷冷的笑,只是脸色难看,"他为什么会叫你月牙?你装什么,你跟他要是之前真没点什么,他会总是记着你说他丑,还说月牙不要他了,他能永远对着窗户看月亮吗?"

  傅清也脑子里飘过很多东西,很多很多。

  记忆中的那个少年说,我叫你月牙吧。

  --为什么?

  --因为我感觉月牙好单薄,像你。你好像很需要保护。

  --哦。

  --还有,我看见月亮,就会想起你。我……会保护你的。

  傅清也眼神有些恍惚,面前姜婉的脸色也慢慢变得迷糊了,她甚至不太看得清她的五官。而她却能看见姜婉身后那面大镜子上的自己,面色很白很白,几乎能跟面前的墙壁融为一体。

  希望不是她想的那样。

  怎么可能呢?

  如果是苏严礼,他有什么理由不承认?反而让苏严征取代了他的位置?

  "傅清也,厉害还是你厉害,一边吊着苏严礼,说他丑,说他没用,一边又跟苏严征玩暧昧,很得意吧?"

  "你胡说。"傅清也摇摇头,"我没有,我没有做过这样的事。"

  姜婉学的是心理学,三下两下却已经将她看破:"你视线不敢直视我,双手握着,你在心虚。傅清也,你只是不敢承认罢了。"

  傅清也一直知道,姜婉很会抓别人的心理,她确实也有些被她说得动摇了,但这只是她的手段不是?

  姜婉想要苏严礼而已,她为什么要被她掌控住?

  傅清也深吸一口气说:"我不觉得我对不起苏严礼。"

  姜婉又说了很长一堆。她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了,傅清也觉得自己哪哪都不舒服,全身难受的厉害,她有些头晕,她想逃跑,一点都不想在姜婉面前站着了。

  事实上,她的确没有多留。

  本来傅清也应该是要把婚纱换回来,下去给婚纱店的店员提意见的。但她却恍恍惚惚的直接穿着婚纱要往楼下走。

  "他那副鬼样子,被你诋毁到自卑,你还不觉得亏欠么?"姜婉在她身后有些讽刺的说。

  "我没有做过什么。"

  傅清也只想赶紧到楼下去看看魏容,可她刚走出换衣间的门,就看见苏严礼没什么情绪的靠着门站着,脸色很淡,淡到什么都没有。

  他平常给人的感觉,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相当温和,这副样子却很冷。很淡很淡的那种冷,好像没有什么的样子,却让她在大夏天瑟缩了一下。

  "你怎么在这儿?"她勉强笑着问。

  苏严礼扫了她一眼,没有吭声。

  傅清也不喜欢他这样,也不喜欢这一份压抑感,她垂眸说,"我要下去了。"

  苏严礼这才直起身子,不咸不淡道:"我带你下去。刚好有空,过来看看你穿婚纱的样子。"

  他在下楼时,回头阴冷的看了姜婉一眼。

  女人抖了一下,这才想起来,他告诉自己,自己不能单独找傅清也的。

  魏容原本跟人在谈婚纱的事,只不过在看到傅清也整个人不太对的情绪,脸上的愉悦浅了下去,看了看苏严礼,才道:"怎么了?"

  傅清也在他面前转了一圈,笑:"好看吗?"

  "好看。"魏容道。

  真的好看,哪怕肚子里面带货,也比很多人要好看许多许多,大概这就是天生的美女吧。

  傅清也笑得更加好看了,店员问她有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她摇了摇头,这才想起自己把婚纱穿了下来。

  "我去换回来。"

  傅清也其实有些担心姜婉还在的,她要是还在的话,她一定把胡说八道的她赶走。但是还好,她上楼的时候,姜婉已经不在了。

  她松了一口气,正要伸手去拉裙子背后的拉链,却有一只手给了她帮助。

  傅清也说:"谢谢。"

  "不客气。"

  她这才知道是苏严礼。

  男人没有跟以往一样哄她开心,但是手头上却依旧在帮她的忙,在她麻木的换上自己的衣服以后。她才听见苏严礼随口反问道:"你真觉得,你没有做错什么?"

  傅清也想说,她说的是没有做过什么,可她的确觉得,自己没有做错什么。

  只是她后知后觉的发现,他的突然开口,像是在证明着什么似的。

  苏严礼双目幽深,带着点难以形容的神色。

  有点心寒。

  再或者说,失望。

  傅清也脸色又白了白,顷刻间有很多话埂在喉咙里,却什么也说不出口。憋了半天,说:"我不太舒服。"

  苏严礼微顿。

  傅清也摸了摸肚子,重复了一遍,说:"我不舒服。"

