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73章 不离手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还是不打扰了。"苏严礼收回视线道。

  傅清也看了看苏严礼的伤势,迟疑了片刻,说:"留下来吧。"

  男人回头看了她一眼。

  "你还没有止血,明天还要上班,就不要再折腾了。"傅清也看了看他的伤势,说,"以后,别再这样子就行了。"

  "好。"苏严礼按了按眉心,醉酒的眩晕感依旧十分强烈,走回到沙发上坐着。

  傅清也在上楼以后,却不太睡得着了,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心里不太痛快,像是压了什么事情一样,可是又很茫然。

  她觉得心里很空,空到让她有些喘不过气。

  第二天。婚纱设计师一大早就把改好的婚纱给她送了过来,言笑晏晏:"傅小姐,试一试,要是还不合身,我再拿回去修改。"

  她点头说好,哪怕此刻怀孕了,她的身材也依旧纤细得不得了。

  苏严礼此刻还没有走,见她换好婚纱从楼上走下来,眼神直直的看着她。

  她有点尴尬,只好摸了摸鼻子,问了一句:"好看吗?"

  男人却没有评价。

  傅清也更加尴尬了,只好找话题道:"还没有去公司吗?"

  "还早,等会儿就去。"男人将她这身华丽的婚纱看了个遍,很好看,只是,却不是为他穿的。

  他没有办法说好看。

  男人一直待到了魏容过来,聊起婚礼的详细事宜时,才慢慢退场。

  走的时候,傅清也看见了,却只是低下头,什么都没有说。

  "怎么了?"魏容停下来看了她两眼。

  "没什么。"

  他继续说:"结婚那天的酒店,定在三叶怎么样?"

  傅清也愣了愣,三叶确实最豪华,但是那是苏严礼的地盘。

  "随便。"她斟酌了半天。说出这么一句。

  苏严礼在回到了公司以后,就收到了魏容发过来的请柬,他看了好久,就退了出去。下午跟曲贺阳谈事,男人揶揄道:"昨天晚上过得怎么样?"

  苏严礼略显风凉的扫了他一眼,然后注意到了身边的另一个男人,视线略微停顿,这是安琪的亲叔叔。

  安家落寞许久,可是曲贺阳依旧挺照顾安家人,不知道是利益驱使,还是因为某个人的缘故。

  苏严礼跟安盛打了招呼。

  "曲渡那边,他父亲是真偏心他,几年没回来,东西都给他牢牢的守着。"曲贺阳下结论道,"有的折腾。"

  苏严礼没有做声,只是扫了一眼自己戴着戒指的那个手指。

  安盛却跟曲贺阳道:"还有你战胜不了的人?"

  男人挑了挑眉。或许他这个叔叔不清楚,当初他是怎么被他那个小侄女耍得团团转的。

  曲贺阳微微沉思了一会儿,本来想趁机问问安琪的下落,只不过看见朝他走过来的蒋慧凡,把话给咽了下去,不动声色的喝了口水。

  蒋慧凡想起自己刚刚收到请柬的事,看了看苏严礼。

  曲贺阳说:"怎么过来了?"

  "找朋友,刚好看见你。"

  一旁的安盛看到蒋慧凡时,皱了皱眉,说:"我怎么瞧着你有点眼熟?"

  蒋慧凡一开始并没有仔细看曲贺阳身边的男人,这会儿眼神才闪了闪,她跟安琪太熟悉了,对安盛也很熟悉,一会儿就认出了他。

  "大概是我有些大众脸吧。"她勉强笑了笑。

  "不是,我是真的觉得你眼熟。"安盛说,"也可能是早前见过面。"

  "我朋友回去了,那我也先走了。"蒋慧凡却道。

  曲贺阳抬脚起来,道:"我跟你一起。"

  蒋慧凡在车上,有些心神不宁。

  曲贺阳一边开车,一边淡淡道:"傅清也就要结婚了,你自己怎么想?"

  "啊?"她回过神。

  "我年纪也不小了,要不然我们定下来?"他侧目扫了她一眼。

  年纪大的稍微多一点的男人,在某种程度上,挺像长辈,带了点不怒自威的感觉。

  蒋慧凡规规矩矩的坐着,有些迟疑的说:"你心里,应该有喜欢的人吧?"

  曲贺阳猛地转过头来看她,反问道:"为什么这么问?"

  "我就是觉得,你这个年纪了,应该也经历过不少爱情了吧?"蒋慧凡摸了摸鼻子。

  "嫌弃我年纪大?"曲贺阳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然后道,"谁还没有年轻冲动过。当然也喜欢过人。只不过那已经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提起来,没什么意思了。"

  他顿一顿,说:"要不然以男女朋友的身份相处吧?"

  蒋慧凡犹豫了片刻,曲贺阳年纪大,但是不管是从阅历,还是长相学识,都是一个相当有魅力的男人,跟他恋爱,不会吃亏,所以她点点头。

  她回到家以后,把这事情告诉了傅清也。

  后者因为这段时间在忙婚礼的事情,两个人见面时间不多,对于这个结果,其实也并不惊讶。

  毕竟他们这一个圈子,优秀的男人并不是特别多,女生要找比自己厉害的,说起来其实也没有那么容易。

  "谈恋爱可以,但是结婚还得考虑考虑。"她挺客观的跟蒋慧凡道。

  "那你跟魏容结婚,你考虑清楚了?"

