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74章 没来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傅清也在半夜,给蒋慧凡发消息。

  一个男人在什么情况下,戒指会从来不离手。

  蒋慧凡说,一般是结婚了,要么这个男人活得特精致,再要么就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你觉得苏严礼戴着的那个戒指,什么意思呢?"

  蒋慧凡的思绪转了几转,道:"或许,就是好看吧,他的戒指的确跟他非常搭,不是吗?"

  傅清也沉默了一会儿,男人手指细长,骨节分明,戴着一个简洁的戒指,确实是好看的。只是,真的不是在挡什么吗?

  她的晃神间。却听见蒋慧凡那儿有异样传来,蒋慧凡匆匆留下一句"挂了啊",就切断了她们的连线。

  她看着面前的曲贺阳,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有什么想说的?"曲贺阳喝了一口咖啡。

  蒋慧凡说:"你这是打算真住我家了?"

  "忘了今天我们两家已经把事情商量得差不多了?"曲贺阳挽了挽衣袖,把杯子放在了桌面上,"要是你等不及,这几天赶紧商量,跟傅清也他们一起也行。"

  "……"蒋慧凡摸了摸自己有些燥热的脸蛋,"我不急。"

  她甚至觉得他今天上门定亲,速度太快了呢。只不过这似乎也是男人愿意负责的表现。

  但是她依旧有一点顾虑。

  "我不是第一次。"

  曲贺阳扫她一眼:"我也不是,也不在意这个,我要的只是你的未来。"

  蒋慧凡放松了一点,如果他要开口问一句是谁,那她一时半会儿可能还真解释不好。毕竟她连费城是哪里人这些都不知道。

  "那今晚……"

  "我睡客房。"曲贺阳很有礼貌。

  蒋慧凡回到房间的时候,才重新回了房间给傅清也发了一条消息,︷刚才有事。︱

  ︷曲贺阳去你家啦?︱

  ︷我们定下来了。︱

  傅清也挺惊讶的,本来她还以为他们就算确定关系了,但是还得要点时间,没想到这么迅速。既然提到了曲贺阳,她就顺带问了一句:︷他知道苏严礼去哪里了么?我有点事情想问问他。︱

  蒋慧凡问了曲贺阳,他也不得而知。

  _

  眼瞧着领证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傅清也却越来越平静。

  反而是魏容,忙前忙后,事事都亲力亲为的打点。就连场地布局,几次都不满意,又退回去修改。还有手办礼,他也挑的很认真。倒像是真的结婚似的。

  不过傅清也会尊重他的意见,他俩现在是相辅相成的关系,她要顾全他的名声,毕竟这才是他们合作的目的。哪怕是站在一个朋友的角度,她也该也稍微上心一点。

  魏容选西装的那天,傅清也一起跟去了。

  设计师跟给她设计婚纱的是同一个工作室的,婚纱西装很搭,魏容本来就长得好,跟她婚纱又类似,店员一直夸他俩有夫妻相。

  傅清也只是勉强笑了笑。

  魏容则是有些心不在焉。

  等两个人上了回去的车,男人带她去吃饭,他们从门口走进去时,傅清也看到有一个神似苏严礼的男人走上了楼梯。

  她只看了一眼。以为自己是看错了。

  不过几分钟后,蒋慧凡就发消息给她:︷苏严礼回来了。︱

  附带一张偷拍,男人侧着头不知道跟谁在交流着什么,神色有几分温和从容。

  这段时间,傅清也在苏严礼身上看到过的最多的情绪是无奈,已经很少见到她们刚见面时那会儿的意气风发了。

  她看了几眼,就把手机给放了下来。

  琢磨了一会儿,又问了包间号。

  傅清也真的太想弄明白一些事情了,刨根问底不对,但是对她而言,相当重要。

  "我去看看小蒋,她也在这里。"傅清也在得到蒋慧凡回复的包间号以后,开口道。

  魏容回过神,"嗯"了一声。

  傅清也说,"你要是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

  "好。"男人道。

  她犹豫了一会儿,站起来走了。而在她走后不久,魏容的面前很快坐了一个看上去挺年轻的少年,少年弯着嘴角笑:"这么快就要结婚了,恭喜。"

  魏容皱眉道:"费城。"

  "结婚了是好事,傅小姐年轻貌美,对你还用心,你娶她不吃亏。"少年长相的男人笑得好看,"不过,她那么好,你是不是动心了?"

  魏容脸色微变,随后淡淡道:"我不过是用婚礼,挽回自己的口碑名声而已。"

  费城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担心什么?你和傅清也结婚了,傅家自然向着你,傅家跟我们走一路,不好么?"

  "我到现在,还是搞不明白。你只是想牢牢握住你家里的财产,却非要针对苏严礼做什么。"

  费城随口道:"我本来也没打算跟他挑事,是他一直在针对我罢了。"

  想了想,又笑得更加灿烂,"傅家,或许是一把好刀,你最开始怎么会想到,傅清也这条路的?"

