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75章 原因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场婚礼的现场,不论是从现场的礼花,还是到现场布局,大概都是近几年以来,a市最豪华的了,来看的嘉宾在进来时,几乎都露出了赞叹的神色。

  原本这场婚礼已经足够成为焦点了,但现在俨然更加是焦点。

  没有人的婚礼,会缺少一个新郎。

  傅清也站在楼上看着台下神色各异的人,有些不安的拉了拉婚纱的裙摆。

  傅母和傅国山两个人站在一侧,脸色已经难看到很难形容了,冷着脸跟随行秘书说:"去联系人。"

  傅母则是忙着安慰傅清也:"阿容也不是那种想一出是一出的人,大概路上碰到了些事情,你先别急,等着你爸联系到他再看看。"

  "好。"

  傅清也勉强笑了笑。

  今天现场是有无数宾客等着的,傅国山跟傅母不得不出去招待人。傅清也由蒋慧凡照顾着,这位伴娘的脸色同样也不太好看。

  好朋友,都有几分将心比心的感情。

  傅清也朝蒋慧凡说:"我去打个电话。"

  她一个人进了洗手间,又关上了门,看了一眼面前的镜子,今天化了妆的,脸色看上去倒是不难看。傅清也拿出手机给魏容打电话,男人的电话确是一阵又一阵的铃声。

  她深吸一口气,进微信给他发:¢接电话。?

  过了片刻,魏容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傅清也接起来的时候,那边一点声音都没有,大概是在等她开口。

  "你不想结婚了吗?"傅清也声音十分勉强。

  男人依旧沉默了片刻,才说:"我想。"

  傅清也小声的说说:"你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但那也不好……丢下我一个人在这里吧?"

  魏容又是好一会儿没声音,然后说:"你等我一会儿,在婚礼开始之前,我肯定能处理好事情赶过来。"

  傅清也这才松了一口气:"要来就好,不然这种日子,你总不能,让我一个人承担吧?"

  说到最后,她的声音小下去,显然有些担心了。毕竟这不仅仅只是婚姻问题,还事关家族。

  魏容的声音里面带了些许愧疚,再三保证道:"我一定会按时赶过来。"

  傅清也"嗯"了一声。拍了拍脸蛋,得到魏容的肯定后,她才发现自己刚才有多紧张。

  一直等到蒋慧凡来敲了敲门,她才从洗手间出去,接过了蒋慧凡的零食,吃了点东西。

  "零食是刚才苏严礼送过来的。"

  傅清也吃东西的动作顿了顿,过了一会儿,才重新开始咀嚼,没有吭声。

  蒋慧凡琢磨了片刻,道:"前段时间,我还听说他不过来的,没想到今天居然能看到他。"

  "大概不好意思过来吧。"傅清也又想起那天问他想要什么补偿,他什么都没有说。

  微微出神片刻,时间就差不多了,傅清也提着婚纱裙摆出去,就看见苏严礼站在很远的地方。很熟识的人在聊着什么。

  男人注意到了她的视线,很快抬脚朝她走过来,从上到下打量了她一眼:"很漂亮。"

  傅清也笑了一下。

  "魏容还没有过来?"他不动声色的往她身后扫了一眼。

  "应该很快就过来了。"她说,"你能来,我挺高兴的。"

  苏家有人来,那是给了她面子。

  "新婚快乐。"苏严礼点点头,倒是没有在魏容的话题上说什么,但这让傅清也皱了皱眉,她总感觉他像是知道了什么。

  身边几个来参加婚礼的长辈说:"傅丫头,你也算是我们看着长大的,现在出嫁了,等会儿叔叔伯伯们可得跟你喝一杯。"

  苏严礼扫了眼她的肚子,道:"她不能喝酒。"

  傅清也怀孕的事情外头的人还是都不知道的,苏严礼那个眼神不禁让她脸色发白,但是男人在说了这句话以后,倒是没有再说什么。

  "怎么不见新郎官出来应酬?"

