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72章 酸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傅清也说:"一胜是苏严礼的。"

  傅国山微微惊讶。

  行业内都在猜这个"后起之秀"背后的人是谁,没想到居然是苏严礼。

  一胜都是苏严礼的,谁又能保证他身后到底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呢?

  傅国山若有所思。

  眼看着这把火就要烧到自己身上来了,被揭了老底却不能发作的苏严礼连忙在背后澄清道:"不是我。"

  傅清也在听到他的声音以后,回头看他的眼神有些许复杂。

  "我不会对你做出这种事情的。"苏严礼的态度诚恳到不能再诚恳,盯着傅清也道,"我以前,是因为生气说出过要你一无所有的话。但这就像是小时候,问别的小孩要吃的,人家不给,就放狠话要人家等着是不是一个道理?"

  傅清也抿着唇不说话,男人又补充道:"不然,我为什么告诉你,一胜是我的事情?"

  假如真要想针对她,就不会把自己的老底掀给她看了。

  傅国山挑了挑眉,没有再待下去打扰他们了。

  毕竟是孩子亲爹。苏严礼再怎么针对,财产还不是他外孙的?这么一想,他确实没有对傅清也那样子的理由。

  至于傅清也为什么这么说,孩子自己大概是有自己的问题,那就得他们自己去解决了。

  等傅国山一走,苏严礼就赶紧走到了傅清也身边,"对不起,我当初一直觉得,你是因为苏严征更加有趣,才抛下我去找他的,所以你在我眼里,人品不怎么样,之前才会那么排斥你。"

  而且,她无意中的那些嫌弃的话,正好踩在了他的伤口上,让他更加沉默和自卑,更加不愿意见人和孤僻。

  最后压死骆驼的只是一根稻草。

  看似只是简简单单的语言问题,确实几乎让他整个人崩溃。那种人在僵局下的自我否定,是普通人理解不了的。

  他说,"但即便这样,我还是选择把之前的事情放下了,在计划要孩子的时候,我是真的想跟你在一起。"

  傅清也皱眉道:"所以后面你说只当普通朋友的事,难道是假的?"

  苏严礼不做声了。绕过了这个问题:"你去登录游戏账号了?"

  "你说呢?"傅清也不太耐烦的说。

  她跟苏严征,用的是qq,而跟苏严礼,全部是在游戏里的界面聊得天,不登游戏怎么看见聊天记录。

  傅清也光是想想自己以前叫苏严礼丑八怪,还嫌弃他游戏打得不好,就觉得这是相当惊悚的一件事。何况她后来追求的,还是当初那个沉默寡言的少年。

  "那个号,我也留着,苏严征后来也不登了,现在在我这儿。"苏严礼道,"我也一直以为,你们当初聊天的不是这个qq。"

  但凡他知道苏严征用的是这个号,他也不会就那样一股脑的认为她就是丢下自己了。

  可对傅清也而言,她对那段过往没有什么在意了。无论是苏严征,还是苏严礼。当初都只是回忆而已,而早就没有了当初的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傅清也之所以去上号,只是为了得知真相。

  她之所以有情绪波动,也是因为自己受了委屈,不想自己白白背锅。

  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感受。

  唯一不同的是,她对于苏严礼当初对自己的冷漠以及那些人渣事,稍微理解了一点。

  既然苏严礼没有要她不好过,她就根本不想探讨过去。

  傅清也想了想,说:"既然说开了,那就这样了。"

  "这样?"

  苏严礼觉得这样子不够,她没有犯过一点错,是他伤害了她,他想为自己当初的所作所为负责,想要补偿她。

  得知傅清也当初没有丢下自己,他心里就柔软的一塌糊涂。

  "对,就这样。你别胡乱找我一个清白的算账,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傅清也风轻云淡的说。

  苏严礼微愣,认真的打量着她的脸色。

  同样风轻云淡。

  苏严礼慢慢意识到一件事情,他的满心欢喜,对她来说可有可无的。之前的事,无论是苏严征,还是自己,对她来说没有太大的区别。

  他喜悦的心情渐渐消散了下去,只是看着她。

  "但是我也得跟你说一声对不起,我不该人身攻击你,说你丑,说你各种不好。"苏严征那段时间说过他家人生病了,指的大概就是苏严礼,而自己的那些话,就算只是玩笑逗他,也给他造成了不少的影响。"

  苏严礼没有应。只说:"你当初还说过,要是我没人要,你就要我。"

  傅清也深情恍惚了片刻,然后摇了摇头,说:"我不记得我说过了。"

  何况,说一句话,有什么可当真的?

