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76章 合约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费城的一番话,直接将傅清也推到了舆论的暴风眼,连带着苏严礼也被拉下水。

  全城沸腾。

  苏严礼是出了名的爱惜羽毛,这么多年了也没有出过什么不好的传闻,这么大的负面消息还是头一遭。

  就单单是傅清也出点什么事,倒可能还好,毕竟之前给人的印象就不靠谱,这换成苏严礼能不沸腾吗?好比是班级前五的人突然得了个倒数第一,绝对会成为焦点。

  苏母这几天也不出门玩了,糟心,她们知道内情的人,都知道魏容是早知道傅清也怀孕的事情的,所以这突然不结婚,并不是因为这个理由。

  可傅清也怀孕,也是事实,孩子也是自己儿子也是事实。妥妥的铁证了。外头人可不管事实是什么样的,只看证据。

  苏母唉声叹气了几天,苏严礼也几天没有出门,都在房间里待着。

  "这几天不下楼,怕不是出了什么问题。"苏母有些担忧道。

  苏父倒是显得很淡定:"外头舆论而已,只要阿礼开口不承认,毕竟之前人设立在那,也就是一波谈资。"

  他这意思,就是冷处理。

  等过一两年,也就没有人再提起这事了,到时候哪怕是孩子带出门了,也都没有人在意了。主要就是要避开这个敏感时期。

  "曲家那小儿子一回来就非得来搅和搅和,安的什么心呐?"苏母对曲家的观感是每况愈下。

  苏父冷哼了一声,却没有言语。

  苏母上楼敲开苏严礼房门的时候,他正穿上外套。

  "这是要出门?"

  "去清也那边看看。"

  苏母皱了皱眉,只觉得他比他父亲还要气定神闲,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到模样。看上去倒像是早就料到了这样子的结果。

  要是早就料到了这种结果,不会魏容没出现在婚礼上的事情,他也有一份功劳吧?

  "阿礼,曲渡在电视上说的这事情,你打算怎么处理?"苏母道,"你爸的意思,是冷处理,这样各方面的影响都比较小。"

  苏严礼道:"妈。我就先出去了。"

  苏母就知道他大概没打算冷处理,自家儿子解决这些事情还是谨慎的,她担心归担心,可也没有不放心。

  苏严礼赶到傅家的时候,傅清也正按照他的嘱咐,老老实实在家里待着,也没有出去回应过外头的记者。傅国山和傅母也没有出面说过这事,打马虎眼就过去了。

  这两天怕有记者跟拍,傅清也是叮嘱他不要过来的,这会儿看见他,下意识就往外头看,生怕被跟着了。

  "怎么过来了?"

  "来看看你。"苏严礼见她状态倒是没有那么差,除开那天刚在电视上看到这一段,她脸色难看的问他,"是魏容为了保全自己,才让他这么说的么?"

  他当时的回答是:"重要吗?"

  不重要了。

  魏容既然不肯出面回应。也没有联系过傅清也,他的意思就显而易见了,他选择跟她保持距离。

  …

  苏严礼看着眼前的傅清也,这几天没睡好也是真的,有点轻微的黑眼圈。

  "这件事情,你先别承认孩子的事情吧,不然对苏家的影响也挺大的。"女人迟疑了片刻道。

  苏严礼不可置否的笑了笑,并不算很上心的模样,傅清也原本觉得他今天过来是要跟她对口供窜词的,结果他什么也没有做,就陪着她吃了午饭。

  再之后,又在她家客厅里看了一部电影,午休了一阵子,才慢悠悠的打算走人:"明天我再过来。"

  "不太好吧?"傅清也不太赞同吧。

  苏严礼说:"这件事我自然有我自己的解决办法。"

  琢磨了一会儿,又说:"知道魏容那个朋友是曲渡了?"