  傅清也说:"他出了点事,在赶过来的路上。"

  "什么事能有那么重要啊?结婚也能那么磨磨蹭蹭的?"中年男人不太满意道,"清也,你多留点心,人家可能没多少在意你。听说他以前那样的,指不定是拿你当工具呢。"

  傅清也听的不大舒服,却只能笑着解释:"我跟阿容关系很好。"

  "叔叔也就是提醒一句,你们好,当然更好了。"

  傅清也还是笑。

  笑得久了,连面部肌肉都酸的厉害。

  傅清也心里有点不太舒服,其实这个叔叔没有说错,她那么顾忌魏容的感受,按道理来说,他也应该替她考虑,这么一个新娘子被晾着,就是会让外人感觉到不够尊重。

  可她告诉自己,魏容不是故意的。他是真的有事情。

  随着时间一分一分过去,傅家长辈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明明已经是秋天了,傅清也却冒了满身的汗,她表情很僵硬,如芒在背,她知道所有人的视线都在她身上。

  已经超过了婚礼开始的时间了。

  傅清也看了一眼蒋慧凡,后者立刻把手机递给她,又让她靠着自己,如果不是她懂自己,傅清也也不知道自己还能站多久,她的腿已经软了。

  给魏容打电话的整个过程,她的思绪全部都是麻木的。她隐隐约约感觉那边好像被人接起来了,颤着声音说:"你不过来了吗?"

  然后她又听见了铃声,才明白过来,刚才听到的只是幻觉,魏容并没有接电话。

  傅国山一辈子没有丢过这样的人,可他更加心疼女儿,比起被人说闲话,他更加在意女儿的心情。这会儿她光是看看傅清也的脸色,他就心疼得不得了。

  自家闺女不是会伪装的人,性格在某种程度上来看其实挺直的,可是她今天怕她一软弱,就丢了傅家的人,硬是强硬的撑着。

  傅国山三步两步走到傅清也身边道:"你先下去休息。"

  为了顾全大局,又不得不打圆场,说魏容实在有事,婚礼今天恐怕举办不了了。

  事实上,光凭今天的事,魏容要是出现在他面前,傅国山绝对不会就这么简单的让这件事情过去的。

  傅清也整个人都是僵硬的,她有些茫然的看着大家看笑话似的脸色,以及站起来陆陆续续离开的人,半天没有动作。

  那些笑脸此刻看来是这样子的刺眼。

  她看着看着,就看见苏严礼走了过来,碍于名声,只能扶着她往里走。他听见傅清也有些不敢相信的说:"他怎么,会不来呢?"

  那股子委屈心酸的语气让他有点心疼。

  傅清也问:"你知道他去哪里了么?"

  苏严礼在外头人看不见里面的情形以后,选择将她打横抱起:"你要是想找他,我带你去。"

  他走了几步。踩到了她长长的婚纱裙摆。

  男人扫了眼裙摆上黑黑的脚印,丝毫没有愧疚感,只看一眼,就淡淡收回眼神。

  ……

  傅清也坐在休息室里面抱着腿发呆。

  婚纱她已经换下来了,穿着短袖,外头套着苏严礼的外套。

  他在打电话联系人去寻找魏容的下落。不知道他打了多少通,许久后,他转过身看着她。

  "他不在a市。"

  傅清也有些茫然的看着他。

  "有人结婚当天。不在自己城市的?"男人盯着她看。

  傅清也脸色有点白,所以魏容……他是故意不在的?

  苏严礼自顾自道:"听说他前几分钟,还在跟外国的顾客谈笑风生,在酒店吃饭。"

  傅清也笑了笑,"谢谢你替我找人。"

  她的笑容太勉强了,苏严礼看了她一会儿,就走上前,将她搂在了怀里:"这样的男人。你还要嫁么?"

  男人几分漫不经心:"他也没有多好,是不是?"