  魏容不语。

  只不过,一开始听闻傅大小姐酷爱男色,也没有那么精明。觉得自己借长相办事,方便罢了。

  而且,傅家没落,最需要钱,他能提供资金贷款,把控命门。

  ……

  傅清也走到包厢门口的时候,里面正热闹非常,此起彼伏的各种欢呼声,显然玩得正嗨。

  她推门进去的时候,正在跟别人说话的苏严礼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偏过头来看她,挑了挑眉,朝她招了招手,然后看了一眼他旁边的男人,对方就主动走开了。

  苏严礼看看傅清也,又扫一眼自己身边的空位。

  她犹豫了一会儿,本来想坐在小蒋身边,可是她身边有曲贺阳,不得不说谈起恋爱来的女人,视线果然都在男人身上,蒋慧凡人生头一次忽视了她。

  傅清也怎么着也不能耽误自己闺蜜的人生大事,只好往苏严礼那边走。

  等走近了,傅清也就发现他黑了不少,本来偏白皙的肤色,成了小麦色。

  "到时候还得麻烦你了。"他跟方才正在交谈的男人道谢道。

  傅清也在这堆男人当中,实在是太小个了,坐下来以后几乎变得没有什么存在感。苏严礼戴着戒指的那只手,此刻正握着酒杯,她抿了抿唇,盯着那只手一言不发。

  男人感觉到了她的视线,有些奇怪的侧目看了她一眼,见她一直盯着他的手。以为她是奇怪自己为什么换了戒指,直接把手递给了她。

  另一边,主要精力依旧集中在跟朋友谈事情。

  傅清也被他突然伸过来的手吓一跳,下意识的两只手握住了他的手,她有点迟疑,但是他白送过来的,不看白不看了,她来不就是为了弄清楚这一点的么?

  她伸手去脱他的戒指。往上拔了一下,本来应该可以看清楚的,但是面前突然有一个走动的人把光给挡住了,她没有怎么看见那个手指是什么样的。

  苏严礼没想到她的举动,猛地把手给缩了回去,看着她的眼底有些许惊讶。

  最后他弯了弯嘴角。

  苏严礼现在倒是没有打算让傅清也知道这件事,起码他还不会主动开口提。她不知道她从哪里听到点什么,可是如果是她自己要看的话。他会配合她。

  "看到了?"

  傅清也想了想,说:"能把戒指拿下来给我看看吗?"

  "可以。"苏严礼把戒指摘下来递给她。

  傅清也本来想趁着他摘戒指的空档观察观察他的手,但是他的速度太快了,她依旧什么都没有看见。还没有来得及看仔细,他就把那枚戒指递到了她手上。

  挺沉。

  傅清也不得不拿起戒指仔细端详,然后"咦"了一声:"这是对戒吧?"

  "嗯。"苏严礼浅浅的应,"还有一个在家里。"

  旁边那个跟他交流的男人似笑非笑道:"可不是?他这个人挺无聊,居然飞到国外去订戒指。"

  傅清也沉默了。

  她其实觉得买戒指估计是顺便,主要是为了工作。不过很多男人为了说起来好听,以及他们有情调,而故意颠倒主次。

  男人又说:"傅小姐,这结婚也没有几天了,祝你新婚愉快。"

  苏严礼扫了他一眼,不动声色的喝了一杯自己杯子里的酒。

  傅清也的视线就转移到了他的杯子上,她从来没有喝过绿色的酒,视线顿了一下。

  当初到底也是个爱玩的人,虽然她可以收敛住自己,但是不代表她内心不会波动。

  苏严礼问:"想喝?"

  "你看看我这状态,能喝么?"傅清也没好气道。

  肚子里面这个有多不稳定,她这个当妈的最清楚。

  苏严礼含着一口酒,视线在她唇上扫了一眼,咽了下去,最后什么都没有说。

  让她尝尝味道的方法其实有,不过她或许接受不了。苏严礼也就不提了。

  傅清也坐了没一会儿,就断断续续有人起身离开了,蒋慧凡上来跟她打了一个招呼,也跟曲贺阳一起走了。

  "曲贺阳这几天都住小蒋家里去了。"

  苏严礼扯了扯领带,喝了酒,确实有些许的燥热,他淡淡说:"男女确定关系了,住一起是早晚的事情。除非那个男人不行。不然谁有好好的老婆不抱,要一个人睡?"

  那个男人又开口了:"这样么,怎么我见你倒是挺喜欢自己一个人睡的?"

  逼不得已。

  苏严礼没有开口回答,只道:"我去趟洗手间。"

  这下留下傅清也跟那个男人对视了,男人五官不算惊艳,但是那股子气质,挺难得的。又矜贵又慵懒。

  "小嫂子,我叫江矢,头一次见面,幸会。"

  傅清也头一次见到这种地_痞流_氓却又长得很贵族一样的人,只是有些警惕的说了句:"你好。"

  "这几天好好休息,很快就要结婚了。"他说,"结婚了有一点不好,以后这个我吃喝玩乐,就不够尽兴了,总得被人守着。"

  傅清也只是含蓄的朝人家点点头。然后站起来往门口走去,她看了看两边,最后朝洗手间的位置走了过去。

  苏严礼从里头出来,就看见傅清也在洗手台那儿蹲着,双手捧着脑袋,看样子似乎是在发呆。

  不知道在想什么。

  苏严礼朝她走过去,很快傅清也就感觉面前的光似乎暗了一点,一抬头就看见了俯身看着她的苏严礼。

  "我今天来找你。是有点事。"她说。

  大概是因为怀孕吃的太好的缘故,他站着的这个位置能看见她的衣领,只能说傅清也这个人的身材确实是没得挑。这段时间显然更加进步了。

  男人收回视线,问:"找我做什么?看戒指?喜欢的话,送你一个。"

  "……"傅清也还是听出了他语气里面的淡淡的调侃。

  苏严礼琢磨了一会儿,说:"刚才没看见?"