  "嗯。"一开始不知道,但是听傅国山开口说了曲渡的事。曲家这个小儿子,显然不是什么靠谱的主。她甚至觉得,他接近蒋慧凡,也是带了某些目的的。

  现在蒋慧凡都跟曲贺阳一块了,曲渡是曲贺阳堂弟,按理说应该避嫌才是。可他去我主动接近蒋慧凡……

  傅清也几乎是立刻明白过来,两兄弟之间的关系恐怕并不怎么好,或者说,是竞争关系。

  她抬头看了眼苏严礼,然后从他眼里看出了默认,"他们关系挺恶劣。"

  "因为财产么?"傅清也不太确定道,"所以他出面说孩子的事情,是想打击你是吗?"

  苏严礼是曲贺阳一派的,给他下个绊子,对曲渡来说,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

  而魏容……

  傅清也猜到了个大概,他跟曲渡是一伙的。刚好不结婚。也知道孩子的事情,就顺道把这个能利用的点给公布了出来,一方面能够洗白自己,没有出现在婚礼上,就不是他的错了。另一方面就是刚才所说的,一石二鸟,打击苏严礼。

  也有可能,结婚本来也就是一个套子。结了,傅家就真正跟魏容绑在一起了,也可能会被用来当成对付苏严礼的工具。

  苏严礼赞赏的笑了笑,又风轻云淡道:"我跟曲渡,本来也就有仇。"

  傅清也有点惊讶,不过也没有开口问原因,知道的越多,可能越没有什么好处。

  苏严礼想伸手摸摸她的脑袋,尽管她这个人跟可爱不怎么沾边,不过真正思考起来,还是能考虑在他心上的。

  他还记得,她欠他一个条件。

  苏严礼扫了一眼她的肚子,如果没有孩子,可能早些时候,他就把这个条件给用了,毕竟他是真的好久没有吃过荤了。

  傅清也哪里知道他是想某些事情想的入迷,以为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呢,有些紧张的问:"怎么了?"

  他轻轻的掩饰性的咳嗽了一声,道:"好好休息吧,我明天过来。"

  只不过来得容易,去的并没有简单。

  苏严礼在傅清也的小区门口,就看到了成片成片黑压压的记者,见到他都跟打了鸡血一样的,举着相机咔擦咔擦的狂拍。

  他神色如常,脚步没有停顿的走了过去。车子就停在那个方向,苏严礼走到记者旁边道:"让一让。"

  "苏总,请问您为什么会出现在傅小姐所在的小区?"

  "是来看傅小姐的吗?"

  "所以小曲总所说的那个传闻是否属实?"

  "……"

  "……"

  苏严礼扫了他们一眼。

  记者挺怵他的,只不过这么一个新闻热点,大家都不愿意错过,这可是事关后续的工资奖金,硬着头皮也得上啊。

  "苏总不说话,是否是在默认?"有个胆子大的,直接开始逼他了。"还是有其他隐情?"

  苏严礼挑了挑眉,露出个意味深长的表情,最后淡淡的"嗯"了一声。

  也不知道这是在回答前一个问题,还是后一个问题。

  但是没来得及问下一个,苏严礼已经上车拉开车门扬长而去了。

  记者们只好不甘心的蹲傅清也,只不过后者早就收到了苏严礼的风声,连晚饭后的散步都省了。

  ……

  苏严礼回到公司,苏晋就迎了出来。"你这几天要不然就别暂时来公司了,外头时不时就有一大堆记者。"

  男人却置若罔闻,跟往常一样该开会的开会,该干什么干什么,在一大群员工的眼神中,也淡然得不得了。

  都让人怀疑那个传闻是假的了。

  等到晚上快要下班的点,果不其然就有一大堆记者在门口堵着了。

  苏晋看着这情况,真是一个头两个大。本来最近就是公司工作的高峰期,项目多的都数不过来,外头这些记者在,其实挺耽误事情的。

  可这会儿耽误事情不可怕,可怕的是名声坏了,那还不得赔无数违约金呐。

  "我护着你下去。"他跟苏严礼说,"到时候你别开口,直接上车。"