  "我们就是两年的事情。"

  蒋慧凡认真道:"可是我觉得魏容对你好像有些不一样。说不上来是哪里不一样,但是就是特别不一样。我感觉他的视线,总是会放在你身上。"

  "你的视线不也经常放在我身上吗?"

  "也是。"

  傅清也哈哈笑了几声,只是放下电话以后,却突然有些沉默,越靠近婚礼,她越压抑和心慌,原来哪怕是为了合约,也没有那么容易的。

  她发了一会儿呆,等反应过来,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逛到了那款游戏里面,还翻到了和苏严礼的聊天记录。

  ︶这么晚了,你困不困?︰

  ︶不困。︰

  ︶不用装啦,想睡就去睡吧,你也不能二十四小时陪着我啊。︰

  ︶我能。︰

  傅清也尽管对苏严礼的感情淡的慌,但是不得不承认,当时跟他的聊天,真是特别有安全感呐。

  不过她们的确是没有什么缘分,这来来去去的误会,说明老天爷可能真的不看好他们。

  眼瞧着这婚礼的日子是越来越近了,苏严礼也越来越坐不住了。

  听到这条消息的苏母也是有些吃不消。她一开始都以为是外头的传闻,但是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苏母当天就买了礼物去傅家,想试着劝劝人家,傅母不好说什么,只能尽量不说话。

  等苏母离开了以后,傅母去找苏严礼吃了个饭,她也是最近才感觉到,苏严礼对自己其实已经是相当客气了。是把她当成了真正的自家长辈。

  她今天找苏严礼,自然是有事情的。

  傅母琢磨了一会儿,道:"你会不会对清也的婚礼动手?"

  苏严礼微微抬头看了她一眼,道:"您觉得呢?"

  "说实话,你追求清也我不反对,我们傅家也不是那么在意外头舆论的人。"不然傅清也那么多传闻,傅母早就花钱公关了,"她要是愿意跟你走。悔婚也没有什么。"

  傅母琢磨了片刻,道:"就是你自己,别太痛苦了,以后你能遇到各式各样喜欢你的,很多时候,放手其实是一件好事,那是放过自己了。"

  苏严礼哪里听不出来,傅母的主要意思,就是要自己放手。

  但这也不怪傅母,毕竟傅清也对于苏严礼的感情太淡了,她女儿从来也都不是长情的主。但凡她对苏严礼有一点感情,她就不会这么劝。

  苏严礼跟傅母吃完饭,才慢条斯理的说:"您放心,婚礼要是办下去了,我不会出面抢人。"

  他说:"不过,这婚礼,我恐怕也不能去给傅家撑场子了。"

  一般请的动苏严礼的,那都是面子很大的人,是长脸的事情,毕竟现在人太会看脸色了,但凡跟苏严礼扯上点关系,谈合作这类事情就会简单很多。

  傅母听着却有些心酸,道:"好,不来就不来。"

  苏严礼扯了扯嘴角道:"谢谢理解。"

  傅母看见他站起来去买单。后知后觉记起来,明明是应该自己请客的,没想到到头来还是自己蹭了一顿饭。

  看着男人的背影,她有些遗憾,她对他的好感其实很足,能为女儿拼命的人,她总觉得不至于给不了自家女儿幸福。

  她不知道为什么苏严礼不让自己告诉傅清也什么,可能是怕她怀孕动了胎气。也可能是其他什么原因。但她对他非常感激。

  傅母看了他好一会儿,突然喊住他:"要不然,你做我干儿子吧?"

  苏严礼道:"我喊您阿姨就成。"

  至于干妈,万万不可。

  男人给傅清也发了一条短信:︶你也想我不要来打扰你吧?︰

  傅清也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不知道该怎么回,索性就没有回了。她现在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话,虽然跟他说的挺好,但是也挺怕伤害到他的。

  特别是这几天,她把之前两个人的聊天记录都给看遍了,还是能找到当初那股子熟悉感。

  ……

  苏严礼在临近月初的时候,收拾了行李打算走人。

  苏母站在门口看他整理行李,脸色有些犹豫:"你非得在这个时间段离开?"

  苏严礼一边系着领带,一边淡淡道:"临时的工作,忙。"

  "你忙?"苏母直接戳穿了两个人之间的那点异样,"你是躲着她要结婚这个时间点吧?"