  傅清也哪里还说的出口话,她整个人几乎都自闭了,就连苏严礼的怀抱,她都能感觉到几分温暖。如果那时候他没有扶自己进来,她不知道自己下一刻会不会倒下去。

  她的心情复杂极了,一边知道苏严礼说的都是事实,另一边却总觉得魏容不会这样。

  傅清也吸了吸鼻子说:"我想跟他见一面。"

  苏严礼动作顿了顿,然后认真在她脸上打量了,几眼,许久后答应了:"我带你过去。"

  ……

  魏容在的地方,也不是很远。

  开车两个多小时。

  傅清也跟苏严礼在加油站加油的时候,就听见里头的工作人员在讨论,"看热搜了没?"

  "没呢,怎么了?"

  "傅家那个小姐被甩了,结婚的时候新郎没来,你说丢不丢人?"

  "这男人也太不靠谱了吧。"

  "谁知道是不是女人干了什么啊?"

  苏严礼下意识的看了看傅清也,皱着眉想出去跟说几句什么,傅清也却拉住他的手说:"我没事,我们赶紧走吧。"

  可她说没事,这一路上她一句话都没有,情绪是相当的低落。

  苏严礼偶尔讲个笑话哄她,她也只是象征性的抬了抬嘴角,一点真诚的感觉都没有。

  魏容在项目上签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似乎出神了许久。

  旁边人邀请他再喝一杯,他也浅笑着没有拒绝。

  "魏先生,听说今天是你的新婚日,就这么直接丢下新娘子好么?。"

  魏容的脸上有几分黯然,但很快重新笑起来,如沐春风:"没事,您这笔生意这么重要,错过了就没有机会了。至于女人。还可以再娶。"

  "这么豁达?"

  那人其实想说,就是渣。

  只不过魏容喝酒的时候,相当豪爽,几乎是来者不拒,很快他就有些醉醺醺了,他感觉今天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要站起来,可是很快想起来,今天他自己选择没有去婚礼。

  他想,他大概是给了她最深的一刀。不知道她会不会恨自己。

  魏容想着想着,自嘲的抬了抬嘴角,正打算再来一杯,迷离的眼神却看见面前似乎站了一个女人,很奇怪,哪怕他现在看得并不清楚,可他就是立刻就确定了那是傅清也。

  他坐着没动。偏开视线。

  傅清也看着他这个假装没有看见自己的眼神,心里就跟被刀子划过一样,她几乎是忍着心里的难过与愤怒过去的。

  魏容浅笑道:"怎么过来了?"

  "你说我为什么过来?"

  他不说话,只是手指摩挲着杯壁,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为什么,不去婚礼?"傅清也实在忍不住了,眼泪砸了一滴在地面上。

  旁边的人一开始还纳闷,这下子算是彻底明白了她的身份。

  --魏容那个原本在今天应该娶的新婚妻子。

  没有人开口了。四周静的可怕。

  傅清也只一味的盯着这个不开口的男人看,只见他淡淡道:"我后悔了,其实我不太想结婚,所以犹豫了一会儿,我还是没去。"

  甚至没有一句道歉。

  难道她连一句道歉都配不上吗?

  傅清也的委屈在这一刻爆发了,她压抑的说:"你不想结婚,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她顿了好几下,才忍住那种哽咽到失声的感觉,继续说:"你要我嫁给你,我就时时刻刻记着在意你名声的事情。可是你呢?这算什么?我对你的真心就换来这个么,你让我们傅家的脸都丢干净了。"

  魏容想让别人忘记他是一个靠不正当交易爬上来的人。

  傅清也愿意拉他一把,用一段虚假的婚姻,让他融入他们的圈子。

  可是,他却用他的举动,将傅家拉到了不如他的位置--傅家宝贝姑娘,居然被一个大家打心眼里看不见的人给悔婚了。

  这傅家呀。连魏容都嫌弃,你们谁还敢娶她?