  苏严礼整理了下领带,从容得要命。哪怕是出现在楼下一堆记者面前,眼皮子都不眨一下。

  苏晋佩服他的心态,可哪里知道,苏严礼今天已经跟记者打过照面了。

  跟在傅清也家门口一样,所有的记者见着他就沸腾了。

  苏晋跟保安拦着一众记者,脸色冷酷:"无可奉告。"

  "苏总,你是不是喜欢傅小姐啊?"也不知道是人群里面哪个记者开口说的话,"我前段时间在a中看到了一张篮球赛的照片。我看到那张照片上您在看傅小姐啊。"

  苏晋脸色微变,语气变得不耐烦起来,"都说了,无可奉告。"

  苏严礼的脚步却停了下来,视线在记者里找了一圈,才看到了开口说话的那个女记者,他朝她走了两步,因为身高差,开口说话时显得有点居高临下的味道:"那张照片在哪?"

  女记者:"……"

  所以这是。

  想找到照片。然后毁了吗?

  所以是根本不喜欢咯?

  因为不满意谣言,所以得毁掉。

  "在a中进校陈列架那里。"女记者缩了缩身子。

  "谢谢。"苏严礼说,"改天我会去看一看。"

  "不客气。"

  苏严礼:"也没有想过,当初爱得有那么明显,一张照片都能让人看出猫腻来。"

  女记者:"……"

  苏晋:"……"

  苏严礼:"现在老练多了,再喜欢,也能让别人看不出来。"

  女记者:"……"

  女记者张大了嘴。

  所以这是?

  示爱啦?

  在周围一群记者都安静下来的同时,女记者一鼓作气道:"如果我把那张照片拍下来了。现在就能给您看,您能告诉我,傅小姐肚子里面的孩子是……"

  "我的。"苏严礼把墨镜摘了下来,礼貌道,"照片在哪?"

  "……"女记者再次呆滞。

  所以这一条爆炸性的新闻,这么容易就被挖出来了吗?

  而且,苏严礼这语气,像是好早之前就已经非常想说出来了,但碍于某些原因稍微控制住了自己。不然他在说出来之后,怎么这么轻松?

  苏晋在一旁吓得冷汗直冒,偷偷走开了几步,打算去联系苏父。

  苏严礼看完了女记者翻出来的照片,他没有高中时期傅清也的照片,这一张他想要。

  于是苏严礼拿出手机,客气的问:"能不能加个微信,把这张照片发我?"

  "能……"

  "谢谢。"

  苏严礼在收到照片以后。心满意足的打算走了。只是前脚踩上车,后脚又立刻收了回来,开口道:"在这里声明一下,傅清也的孩子的确是我的。这没什么好不承认的。至于魏容,他早知道这件事。我也知道说出来恐怕没什么人相信,自己去琢磨吧。

  只不过我的孩子,我孩子的母亲,没什么不好承认的。我就是没有过她的美人关。大家也别传之前那什么傅家小姐被我嫌弃了。肚子都大了,你说谁嫌弃?"

  记者们都笑了。

  好家伙,现在倒是挺怂的。

  之前那副眼高于天,对傅清也满不在意的样子,可是被不少人拍到过呢。

  苏晋回来的时候,苏严礼已经上了车。他跟上去的时候,看见苏严礼正在盯着照片看,摸了摸鼻子:"这群记者最会表面一套,背后一套了。现在是嬉皮笑脸的,回头报导出来的,那绝对是不能看的。"