  她记得自己跟好多弱者都说过,愿意保护他们一辈子。

  傅清也要是没有猜错,她只是见不得人被欺负而已。

  苏严礼抿着唇不说话。

  两个人的气氛有点尴尬,苏严礼原本满腔热情,都被浇灭了,火焰遇到的如果是冷水,注定燃不出熊熊大火。

  傅清也沉思了片刻,只道:"我不知道一胜是你的底牌,你放心,以后我不会再随便跟人提起。"

  "嗯。"

  苏严礼淡淡道:"不用觉得对不起我,我没有怪你。"

  她不是故意的,她在他心里早就没有一点罪了。唯一不好的是,她不喜欢他。

  苏严礼今天无比清楚的认识到了这一点。

  傅清也不喜欢他。

  她对好多事情看上去不会处理,其实就是不在意,因为他对她而言,并不是一个重要的人。

  苏严礼到酒吧的时候,喝了不少酒,不过慢条斯理,整个人看上去状态也还好。

  如果不是曲贺阳跟他说话,他侧目过来看自己的眼神太迷离了,曲贺阳也不知道他原来醉了。

  "心情不好?"男人道。

  苏严礼扯了扯嘴角:"不是失恋,是从来没有被喜欢过。"

  "你起码还有孩子。曲贺阳沉思片刻,想到了自己当初对那人的那份喜欢,自嘲的笑了笑,"我什么都没有,还把人给吓跑了。"

  安琪连大学都不回来读了。

  并且,没有任何人知道她的下落。

  曲贺阳当初也几乎发疯,不过还好,走过来了,而且现在蒋慧凡也不错。

  苏严礼现在一心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对他的话无动于衷。

  他有点茫然,甚至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那个资格追求傅清也,可是一个女人。对自己不喜欢的男人,在追或许也没有用吧?

  或许,物极必反,追多了她反而觉得他烦。

  或许,他就应该离她远远的。

  苏严礼一边想着,一边又喝了一口酒。

  想当初他在所有人面前拒绝她,任由自己身边的那些同事看不起她,多风光。现在就有多凄惨。

  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苏严礼要是早知道有今天,当初就把她当菩萨供着了。

  他来酒吧算是早的,半个小时以后,才陆陆续续有其他朋友进来。

  太久不联系,见到苏严礼的颓废模样,不少人震惊。

  这他妈还是当初那个文质彬彬从容淡定的苏家二少爷吗?他们跟他认识这么多年了。也没有见到他这副状态过啊。

  曲贺阳淡淡道:"被人抛弃了。"

  "谁啊?"他们对苏严礼的认识,还停留在拒绝曲如岁那会儿,试探道,"哪个女人,这么牛?"

  曲贺阳道:"傅家那个。"

  众人:"……"

  这当初苏二少不是看都懒得看人家一眼的那位么,现在居然能让苏严礼这么肝肠寸断啊?

  "苏总,人家那么喜欢你,你再努努力,指不定就让人记起当初对你的那份冲动了。加油!"

  苏严礼沉默。

  当初她也没有喜欢自己。

  她就是觉得自己长得好看,看上自己的脸蛋了。

  苏严礼在傅清也叫他"狗蛋"那会儿,就吃过一次亏,很清楚她这个人对长得好看的人有多喜欢,就连一开始,对曲如岁和单媛媛,都是好的,以及,还有现在的魏容。

  恐怕并没有一个人,真的走进了她的心里。傅清也是过眼不过心的。

  苏严礼想,傅清也现在对自己那么疏离,除了朋友什么都不愿意再进一步,说明她对他长相腻了。

  长得好看,只是门槛,当不了保鲜剂的。

  可是魏容,却能娶她。

  难道他的长相比不过魏容吗?

  苏严礼目光微闪。盯着面前的人看了一眼,冷冷淡淡的问:"我跟魏容,谁好看?"

  "……"

  他视线下移,淡淡的带着压迫感的睨着面前的男人:"嗯?"

  "你,你吧。"魏容过去不咋好听啊。

  名声也是长相的一部分呢。

  苏严礼顿了顿,又暗自喝了好几杯酒。

  曲贺阳在一旁看戏。

  等到苏严礼真的醉的差不多了,才吩咐旁边的人:"你送他回去。"

  "好嘞。"都是朋友,小忙。

  那人说:"不过。苏严礼最近住哪儿?"

  "他住哪不重要。"曲贺阳道。

  "?"

  "傅家在哪,你总知道了吧?"

  那人先是一愣,随后肃然起敬:"还是曲总高啊,不愧是咱们a市扛把子,一般人还真想不到这点。"

  苏严礼醉了,送到傅清也面前,才能让女人看看他可怜兮兮的模样。

  男人要挽回女人,一靠钱靠美色,二靠死缠烂打,三靠苦肉计。

  这么好的机会,苦肉计怎么能浪费了呢?

  于是苏严礼就一副黯然神伤的模样,被送到了傅家。

  傅清也早就睡下了,傅国山一看他这样,就知道今天白天的他跟傅清也的交流,恐怕是崩了。

  说来特奇怪。

  这小子当初那副不动声色的拽天拽地到让人看不顺眼的地步,眼比天高。让傅国山一直觉得自家女儿"高攀"不起,没想到这么惨兮兮。

  不比他当年差呐。

  傅国山想起自己的从前,一开始也是觉得傅母条件不怎么样,追追玩而已,后来好不容易结婚了,她被自己母亲嫌弃要跟自己离婚,而他顿时就受不了了,喝得比苏严礼现在还要醉。带着张身份证,坐着绿皮火车,就去找傅母了。

  男人啊,都是贱。

  自己好歹傅母心里还是有自己的,但他女儿心里可没有苏严礼,所以眼前这位喝得醉醺醺的,估计比他还要惨。

  自家那女婿,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而且自家女儿似乎还挺习惯魏容的。

  傅国山不想因为他当初救过自己女儿,就拿女儿的未来开玩笑,不过他也没有那么冷血,苏严礼既然被送来了,那么他会让他在自己家里将就一晚。

  他就让他睡在了沙发上。

  "欸,看着挺可怜的,但是和咱闺女,就是有缘无分呐。"傅母有些感慨的说。

  傅国山道:"有什么可怜的?自找的。咱们女儿选择的是魏容。咱们心就得向着魏容,不然你要女婿心里怎么想?"