  这是傅清也自己在网上看到的话。

  那些说她眼光差的她都麻木了,只有这一条,像把利剑一样直直扎进了她心里。

  魏容安静良久,道:"是我对不起你。"

  "那天你说对不起,是不是就已经有这个意思了?"她突然想起,婚礼前一晚,他跟她道过谦。

  魏容默认了。

  傅清也却突然笑了:"你那个时候已经犹豫了是吗?"

  "嗯。"他喉结滚动。吐出一个字来。

  艰涩无比。

  原来一个字,能这么沉重。

  "既然你那个时候就后悔了,就犹豫了,为什么那个时候不说?"傅清也眼神复杂极了。

  明明那个时候,后悔还来得及的,可以取消婚约,何必非要闹到这么难看的时候。

  魏容接下来,却再也没有开口说一个字,只道:"我会给你们傅家补偿。"

  傅清也站着没动。

  就只是这样子吗?

  可她过来,她又想得到点什么呢?

  可是她心里面空落落的,傅清也觉得喘不过气,稍微呼口气,眼眶却酸涩得厉害,微微低头时,又是大颗大颗的泪珠。

  魏容神伸手像是想替她擦眼泪,可还没有靠近她,就像是被烫到了一样,快速缩回手,半点情绪都没有。

  然后他看见了走过来的苏严礼。

  男人不咸不淡的看了他两眼,然后凑在傅清也耳边哄了她两句,把她给带走了。

  魏容觉得,苏严礼哄人,并不算多高明。

  他或许,可以做的更好。

  这一场闹剧,在傅清也跟苏严礼离开以后,气氛重新热闹起来。

  "这傅小姐挺能找啊,居然能找到这里来。"

  魏容置若罔闻,只是过一会儿,站起来道:"不早了,我该走了。"

  对方连忙派司机送他。

  魏容很快被送回了酒店,房间里的男人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回来了?"

  他今天情绪很淡,连平常的从容都懒得带出来。只道:"你放心,我不会背叛你。"

  "放弃一个人,心里痛不痛?"

  魏容没什么情绪道:"你想多了,不过是普通朋友而已,以前就告诉过你,我不会喜欢任何人。我是你救的,只会往你的路走。"

  费城若有所思。

  ……

  今天过来,傅清也就吃不消再回去了。

  上车没一会儿。她就开始吐,苏严礼只好在这边找地方住。

  被带回酒店以后,她睡了一觉。半睡半醒间,她听见苏严礼喊她起床吃饭的声音。

  傅清也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男人身上有些水汽,她说:"又下雨了?"

  "嗯。"他不太在意,"来吃饭。"

  傅清也坐在桌子旁,盯着他用心准备的饭菜看。其实没什么胃口。

  "我喂你?"他反问。

  "不用了。"傅清也连忙摆摆手,倒是没有再犹豫了,饭还是要吃的,她的体质本来就不怎么好,再加上心情差,要是连饭都不吃,可能吃不消。

  苏严礼见她吃饭了,才低下头去看自己的手机。

  傅母刚刚在几分钟前打电话过来问她的情况,他怕吵醒他,最后是用微信回复的。

  他很难说出傅清也看上去不错的这类话,显然她没有,她似乎对傅家挺愧疚的。

  苏严礼一边盯着她看,一边在沉思魏容某一部分他没有想明白的事情。

  第二天一早,他们就回了a市。

  然后不知道是谁的功劳,谁做的公关,大部分人的注意点都不在傅清也被抛弃这件事情上,而是转移到了魏容是渣男这个点上。

  苏严礼肯定有功劳。

  稍微好一点的舆论让她稍稍放心。

  只不过,几天以后,魏容朋友的一番话,掀起了轩然大波。

  那个叫费城的男人在电视上道:"魏容不出来伤害傅小姐,麻烦傅小姐也别再发伤害他的通告。你我都清楚,你怀了苏严礼的孩子,才是他不要你的根本原因。"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