  男人的脸色瞬间紧绷,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将她打横抱起,下楼慌忙往医院去。

  魏容也随后跟上来。

  ……

  医生说,傅清也动了胎气。

  今天她的情绪波动很大。

  苏严礼看傅清也的眼神更加复杂,却什么都没有提过,只是每天一如既往的照顾她,替她安抚傅母。但是却很少开口跟傅清也说话了。

  要不就是,问她饿不饿,渴不渴,想不想吃东西。以及一些身体健康方面的事情。

  傅清也几乎可以肯定,姜婉的话至少不是所有都是假的,可是苏严礼怎么可能跟她有过联系呢,她明明认识的一直就是苏严征。

  两个人从一开始的打游戏,到后来的qq聊天,再然后她知道那个是苏严征,而且苏严征每天也很自然的喊她月牙。

  傅清也被绕晕了,被烦死了。

  苏严礼闭口不提这件事,也让她相当的心塞。等到在医院躺的第三天,她终于有些忍不住了,坐在病床上跟正在给自己冲奶粉的苏严礼说:"那天姜婉说的话,我们聊一聊吧。"

  "没什么好聊的。"

  苏严礼已经打算不跟她计较以前的事情了,也希望她不要再提起来,不管她有没有觉得她做的不对,他都甘愿让这段回忆直接过去。

  傅清也愣了愣,没有再开口。

  只是有些东西一旦埋下了种子,发不发芽那就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傅清也养完身子回去的那天,几乎是立刻就去登了自己好几年都没有碰过的账号。她一开始还把密码忘了。申诉了好久。

  最开始,她看的是qq。

  上面除了自己不用这个号以后,苏严征找自己的那些消息,所有的消息又甜又美好,简直想是一对甜甜的小情侣。

  她看着看着,过去的青涩让她忍不住抬起嘴角,原来她曾经也这么稚嫩过,时间真是最能够改变一个人的东西了。

  可是很快。她想起了那个授权的游戏账号。

  等到上号以后,她发现了许多条未读的消息。

  映入眼帘的最后第二条是:我也会让你试试,被抛弃的滋味。

  最后一条是:我会让你失去一切。

  傅清也盯着这两条消息开了许久,她看出了不甘,以及浓浓的恨意。

  而她往前翻了翻,才发现未读消息有那么多。

  ?你回回我消息吧。?

  ?别这么残忍。?

  ?他有那么好么,我会好起来的,不会比他差。?

  而自己的最后一条消息是:我不想再玩这个游戏了。

  这些消息的时间。在自己刚刚和苏严征快起来的时候。

  傅清也几乎是立刻区分开了这不是一个人,不然不会一个那么痛苦,一个还和自己聊的那么开心的。

  "清也,别盯着电脑那么久。"傅母见她半天不从房间里面出来,只好自己上来盯着了。

  然而傅清也只是沉默的关了电脑。

  傅母在跟她闲聊了几句以后,叹口气道:"我看你这三天两头总是吃不消,你得做好打算,妈觉得这个孩子有点悬。"

  傅清也突然间就被炸醒了,抱住自己说:"不会的,我们家小滚球才不会舍得离我而去呢。"

  傅母笑了笑:"怎么你这小姑娘,还这么有母性,妈只是叫你做好准备,当然,全家都会用心照顾你的。再不济,苏严礼紧张孩子紧张成什么样子,有他在,妈觉得挺放心的。"

  光是这么提到苏严礼,傅清也几乎是立刻想起了那最后的几条消息。

  ?我会让你一无所有。?

  可是即便当初她不理他了,也对他说过很多过分的话,可是她并不知道啊,她不知情,凭什么把问题都算在她头上?

  傅清也今天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

  她又想起苏严礼第一次见到自己的眼神,他假装不认识她,懒洋洋的在整理着马鞍。可是对于她的示好,他分明是不屑的。

  还有……一种浓浓的疏离感。

  他一开始明明把目标锁在单媛媛身上,可是他一边却还是吊着自己,看她难过,看她被蒙在鼓里还舔狗一样的跟他示好。

  看,你在舔当初你看不上的那个丑八怪。

  他让她觉得自己似乎得到他了,可是又没有。

  而苏严礼也曾经无数次的针对自家公司,甚至傅清也的父亲。都不得不在他面前败下阵来。

  那他有躁郁症,却让她有孩子,这个孩子,会是这样吗?

  傅清也一边想着,一边无声掉眼泪。

  她后知后觉的记起,她曾经无数次感受到了他的恨意。感受最明显的,就是冲浪那次,她不会,掉进水里了,他却无动于衷。

  以及,登山那次,他对自己也相当冷漠,几乎没有对她伸出援手。

  原来,原来。

  也不知道发了多久的呆,她的手机突然响了,苏严礼语气平常的问她生活上的几个问题。

  傅清也的沉默。让正在看文件的苏严礼动作顿了一下。却也沉得住气,没有开口。

  他隐隐约约猜到了什么事,姜婉既然在他意料之外的扒开了那层皮,那么他们当然怎么样都不可能无动于衷。

  这件事,终究是要被摆上台面的。

  傅清也沉默了很久很久,才开口道:"那个游戏上的所有消息,都是你发的?"