  傅母点点头,也是。

  毕竟女婿以后才是一家人。

  傅清也在半夜因为不舒服醒了,迷迷糊糊间,她就听见有人在喊她的名字,一句一句"清也"的,让她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别说她撞上什么不干净的事情了。

  傅清也连忙道开了灯。

  那细细的沉闷的呼喊还在继续,一声声的。

  傅清也很快就从床上站了起来。然后顺着声音大方向走去,她打开房间门的时候,就发现声音是从楼下传来的。

  她把大灯也给打开了,然后那个声音消失了。

  傅清也对这挺无语,她已经不太相信鬼神这一说了,而且家里人多,她倒是也不怕。不过下楼都下楼了,她有点渴,就干脆打算下去喝点水。

  傅清也打开冰箱的时候,又听见有人喊了她一声。

  见鬼了。

  傅清也看了看四周,走出厨房时,才看见沙发上躺着个男人。她走进几步看清楚人,才看见那是她孩子爹。

  男人缩在一团,有些可怜的喊着她的名字。

  傅清也站在旁边看了几眼,然后手就被男人抓住了,她给吓一跳,想挣脱开,但苏严礼手劲儿大得很。

  "不要走,别走。"男人醉醺醺的说。

  傅清也有点无语,她不在意苏严礼心里怎么想,但是说好只是因为孩子当一个朋友,而且以前的事情也说清楚了,他就得把表面功夫做好吧?

  普通朋友,就得有普通朋友的样子。

  傅清也一边想,一边挣脱,然后手因为惯性,一巴掌呼在了男人脸上。

  傅清也:"……"

  苏严礼有些迷离的睁开眼,甩了甩头,醒了过来。也不知道是不是今天酒吧里面摻了假酒,他头晕的厉害,甩了甩头,才稍微缓和了一点。

  "你喝酒了。怎么来我家了?"傅清也皱眉道,"谁送你过来的?你叫他往我这边送的?"

  "我没有。"他迟疑了一会儿,道。

  傅清也不太相信。

  但苏严礼的神情告诉他,他确实没有。

  "我打电话给苏晋,让他来接你。"傅清也转身去拿手机,却被苏严礼给挡住了,"别……他睡了。"

  "那你总该还有其他的司机吧?"

  苏家二少爷呢,还有一胜。还有一堆一胜abcd,不可能没有其他司机的。

  "我最近没有其他司机了。"男人垂眸道。

  "怎么可能?"傅清也瞪着他,"既然没有,我给你联系个车子,让人家送你回去。"

  两个人的动静太大,惊动了楼上的傅国山和傅母,两个人对视一眼,对傅清也道:"今天就这么一次。他这状态真的是醉的厉害了,就让他在客厅里将就一晚吧。你去房间里待着,他不会打扰到你。"

  "我不是觉得他这一次有什么。"傅清也开始讲道理,"一次没关系,但是接下来万一还有两次三次无数次呢?他晚上来的太勤的话,外头的人会怎么想?"

  傅清也光是想想,就知道外头的人能说出什么话来。

  "何况,我跟魏容都要结婚了,对我们名声不太好。"她沉默了一会儿,又补充了这一句。

  这一句,让傅国山和傅母都安静了下来。

  苏严礼顿了片刻,重新拿起了自己放在沙发上的西装,朝傅清也说了一声对不起:"我又在无形之中给你添乱了,你说的不错,我现在就走。"

  走了几步,东倒西歪,傅母都恨不得上去扶他两步。

  最后在苏严礼撞上门框,鼻血流出来时,终于忍不住开口道:"算了算了,今天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她上去把苏严礼扶了过来,然后拿来医疗箱给他清理伤口。

  苏严礼坐的并不踏实,他抬头看着傅清也,无声的询问她的意见。

  女人抿着唇不说话。

  苏严礼道:"我还是走吧,阿姨您让一个司机扶着我就行。"

  "没事,今天例外。"傅母挺坚持。

  苏严礼就又回头来看傅清也。

  "……"

  得。

  也不知道她妈怎么就对苏严礼这么好了。

  既然这个家的女主人都这么说了,傅清也还能说什么?

  男人看着她的眼神,分明没有一点想要让他留下来的意思。

  苏严礼告诉自己,她只是站在自己角度看问题,再替她以后的婚姻考虑而已。

  但是他还是酸的厉害。

  居然留一晚,都不行。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