  傅清也觉得有些难以启齿,因为她想看的并不是戒指。她要是喜欢的话,难道会买不起么?

  好歹也是大户人家啊。

  苏严礼:"想看的话,就让你再看一眼。"

  他说完话,一手去脱戒指。就在傅清也以为他会再次把戒指递给自己时,男人却用那只摘了戒指的手抬起她的下巴,弯下腰,蜻蜓点水的亲了她一下。

  她愣了愣。

  然后她伸手,握住了男人的,把他那只不安分的轻佻的手,往自己能看清楚的地方拽。

  苏严礼任由她的动作。完全随她摆动。

  而她在看到中指上那道淡淡的疤痕时,整个人的脸色白了下去,十分难看,甚至她只看了一眼,就想起了那犹如噩梦的一天,少年因为疼痛的闷哼。

  以及,他明明很疼,却还要若无其事的安慰自己。

  傅清也那会儿很小。他也依旧很小,其实经历这样子的事情,更多的是害怕吧?

  傅清也有点喘不过气。

  最近的事情真是太梦幻了。

  先是原来和自己玩游戏的是苏严礼。

  此刻她又知晓,救她的也是自己。

  傅清也又记起自己的寻人启事,她之所以加好友,是因为想找那个时候帮了自己的少年。而苏严礼加了自己以后,是否认掉这件事情的。

  她的眼神有点复杂。

  无功不受禄。

  可是他这是天大的恩情。

  "也不算不太疼,现在也早就记不清楚那时候的感觉了。"苏严礼伸手摸了摸自己伤疤的那个位置,说,"还好。"

  还好。

  反正也都这么过来了,就还好。

  至于是不是真的不太疼,他是真的忘记了。

  傅清也却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整个人此刻都是懵的,还有一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情绪。她对他又感激,又愧疚。

  她张了张嘴,起先说不出来话,好半天,才隐隐约约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对不起,那个时候我太害怕了。"

  所以在他说他是傅国山私生子的时候,她不敢开口否认。其实只要她开口说一句话,那些人就依旧就把她当成目标,毕竟她的身份是肯定的。只是她那个时候害怕又不知所措,就当了一会儿小人,没有承认。

  苏严礼将她从地上拎了起来。

  傅清也看着他的脸,真的很好看,但这是在毁容之后调整过的,她不敢想象他在毁容前的好看,到底会有多惊艳。

  "对不起。"她一遍又一遍道歉。

  "这件事,真的没什么。"他从来不会去计较自己甘愿做的事情。

  她说:"那你为什么,不说出来?"

  傅清也发现,男人的视线依旧看着自己,她有点疑惑。然后他替她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发丝,又亲了亲她:"我自尊心太强了。"

  傅清也有点僵硬。

  苏严礼最开始想要得到的,是她等价的喜欢。并不愿意她是因为愧疚,才跟他一起。他想要的爱情,不是因为感恩。

  一个男人越想为一个女人付出,想索取的,自然也会更多。

  傅清也没有怎么听明白他的意思,只是脸色苍白的轻声道。"我会补偿你,你想要什么?"

  男人微顿,然后扯了扯嘴角:"具体的还没有想到,但是刚才亲你,已经算是给我的补偿了。"

  苏严礼把戒指戴了回去,又补充一句:"我从来没有在这件事情上怪过你。现在是你想知道真相,我才跟你提了这件事。我不会用这个威胁你任何事情。"

  但他会征求她的意见。

  可她不同意,他不会强迫。

  "嗯。我要走了。"傅清也说。

  男人似乎还想说点什么,但是最后道:"刚才看见魏容跟你一起来的,你还要去等他吧?你先回去吧,等我想到我想要什么了,再告诉你。"

  ……

  傅清也下了楼,正好看见魏容跟一个男人走了出去。

  她有点奇怪,按照往常经验来说,他怎么着也会跟她讲一声自己要离开的。

  傅清也满腹疑惑的走了出去,这一天,魏容都没有联系她。

  再等到他给她打电话,那是在婚礼的前一天,他跟她一起吃了个饭。

  他说:"你其实不用对别人太真心,有的人也未必珍惜。"

  傅清也说:"还是分人,有的人,我就想对他好。"

  魏容的脸色有点复杂,他说:"你对他好,万一他在利用你呢?"

  傅清也说:"那只能算我倒霉了。"

  魏容送她回去的时候,给她发了一句:"对不起。"

  傅清也起先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直到婚礼那天,魏容没来。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