  "嗯。"

  "那么,最后那一句。会让我一无所有,也是你发的?"

  男人微微一顿,终于有些不安,"嗯"了一声。

  这没法辩解,的确就是他。

  苏严礼觉得自己应该开口解释两句什么,比如发归这么发,不过也就是浅浅的威慑而已,他只不过是想让她乖乖的回来,说白了就是外强中干的纸老虎。

  要说唯一真的,那就是在他渐渐康复回来以后,告诉自己要远离傅清也。

  这个他做到了,还相当成功。

  比如大学刚毕业那会儿,家里要他跟傅清也联姻,被他不动声色的拒绝了,毫不留情。

  再比如,傅清也追自己。

  他那会儿。无动于衷。

  甚至能淡定的告诉自己,她是别人的女人,也很有可能是自己嫂子。

  傅清也在听到苏严礼的话以后,无声的笑了笑,才轻飘飘的开口问道:"那你现在做到哪一步了?"

  苏严礼猛地从位置上站起来,旁边的下属都一脸奇怪的看着他。

  男人这会儿只觉得更加不安了,这种不安让他很难继续安心的把会给开下去。而这段时间在一胜,他本来花的心思就不多。干脆直接宣布不开了。

  "我没……"

  傅清也道:"可是我有什么错?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甚至不知道那个时候你跟苏严征是两个人,我一直都觉得,qq上和游戏里面,都是一个人。我无心的举动,为什么我得承担全部的责任?"

  她完全就是无心之举。

  苏严礼却皱了皱眉。

  "你不知道不是一个人?"

  傅清也却一点都不想解释了,苏严礼是受了委屈的那一个,难道她就不是吗?

  她分明,对此一无所知。

  她挂了手机,尽管此刻还是很恍惚,一开始跟自己聊天的那个话少的少年居然是苏严礼,而后来变成了话多的苏严征,她还以为只是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熟了,才会有这种变化的。

  这生活真是太棒了,她什么也没有干,居然还被报复了。

  ……

  苏严礼此刻内心的动荡不比傅清也。

  因为从他第一次从苏严征嘴里听到傅清也月牙的名字时,他说是傅清也让她这么喊的。

  而且,他也从来都不知道,原来苏严征聊天应用的也是这个qq,因为他跟他的同学,或者是其他人,用的都是另外一个账号。

  通过第三个人传达的消息有多少偏差,他这次算是领教了。

  苏严礼一直因为,傅清也在语言上各种说他不好看,放大她的缺点,以及最后的离开,都是觉得他这个人不怎么样,是把他当成一个逗趣的玩具。

  后来她找到更加有趣的,就把他随手给丢了。

  苏严礼给苏严征打电话的时候,声音冷得跟淬了冰一样:"你明知道傅清也是认错人了,为什么还要装出一副,全天底下她当初最爱你的模样?"

  两兄弟已经有很久没有联系过。

  没想到再次联系。不是叙旧,而是另一个矛盾点。

  苏严征抽了口烟,痞痞的笑道:"她是认错了人,但是喜欢的谁,不一定就是你。跟你聊天的时候,她可能只把你当成一个朋友,或许有过短暂的好感。可是后来她暗恋的人叫做苏严征啊。"

  男人想起这一点,还有些得意。又有一些物是人非的可惜,最后只淡淡道:"哪怕她认错了人,但是后来她在学校偷看的,暗恋的,都是我。"

  苏严礼抿着唇不说话。

  从他额头上跳起的青筋来看,显然是动怒了。

  苏严征那边还在可惜,他那时候不知道傅清也就是月牙,不然。哪怕是将错就错,那他们可能也已经修成正果了。

  毕竟错误,也可能是一种缘分。

  可惜他就是不知道她是月牙。

  苏严礼不想再探讨这个话题,他想要的不过就是从苏严征嘴里听到,傅清也的确是把他们当成了一个人,而不是因为有了苏严征,而故意冷落他,嫌弃他丑。

  这会儿事情是解释清楚了,但依旧相当有的头疼的。

  苏严礼想起自己最后留的那句"我会让你一无所有",就想动手揍自己,没事放狠话,根本就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谁知道放给的对方什么时候看见消息。

  男人几乎是立刻往傅家开车过去。

  ……

  傅国山回来,就是一副脸色不太好的模样。

  傅清也一看他这样子,就知道这是家里公司又出问题了。本来她没有怀孩子,还打算一展宏图的,但是就是这么巧合的,她怀孕了。

  "这次公司的事情,爸一时半会儿居然想不到是谁在这么针对我们。"傅国山看到最近被截胡的无数个项目,一个头两个大。

  关键对方他听都没有听说过。

  傅清也却想起一胜。

  苏严礼有一个一胜,肯定就还有其他公司。

  她感觉是他干的,毕竟他想让她一无所有。

  "是苏严礼。"傅清也道。

  刚刚从门口进来的男人,脚步打滑了一下。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