  苏严礼顿了一下,没有做声。

  过了半天。拉好行李箱,才道:"没有那回事。"

  "你的儿子,要喊人家爸爸,你接受的了么?"苏母问。

  "先走了。"苏严礼却拉着行李箱下了楼,上了楼下助理的车子,去机场。

  夜晚的a市很冷,而那一天,迟早要到来。

  ……

  傅清也在往后几天。都没有听见苏严礼的消息了。

  蒋慧凡说,也没有看见他出现再过曲贺阳的身边,那些经常去的场合,都没有他的人影。

  她就有些沉默下来了,其实女人是最了解男人的,就算了解的不全面,在某些事情上直觉却是相当的准,苏严礼为什么在这个时间离开,她比谁都要清楚。

  只不过,傅清也当做不知道,对谁都好。

  傅母在外面跟朋友做美容,就听见朋友道:"傅家那小儿子,国内这么大的市场放着不做,偏偏要跑到国外去,国外就算了,还是那种离得最远的国家。你说是不是脑子突然不合适了?"

  傅母不做声。

  朋友却没有发现她的异样,自顾自道:"我怎么觉得,是受了什么刺激了?听我儿子说,他对你家女儿有点不一样,会不会是……"

  傅母扫了她一眼。

  "不过年轻一辈之间的消息,不太准确。前段时间还听曲贺阳是不婚主义者,最近又跟蒋家那姑娘在一起了。"朋友补充道。

  苏严礼,不像。

  不像这种人。

  看上去挺放得开的一个男人。

  傅母道:"是啊。孩子心里怎么想,确实是难猜。"

  每个父母都自认为很懂自己的孩子,然而事实呢,根本就摸不透孩子们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但是在苏严礼这件事情上,傅母听了朋友刚才那句话,心里有几分心酸和心疼的。其实就是因为自己女儿走的了。

  傅母哪怕是回到家里,这一天的心情都不怎么样。

  晚上吃饭的时候,她跟傅清也说:"阿礼去了国外的事情你知不知道?"

  傅清也愣了愣,她以为他去了其他市,没想到居然出国了。

  "说是说想把国外的业务给做起来,但是……欸,业务刚刚拓展过去,这做起来,少说也得五六年呢。"傅母说,"清也,阿礼不容易的,你至少对他好一点。"

  傅清也没有说话,这几天的事都让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说话,好像各个都是送命题似的,她就是不想回答。

  傅国山轻轻咳了咳:"那是人家志向远大,是男人的野心。"

  傅母道:"我说他一句不容易有错吗?"

  "我也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傅清也听着父母的争吵,淡淡说:"他在某些方面确实很好的。可是他也有很不好的方面,只是你们不知道罢了。他曾经也伤害过我。"

  她想了想,说,"我记得我跟您说过,我有一段时间特别害怕他吧?您想不想知道原因?"

  傅母皱了皱眉。

  傅清也莞尔:"人挺奇怪的,那些不好的事情,记得特别清楚。"

  说着说着,眼睛泛红,"那段时间,我感觉自己崩溃了无数次,我甚至有了很严重的心理阴影。哪怕我现在知道他不是故意的了。但是要跟他一起,我本能就是排斥为先。"

  换句话说,傅清也其实心底多少还是有点害怕。

  "而且,魏容这个人怎么样,又有什么关系呢?总归他对我们傅家,还是付出了不少的不是吗?"

  傅母想说点什么,傅清也却从位置上起来,说:"我吃饱了。"

  傅清也回到房间以后。大剌剌的躺在床上,也不知道躺了多久,才爬起来下了楼。

  ……

  傅国山看着自己的老婆,道:"别人家的儿子,你现在倒是心疼了。"

  傅母叹口气,也知道自己今天说话有些过了,自家女儿愿意怎么样选择,怎么待人接物。那是她的事情。

  一个人怎么会无缘无故对一个人不好呢,说明当中肯定还是有原因的,她虽然不知道傅清也说的受到过的伤害是什么,可也知道,那大概就是苏严礼做的不太理智的事情。

  傅母有些感慨的说:"你说当初明明都豁出去命来救了,后面又何必做出些伤害的事情。难不成这就是有缘无分么?"

  傅清也站在沙发后面听了许久,甚至不太记得清刚才听见了什么。

  她回忆了好半天,才隐隐约约想起来,傅母说的是,豁出命来救人。

  "妈,什么叫豁出命来救人?"傅清也反问道。

  这几天傅清也都睡得特别早,傅母以为她早就睡着了,这会儿听到她的声音,脸色变了变,回头看着一脸茫然的傅清也,神色有些复杂。

  "怎么还没有睡?想喝水还是饿了?赶紧回去休息。"傅母转移话题,催促道。

  傅清也说:"你的意思,是他救过我吗?我这一辈子,什么时候要人救过啊?"

  只有一次。

  只有那一次……

  她盯着傅母笑,想让她给自己一个答案。

  傅母道:"上次出了车祸,他不是给你挡着了?要不是他给你挡一下,你坐在副驾驶肯定要出事。他自己反而因为那次在医院住了好几天。"

  还好她反应快。

  傅清也认真的打量着她,似乎再看她说的到底是不是实话,见到傅母神情坦荡以后,点了点头,说:"这件事,我当然是感谢他的。"

  "好了,回去睡觉吧。"傅母哄道。

  "嗯。"

  傅清也转身回了房间。

  她就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让她有些心惊。

  而且,脸上分明写着,不太对劲。

  傅清也想到了苏严礼的那枚戒指。

  从来,都不离手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