  再者,曲渡可不会轻易让这件事情解决。

  "他们也只会报导清也孩子是我的事情,再网友看来,我依旧是那个抢了人家老婆的渣男。"苏严礼话是这么说,看上去却对这似乎并不在意。

  再等到回到苏家,等着苏严礼的就是苏父的冷脸。

  记者们的办事效率很高。这段视频几乎是秒上热搜。

  当然,苏严礼被骂的很惨。

  几乎所有的人都在网上心疼魏容。

  ¬苏严礼给魏容戴了绿帽子,还要说人家早就知道孩子的事情了,早知道他会在结婚当天悔婚?而且这么多天还不出来,恐怕是伤心到了极点了吧?¦

  ¬果然有些男人就是道貌岸然。¦

  ¬这傅小姐也不是什么好人吧?¦

  当然关于傅清也的还是小部分,大部分攻击都攻击在了苏严礼身上。

  随之而来的,是公司股价暴跌。

  当事人看完这些评论,神色淡淡。

  苏父冷道:"你干的好事。"

  他没觉得苏严礼说那番话有什么不对。只是实在是不是时候,他可不相信自家儿子不知道,那些话是会引火烧身的。

  苏严礼淡道:"我身为孩子的父亲,总不能连这么点担当都没有。我怕我孩子看不起我,也怕清野心寒。"

  "倒是不怕公司看不下去了,变成穷光蛋,人家看不上你。"

  苏严礼扯了下嘴角:"您想多了。"

  苏严礼:"她现在就不怎么看得上我了,不用等到我破产。"

  苏父凉凉的看了他两眼,那不也是他活该么,没谈过恋爱的男人就是这样,但凡有点经验,当初也不会用那么愚蠢的方式直接把人给气走。

  "事情是你惹下的,你自己看着解决。"苏父最后只留下了这么一句话。

  ……

  傅清也在刷到苏严礼直接承认的视频,心情有些复杂。

  她手上其实还是有可以洗白的证据的,苏严礼的大胆直接,一方面或许是想让她看见他的态度,另外一方面,也是想试试她的态度。

  蒋慧凡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讪讪道:"没想到苏严礼会这么直接承认,都不像平常做事严谨小心还得维护形象的他了。"

  傅清也有些沉默。

  "我就是没想到,他高中就喜欢你了。"蒋慧凡道,"我听曲贺阳说,他当年偷偷给你塞了好多回小礼物,全部被你丢进垃圾桶了。所以后来他收到礼物,就算不喜欢人家小姑娘,也不会丢礼物。这应该……是心疼当年的自己了吧?"

  傅清也更加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说:"你的意思,是说我冷酷无情么?"

  "不是,那不会。"蒋慧凡立刻道,"你这样果断,是他自己非要喜欢你。非要纠缠不休的。"

  傅清也却听得心里一刺。

  其实要是没有苏严礼的不放弃,他要是很早就不喜欢她了,那那次事情,或许就没有人救她了。她可能会被吓得留下永久的阴影。

  晚上吃饭的时候,傅母感慨道:"我也真是没有想到,他居然会这么认了。当初你们什么照片?我看网上都在传,我也想看看。"

  傅清也说:"我也没想到,他高中会有照片。"

  傅母知道的远比傅清也要多。不过她也懒得说了,这些事情当然还是孩子以后自己聊比较好。

  两个人吃饭没一会儿,苏严礼就过来了。傅清也看见他的时候,第一反应是有些不安,犹豫了片刻,说了一句:"谢谢。"

  苏严礼看了看她,又抬了一下嘴角:"我还以为,你得生气我把小滚球的财产给霍霍了。"

  这次股票大跌。可不就是在烧他儿子的钱么。

  傅清也认真的打量着苏严礼,他不会不知道,她手里还有东西可以证明她们的清白。可是他就是不主动开口问,这是不管她愿不愿意出来澄清,他都不在意吗?

  她的视线下移,看到了他的戒指。

  傅清也知道,自己不能再伤害他一次,救命之恩,以及害他当初自卑自闭,她都不可能再伤害他了。

  她不做声的吃完饭。

  然后跟苏严礼说:"你跟我来一下。"

  男人点点头,跟她一起进了房间,看她拿出了一份文件。

  那是她跟魏容两年的合约。onclick="hui"